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十三章 钟山之巅

第十三章 钟山之巅

        钟山位于金陵城东,以“龙蟠”之势,屹立于大江畔,饮霞吞雾,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山顶常有紫云萦绕,巍峨的山巅犹如金陵的守护神,时刻注视着金陵城的大街小巷。

        “老头,你将我掠来到底想干嘛?”沈言此刻没有丝毫力气的趴在盗圣的脚边,仿似盗圣身边一只听话的狗。自盗圣没经过沈言许可而强行掠走时,沈言就知道这辈子都洗脱不了逃犯的罪名,可形势比人强,沈言没有丝毫之辙,只能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是哪儿。

        “小子,你不是想见识啥叫飞檐走壁吗,现在不是见识到了嘛。”盗圣的眼睛有些飘忽不定的盯着山巅的一块巨石,“你不觉得这里紫气萦绕,仿似仙境嘛。”

        “还仙境呢,大半夜的都快冻死了。”沈言感觉到身体有些僵硬,冷的只打颤子。

        “年纪轻轻身子就这么虚弱,一点都不像男子汉。”盗圣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笑意,打趣的说道。

        “时不迁,我在这里等了十几年,你最终还是来了。”沈言正想反驳之际,耳旁票来一个似近忽远的沙哑声音,忍不住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时间过的真快呀,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盗圣的嘴中轻轻的呢喃了一句,眼神中浮现愧疚、憎恨、爱怜和柔情的复杂神色望向山巅的巨石,“鬼婆,这十几年一直在这里等着我?”

        “时不迁,难道你不知我的性格吗?还是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有在意过我?”沙哑的声音在巨石后面幽幽的响起。

        “十几年都过去了,你还记住这些陈芝麻乱谷子的事不放吗?”盗圣的嘴角泛起一阵淡淡的苦涩。

        “时不迁,你二十年前偷了我的心,骗了我的感情,你竟然将我们之间的感情视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怪不得这十几年你宁愿躲在不见天日的牢房里,也不愿意与我共度良宵。”鬼婆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怒气,身体从巨石后面飘到了离时不迁一丈多远的地方停下,眼神中有些幽怨,但更多的是愤恨。

        “老头,你的品位严重有问题。”鬼婆的身影飘过来时吓了沈言一大跳,脑海中第一反应还以为见到鬼,可随即释然,眼睛忍不住去打量鬼婆,只见一个满头银随着夜晚的秋风飘逸着,额头上没有什么皱纹,眉毛稀疏的散开着,两眼有神像罩一了一层白霜,手拄拐杖,满脸怒气的盯着盗圣,似乎想要生吞了对方。

        “小子,嘴巴怎么这么臭。”鬼婆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拐杖朝沈言轻轻一指,只见一根雪白的银针朝沈言的胸口快飞来。

        “鬼婆,我们都已经老了,火气怎么还这么大。”盗圣的身影飘到沈言身前,用破旧的衣袖轻轻一挥,轻松的接住了鬼婆的银针。

        “时不迁,你是否要一直和我这么对着干?”鬼婆的神情变得更激动,眼睛的狠戾之气仿似到了爆的边缘。

        “鬼婆,你有什么冲我来,他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盗圣轻轻的摇了摇头。

        “外人?你这么护着他,难不成他是你跟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生的野种?”望着盗圣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鬼婆的双手轻轻的颤抖着,“既然这样,那就让他随你一起下地狱吧。”

        鬼婆话音未落,身体迅的冲向沈言,手里的拐杖狠狠的刺向沈言的太阳穴,同时右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攻向盗圣的下盘,迫使对方自救。

        “喂,你这个死婆娘讲不讲理呀……”沈言下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莫名的横飞了起来,脑海中闪现一丝惧意,随即现盗圣横拉着自己的身体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鬼婆的致命一击。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盗圣左手横拉着沈言的右肩膀,准备甩到不远处,同时右腿迎上鬼婆的右腿,轻轻的荡开。

        鬼婆见盗圣轻易的化解自己的攻势,心中的火气更盛,右手挥舞着拐杖攻击盗圣的腰部,左手以一记擒拿手去抓沈言的胳膊。

        盗圣仗着自己的修为比鬼婆高,右手以一记龙抓手稳稳的抓向鬼婆的拐杖,拐杖被抓的那一刹那,盗圣忽然意识到自己中了鬼婆的圈套。

        可惜为时已晚,拐杖里突然飞射及十数枚银针,银针离自己的距离不足一寸,即便盗圣的修为再高,也无法避开所有的银针,随后感到腰部中了不下十枚,同时,鬼婆的左手抓住了沈言的左胳膊,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掐在沈言的胳膊上,疼的沈言龇牙咧嘴的惨叫一声。

        “躲了十几年,还是没躲开这个命。”盗圣轻轻的放开了鬼婆的拐杖,右手在腰间摸了摸,嘴角挂着无奈的笑容。

        “鬼婆,不……”盗圣突然现沈言的身体猛烈的打着摆子,扫眼望去,只见鬼婆正用左手向沈言的胳膊强行灌输内劲,企图将沈言的身体爆开。

        盗圣想要将沈言的胳膊从鬼婆的手中甩开,可鬼婆紧紧的抓住,哪怕是断开沈言的胳膊,鬼婆输进沈言身体里的内劲也会像是无头苍蝇横冲直撞,那感觉仿似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自己的血肉,沈言也只会想到用折磨身体的方法消除身体里的内劲,最后落个血肉横飞的下场。

        盗圣虽没按什么好心挟持沈言越狱,但内心中也想着在碰到鬼婆后让沈言送自己最后一程,原来盗圣决定离开监狱的那一刻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想死在鬼婆的手里。

        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因为一个赌约自己前去偷鬼婆的心,期间生的一幕幕,有甜蜜的二人世界,有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断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有的是为了自己与别的女人有染而让鬼婆醋意大、甚至动手杀了对方。

        也正是如此,或许是腻了鬼婆,自己借此和鬼婆大吵大闹了一番摔门而走,再也没回去过,后来鬼婆出来找自己,现自己正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鬼婆原本内心中的丝丝愧疚立马被爆的醋意替代,对自己拳脚相向,最后趁自己不注意间,又杀了那女子。

        直到那一刻,盗圣觉得鬼婆是如此的蛮不讲理,心中对鬼婆充满了恨意,可自己却狠不下心来对鬼婆动手,只好再次远避他乡,谁知不管自己躲到哪里,要不了多久鬼婆就会接踵而至,心灰意冷下,盗圣就故意犯了一个错误而被投入金陵府的大牢,这一躲就是十三年,直到今天见到沈言。

        脑海中的思绪飞快的闪过,盗圣的手也没有停下来,挽救沈言的唯一方法就是以毒攻毒,用自己的内劲化解鬼婆强行灌输的内劲。

        鬼婆与盗圣这一对冤家仿似一对红了眼的赌徒,一个拼了命的向沈言身体内灌输内劲,一个竭尽全力的向沈言的身体内输入内劲意图消化鬼婆的内劲。

        一开始沈言觉得鬼婆的内劲仿似一条凶猛的野兽自己的身体内横冲直撞,而随着盗圣的内劲灌入身体内,仿似一座火炉狠狠的炙烤这这头凶猛的野兽,一兽一火炉仿佛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了战场,你来我往的拼命折腾着沈言身体的每一根纤细而脆弱的筋脉。

        每次沈言以为自己撑不过去时,身体内的筋脉仿似一根根海绵,每次在到达极限时,筋脉就会变得粗壮一些,每次都会在极限到来后变得再粗壮一些。

        鬼婆和盗圣此时也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即便两人的内劲在沈言的身体内相互折腾,可沈言毕竟是一个没有丝毫武学底子,更谈不上有内劲的普通人,他的筋脉在承受两人内劲的较量后应该会有所损失,可沈言的筋脉非但没有受损,反而在两人的强行灌输下,筋脉如同一颗幼苗在疯狂的吸收养分后茁壮成长。

        一丝好奇,但更多的是不认输,或者是不想在对方面前落败,鬼婆即便现一丝不对的苗头,仍没想过要停手,相反是不断的加大内劲的输出。而盗圣骨子里那份傲气似乎再次被鬼婆点燃,源源不断的向沈言的身体灌输内劲,抵消鬼婆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势。

        “咚咚。”即便两人修为在强,在这种没有节制的灌输下,两人的内劲总会有枯竭之时,鬼婆和盗圣先后摔倒。

        “师傅……”鬼婆摔倒的那一刹那,从巨石后面快的奔来两个俏丽的身影。

        “我不是说了不让你们俩出来吗!”鬼婆的声音沙哑中透着极度的疲倦,身体轻轻的打着摆子。

        “没想到,你收了这么美的两徒弟。”盗圣的脸色苍白的如同白霜,眼睛不再有神,而是多了一些浑浊。

        “你休要对她俩动什么歪脑筋。”鬼婆的身体极度的摇摆着,双眼冒着火光狠狠的盯着盗圣。

        “月儿,这些年来我恨过你,躲着你,但从来没想过要杀你。”盗圣的眼神中突然浮现了一些柔情。

        “你叫我什么?”突然听到甜蜜的名字,鬼婆的双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瞪得大大的,仿似正在做着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美梦。

        “月儿,你听我说完……”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