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四章 食物中毒

第四章 食物中毒

        金陵,三面环山、一面背水,有虎踞龙盘之势,大夏朝开国皇帝见此地有帝王之气,遂建都于此,经过三百多年的展,金陵已成大夏第一城,是文人骚客、士子心中的圣地。

        望江楼,百年历史老店,位于金陵城最繁华的街道,紧靠秦水,是青年才俊、文人士子饮酒聚会、吟诗作对最喜爱的地方。

        对面的一个角落,沈言正静静的欣赏着眼前装潢大器却不显奢华的望江楼,脑海中的思绪不由得浮现自己穿越后所经历的一幕,那日树林一战,黑衣人一刀差点断了自己的生机,幸运的是,自己的缠斗给高庸争取了机会,而高庸也没有辜负大内侍卫的盛名,最后以左臂受伤为代价,成功击伤许元丰后再击杀黑衣人,形成二对二的局面,许元丰见事不可为后只好悻悻离开。

        当时高庸望着几乎没有生机的沈言,第一反应是放弃搭救,可不知为何高庸最后还是出手相救,更带着自己来到金陵,给了自己一些银两并建议自己入住望江楼。

        经过一路上的调养,沈言背部的刀伤已然好了七八成,只要动作不是特别的大,基本上已感觉不到啥疼痛了,只是脸色还略显苍白。

        沈言抬头望了对面的望江楼,只见一对雄壮的石麒麟威风凛凛的立在大门的两边,脑海中虽不清楚高庸让自己入住这里的缘由,但既来之则安之,或许入住后方能知道其中缘由,想到这里,沈言信步向望江楼走去。

        “公子是打尖还是住店?”沈言脚步离望江楼大门不足一丈时,一名小二连忙从大门里小跑出来,脸上堆砌了职业的笑容,只是眼神稍显空洞,神情也略显无精打采。

        “住店。”沈言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眼神中闪现一丝疑惑。

        “公子里面请。”小二的神情中带着丝丝紧张、焦虑。

        随着小二的步伐缓缓走进大堂,只见大堂内聚集了二十几个人,他们或坐、或站,有的悲愤、有的激动、有的眼神中浮现一抹狡黠,有的脸上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笑容,但他们没有一个出声音,齐刷刷望着靠楼梯一桌,气氛十分诡异。

        带着疑惑,沈言顺眼望去,只见一位年近五十上下的青衣老者脸色青紫、口吐白沫、身体不停的抽搐,瞧此情景,沈言的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食物中毒,可一家享誉百年的老店怎么会出现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时间,沈言的脑海中充满了疑问。

        “你们到底想要闹哪出?”沉思间,沈言听到一个美妙的声音,抬眼望去,只见眼前之人拥有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程东家,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是故意闹事似得。”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面带着淡然自信的笑容,眼神中流露着不屑的神情扫视了大堂内诸人一眼,“现在的问题是徐大贵在你们望江楼吃饭却口吐白沫、身体抽搐,我们有理由怀疑这里的食物不安全,大家只是想讨个说法,虽然我们眼下没出现类似的情况,但谁也不敢保证我们离开后是否会出现这些症状。”

        “我们望江楼乃是百年老店,口碑一向很好,对于徐大贵出现的情况我们深表同情,但也不能就此就认定是在我们望江楼出现的食物中毒。”美妙声音的主人程可儿不温不火的说道。

        “望江楼确实是百年老店,可你敢保证你们的每一分食物都是合格的,如果可以,那徐大贵为何会中毒,还望程东家给我们大家一个解释。”灰色长衫眼神严厉的盯着程可儿。

        “对呀,对呀……”其他的食客跟着后面起哄的说道。

        “你们……”程可儿的眼神虽坚毅,却闪现一丝薄薄的泪花,脸上写满了委屈,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涌现心间。

        “别说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欺负你一个弱质女流,今天程东家不给我们一个交代,那我们就见官。”看到程可儿一脸无助的神态,灰色长衫男子的眼神中不由得流露一丝得意之色,扫视了大堂内诸人一眼。

        “罗大夫,见官,这对望江楼的声誉不会太好吧。”有人对灰色长衫男子说道。

        “那就要看程东家能否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了。”灰色长衫罗大夫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不管程东家怎么决定,反正我们在理。”

        “小兄弟好像不是金陵人士?”灰色长衫罗大夫面带着淡然的自信笑容望了望沈言,似乎已然吃定了程可儿。

        “罗先生是大夫?”人生往往如此,很多时候都是事情主动惹上身。沈言虽不想介入到这起纠纷中,可人家主动找到自己,没理由退缩。

        “小兄弟是如何知道在下是一名大夫?”罗大夫眼神中闪现一丝疑惑。

        “这么刚才他称呼你为罗大夫吗?”沈言翻了个白眼,看上去挺精明的一个人,咋就问了这么一个弱智的问题,是没话说,还是故意给程可儿施加压力?

        “哦哦,小兄弟对此事如何看?”罗大夫的眉头轻轻一皱,自己怎么变得如此粗心。

        “先生是大夫,应该对药理十分熟悉,但不知道先生对食物特性和食物相克也熟悉呢?”图穷匕见了吧,听到罗大夫的询问,沈言的嘴角轻轻上扬,就知道此次食物中毒的纠纷是个局,自己只是不清楚这个局的动机,但自己也不能随意的认同罗大夫的立场或顺着他的思路。

        “哦,食物特性在下到时略知一二,至于食物相克在下倒是第一次听闻。”罗大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和蔑视,心中并不认为眼前这个如同乡下青年能说出一个啥来。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要讲性的,而食物的性便是指食物有寒、凉、温、热这四种不同的性质,中医称为四性或四气,这个罗大夫烂熟于心,在下也就不多赘言了。”沈言快的扫视了出事的徐大贵桌子上盘盘碟碟,嘴角轻微上扬,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轻微的笑意,“至于食物相克,其实很简单,由于混食两种或两种以上性状相畏、相反的食物所产生的一种肠胃道不良反应症状,进餐时若不注意吃了这类相克的食物会容易出现比如休克、抽搐等症状。”

        “胡说八道,在下执医已近二十载,从未听说如此悖论。”罗大夫的眼神中流露一丝慌乱,声色俱厉的说道。

        “你没听说过,并不代表就不存在。”程可儿听完沈言的言论中眼神中闪现出一丝亮光,如同漆黑的夜晚突然闪现的一道亮光。

        “我明白了,这个乡下小子是你们望江楼找来的托,想要以歪理邪说改变你们食物不安全的丑闻。”罗大夫有些歇斯底里,脑门上泌出一丝冷汗,“罢了,本来还想着让你们望江楼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既然你们如此做作,那我们就见官吧。”

        “先生莫急,其实在下所言是有出处的。”沈言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望了罗大夫一眼,摆明了要设局摆望江楼一道,可你身为大夫连最基本的常识也不普及,只能说是活该,“医圣张仲景的《金匮要略》中曾提到有48对食物不能放在一起吃,如螃蟹与柿子、葱与蜂蜜、甲鱼与苋菜等,不知先生听了在下的话是否有印象?”

        “既然诸位想要见官,那就见官吧。”听到沈言的言论竟然是出自医圣的《金匮要略》,程可儿的眼神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信心也陡增,仿佛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

        “大家请看徐大贵都吃了些啥,鲤鱼加猪肉会中毒,而猪肚加莲子是中毒必死,这才是徐大贵致死的根本所在。”沈言再次扫视了徐大贵桌上的盘盘碟碟,嘴角泛着自信的笑容,“当然,望江楼也有责任,开酒楼应该也要知道食物的特性和食物相克之理,否则很容易造成食物中毒,不过,先生身为大夫,理应知道这些而故作不知以此作为要挟的凭证,实为不智。”

        “好,别以为此事就此作罢。”想到没有完成主子的任务后的代价,因死缠烂打而破坏了主子布局的代价,罗大夫不得不灰溜溜的决定离开,离开前的眼神阴沉的怕人,冷冷的盯着沈言,仿似一条毒蛇盯上了猎物,最终带着恨意摔门而出。

        沈言站在窗户边,伸了个懒腰,轻轻的推开窗户,顺着夕阳西下的余光向秦水眺望,只见暮色暗淡,残阳如血,秦水边上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最后一丝残阳打在水面上与碧绿的水波融为一体,金光璀璨,煞是好看。

        凝视着窗外的景色,沈言脑海中思绪有些散乱,莫名的被带到金陵,莫名的介入望江楼食物中毒的纠纷,这些莫名的事固然让自己费神,可更让自己费神是如何生存,自己是身无分文且无任何经济来源自己接下来该如何选择,或者该做什么营生?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