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三七二章拜见老丈人

第三七二章拜见老丈人

        俗话说“丑媳妇早晚也要见公婆”,这句话足以变现新媳妇儿见公婆时的忐忑之情,其实,女婿的第一次见岳父心中何尝又不忐忑?



        岳父又称岳丈、外父、大爷,但其中最能表现岳父威严的还是那个代称——“泰山”。



        朝阳初升,李四维赶着大车,带着两女和两娃缓缓地行驶在去江城的大道上,神色忐忑。



        李四维去拜见宁老爷子,宁柔和千生自然必须跟着,但是,宁老爷子却特意捎来口信,让李四维一定要把伍若兰和安安也带上。



        这……离江城越近,李四维就越发的忐忑了。



        两女对李四维的忐忑视而不见,只在后面和两娃惬意地聊着天,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团长,”刘天福骑马跟在一边,倒替李四维担心起来,“要不……俺先去城里帮你准备礼物吧?”



        大车上只有两袋新米,一些玉米红薯和瓜果之类的东西,在刘天福看来,这些礼物显然有些寒碜了。



        “不用了,”李四维扭头冲刘天福勉强一笑,“二哥已经准备好了……”



        自从李四维和宁柔的婚讯传回老家,李家和宁家就在开始走动了,一来二去李坤便成了宁府的常客,所以,准备礼物的事也顺理成章地落在了李坤的头上。



        “那就好,”刘天福好似松了口气,一望李四维,压低了嗓门,“团长,你丈人来这一手……”



        说着,刘天福朝后面努了努嘴,“究竟为了个啥?”



        “唉,”李四维叹了口气,“我哪晓得?”



        在李四维想来,宁老爷子应该不会反感女婿的军人身份,但是,女婿一下子去了两个婆娘……这就不好说了!



        “哦,”刘天福无赖地摇了摇头,一脸的爱莫能助,“俺可以帮你挡酒,但是,其他的事……怕是帮不上忙了!”



        “算逑,”李四维焦躁地摇了摇头,“老子啥阵仗没见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四维心一横,大不了豁出这张老脸不要,老爷子要打要骂,自己腆着脸接着就是了!



        马车驶入江城北门,两个娃见了繁华的街道就更加雀跃了,扶着车厢上的挡板就站了起来,望着街道两旁的店铺和熙攘的行人又叫又笑。



        “老四,”车停在了北街的“李记粮油铺”前,李坤带着一个清秀的少年迎了过来,笑容满面。



        “姐夫,”那少年也望着李四维叫了一声,脸颊微红。



        “呃……”李四维一愣,连忙跳下车来,笑呵呵地打量着那少年,“你是……宁远?”



        “嗯,”宁远连忙点头,“爹让我来接你们!”



        说着,宁远扭头望向了刚刚下了车的宁柔,眼眶就是一红,“姐……”



        “老四,”宁柔快步走了过来,仔细地打量着宁远,眼圈也慢慢地红了,“都……都长这么高了!”



        “舅……”



        宁柔话音刚落,千生和安安便叫着跑了过来,脚步蹒跚,但两张小脸早已乐开了花。



        “诶……慢点,”宁远冲宁柔歉意地一笑,连忙蹲下身子接住了两个扑上来的娃,清秀的脸庞上笑容灿烂,用脑袋拱了拱两个娃的小脑袋,逗得两个娃“咯咯”直笑。



        “还有二伯呢!”李坤见状也凑了过去,摸着两个娃的小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头,“见了小舅就忘了二伯……”



        “伯……”两个娃连忙抬起头冲李坤笑着,声音甜腻。



        “好,”李坤哈哈大笑,“好乖的娃!”



        说着,一手牵上一个就往铺子里走,“二伯给你们准备了好东西呢!”



        见状,刘天福也笑呵呵地跟了上去,“二哥,有莫得我的哦?”



        “有有,”李坤连连点头,带着刘天福进去了。



        门外就剩李四维、两女还有宁远了。



        “老四,”李四维还没措好辞,宁柔却先开了口,将站在身后的伍若兰往前面轻轻一拉,向宁远介绍起来,“这位是你若兰姐……”



        “若兰姐……”宁远伸了伸手连忙又缩了回去,神色有些窘迫,“我……我叫宁远,你……你跟姐一样叫我老四就好!”



        “老四,”伍若兰望着羞涩的宁远,爽朗地笑着,“柔儿姐姐可没少跟我说你的事呢!”



        “那个……”宁远的脸色更红了,慌忙摆手,“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宁远不过十五六岁,想来宁柔离家的时候他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孩童,能给伍若兰说的自然都是些臭事。



        “噗嗤,”看到宁远窘迫的样子,宁柔也笑出了声,连忙移开了话题,“先回家,你姐夫和若兰姐姐还赶着回成都呢!”



        “对,”宁远连忙点头,窘迫之态稍缓,“爹娘早就盼着你们了!”



        宁家在城东的凤凰山腰,一栋古色古香的大宅子,朱红大门圆楞楞地敞开着,宁老太太带着两个帮佣早就等在了大门口,看着太阳一点点升高,神情越发地焦躁起来,“这个懒丫头,咋不就晓得早点起来呢?”



        “夫人,”身侧的中年妇女笑眯眯地劝慰着,“小姐有身孕了嘛!要不……您先进去歇着?”



        “呃……”老太太一怔,连忙又埋怨起来,“都怪那个倔老头子,明晓得柔儿有孕在身,还不让我去看她……”



        “来了,”老太太话音未落,便听得有帮佣欣喜地叫了起来。



        “来了?”老太太连忙回头往街口望去,就见一辆骡车缓缓地驶了进来,两个娃在车厢里探着小脑袋欣喜地喊着,“外外……外外……”



        



        “我的乖孙子呢!”听到两个娃的喊声,老太太一张脸顿时乐开了花,连忙冲他们挥起了手,“可想死外外了……”



        看到这样的场景,李四维的一颗心顿时落了半截……有两个可爱的娃就是好啊!



        车子在门口缓缓停下,两个娃迫不及待地就要下车,伍若兰和宁远连忙把他们放了下去。



        “外外……”



        两个娃一下车就小跑着扑向了老太太,“千生(安安)……想你……”



        “好好,”老太太连忙蹲下身子,将两个娃搂进了怀里,低头狠狠地蹭着,“外外也想你们了……”



        “快帮忙,”一众帮佣见李四维停车去搬车厢里的礼物,连忙涌上来帮忙,那中年妇女把李四维挡到了一旁,“姑爷,这里交给我们了,你先去见见老爷和太太。”



        “走吧,”宁柔也拉着伍若兰过来了,笑着白了李四维一眼,“两个娃可是帮了你大忙!”



        “呃……”



        李四维一怔,却见伍若兰也正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顿时明白了:两个娃……是她们教的啊!



        李四维心中一暖,连忙扶着宁柔往门口走去。



        老太太和两个娃亲热了一阵,一手牵了一个站起身来,目光落在了宁柔身上,笑容渐渐散去,一双眼眶却红了,“三……三丫头……”



        “娘,”宁柔连忙叫了一声,轻轻地挣开了李四维的手,上前两步,双膝一曲,艰难地跪了下去,仰着俏脸望着宁老太太,泪珠便夺眶而出了,声音颤抖,“女儿……不孝啊!”



        说着,宁柔就要磕头,老太太吓了一跳,连忙一瞪李四维,“还不把他扶起来!”



        “哦,柔儿,”李四维连忙扶住了宁柔,“我来,我来……”



        说着,李四维“噗通”一声跪在了宁柔旁边,“嘭……嘭……嘭……”就往地上磕,声声作响。



        “爹……”



        两个娃怔了怔,急了。



        “好了,”老太太也连忙摆手,嗔怪着,“哪有见面就磕头的啊?”



        但那声音已经温和了许多,透着一股子心疼,“你们也不容易……唉,都怪那个倔老头子,要不是他硬把柔儿赶到前线去……”



        “娘,”宁柔被李四维扶了起来,连忙上前挽住了老太太的胳膊,柔声地劝慰着,“女儿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看两个娃多乖……”



        说着,宁柔也不等老太太反应,连忙冲伍若兰招了招手,“还有若兰,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



        “若兰啊,”闻言,老太太也望向了伍若兰,上下打量着,笑容绽放,“是个好姑娘呢!”



        “伯母,”伍若兰连忙上前,甜甜地叫了一声。



        “叫娘,”老太太笑呵呵地望着若兰,“你是三丫头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女儿了!”



        “娘,”伍若兰一怔,轻轻地叫了一声,眼眶竟然有些红了。



        如果娘还在,应该也是这么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了吧!



        “好,好,”老太太乐呵呵地点着头,没有注意到伍若兰的异样,连忙牵起两个娃就往院子里走,“你们去客厅歇着,我去喊那个倔老头子出来……”



        说着,老太太牵着两个娃就走了,脚步轻快。



        “外外……外外……”



        听着两个娃奶声奶气的叫声逐渐远去,李四维好似刚刚经历了一场大仗,长长地松了口气。



        “若兰,”宁柔却已牵起伍若兰的手往院子里去了,柔声地安慰着,“莫事,我爹只是看着倔……”



        望着两个女人的背影,李四维露出了笑容,家和万事兴啊!



        “团长,”刘天福不知何时到了李四维身边,满脸感慨,“宁医生的爹娘都是好人!”



        “嗯,”李四维笑着点了点头,“先进去!”



        可不能让老丈人等着自己!



        当然,李四维也不敢直接进客厅,就站在门口等着。



        “外外,”



        不多时,两个娃奶声奶气的声音在院中的回廊里响起,透着一丝纯真,“胡子……”



        “摸扯,莫扯……”



        一个苍老的声音紧随着响了起来,透着七分喜意三分无奈,“疼……”



        “咯咯……”



        两个娃的笑声也响了起来。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李四维连忙迎了过去,就见一个身材高大衣着体面的老者一手抱着一个娃沿着回廊走了过来,连忙整了整衣帽,快步迎了上去。



        宁老爷子见到李四维过来,笑容顿时一敛,停下了脚步。



        李四维快步而来,见状脚步一僵,望着宁老爷子一时间竟不知该咋办,讷讷地憋出了一句,“岳……岳父……”



        宁老爷子只是静静地望着李四维,没有任何表示。



        “丈……丈人……”李四维一急,连忙换了称呼,却见老爷子仍然没有反应,只得有讷讷地喊了一声,“泰山大人……”



        “噗嗤……”



        老爷子强忍着笑意,跟在他身后的老太太却乐了。



        “咯咯……”



        两个娃也望着李四维笑了起来。



        李四维的脸更红了,情急之中“啪”地一个敬礼。



        “好了,好了,”



        宁老爷子摆了摆手,终于露出了笑容,“这里也是你的家,不要紧张嘛!”



        “是,”李四维连忙点头。



        “走,”宁老爷子呵呵一笑,当先向客厅走去,“先去看看三丫头,还有干闺女……”



        两女早已听到了动静,伍若兰扶着宁柔就到了门口,见老爷子过来,齐齐地叫了一声“爹……”



        “好,好,好啊!”



        老爷子打量着两女,眼眶慢慢湿润起来,“苦了你们了!”



        说着,老爷子连忙瞥开了目光,“进屋坐,进屋坐……”



        此时,李四维的一颗心落到了底,暗自有些懊恼。



        这一路上,老子是在杞人忧天呐!



        两老的和善远超李四维的预料,但仔细想来又合乎常理,毕竟,一般的爹娘可教不出宁柔这样的闺女!



        随后的气氛就变得其乐融融了,众人进了客厅坐定,就着点心茶水聊得融洽,两个娃也围着点心撒着欢,不时地插上几句纯真的童言,每每都引得众人开怀大笑。



        时近正午,酒菜一一摆上,女人孩子都去了后堂,老爷子、李四维、宁远、刘天福和随后赶来的李坤围了一桌。



        所谓酒品验人品,这样的宴席上自然少不得酒。



        一番推杯换盏,众人已然醉态可掬。



        “四维,”老爷子突然放下了筷子,强压下了醉态把神色一肃,“这些年,三丫头写了不少信回家,也讲了你不少事……你的想法,我这个当岳父的也不好干预,但是,岳父劝你一句,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又有一身本事,那就要努力上进啊!”



        “是,”李四维虽然疑惑,但还是连忙点头,“小婿当谨记岳父的教诲……”



        “姐夫,”李四维话音未落,一旁的宁远却犹豫着开了口,“你……你和我姐……”



        宁远虽然说得犹豫,但李四维却明白他的担心。



        任谁看到自己的姐夫多娶了一个也会担心啊!



        “岳父,”李四维站了起来,一望宁老爷子和宁远,神色肃然,“我只是个粗鲁的厮杀汉,但是,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夜……”



        那一夜,是宁柔抱着他一起哭,是宁柔抱着他说“有我呢有我呢……”,是宁柔抱着他说“你累了,我可以抱着你……你哭,我可以陪着你哭……你跪,我就陪你跪……你要还债,我陪你一起还……”



        说着,李四维的眼眶红了,“没有柔儿,我不会活到今天……我这条命本就是她的……”



        众人默然。



        “四维啊,”良久,宁老爷子叹了口气,“娃娃有我们看着,你不要担心……在前线安心地干,不管你将来想干啥,都必须先把小鬼子赶出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www.abcxs.com/book/26845/27060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