ABC小说网 > 掌贵 > 第四七二章 大哥小弟

第四七二章 大哥小弟

        昨日雪才停,以致今日的阴冷有些格外刺骨。



        好在东方晨曦已出,预示今日将是个艳阳天。



        何氏那嬷嬷笑得开怀,说昨日还大雪飘飘,今日便晴空万里,这是老天在大婚前帮着将尘世污垢涤荡,女子嫁人如新生,一切从头开始,耳目一新,大大的吉兆,直赞红玉好福气。



        然而虽是好兆头,可雪后的杂事却更多了不少。整个程府昨晚开始,为防结冰,便已忙了个热火朝天。



        而这会儿红玉院中除了除冰还要装点,树上廊下,走道过道,门上门边,全都要布置。更有一车车的花树景观盆正从暖房运来……



        连程紫玉身边的丫头也都调了来帮忙。可即便如此,嬷嬷做着指挥,还是忙得嘴唇干裂。



        李纯一来就不由分说,从嬷嬷手中接下了高空的装点活。嬷嬷一开始还推辞,可李纯的坚持和能干让她的嘴一直咧到了耳根。心道还是四小姐选的人好!顶顶好!做事干脆不含糊,心好人好样样好!



        这会儿嬷嬷听见屋内红玉又在直呼李纯大名,她忍不住蹙眉再次冲进了屋中,又是好一番苦口婆心的告诫……



        红玉在窗口看着嬷嬷正笑让李纯不要放在心上,说她心直口快,一向没个分寸……又说他今日辛苦了,炉上已经炖了燕窝粥,一会儿他得用上两碗……



        红玉跺着脚,不公,太不公,明明是李纯在欺负自己好吗?有这么帮着外人编排自家小姐的吗?



        她哼哼着回头瞪了程紫玉一眼,随后唤来了心腹丫头。



        “你去,告诉李纯,让他今日不许胡作非为,程紫玉在我手上,让他老实点!”



        “啧,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程紫玉撑着头笑。“我想起来,你今日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李纯。”



        “什么!”红玉几乎坐不住。还有不能得罪的?除了洞房,还有其他?



        “难得李纯昨日就来了,这么大的场面如何能不用他一用?哪怕是摆个姿态镇场面也是极好的。祖父和外祖母还想到一块儿去了。外祖母想让他跟着何思敬来迎亲,长长何家的场面。祖父觉得妹夫也算得上是半个兄弟,应该和大哥二哥一起作为新阿舅去挡门……



        很显然,祖父赢了。所以,让李纯一早就来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娘,而是祖父。那你要不要去找他老人家说理,然后把李纯退回去?”



        李纯把程何两家人都哄得很好,所以两边都尤其欢迎他。程紫玉看他混得如鱼得水,也是佩服无比。



        “其实是对的,大哥木讷,二哥还没开窍,咱家其余几个堂兄弟也好不到哪里去。总得要个有主意还够分量的人来挡着门热闹热闹。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李纯身上了。你知道的,他别的不行,可他若是挡着门,来十个何思敬都进不来……



        你还要不要与他闹脾气,你自己看着办啊!你威胁他,他有的是办法收拾何思敬!到时候你可别心疼哈!”



        程紫玉不客气地半躺榻上,看着红玉一张俏脸顿时垮了。



        江南民俗里,新阿舅,也就是新娘的兄弟,在婚礼这一天,不管在排场和姿态上都是最大的,对新郎新娘都有着绝对的权威和压制作用。



        “你个坏丫头,你不早说!”红玉一屁股坐了下来。



        如此,一会儿李纯若想要拿捏她与何思敬,岂不是跟玩一样?



        完了,完了。



        “紫玉啊,”红玉面色突变,“要不,你把李将军请到外厅,我想就昨晚的事跟他道个歉。都是一家人,以后他是你的主心骨,是程家的脊梁,程家万事要靠他照应,我得谢谢他。”



        程紫玉直接笑倒,李纯却已摆起姿态,直接拒绝了红玉的提议。



        ……



        不一会儿,红玉院中便渐渐热闹了起来。



        除了几个兄弟,送嫁的姑娘们也来了。其中自然包含了被程紫玉特意邀请过来的蒋雨萱。



        程紫玉也不动声色,只偷偷观察着程子诺。



        那两人算是熟识,按理见面该打个招呼说几句。



        可两人只各自行一小礼,随后一句话没有,极有默契似不相识般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越是回避,越不单纯。



        这刻意地拉远距离怎么看都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啊?



        蒋雨萱进门后,递来了礼盒。



        打开一看,却是一对珊瑚红鸳鸯宝瓶。



        “这……太贵重了。”红玉也一惊。她与蒋雨萱关系平平,也就是送个小玩意的交情。而且她也知道,蒋家的条件很一般。



        “这个意头好,还喜气,宝瓶保平安,是我娘选的。”蒋雨萱的脸红了红。



        程紫玉挑着眉喝起茶来。



        蒋夫人不错啊!



        这是看好了程子诺,却不打算先开口落了下乘。



        礼单晚些时候定会过娘的眼,这礼一重,想不引起娘的注意都难。娘一定会打听,会猜测,知道程子诺连番往蒋家跑,还给蒋家姑娘采雪,怎么看都会觉得是自己儿子主动起意……这对瓶子,说不定就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了。



        即便娘没往深处想,这么厚礼也定会回礼。那么到时候,原本生疏的两家一样有机会走动起来……



        蒋家虽看似大手笔,但怎么都不会吃亏。



        看来这事有蒋夫人的出手,大概不用自己操心了……



        什么事都顺利,程紫玉顿觉如释重负。她站在窗边看一脸平和的李纯,多想这样的日子能定格……



        吉时临近,吹打声,鞭炮声,笑闹声越来越近,红玉紧张又焦灼。



        既为这大姑娘上轿的头一回,也怕李纯使幺蛾子。



        何思敬带了他的迎亲队伍终于拍响了院门。



        李纯带人挡在了前边。



        外边的新郎要进门,而里边的李纯在故意为难……



        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外边何思敬将自尊渐渐放低,一个个马屁拍过来,一个个奉承往天上吹,一封封红包塞进来,连他准备爬墙的兄弟们一见李纯也纷纷怂着滚了回去……



        外面看热闹的家伙们更是跟着发出了一串串哈哈声。



        程红玉已经耷拉了脸,正想逼着程紫玉去收拾李纯,可那边院门却开了。



        李纯见好就收地开门了。



        何思敬欢喜进门,冲着李纯行了一礼,拍着胸脯喊兄弟。没丢面子,还撑了场面,他极为满意……



        他随后带着一群人冲进了屋里……



        一阵忙乎后,程紫玉站到了李纯身边。



        “我还以为你要为难他们。”



        “我是那种人吗?我德高望重,就要配得上身份。”



        李纯挑了挑眉。“想要收服他们,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要让他们心甘情愿打心底里来佩服臣服,靠威逼利诱怎么行。更何况何小子会做人,偷偷给我塞了一大摞红包。”



        李纯掌心一摊,只见他手里躺了七八个红包。



        手再一翻,借着袖子遮挡,他却已将小指勾住了程紫玉的手。



        程紫玉也不躲,反而回握了他,挑眼看他。



        “我怎么觉得,你是怕将来你我成婚被回报才放过了他们呢?”



        “傻,你我成婚时,谁能拦得住我?我直接进门把你扛了就走!”



        “那我拭目以待咯。”她紧了紧他的手,又是一个挑眼。



        被她撩拨了?



        李纯心头一酥。



        他忍不住盯住了她。



        艳丽妆容一样适合她,反更衬得她肌肤胜雪,姿容出色。尤其她拉长的眼线微微上挑,叫她整双眼都带了勾魂意,就这么稍微一撩,便让他想要直接掳走了她……



        他二人一紫一红站在这儿,所有人看来时眼里都带了惊艳,个个都忍不住赞他二人一声“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李纯心下受用,笑得越发如沐春风……他更是期待自己的大婚日了。



        大婚很热闹,期间,连朱常哲也来了。



        他那里是程紫玉找入画亲手送的帖子。



        但他人是李纯去招呼的。



        朱常哲带来了两份礼,一对如意玉佩是送新人的,还有一份是程紫玉的及笄礼。



        “你知道的还不少。”李纯抬了抬眉,看来早早就连她的生辰都打听好了,还备下了礼。



        “我先前打听过,但我不想为了避嫌而欲盖弥彰般地装聋作哑,与其那般,不如坦诚面对。”



        朱常哲直接将及笄礼送到了李纯手上。“到时候我就不过来了,你帮我转达祝福吧。你若觉得不舒坦,礼物扔了也罢,也不用告诉她我的祝福了。”



        李纯低低一笑。



        “不看看是什么?”朱常哲笑问。



        “既是给她的东西,我自然相信她会有适合的处置。”李纯当着五皇子面,让人将东西给程紫玉送去了,“你何时回京?”



        “暂定后日。”



        “那你等等我吧,我届时与你一道走。”



        “好,多谢。”朱常哲知道,跟李纯一起走才是最安全的。



        朱常哲简单喝了杯喜酒后,便告辞离开了……



        而程紫玉则全程回避,没有与他说一句话,只远远行过了一礼。



        事实上,红玉这大婚,从一开始的迎亲,到最后的洞房,李纯还真就半点没为难那两人。



        红玉心里七上八下了一整天,可她的新房里,红烛摇曳,气味馨香。绝对没有臭鲑鱼的味道。为防万一她连床底下都找了一遍。



        她最后自我反省了一番,事实证明,是她自己小人之心了。



        “所以,他是君子?”她问。



        “自然是!”红玉的丫鬟很肯定。“李将军作为贵宾,咱们男主子去给他敬酒,他大可以多灌男主子几杯,并好好为难一番的,可他没有。他还很爽快地干了自己杯中酒。”红玉闻言哦了一声。



        “自然是!”红玉的婆子也这么说。“今日的贵客不少,许多人都是奔着程家最近如日中天的名声来的。酒席上,不少人拿二爷这新郎官做热闹由头,是李将军给他挡下了好几杯酒。见将军护着,不少人都没敢起哄。否则一会儿进来的二爷铁定是醉酒的。”红玉闻言没说话。



        “自然是!”最后进来,完成了一系列仪式的何思敬还是这么说。



        “怎么可能呢?”李纯什么都没做,红玉感觉哪里都怪怪的。



        “怎么不可能!”



        何思敬竟然急了。“你知道吗?那帮崽子要来闹洞房的。那不是你最担心的事吗?”



        “嗯!”闹洞房这事是传统,越是挡着,越是闹得凶。可若不拦,又怕丢脸被为难。只因何思敬是一帮损友里最后一个成婚的,这种事,越靠后越吃亏,每个家伙都想把当年自己吃的亏给报复出去。为了这事,她与何思敬都愁了好几天了。



        可除了到时候多安排自己人,却没什么好法子。



        “你瞧见没?”何思敬拉着程红玉到了外间的窗口往外瞧。见不远处的廊下,李纯在陶桌边坐着,何思敬的一帮损友都凑在了那处。有两人已经喝趴下了。



        “李将军出面拉他们喝酒,他们自然推不过。关键还喝不过。李将军帮我们大忙了。若不然这会儿,你我哪里还能这么消停?所以你以后不许对他不敬,听见没?”



        “哦。”红玉应了一声。所以,所有人都说他好,自己若不随大流,就是孤掌难鸣了?不过,似乎自己的确过头了,显得很小气的样子。



        “以后别对他大呼小叫,也不可直呼其名,知道吗?”



        “嗯。”



        何思敬又想到了酒席上,他被一帮人围住,是李纯帮他解了围。



        “今日是你人生四大喜之一,你一不能醉了,二不能因为旁人扫了自己和娘子雅兴。”当时李纯便以长辈口吻告诫了他。



        何思敬表示很无奈。



        后来,李纯便自告奋勇了。为他挡酒,还为他“除佞”。



        何思敬连谢了好几把。



        可李纯却是拍了拍他肩。



        “记得好好一展雄风,今后谁占上风,就看今晚了!”



        何思敬深深一礼,“他日大哥成亲日,小弟就算是喝趴下,就算是两肋插刀,也绝对为您守好了婚房门!”



        李纯笑了起来。一句“大哥”,深得他心。



        “小弟,你已经喝多了。大哥可用不着你两肋插刀,第一,大哥千杯不倒,第二,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说闹新房,就谁敢进我新房,我就给他揍一顿扔出京城去。谁也别想给我和我娘子半点不痛快!将来你且拭目以待!”



        那一刻,何思敬看着李纯,只感觉佩服崇拜地五体投地。自己这妹夫,不,大哥,形象真是太光辉伟岸了!霸气,要学,要好好学!……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www.abcxs.com/book/21643/269942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