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二章 大内侍卫

第二章 大内侍卫

        沈言走出来时想到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对方如此不讲理的使出这么霸气的一刀,双眸中闪现一丝恐慌,人呆呆的更是手足无措,正在此时,耳旁传来“铛”的一声脆响,沈言回一看,只见一名青衣护卫轻松的挡住许元丰含怒的刀锋。

        “你是谁?”自信满满的一刀竟然被一名普通的护院挡住,许元丰眼神中闪现一丝惊讶和狐疑。

        “我是谁不重要,武者应有武德,不可随意对普通人出手。”高庸嘴角轻轻上扬,慵懒的站在马车旁。

        “一个敢杀官、向普通人动手的人有何武德!”沈言神情略显呆滞,惊魂未定的随口说道。

        “大内侍卫?”许元丰清楚秋慕白护院的实力,可眼前这个貌不起眼、又有些懒散的人竟然轻松挡住了自己的含怒一击,脑海中突然浮现主子提供的一个尚没确定的情报,因而饱含深意的望了对方一眼。

        “你猜?”望着许元丰严肃的神情,高庸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可心中那根弦却绷的更紧,知道自己暗中保护秋慕白的人只有三个,对方是如何猜出自己的来历?

        “秋大人身边竟然有大内侍卫,这下就很有趣了。”据传大内侍卫只有十八名,是皇帝手中最神秘的力量,从未有过暗中保护朝臣的先例,由此可见秋慕白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或者说皇帝对秋慕白手中的账簿名册有多看重。

        “能与神秘的大内侍卫交手,想想就兴奋呀。”许元丰的神情虽是一副无所谓,可心中却是无比的紧张,隐约夹杂着一丝无奈。

        “许元丰,你在道上也有几分名望,在下念你成名不易,倘若就此离去,在下当什么事也没生。”高庸一改慵懒的神态,嘴角泛着一股淡淡的自信,双眸中闪现着睿智、不带一丝情感凝望了许元丰一眼。

        “大内侍卫果然霸气。”许元丰的眼神中闪现一丝短暂的波动,眼珠轻轻一转,狡诈的扫视了秋慕白一眼,“秋大人的从容淡定应该是来自身边的大内侍卫吧,可不知道这位大内侍卫能否同时保护的了秋大人父女?”

        “多谢阁下的好意,可在下使命在身。”许元丰嘴角泛起一股淡淡苦涩,坚毅的双眸凝视着不动如山的高庸,“在下手中刀一直渴望着能与神秘的大内侍卫交锋,既然今日遇到了又岂可错过。”

        “有意思,本以为这一趟十分的无趣,却不曾想快到终点时还有动拳脚的机会。”高庸的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虽未与大内侍卫交过手,可在下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许元丰的眼神流露一些自信。

        “少说废话,要打就打。”高庸嘴角浮现一些淡然的笑容,双腿不丁不八的站立,浑身充满了爆的力量。

        望着对方浑然一体的姿势,许元丰眼神中涌现一丝凝重,左手背向身后、悄悄向两位同伴传递了一个暗示,右手握紧单刀、深吸一口气,猛地劈向高庸左肩。

        看到对方使用一记老套的招式,高庸收起玩味的心情,右手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迎上许元丰的刀锋,挡住单刀的攻势后沿着刀刃滑向刀柄,出一阵尖锐的金属摩擦声。

        看到高庸中规中矩的招数,许元丰的心中不由得滋生出大内侍卫不过如此的狂妄念头。

        然而这个念头刚滋生,高庸突然变招,手中剑改挡变刺,以一个犀利的角度刺向许元丰胸前膻中穴。

        见对方娴熟的变招、且招数切换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破绽,许元丰心中震惊的同时也有一丝感触:大内侍卫果然名不虚传。

        尽管心中感触,但许元丰并未因此而惊慌,而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沉着冷静的将单刀往回收后以单刀横档,用刀面挡住剑尖,试图让对方无法寸进。

        “不错,以你的实力确实有和大内侍卫叫板的资格。”几招试探后,高庸现对方的经验极其老道、功力不凡,眼神中难得的流露一丝严肃,手中剑再次变招,又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刺向许元丰握刀的手腕。

        见对方再次突如其来的变招,许元丰心中感慨对方老练的同时并没有慌乱,而是冷静的挥舞单刀横削对方剑刃,意图荡开剑刃,然后再以一记反手刀横切对方,从而迫使对方回援而掌握进攻主动权。

        望着对方沉着冷静的应招,高庸的嘴角轻微的上扬,顺着对方的变招而改变招式。

        双方各自算计着,缠斗一起,一时间竟然未能分出胜负来。

        “靠,他们不是绝世高手吗,怎么打斗一点都不行电视里那样飞来飞去?”呆呆的望着打斗的场面,沈言似乎一点都不相信交手的两人是高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大家的注意力被高庸两人吸引时,一名黑衣人趁机挥刀攻向护卫在马车旁的青衣护卫,一招试探后,青衣护卫连退五步方站稳脚步,虎口隐隐麻,黑衣人冷眼望着青衣护卫的变化,嘴角泛起一股自信的冷笑,左手握刀,右手化拳再次起攻势,直击对方的心窝。

        感受到胸前一股凌厉的拳风,青衣护卫的眼神中山下一丝惊慌,神情有些紧张且手忙脚乱的舞动单刀向黑衣人的拳头斩去,脑海中也清楚以自己的实力最多能牵制对方半盏茶的时间,之后自己便是鱼肉而对方是刀殂。

        “就是现在。”对方两名护卫成功被自己同伴牵制住,第三名黑衣人趁机扑向马车,意图抓住秋盈雪而要挟秋慕白交出名册账簿。

        “贼子,欺人太甚!”瞧见黑衣人如同苍鹰一般扑向马车,秋慕白瞬间便猜到对方的意图,刚毅的脸上闪现一丝愤怒,纤弱中带着丝丝皱褶的手指遥指黑衣人,恨不得一指将对方碾压成灰,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满腹经纶此时一点都派不上用场,心中不由得涌现一股不敢和痛恨。

        黑衣人并没有因为秋慕白的愤怒而停止,相反却是极其嚣张的一刀劈开马车的车篷。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秋盈雪不由得的出一阵凄厉的尖叫,精致俏丽的容颜由于惊吓而有些泛白,面对黑衣人的刀锋,秋盈雪一双水灵的如同会说话的大眼睛中明显闪现一丝惧色。

        “哇塞,美女耶。”秋盈雪顾盼生姿的容颜映入眼帘时,沈言原本略显呆滞的眼神一亮,忍不住细细打量,只见眼前一张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的俏丽容颜,尽管由于惊恐而浮现一丝苍白,可丝毫没有影响到女子的丽质,却让人觉得另一种容颜,尽管见过各种类型的美女,仍被眼前这张脸色略显苍白的俏丽容颜所惊艳,嘴角不由得出啧啧声,眼神中就差一丝绿光。

        惊叹之余,沈言就算再笨也明白黑衣人的意图,对方的手段尽管卑劣,可效果却十分有效,沈言有些期待秋慕白等人的反应,但内心中更多的是担忧,忍不住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对方的冲动,嘴里有些不切实际的低声谩骂了一句畜生。

        “溜还是留?”沈言清楚趁机溜走才是理智的选择,可就是迈不开腿,仿佛就此离去会丢失一个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沈言顿时陷入了两难。

        “哦,不……”犹豫间沈言看到黑衣人挥刀劈向秋盈雪,明亮的双眸中流露一丝凄凉,尽管明白黑衣人不会真的辣手摧花,可不知为何心中如同刀割,脑海变得一片空白,仿佛整个世界失去了颜色。

        沈言心中滋生莫名情绪时,突然感到身体突然被一股无比巨大的力量拎起来,如同人向黑衣人飞去。

        “****。”沈言一开始还诧异自己怎么会飞,可眼睛的余光看到高庸嘴角淡淡的笑容时便已明白这是高庸将自己当成人型武器攻击黑衣人。

        “找死。”见沈言的身体离自己不到一丈时,黑衣人嘴角泛起一股残酷的冷笑,刀锋反转,劈向沈言的身躯。

        “妈的,这下真的死翘翘了。”见黑衣人的刀锋与自己的身躯越来越近,沈言的脑海中闪现各种可能,然而面对绝对实力,任何计谋都是空的,自己血肉之躯如何能挡住犀利的刀锋,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悲催,想到这里,沈言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死灰。

        “不,我不甘心。”或许是求生的**起到作用,刀锋离自己不足一寸之际,沈言双手猛的一把抓住黑夜人握刀的右手,身体趁势如同老树盘根一般缠住黑衣人的身体。

        “小子,就这点能耐还想英雄救美。”见沈言盘住自己身躯时,黑衣人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嘲讽、不屑和杀意,左手抓住沈言的后背,让沈言的身躯悬在半空,同时右膝踢向腹部,当膝盖猛烈撞击沈言而使对方身体变成工字时,黑衣人将沈言的身体猛的砸向马车,右手握刀趁势劈向完全空虚的后背。

        “这下彻底完蛋了。”黑衣人行云流水的一系列变招让沈言彻底陷入了绝境。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