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十一章 盗圣

第十一章 盗圣

        “东家,我们绝对不能让沈言蒙受这不白之冤。”七叔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一入衙门少不了三十杀威棒,不知沈言那瘦弱的身躯能否受得住。

        “七叔,我们该怎么办?”程可儿娇俏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前几天沈大哥的朋友才打断几名衙役的腿,他们必定会趁机报复,况且这事事件明显是一个圈套。”

        经过几天的相处,沈言成功的让程可儿改口,也让对方对自己产生了足够的信任。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花点银子去金陵府打点一二,希望他们不要做的太过。”七叔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眸中浮现浓烈的担忧,“怕就怕他们根本看不上我们这点银子,不愿意松手呀。”

        “目前我们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林叔深叹了口气。

        “那好,我这就从账房里去些银子去金陵府打点一二。”程可儿的眼神中流露一丝坚毅,不管花费多少银子一定要保住沈言。

        “东家,此事你是一个女子不好抛头露面,还是我去吧。”七叔长叹了口气,眼神中的担忧一点也没有减少。

        望江楼楹联的盛况和死人事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金陵城的大街小巷。

        “事情虽然偏离了计划之外,效果却在计划之内。”童延边收到消息后,轻轻摸了摸下巴下的短须,眼神中浮现一丝淡然的不屑,自古民不与官斗,即便你引起皇宫里那一位的关注,然而他每天日理万机,又岂会还记得你一个非门阀出身的乡巴佬,这样的身份和阅历尤其是经历了官场沉浮几十年之人的对手。

        “爹,听说望江楼出事了?”童少军的眼神中流毫不掩饰兴奋和喜悦。

        “少军,为父跟你说多少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喜怒哀乐不显于色,这点自控之力都没有,将来如何成就大事。”望着喜形于色的儿子,童延边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板着脸严肃的说道。

        “爹,我知道了。”童少军的好心情如同淋了一场瓢泼大雨无情的被冲抹的一干二净,“这不,听到了一些好信息,一时之间没控制好情绪。”

        “为父说了望江楼的事你不要插手,即便是收到任何有关望江楼的消息都不要表露出来。”童延边严肃的盯了童少军一眼,“回去继续呆着去。”

        “爹,听说望江楼出事了?”秋盈雪轻盈的走到秋慕白的身边,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担忧,“你知道出了什么事吗?”

        “盈雪,这些身外事你不应该过多理会。”秋慕白一到金陵城,立即将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名册账簿上缴给皇上并与之深谈一次后,皇上并没有安排任何事物和职位,一直让秋慕白处于空闲的状态,“我们爷俩身处金陵城这个风暴中心,随时都会陷进去而拔不出来,爹与你说这些也是你好。”

        “爹,是不是沈言出事了?”秋盈雪的嘴角微微一笑,上前拉着秋慕白的胳膊轻轻的摇晃,“我知道爹说的这些都是为女儿好,可是爹也教过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沈言毕竟救过女儿的命,他出了事,女儿如果知道了还袖手旁观会一辈子心不安的。”

        “唉。”听了秋盈雪的话,秋慕白的长长的叹了口气,“爹就知道一当你知道了望江楼的事一定会想着去救那沈言。”

        “盈雪,你答应爹一件事,不要轻易的插手沈言这件事,就当爹求你。”秋慕白的眼神从来没有这般严肃,这般严厉。

        “爹,到底生了什么事?”秋盈雪的心不由得跳跃的更加激烈,仿似有什么不好的大事要生。

        “盈雪,沈言一事看似一件普通不过的刑事案件,可在出事之后,爹综合收集到的各方因素,再加上爹的推测,此事并不简单,可以说是一而动全身,很可能会引起金陵城的大风暴。”秋慕白的眼神显得有些缥缈而不真实,“当今圣上乃一代明君,可帝国的门阀豪强虎视眈眈、外戚专权、诸子夺嫡,这些势力的交锋全都集中在金陵城,虽说这些势力目前维持着平衡,可毕竟皇上已年迈,他们等的就是一个契机,一个可以掀起大风浪的契机。”

        “爹,您说的太夸张了,沈言是什么身份,又怎么能引起这么大的风浪。”秋盈雪的眼神中闪现一丝疑惑。

        “沈言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诸多势力都在布局望江楼,想从中赢得博弈的一个基石。”秋慕白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怪只怪望江楼名声太响或者说运气不好,怪只怪沈言为何要听取高庸的建议入住望江楼。”

        “或许这就是他的命。”

        “爹,我有些不甘心,心也不安”知道父亲是为自己好,可秋盈雪内心中感到一丝丝绞痛,脑海中不由得浮现林边沈言抱着自己避开黑衣人的一幕幕画面,想到出神处,耳根不由得浮现一丝红晕,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

        望着秋盈雪的神态,秋慕白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知道沈言的身影已经深深的印在盈雪的脑海中,或者说盈雪已对沈言心生情愫而不自知。

        “小子,你醒了。”沈言的眼皮轻轻跳了跳,耳旁传来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子,你得罪谁了,他们这么狠心的将你往死里整,不过你小子命却是挺硬的,伤成这样还能活下来。”

        “这是哪?”沈言的嗓子沙哑的问道。

        “我靠,你小子不是被打傻了吧,这是哪?这里当然是牢房,而且是死囚房。”苍老而中气十足的声音有些不屑的说道。

        “牢房?死囚?”沈言的嗓子似乎变得更沙哑,有些急躁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子,我看你是被那三十杀威棒打傻了。”苍老的声音又说道。

        “三十?我怎么记得我昏迷前就过了五十。”沈言的语气中似乎有些不太确定。

        “罗头,刚才拖进来的那小子是谁呀,还让您亲自送进来。”牢房外不远处传来的话语让沈言和苍老的声音陷入了沉静。

        “小武呀,这小子前几天得罪了马捕快他们,今天犯了命案后来到府衙竟然还想着要见府尹,宋大人是那么好见的吗,况且主簿大人交代了,有机会将这小子往死里整,然后随便挂一个罪名。”罗头心情还不错,笑着交代道。

        “罗头说的就是这小子前几天打断马捕快等人的一条腿,妈的,胆敢如此凶狠,瞧我不将他往死里整。”小武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罗头放心,这小子交给我处理,保证让罗头满意。”

        “小武你做事,我罗头还是放心的。”罗头笑呵呵的迈步离开。

        “小子,不错嘛,敢将这些鹰犬爪子的腿打断。”苍老的声音沉寂了片刻,似乎有些忍不住寂寞或闲得慌而又在沈言的耳旁响起。

        “老人家,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如果有,我又岂会落得如此下场。”沈言强忍着身上的伤痛,慢慢的支撑身体、抬起头来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邋遢、长遮住了面容的老者。

        “老人家,我很老吗?”苍老的声音仿似踩到了地雷,猛的跳了起来,那迅的动作一点也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比一般年轻人还要灵活,神情严肃,眼神犀利的盯着沈言。

        “你不是老人家,难得你是年轻人呀。”沈言被对方犀利的眼神盯的有些毛,可一想到眼前的状况,自己又害怕他做什么。

        “老人家,老人家,是呀,我都在这个呆了十三年了,想当初在江湖上也闯了近二十年,确实是一位老人家了。”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癫,疯疯傻傻的自言自语道。

        “老人家,你没事吧。”沈言还真怕眼前这个人突然疯,连忙轻声问道。

        “小子,你知道老夫是谁吗?”苍老的声音突兀的问道。

        “谅你小子也不知道,想当初老夫叱咤江湖时,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见沈言的眼神中闪现迷茫的神色,苍老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轻轻撩开遮住面容的长,双眸中暴露一道犀利的光芒冷冷的盯着沈言,“说,你是谁派来的,竟然不惜玩苦肉计想要博取老夫的同情。”

        “老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是谁,你为何在这里,我压根就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别弄的神经兮兮的样子。”沈言原本还为眼前这个老者忽疯忽正常而感到同情,可对方的神态明显是装出来的,而且还是一个很故事的人。

        “你真不知道老夫是谁,也不是别人派来想要博取老夫同情的?”老者犀利的眼神冷冷的盯着沈言一会儿,现沈言的眼神中流露一丝清明让老者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你真的不是他们派来的,或者说他们已然放弃了从我这里获取他们想要的东西了?”

        “老头,别嘀嘀咕咕了,我压根就不知道你是谁?”沈言再一次明确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

        “老夫是远近闻名的盗圣。”老者的眼神中流露一丝还念的神色,似乎在回忆以前的光辉。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