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八二九章 皇上最嫉恨臣子的事

第八二九章 皇上最嫉恨臣子的事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佟知府梳理好相州府的相关问题,争取让相州府成为大人手中的一个暗棋,成为大人手中重要的一个大后方。”明白沈言的策略和布局,黄维迁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强烈的斗志,迎上沈言略带嘉许的目光,朗声说道。

        “大人也请放心,末将别的本事不大,可是想要监视某一个人,这点能耐还是有点,末将一定不会让某些人的想法成真。”陆玄雨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沉重,带着一丝严肃,浮现出一抹坚定,朗声向沈言保证道。

        “我最大的成功不是位居三品的总兵,也不是担任内阁行走,身兼数职,而是有你们这帮知心的朋友和手下,有你们真心的帮助和辅助,我也省心不少,许多事都不用我去交代,你们就做的特别的好。”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诚挚的笑容,望了黄维迁和陆玄雨一眼,真诚的说道。

        “属下(末将)有大人这样的上峰才是属下(末将)的荣幸,能追随大人,乃是属下(末将)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听到沈言的感慨,黄维迁和陆玄雨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了,我们就不必王婆卖瓜,这样自卖自夸了,接下来的事,你们各自担待一下,我也要去见一见十八皇子,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了,毕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是需要十八皇子这杆旗子,即使十八皇子心中有什么想法,我们也要将这个想法尽量减弱。”沈言望了黄维迁和陆玄雨一眼,淡然的笑道。

        “十八皇子,微臣前来看望一下你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了吧。”沈言告别黄维迁和陆玄雨后,迈着矫健而轻盈的步伐,很快来到了夏元虚居住的地方,瞧见夏元虚阴沉着脸,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关怀的神色,走到夏元虚的神情,轻声问候道。

        “原来是侍讲呀,本皇子还以为是谁在这个时候来看望本皇子呢。”瞧见是沈言,夏元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随即脸上流露出一丝常色,缓缓说道。

        “瞧皇子说的,你我不仅是侍讲与学生的关系,更多是兄弟,不打不相识的兄弟,除非是皇子瞧不起我这个低贱的出身。”听到夏元虚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甘,夹杂着一丝恼怒,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一丝如同兄长般关怀的笑容,缓缓说道。

        “十八皇子,说局不太恰当的比喻,你和我的关系就好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皇子富贵了,才有我更好的前程,而我有了更大的权限,才能保证皇子得到更大的荣耀。”

        “兄弟?”听到沈言的嘴中说出兄弟这个词语,夏元虚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脑海中不由得的浮现出当初和沈言打架时的情景,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畅快的笑容,心态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当日和沈言刚认识的时候的那种舒爽,以及对沈言的不服气。

        “侍讲,你不说,本皇子差点都忘记了我们曾经还是兄弟,都怪本皇子太过于急功近利了,想要急切的在父皇面前表现,所以,才一意孤行的想要在相州府弄出一个什么名堂来,结果名堂非但没有弄到,还弄了一身伤,差点连小命都丢在这里了,如果不是侍讲及时赶到,不是高侍卫的及时救治,本皇子即便能保住一条小命,估计也会落下许多病根子。”夏元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恼怒和恨意,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不甘和懊恼。

        “一想到这里,本皇子恨不得将陈志安剥皮抽筋,更是将那些对本皇子横加阻拦的人踩在脚下,如此方能发泄本皇子的心头之恨。”

        “十八皇子陈志安已然被微臣暂时羁押了,等到这里的事处理完后,微臣会押解着他和谷朝汝回金陵,届时他们是生还是死,那就要看他们背后的主子能不能翻手为云了,能不能改变皇上的想法,所以,在这之前,我们要在第一时间将陈志安和谷朝汝等人的罪行坐实了,不能给他们有任何翻本的机会。”瞧见夏元虚咬牙切齿的神态,沈言顿时感觉到当初的那个夏元虚又回来了,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望了夏元虚一眼,缓缓说道。

        “那简单,本皇子这就向父皇上书,就说陈志安心中没有皇族,将本皇子揍成重伤,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父皇一定会严加惩处陈志安的。”听到沈言的话语,夏元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恨意,恨不得立即爬起来,将陈志安如何痛打自己的细节生动的描述一遍,让父皇真实的感受到自己遭受的这种伤痛。

        “十八皇子,我们如果想要让陈志安和谷朝汝彻底的没有翻身之地,如果仅仅用陈志安痛打皇子一顿,最多只是让皇上对陈志安严加惩处,达不到将陈志安等人往死里整的效果。”听到夏元虚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轻轻的摇了摇手,示意夏元虚不要太过着急,否则就会乱了分寸。

        “那以侍讲,本皇子应当如何?”听到沈言阻拦自己用这个理由向父皇上书,夏元虚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一时间没能接受,带着一丝疑惑和不满,缓缓问道。

        “皇上最嫉恨臣子们做什么?”听出夏元虚话语中夹带的一丝不满,沈言淡然一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中,经过刚才的一番言辞恳切的话语,沈言已然让夏元虚跟自己暂时修复了那种差点有了裂痕的关系,现在夏元虚虽然对自己不至于言听计从,但是,只要是合理的建议,夏元虚还是会照办的。

        “父皇心中最嫉恨臣子的事?”听到沈言的话语,夏元虚的眉头微微一皱,脑海中开始盘旋着父皇最嫉恨臣子的事,然而这些年夏元虚几乎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所以,根本就想不到答案。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0550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