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九章 对楹联

第九章 对楹联

        要说最近金陵城里什么最火,无疑是望江楼的促销优惠活动,凡是手拿优惠券的顾客只要来望江楼一律按照优惠券上的折扣打折,凡是能对上望江楼出的楹联,根据楹联的难度进行相应的折扣,甚至免单。

        “什么折扣,什么优惠,什么楹联,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童延边从管家手里拿过一张优惠券,嘴角泛起一股不屑的冷笑。

        “老爷,这无非是望江楼在故弄玄虚,不必理会。”管家小心翼翼的说道。

        “故弄玄虚?”童延边眼睛轻轻的眯了一下,脑海中闪现一丝灵光,似乎没有抓到,双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老夫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哦,对了,少爷最近几天有什么特别反应没有?”管家的背影刚到门口,童延边似乎想起什么,随意的问道。

        “回老爷,少爷这几天一直都呆在房间里没有外出。”管家稍微犹豫了片刻,缓缓应道。

        “嗯。”童延边的嘴角泛起一股笑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冷意,“这个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不只尚书府出现了优惠券,金陵城里凡是有点身份的官员、士子,部分贩夫走卒手里都莫名的收到了印有望江楼标记的优惠券,有的人不以为然,有的人冷笑,有的人随手一丢,总之反应各不相同。

        但有一点是基本相同,世人皆有观望的好奇心理,凡是收到这个优惠券的人绝大多数还是想去望江楼观望一番。

        “哟,这不是詹兄吗,莫非也是来品尝望江楼的新菜?”望江楼大门口,一位身着一袭白色长衫的青年士子向另一位身穿灰色长衫的青年拱手。

        “是也不是。”灰色长衫詹士晖笑容可掬的应道,“听说望江楼以文会友,以楹联应对天下文友,故特来瞻望,顺便品尝望江楼的美酒佳肴。不知李兄是否也是如此?”

        “正是。”一袭白色长衫李允皓轻轻点头,嘴角泛起自信的微笑,“詹兄先请。”

        詹士晖脸上泛着自信的笑容迈步向望江楼走去,可刚迈开几步,突然停止,眼神死死的盯着望江楼大门的门框,眼神中露出深深的沉思,嘴中轻轻的念着什么。

        詹士晖虽年龄不大,却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深得身为翰林编修的叔叔詹佑天喜爱,特接来金陵深造,凡詹士晖参加的文友交流会,无不独领风骚,可谓风头正盛,更被好事者誉为金陵青年第一士子。

        李允皓出身贫寒,可自幼苦读,学富五车,年纪虽轻,却已连续参加举人之试都名落孙山,虽有些心灰意冷,却仍在积极备考。

        李允皓十分好奇詹士晖的神情举止会这样失态,忍不住顺着詹士晖的眼神望向望江楼,只见古色古香的门框上左边有字,而右边却是啥也没有,带着对文字的好奇,李允皓轻声念着,“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妙,妙不可言。文字里不仅表达了酒楼的名字,更凸显了一种难以抒怀的情怀。”李允皓的嘴里出吱吱声,似乎为这一句对联而赞叹不已。

        “原来是詹公子、李公子,两位公子已好长时间没来我们望江楼了。”店小二阿福瞧见詹士晖呆呆的站在大门不远处,李允皓出赞叹声,连忙笑着相迎。

        “小二,这是怎么回事?”詹士晖手指着门框,眼神中的疑惑丝毫不减。

        “哦,詹公子是说楹联呀。”经历了沈言狂轰滥炸的灌输,阿福相较之前的服务理念和状态都有了质的飞越,心中对今天的优惠折扣和楹联充满了好奇和担忧,一早就站在大门口,时刻观望着外面的风吹草动,可见到远近闻名的詹公子也被沈言的策略所吸引,心中忍不住轻轻的松了一口长气,也对沈言的敬佩油然而生,默默的为沈言竖起一个级大拇指。

        “这个是我们沈大哥想出来的,他说楹联只写一半,让像詹公子、李公子这样有身份的人写下另一半,凡是能对上并获得沈大哥的认可,不管在我们望江楼消费了多少,一律享受五折优惠,同时可以对沈大哥出的其他楹联。”

        “这有何难。”一名身穿藏青色长衫的青年才俊朗声说道。

        就在詹士晖和李允皓沉思之际,望江楼大门外66续续来了许多好奇观望心态的青年才俊和文人士子,至于那些贩夫走卒,他们追求的折扣,对这些文字别说兴趣,一见到就头痛不已。

        “吴兄这么快就有了下联?”同来之人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

        “郭兄,你似乎有些瞧不起我呀。”被称呼为吴兄的青年男子面露一丝得意神情望了另一人,“你听好了,我对的下联是梦佳湖,梦佳人,梦佳湖畔梦佳人,佳湖依旧,佳人依旧。”

        “不错,不错。”旁边的人听了后,都不由得出赞许。

        “郭兄之才一直在我之上,不知郭兄是否也有下联呀?”被旁人赞许,吴兄眼神中流露的得意更浓,有些挑衅望着郭兄。

        “哪里,哪里,小弟我才疏学浅,哪里这么快就有下联。”郭兄嘴里虽说着谦虚之言,眼神中流露的却是自信和骄傲,“闻墨坊,闻墨芳,闻墨坊内闻墨芳,墨坊万年,墨芳万年。”

        “你们俩对的都很好。”李允皓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眼神中也浮现一丝睿智的光芒,连忙赞许还在自鸣得意的吴、郭两人,“我们今天能与詹公子在望江楼外相遇,就是一种缘分,平常我们也经常听到詹公子的风流趣事,今日不知是否有幸能聆听詹公子的绝对?”

        “李兄,你这是在捧杀我呀。”詹士晖知道李允皓这是在帮自己获取名声,所谓投桃报李,自己也应该给对方增添一些名声,“看李兄胸有成竹的样子,不如李兄先来。”

        “既然詹兄之请,那我就不客气了。”得到詹士晖的善意的回报,李允皓笑容可掬的说道,“仲秋夜,仲秋月,仲秋夜里仲秋月,秋夜永恒,秋月永恒。”

        “我之才能远逊于詹兄,下面就请詹兄说出下联。”

        “听雨轩,听雨喧,听雨轩里听雨喧,雨喧九秋,雨轩九秋。”詹士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自豪,脸上挂着贵族式的笑容,朗声念出自己的下联。

        “同样是下联,但我等与詹公子相比,实属是班门弄斧呀。”听完詹士晖的下联,李允皓率先鼓掌赞赏。

        “诸位都是有才之人,今日能来望江楼乃是我们望江楼的荣幸。”经营手段虽出自自己的谋划,可这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次,多少心中还有些忐忑,沈言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这一招已然起到了很大的效果,信心也变得更加充足,满脸笑容的走到大门口前,朗声对外面的青年才俊、文人士子以及贩夫走卒说道,“凡是手里有我望江楼独有的优惠券,不管你们消费了多少,望江楼一律按照优惠券上折扣进行打折,请大家放宽心开怀畅饮。”

        “诸位,这位便是我们望江楼的顾问,这些优惠折扣和楹联都是他想出来的。”阿福没有忘记在关键的时候推沈言一把。

        “这个对联是你想出来的?”望着沈言略显清瘦的身躯,詹士晖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狐疑,詹士晖不太相信这么有水准的文字会出自眼前这个身沾铜臭之人。

        “正是。”望着詹士晖眼神中的怀疑,沈言的眉头轻轻一皱,随即淡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颗宽广的情怀,不是每个人能正面自己的长短,眼前这个眼神中写满了高傲的青年才俊一定觉得自己的对联抢了他的光环,毕竟出现在这里的食客不仅是贩夫走卒,还有更多的文人士子,甚至一些富家千金,而这些人流传消息的度绝对不可以臆测。

        “既然你说是你写的,那不知你的下联是什么,还是你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下联,又或者你是从别人那里抄来的,亦或是你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招揽顾客的噱头?”詹士晖的眼神轻轻一转,眼神中浮现一丝冷笑。

        “这位公子说的这么多,你让我一下子哪能记得住,又怎么一下子对的上来。”沈言脸上笑容不变,嘴角轻轻上扬,“小样,我固然需要优惠券打广告而招揽顾客,可并不意味着你惹事我就会息事宁人。”

        “就一句,本公子想听听你的下联。”詹士晖骨子里的那份高傲是要看对象的,像对待沈言这样的人,根本不需假装,高高在上多好,不但能体现自己的身份,也能给对方带来心理上的压力。

        “好,既然这位公子想听,那我就献丑了,话说在前头,我对的下联不好,你们可不要嘲笑我哟。”沈言本不想这么快就公布下联,加上楹联本身就没有绝对的下联,只要意境文字都匹配,就是完美的下联,但看见众人的神态,沈言觉得绝对不能坠了望江楼的名声,“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沈言话落,全场一片寂静。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