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前男友们总在修罗场 > 109.第一百零九章

109.第一百零九章

        此为防盗章,  比例60%,  时间24小时以上可看。

        这种略带纵容(划掉)的语气,  无论怎么想,  都像是秦安那家伙的口吻。

        以上个世界中,秦安的身份而言,若是当真被融合到了这个世界,  其他一切未变的话,想查林凌的手机号,  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就连住址说不定都被送到秦安面前了——

        林凌用指腹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  重新亮起的灯光照的少年睫毛微微颤动。他缓慢地向左滑动了屏幕,完成删除。

        黑发少年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毛,  走了几步向卧室床上一躺,  在万分纠结中睡了过去。

        或许是睡前这颗深水鱼雷炸的太深,  林凌就连梦都做不安稳。

        他梦到自己跟祁南去北极看极光,正看得开心呢,  秦安从天而降,  砸碎了冰川,  然后自己站立不稳掉入水中,拼命地游着,他一会自由泳一会蝶泳,然后秦安在后面杀气腾腾地追……

        在快被追到的那一刻,林凌嗷的一下突然惊醒了。

        黑发少年警觉.jpg,  环顾了四周熟悉的设施,  瞅了一眼闹钟,  早上八点,重新又躺了回去。

        林凌的这座公寓窗帘很厚,拉上窗帘后,完全透不进任何一点光,纵使白昼也宛如黑夜。不过昨晚这座公寓的主人没有去拉窗帘,所以透过窗户,林凌看见了点点细雨打在玻璃上,阴沉沉的云雾遮天蔽日,显然是一个阴雨天。

        林凌原先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多与祁南接触,争取早日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或者回归现实——不过那条简讯打乱了他的想法。为了测试秦安到底了解了多少情况,他在家里待了几天,没有去跟祁南见面。

        总裁大人是很忙的,对于林凌的取消见面虽然有些诧异,但祁南将其归结于林凌给自己工作的空间,所以每天都与他进行两次电话通讯,保证自己会挤出时间陪他旅游。而秦安——自从发出那次简讯后,便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既没有上门见面,也没有再发简讯过来。

        这段时间天气持续下雨,浇的一切都**的。

        林凌也在家躺了三日,直到第三日,他那扇万年没人来的房门被人敲得砰砰作响,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原先躺在沙发上的黑发少年在敲击声响起的一瞬间差点跳了起来,但随即,他又放下心来。

        秦安那个人从来都是优雅从容的,怎么样都不可能如此没有形象地敲门。

        林凌在这个世界能说得上话的人不多,知道他住址的那就更少了,想来那个人便是——

        林凌懒洋洋地走到门口,拉开门,一个慌乱的身影立刻扑到他的面前:“林凌啊,兄弟啊,江湖救急!!”

        那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是乱糟糟的鸡窝头,穿着一身红色格子衬衫,一进门便抓住林凌的手腕,为了避免被赶出去,立刻将情况说了个遍:“小罗的老婆在国外出事了,他临时不得不请假去国外,我们缺人啊啊!设计组改了好几次的设计都被那老秃瓢因为没亮点打回重做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就你之前也参与过的那个展会设计!”

        “你就当临时外聘帮一帮我们吧,给钱的!”

        林凌:“………………”

        黑发少年看着眼前男人小眼睛里透露的祈求神色,心中微微地叹了口气。

        ——这家伙名叫赵齐,是祁氏财团分公司的部门经理。林凌在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赵齐帮了他许多,让林凌在自己部门里工作,再进入总部年会,与祁南相遇的。

        赵齐万分欣赏林凌的才华,对于后来林凌的辞职心痛万分,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地给林凌发条简讯希望让他浪子回头。

        对于赵齐,林凌是有些歉意的。他当初突然辞职,给赵齐的部门带来了一些麻烦,这次赵齐有事,若是没什么情况的话,倒是可以帮一下——想到这里,黑发少年突然开口问:“展会在哪里?到时候有明星会来吗?”

        赵齐虽然不懂林凌为什么要问明星,但还是如实地回答:“在城北的寰宇中心,没什么大牌明星,但是有很多show  girl哦!都长得很漂亮!”

        说到最后一句话,赵齐挤眉弄眼,试图用美女诱惑林凌。

        林凌心中呵呵一声,心道老子可是个有节操的gay——不过城北距离市中心很远,而且以秦安的身价断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所以他想了想,答应了赵齐:“好吧,不过我等会还有事,只能一会会——”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齐一把扯出房门。

        林凌只来得及用后脚跟把门带上,就被疯狂的赵齐塞进了副驾驶座中。随即赵齐犹如一只会蹦跳的兔子,跳进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开始飙车。

        在一路上,赵齐也好怕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位大神当场给自己表演一个跳车,不时地侧头看着林凌。

        林凌被他看的毛骨悚然:“看着我干嘛?”

        赵齐边看着林凌边摇头,化身林吹:“我惋惜啊!你这么一个设计的天才,竟然不打算走设计这行!我真的!贼心痛!”

        林凌:“…………”

        赵齐继续说着,说到动情处还用手锤了一下方向盘:“你的作品真的都像活过来一样,把古代的含蓄之美和未来的创新之美结合到了一起,我真是看一次心动一次,又惋惜一次,你咋就辞职了呢?”

        “你是不知道啊,前些日子业内出了一个所谓的天才,我看了看他的作品,嘿呀,还不如你三分之一!看老子不把他喷个狗血淋头!唉,林凌,你就不考虑再回来?”

        林凌默默地掏出耳机,跳出一首歌曲,屏蔽了赵齐,任由他在一旁说的唾沫横飞。

        在赵齐坚持不懈地云霄飞车下,硬生生将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缩短为一个小时,最终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他们的分公司面前。

        赵齐一停下车就把钥匙扔给门童,带着林凌一路飞奔,按着七楼的按钮,带着林凌来到了办公室里。

        设计组正在抓耳挠腮地对着设计图发呆,有几个人争论地唾沫横飞,在见到风尘仆仆的林凌和赵齐之后,纷纷扔下了手中的活:“你终于来了!大神!”

        “有你在我们就放心了,来来来,我们只有一点点时间了——”其中那名扎着马尾辫的副经理给了黑发少年一个拥抱,顺手把手中的笔记本拍在林凌手上,招呼道。

        黑发少年有些无奈地翻开笔记本,中间夹着的那只钢笔在少年修长的手指间灵巧地穿梭着,他翻了几页,将手中的笔指向电脑上放着的设计图:“这块撤掉,换成那块圆的,加上我之前留在你们那儿的雕塑——”

        “还有这里,也要改一下——”

        …………

        会展当天,寰宇中心。

        寰宇中心的外壳犹如一个半圆形的鸡蛋,表壳光滑,据说会在阳光热烈的时候折射出五彩之光,但很可惜,现在是阴雨天,只能看做一个幽蓝色的土鸡蛋。

        林凌原先并不想来,但很可惜,身为主要设计人,在会场当日他得在场监督,以防止布置的过程中有些意外发生。在众人经过长达半天的忙碌之后,整个展台已经焕然一新。此时时间已经接近到开展,林凌要是想不惹人注目地躲在一边,那最好现在就离开展台中心。但是林凌看着已经布置完毕的展台,总觉得这里还有一些瑕疵——

        林凌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一个完美主义者,就意味着他不能忍受自己出品的东西有任何差错。

        所以林凌又再度停留了一会,那只黑色钢笔在他指尖轻巧地打了个旋儿,最终停在了一个细小的角落上。

        待到林凌停下动作,show  girl们都已经就位,数万人将展会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赵齐满意地看着面前光彩夺目的展台,回头对林凌道:“还是你牛啊,你真不考虑再回来?你要是回来,肯定能成为业内最新的传说!”

        林凌:“…………”

        ——老子才不想当什么最新的传说!那还不得被一抓一个准啊!

        黑发少年挥了挥手,正想对赵齐say  goodbye,只听旁边一个穿浅绿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正死死地盯着他的手,目光似眼含热泪,转移到了他的脸上:“林凌?是你吗?”

        因为激动,女孩的身躯微微颤抖着。

        在那一瞬间,赵齐的脑海里瞬间蹿过一个念头——林凌这小子的前女友?还是失散多年的爱人?却在命运的驱使下重逢?这颗真鸡儿狗血啊!

        林凌憋了半天挤出一句:“不是我……”

        ——我不是,我没有,相信我!

        女孩更加激动了,声音都带了哭腔,大声地说:“这么好看的手除了你还能有谁,这么好看的脸除了你还能有谁!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你出道的每一首单曲我都买了,我原本是秦安的粉丝,后来逐渐变成你的粉丝了,你为什么会突然退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赵齐心道卧槽,林凌什么时候出道了?!还出单曲?他咋没有听说过?哦,林凌真是一个小机灵鬼!怪不得不肯回来,原来当明星了啊!

        那女孩的声音有些大,立刻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八卦。其中有些人越看林凌越不对劲,纷纷地挤上前来:“林凌?!你怎么在这里?!”

        “真的是你吗,给我签个名吧——”

        赵齐都快被挤成肉饼了,他一面心疼自己刚刚吃的红烧牛肉面又回到了嗓子口,一面心道林凌竟恐怖如斯啊!咋这么牛逼呢!这粉丝绕起来可绕地球三圈了啊。

        比起赵齐,林凌的处境就更危险了,他不得不一面往后退,一面防止自己被人群给踩伤——直到他退无可退,有一双手从背后将他拥入怀里。

        那个人说:“别怕。”

        系统好像知道林凌正在想什么,在他脑海里用一种邪恶的语气说:“也许他们已经达成共识,准备把你骗过去一起干掉你。”

        林凌:“…………我有点方。”

        系统在他耳边啧啧有声:“或许总裁被刺激的开启了小.黑.屋play,等你过去了就会把你关进去每天不允许你看别人,每天每夜你只能躺在床上呻.吟着——”

        林凌感觉自己宛如旁听了一篇以自己为主角的小黄.文——他的脸皮还不够厚,差点老脸一红。随即黑发少年毅然决然地打断他:“你少看一些那种文!还有,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系统很委屈地小声说:“你以前还跟我一起看的……”

        林凌选择性地无视了他这句话。

        黑发少年百般思忖之下,终于抬起了头,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微颤抖着,似一只蝴蝶的羽翼,煽动了祁南的情绪。他像是思考了一会,才谨慎地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男人心中一动,想伸手触了触对面少年睫毛的尖端——再被林凌用警惕.jpg的目光看着后,祁南改变了手的方向,拍了拍他的肩膀,反问他:“是时候了不是吗?之前你也提过这个建议,现在是有了别的想法?”

        祁南的语气四平八稳,平淡得就像一句“早上好,吃了吗?”,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的心跳已经直奔八十迈,就像被人在上面戳了一个羊毛毡还拧成了一坨麻花。

        他不知道林凌在寰宇中心的那个为他解围,还把他带走的“友人”于林凌而言是个什么角色,也没有把握林凌会不会答应自己——但祁南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地知道,林凌对自己的重要性。

        光是想起方才电话里那个空白对林凌的嘘寒问暖,祁南就油然而生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

        他想跟林凌再近一点,最好近到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

        祁南自小被当做集团继承人培养,懂事起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忍耐与克制,克制自己的欲.望,保持应有的冷静。父母与他疏离,每天只在晚餐时交流一次学习成果,祁南几乎没有得到过,感受过任何感情。

        直到林凌的出现。

        与他有关的事物,是祁南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到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喜欢是什么滋味。

        ——像糖果啊。

        那些他童年时期错过的,不被允许的,那些被包裹成五颜六色的糖果,原来是这种滋味呀。

        再后来,或许是受了父母的影响,祁南还是想也许保持一些距离会比较好——但是现在男人已经改变了主意。

        他想再靠近林凌近一点。

        再近一点。

        ——没有距离更好,本来便不应当有距离的。

        在总裁大人的目光里,对面那位黑发少年赶紧摇了摇头,咬着嘴唇说:“我再考虑一会。”

        林凌这句话刚说完,在发现祁南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后,立刻补充了一句:“不是不想跟你一起住,我当然想,只是我还有些设计的收尾工作没有处理,你那边太远了。”

        祁南并没有步步紧逼,他甚至很稀松平常地“嗯”了一声来结束这个话题,仿佛那只是随口的一提。

        林凌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瞬,又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手机。他心中纠结来纠结去,想开口问,可是又怕提醒了祁南那通电话的事。

        总裁大人好像看出了林凌的想法,他抬起左手,抚了抚其上的那颗袖扣——那是林凌在上个生日送给他的礼物——祁南慢条斯理地说:“对了,刚才你表弟说让你好好休息,以免感冒。”

        林凌:“…………”

        语文课代表林同学品味了一下祁南的语气,拿出当年做语文阅读理解的功力来,从里面品出了一些威胁,一点醋意,还有一点风雨欲来之势。

        祁南说完这句话,好像觉得酒劲又上来了,身形摇晃了几下,靠在身边少年身上才堪堪站稳:“我该走了。”

        林凌没松手,把男人往沙发上一按:“走什么走?不准走,你以为我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都醉成这样了走什么?”

        总裁大人单手撑住沙发,又站了起来,靠近身边人的时候一股酒气钻入林凌的鼻腔:“没有醉,我真的得走了,我还有一些报表要看,明早有例会。”

        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坚定——每当涉及到这种事的时候,林凌就知道想强留他下来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林凌对祁南的攻略好感度一直停滞在靠近九十,始终升不到顶点的原因——总裁大人也特么太爱工作了吧?!

        黑发少年不满地扶着他走到门口:“就留这么一会儿,那你到底来干什么?还不如直接回家,你还能多睡一会。”

        祁南像是轻笑了一声,他在门口时转过身,狠狠地给了林凌一个拥抱。因为醉酒,他的声音有点哑:“因为我想见你。”

        林凌被这句突如其来的情话给震在了当场,他的后脑被男人紧紧按着,满脑子都是男人身上的酒味,搞得他也有些要醉的感觉。

        男人抱了他一会才松开手,拒绝了林凌要送他下去的举动:“司机就在下面,你不用出来,好好休息,早点睡。”

        林凌拗不过他,便仰起头乖乖地听话。

        少年的眼睛黑白分明,就这么瞅着男人——祁南突然觉得有些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失控了,他低下头,有些不稳地亲在了少年的唇角,又辗转着来到了嘴.唇上,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多久,像短暂的火花,稍纵即逝。

        祁南很快便抬起头,用指腹抹去少年嘴.唇上残存的痕迹:“去吧,晚安。”

        林凌目送着男人高大的背影,直到祁南所乘坐的电梯缓缓闭合,载着男人向下驶去,他才进屋关上了门。

        祁南走后,空荡荡的房间又只有林凌一个人,厨房里一片狼藉,卧室里的笔记本电脑早就黑屏了下去,游戏还等待着他的再次降临,但他已经没有兴致去收拾。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他们那通电话到底说了啥?

        他和祁南爱情的巨轮到底沉没沉?!

        林凌正苦恼着,手里的手机又嗡的一声亮了起来,吓得林凌差点脱手而出把它扔出去。

        黑发少年低头一看,又是一条来自空白的简讯:

        “打开电视,娱乐一台。”

        林凌:???你叫我看电视我就看电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他一面这么想,一面摸索到遥控器,换到了简讯中说的频道。

        硕大的液晶显示屏里正播放着一个衣服广告——林凌仔细一看,竟然里面那个模特竟然还是秦安!

        广告里的男人宽肩窄腰,容颜俊美,虽然穿着某著名品牌的运动服,但仍然有股优雅的贵气在,的的确确就是辣个秦安。

        这啥意思?秦安让自己看他的广告?来彰显他多么红还是咋滴?

        正当林凌纳闷间,广告已经结束了,切入了正题。

        那个人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宛如一曲大提琴的演奏,只不过那听似稳定的声线中还带着一些微不可闻的颤抖。

        伴随着那个温暖的怀抱而来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古龙水味,犹如汹涌而来的潮汐,朝林凌迎面扑来。

        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mmp,被看见了!

        从背后拥住林凌的男人比他高上一个头,有着浅褐色的头发,轮廓深邃,肤色白皙,瞳孔也是不同于亚洲人的玻璃质感——据说那是由于这位是中英混血,在上个演艺圈的世界是大名鼎鼎的天王级人物秦安。

        男人的拥抱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地触及了黑发少年,隔着衣物小小地拥抱了一下,用手掌遮住了林凌的眼睛:“好久不见。”

        四周拥挤的人潮被秦安所带来的的保镖给强行隔开,连带着赵齐一起隔了十万八千里,空出了一大片地方来。

        秦安穿的是高定的西装革履,往这儿一站便好似置身于新春国际大牌时尚发布会秀场,与这块地方着实格格不入,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巨星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展会上。

        在蜂拥而来的记者如同闻见血味的蚂蟥一般蜂拥而来前,秦安一只手按在林凌肩膀上,用了点力推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先离开这里。”

        林凌的后背僵直着,就像有一根钢管绑在身后那样的笔直,这透露了他的忐忑——他朝外看了看人群,再想想自己能不能扛得住这么多人的踩踏——答案是他还是想死的好看点。

        于是黑发少年什么也没说,跟着秦安走出了会展中心——最终两人一前一后地停在了后门门口。

        秦安身边的保镖们都被留在了展会处阻拦疯狂的群众和记者,在这角落里只有他们两人——这时候男人走在前面的背影在林凌眼中就变得极为可怕起来。

        秦安的反应比林凌想象的要好一些——但那并不表示什么,更相反的,秦安是那种越生气时越会温柔地笑的那种人。

  http://www.abcxs.com/book/29603/15519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