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章 石灰粉的妙用

第三章 石灰粉的妙用

        “嗯,怎么回事?”身体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入手反倒是富有弹性的柔软,沈言心生疑惑,忍不住轻轻的揉了揉、捏了捏。

        带着一丝疑惑,沈言现自己正趴在一个美女的身上,细一看,她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或许是因为恼怒和羞涩,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见此情景,沈言心生旖旎,双手不由得又轻轻揉捏了一下。

        “你,流氓。”秋盈雪出身虽非富贵,可休养一点也不输那些富贵小姐,平日里也是一副温柔优雅,从未与人红过眼,更别说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双手按在自己从未被人触碰过的一双玉兔上,秋盈雪心中闪现一丝恼怒、羞涩,同时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酥麻涌现心间,原本由于惊吓而略显苍白的脸颊不由得浮现一抹嫣红。

        “我……我不是故意的。”感受到身下娇艳欲滴的容颜夹杂隐忍的愤怒,沈言莫名的感到一丝紧张。

        “不是有意的,那你还不赶紧起来。”秋盈雪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要给沈言一记耳光,可不知为何,脑海中莫名的闪出一个不一样的声音,似乎很享受这种从未体验过的酥麻,双臂似乎酥软无力,眼神中浮现一丝恼怒,有一丝娇羞,也有一丝水雾。

        “靠,又来。”感觉身体出现异样的变化,沈言有些舍不得的撑起身体时,从秋盈雪迷人的双眸中见到一道亮丽的刀锋,沈言紧张而笨拙的一把抱住秋盈雪纤廋而丰满的身躯向一旁滚去。

        沈言身躯滚动的那一刹那,黑衣人的刀芒劈到,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马车劈成两半,沈言心中惊呼的同时顺势向一旁滚去,险之又险的避开。

        “你混蛋。”见沈言非但不起身,反而抱紧自己,秋盈雪感到无比的羞愤,自己何曾见过如此恬不知耻的登徒子,可在滚动的那一瞬间,才现对方并非是轻薄自己。

        “你还不放开我。”愤怒过后才现对方仍紧紧的抱着自己,秋盈雪感到一丝娇羞,眼睛轻轻的眨了眨,洁白的面颊有些微微烫。

        “好一个郎情妾意。”十拿九稳的一刀竟然出现了意外,黑衣人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冷意,似笑非笑的望着沈言,刀锋遥指沈言单薄的身躯。

        似乎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沈言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和狠劲被彻底的激出来,轻轻推开秋盈雪,嘴角轻轻上扬,双手抓着泥团轮番的掷向黑衣人。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见沈言使用如此无赖的招数,黑衣人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眼神中充满了蔑视、嘲讽和挑衅,将单刀挥舞的密不通风,轻松的击散泥团,片泥不沾身。

        “就是现在。”沈言醒来时现自己衣袖中有几包石灰粉,当时十分诧异,打算离开树林后再丢掉,没想到此时可以派上用场,沈言清楚要用石灰攻击必须做到一击便中,可如何降低黑衣人的戒备心便成了要难题,当双手触摸到不算坚硬的泥土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沈言的脑海中闪现,因而沈言才会采用如此无赖的手法,等黑衣人因自大而降低戒备心时,沈言顺势将衣袖中的石灰粉仍向黑衣人。

        “啊,我的眼睛。”或许根本没有将沈言放在眼里,或许真的是中了沈言的诡计而放下戒备,见石灰粉飞向自己时,黑衣人想也不想挥刀将其击碎,当眼前飞扬着随风飘逸的石灰粉时,黑衣人方意识到不对劲,可此时为时已晚,有些石灰粉已成功的飘进自己的眼中,那股灼热的疼痛让黑衣人几乎陷入歇斯底里,人也变得焦躁、狂躁。

        “噢耶。”见黑衣人中招,沈言兴奋的站起来,眼神中流露兴奋、得意。小样,任你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哦不,是石灰粉。

        尽管眼中的那股灼烧让人狂躁,可听到沈言略显放肆的得意笑声,黑衣人逐渐平复情绪,竖起耳朵倾听沈言的位置后,紧握单刀的手臂上青筋尽显,含怒的向沈言斩去。

        “糟糕,这下玩大了。”感受到黑衣人凶猛的刀芒,沈言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连呼吸都感到无法顺畅,心中彷徨而不知所措。沈言清楚无论朝哪个方向逃都无法躲不开致命的刀芒,怎么办?

        突然,沈言的脑海中闪现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念头,可向前冲就能化解眼前的危机吗?沈言也不太肯定,但能肯定的一点是不向前冲,肯定是死路一条,想到这里,沈言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再次爆,以百米冲刺的度冲向黑衣人,嘴里同时低声的呢喃,妈的,拼了。

        “这小子什么疯,不会是被吓傻了吧。”自沈言如同人一般出现并救下秋盈雪,秋慕白虽然觉得沈言的出现改变不了大局,可内心中仍祈祷沈言能做回救美的英雄,带着复杂的心情一直关注着沈言的表现,可见到沈言眼前疯的表现,秋慕白认为沈言就是一个白痴。

        “这小子怎么出此昏招。”当黑衣人刀劈马车时,高庸心中清楚黑衣人不会真的取秋盈雪性命,但他仍然别有用心的将沈言当人型武器仍向马车,意图暂时缓解一下黑衣人的气势。

        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沈言的开局竟然是如此之妙,竟然懂得用卑劣的手段让黑衣人受伤,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沈言是一个孱弱之人,不懂得因势利导、趁势扩大成果,反而得意忘形的给黑衣人反击的机会。

        更让自己没想到的是,面对这个反击,沈言竟然不退反进,难度沈言真的是取得一次胜利而得意忘形吗?

        不对,退无可退,只能向前冲。高庸一边与许元丰缠斗,一边思考着如何化解当前逆局,突然脑海中闪现一道灵光,明白了沈言的无奈、睿智和勇猛。

        砰,黑衣人的刀芒狠狠狠的将大地斩开一道深深的裂痕,而沈言高奔跑的身躯如愿以偿的撞上了黑衣人,可结果并不像沈言预想的那般,反而有点像一只弱小的兔子撞到了一只强壮的山羊。

        沈言清楚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黑衣人腾出手来,否则对方一刀就能将自己劈成两段。想到这里,沈言迅的抱住黑衣人,双腿盘在对方的腰腹间。

        局势似乎又回到之前的一幕。

        黑衣人没想到这个文弱之人竟然又一次躲过自己含怒一击,并成功缠住自己,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想到这里,黑衣人强忍着眼睛火烧火燎的疼痛,用刀柄猛的撞击沈言的后背。

        噗,一下,两下,三下,沈言孱弱的身躯无法承受强有力的捶打,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胳膊酸软无力,沈言心中清楚再这样下去,黑衣人不但摆脱自己的缠绕,而自己的小命就会丢在这里。

        “小子,看你还能坚持几下。”虽然看不清沈言痛苦的表情,黑衣人仍能感受到自己强有力的捶打让沈言受伤不轻,嘴角泛起一股残忍的冷笑。

        “放手吧,不然你会死的。”眼前这个莫名出现的男子看上去十分孱弱,可展现出来的形象却十分伟岸,秋盈雪心间有股异样的感觉在流淌,眼帘里不由得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

        耳旁回荡着黑衣人嚣张的嘲讽和秋盈雪莫名的关怀,沈言心中滋生一种莫名的悲哀,既然不管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那为何不在临死之前反咬对方一口。

        咬,脑海中刚浮现这个字,沈言仿佛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中闪现一股坚毅,嘴巴顺着黑衣人的脖子狠狠的咬去。

        一股腥腥的、咸咸的味道在嘴里流过,沈言慌乱的吐出嘴里的异物,接着狠狠的又咬了一口。

        “啊……”猝不及防下被对方生生咬下一块皮肉,黑衣人痛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而眼泪恰巧加剧了眼中石灰粉的灼烧,让黑衣人倍加疼痛。

        黑衣人自出道以来经历过的硬战、恶战不下百场,从未遭遇今天这般狼狈,如果对手是一个比自己更厉害的人物,黑衣人也就认命了,可眼前这个人明显是一个孱弱之徒,正常情况下,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掐着对方的脖子无法动荡,可结果却让自己遍体鳞伤。

        黑衣人心有不甘,灼热疼痛的眼睛中流着淡淡的血水,右手握着刀柄死死的撞击沈言脆弱不堪的后背,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

        沈言每承受一次撞击,嘴角边溢出一口鲜血,同时更狠狠的咬住黑衣人的脖子,每一口都带出一块血肉,此刻的沈言完全如同一个疯魔之徒。

        沈言与黑衣人现在拼的是身体的素质和毅力,而沈言在这方面明显处于弱势。这不,黑衣人连续捶打了几下后,沈言明显感觉到双臂酸软无力,黑衣人趁机摆脱,挥刀砍向沈言脊背。

        黑衣人的攻击清晰可见,可沈言已浑身酸软而无力避开,当刀锋入骨的那份疼痛让沈言惨叫一声、双眼无力的闭上而陷入了昏迷。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