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十章 无妄之灾

第十章 无妄之灾

        “我这里有一楹联,不知你能否对上。”詹士晖有些不高兴,眼神中充满了怀疑和挑衅,也不管沈言是否答应,直接说出上联,“水6洲,洲停舟,舟行洲不行。”

        “天心阁,阁落鸽,鸽飞阁未飞。”望着神色有些嚣张的詹士晖,沈言的嘴角泛起一股淡然的笑容,眼神中流露一丝莫名的情绪,想也不想的直接对上下联,“靠,写诗对盈利,按照真实本领,我确实不如你,可好歹我是经历了知识信息时代的狂轰滥炸,多少也会抄袭吧,拿这个来压我,似乎你找错了方向。”

        “逢迎远近逍遥过。”詹士晖很不甘心的又说了一句上联。

        “进退连还运道通。”沈言轻松的对上下联,随即嘴角轻轻一笑,“既然詹公子这么有雅兴,我这里还有一句上联,凤落梧桐梧落凤。”

        听完上联,詹士晖顿时陷入了沉思,此联看上去简单易懂,可难就难在这一句回文联,正读反读的意思是一样的。

        “这楹联似乎不难呀,为何詹公子还在沉思不对下联呢?”一旁的一个士子随意的说道。

        “你懂什么,这是回文联,看着简单实际很难的,说不定压根就没下联。”另一个人明显在帮詹士晖找台阶。

        “珠联璧合璧联珠。”望着詹士晖沉思的神情,沈言嘴角淡然的笑了笑,自己不能因一时意气而影响了望江楼的生意,笑容满面的望着众人朗声吟出下联。

        “我不用你这么好心。”沈言的好心却引来了詹士晖的咆哮,詹士晖感觉这是对方在狠狠的打自己的脸,自己可是金陵第一士子,却被一个只知铜臭的人用一句回文联难住了,传闻开来,自己还有很颜面在金陵城呆。

        “既然你不用我这么好心,那我再出一联吧。”沈言的嘴角笑意更浓,既然你这么不识趣,给你台阶你不下,那就别怪我害你文名受损了,想到这里,沈言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千古绝对,随即吟了出来,“烟锁池塘柳。”

        “诸位,我们不打扰詹公子冥思苦想好不好,大家都到了我们望江楼门口,又岂能不进去品尝一下我们望江楼经历三个月苦心研制的新菜肴,在享受优惠的同时还可以吟诗作对,岂不是其乐穷穷。”说完千古绝对后,沈言没再看詹士晖一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诸位,里面请。”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大家来这里本身就是带着好奇来图鲜的,再加上闻名的詹士晖被望江楼的顾问以楹联难住,心中更加好奇,尤其是最后一联,可谓是满场震惊,无人敢应,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看上去满脸笑容的年轻人。

        众人心中都清楚“烟锁池塘柳”看上去简单,意境上也是描绘了一个幽静的池塘、绿柳环绕、烟雾笼罩,可这五个字中却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上联,想要对出合乎五行并且意境相符的诗句实属不易。

        众人带着不同的情绪一个个迈进望江楼,李允皓神情复杂的望了望詹士晖和望江楼,随即也随着众人的脚步走进望江楼,大门外只剩下詹士晖进也不是,走也不甘,有些呆的矗立在原地,仿似一座雕塑。

        “多谢诸位赏光。”随着一干人迈进望江楼,沈言的嘴角泛着一股笑容望了柜台里面的程可儿一眼,“希望大家今天吃好、喝好、玩好,不醉不归。”

        “掌柜的,买单。”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大堂有一五人座的贩夫走卒率先酒足饭饱,其中一人打着大大的饱嗝,嘴角挂着满意的神色朗声喊道。

        “好了,五位爷一共消费了三两六钱银子。”阿福快的扫了桌子上的残羹冷炙,嘴里吧嗒吧嗒的念叨着,随后报出一个总数,“不知五位爷有没有我们望江楼的优惠券,我们可以根据优惠券上的折扣给五位爷打折。”

        “你说的是这个吗?”一人有些不在意的从身上掏出一张满是折痕的优惠券。

        “好的,您稍等,您的优惠折扣是一折。”阿福接过满是折痕的优惠券,脑海中闪过穷鬼就是穷鬼,好不容易获得一张优惠券,竟然折叠成这样,生怕弄丢了似得,可随即眼睛一瞄优惠券的边角,现符号跟出去的有些不太一样,“五位爷,不好意思,这张优惠券好像不是我们望江楼的。”

        “你说什么?你是想说我们弄虚作假咯。”一人火爆的跳了起来,大声吼道,“这张就是你们望江楼做的优惠券,你们不会是不想打折而欺骗我们这些顾客吧。”

        大堂内的食客听到此人的嘶吼声,有的掏出优惠券看了又看,有的眼神中浮现了一丝怀疑,有的表情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我说这张优惠券并非出自我们望江楼,不能享受应有的折扣,还请五位爷支付三两六钱。”阿福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害怕,可并没有胆怯,仍是挂着笑容,缓缓说道。

        “你什么眼神,瞧不起我们穷苦人的出身是不是,别以为你们店大可以欺负我们穷苦人。”一人突兀的站来起来,手指着阿福气势汹汹的说道,“谁不知道望江楼是百年老店,没想到却也干着店大欺客的肮脏活,今天你不给我们五人一个说法,我就活撕了你。”

        “能将你手里的优惠券给我看看吗?”沈言意识到这其中必有猫腻,一定要及时处理,否则自己弄出来的优惠券将会成为反制望江楼的致命武器。

        “你谁呀,凭什么要将优惠券给你看?”暴跳脾气的人歪着头,一脸的鄙视。

        “在下是望江楼顾问。”沈言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瞧这架势,对方是有备而来,手里的优惠券也一定存在猫腻,否则对方不会这么霸气的耍着无赖,但大庭广众之下,不管对方手里的优惠券是否是真的,必须要大事化小,绝不能给望江楼抹黑,“我想确认一下你手里的优惠券是否真的出自我们望江楼,只要是真的,我们一定会按上面的折扣打折,同时给你们送一些小礼品,作为惊扰的歉礼,不知你们几个意下如何?”

        “我怕是给了你后你会反告我们手里的是假的。”手拿优惠券的人望了沈言一眼,“东西是真是假,到了你的手里,还不是你说了算。”

        “这位朋友说笑了。”沈言感到事情有些棘手,可此刻是骑虎难下,一定不能退缩,“实不相瞒,我们望江楼推出优惠券活动之前,也曾考虑过有人会冒充或作假,因而我们在优惠券上做了一些特别的防伪标记,这个标记就是一些特殊的符号,不是清楚内情的人是无法仿制的。”

        “哦,此中竟然还藏着这个玄机,那我们就不必害怕望江楼用此来欺骗我们了。”听了沈言的解释,有的人连忙再次掏出优惠券,仔细的盯着,果不其然,在优惠券望江楼标识下现了一些不知道是啥玩意的符号。

        “小子,我就知道我们不该来见识望江楼的风采,今天竟然被人说我们弄虚作假,我这辈子什么都做,就不做假,你胆敢诬陷我,我和你拼了。”火爆脾气的人说完操起桌子的碗碟朝沈言狠狠的砸去。

        “沈大哥,小心。”瞧见架势不对后,阿福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见沈言脸色丝毫不惧的站在原地,眼神冷冷的望着五人。

        “我本打算,不管你手里的优惠券是真是假,我们望江楼都默认是真的,毕竟你们是来照顾我们望江楼的生意,这点脸面我还是要给的,可是你们此来本就没按什么好心,如果说什么骗吃骗喝,那就小觑了你们,说说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沈言用胳膊挡开碗碟,任由油污在自己的脸上、衣袖上滴落道地面,眼神里闪现的是一道威严的光芒,仿似看穿对方的心思。

        “小子,你胡说八道,我跟你拼了。”火爆脾气的人眼神中浮现一丝惊讶,但拳脚一点都不马虎,凶猛的砸向沈言的脸面。

        “果不其然,他们就是来恶意破坏的。”虽不清楚五人的来历和幕后的主使者,但事情明摆着对方是想要拆望江楼的招牌,思考间,沈言身体左微微一转,轻易的避开火爆脾气之人的拳头。

        “砰。”火爆脾气的人刚好踩到了破碎的碗碟上,滴落在地面的油迹带着润滑的惯性使得他脚一滑一头砸在旁边的一个桌子,十分不凑巧的是,眼角正中桌子的拐角,火爆脾气的人随即出一声惨烈的嘶叫声,随即向旁一倒,有不知是巧合还是不巧,脖子刚好触碰到破碎的碗碟,脖子上的血瞬间如同一幅唯美的画面爆开。

        “不好了,杀人了。”一旁的人连忙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快去报官,捉拿凶手。”有的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小子,你胆敢实用魑魅魍魉的手段暗杀我兄弟,我与你誓不罢休。”一人眼神中暴露出浓烈的凶光狠狠的盯着沈言,似乎想要将沈言生吞活剥方肯罢休。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