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十四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

第十四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

        “月儿,经过十几年的沉思,现我最终爱的还是你。可惜现的迟了些。”盗圣的嘴角突然泌出一丝血丝来。

        “不晚,一点都不晚。”起初鬼婆以为盗圣在编制谎言欺骗自己,可看到盗圣眼中的柔情,仿似回到二十多年前两人刚坠入爱河的甜蜜时光,鬼婆的眼里泪光闪闪。

        “我躲着你,不是不爱你,而是我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大人物,如果我们在一起,他会拿你来要挟我,我不想让你涉险,哪怕是一丝丝危险。”盗圣的眼光里满是温柔,嘴角的血也逐渐变多。

        “迁哥,为什么你不早点跟我说。”鬼婆仍由眼泪挂满脸上,眼神中不再有狠戾,也不再有嫉妒,只剩下爱。

        “月儿,我不行了。”说到这里,盗圣激剧的咳了几声,满嘴都是血,“我不会后悔今夜来这里,但我后悔的是为何要到今天才来。”

        “迁哥,你别说了,我用内劲帮你疗伤。”鬼婆缓慢的向盗圣爬了过来。

        “傻月儿,你我的内劲都灌倒这小子的身体里了。”盗圣伸出手想要去拉鬼婆,可是还差一点。

        “无瑕、无垢,扶为师过去。”鬼婆的身体仿似绝了堤的大坝,衰弱的很快。

        “小子,别装死了。”在无瑕无垢的帮助下,盗圣轻轻的搂着鬼婆不再丰腴的身躯,眼中满是柔情,右手拿着鬼婆的拐杖轻轻的捣了捣沈言。

        “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俩不是死对头吗,怎么还搂上了。”沈言的身体仿似充满了无处宣泄的力量,又仿佛有一头猛兽和一只火炉仍在对峙,让自己感到舒服又非常的难受。

        “小子,你现在是否感到身体里有两股力量在不断的盘旋、交锋?”盗圣的眼神中闪现智慧的光芒。

        “切,你什么都知道。”沈言不雅的竖起中指,指了指盗圣。

        “小子,眼前你身体的两股力量不但会让你变得更强壮,不过你不懂如何掌控这两股力量,迟早一天他们会在你的身体里爆,那个时候,你的身体仿似烟花般绚烂,只是没光只有血雨。”盗圣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神中露出一丝光芒,“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教你掌控之法,如何?”

        “真的假的?”沈言以为盗圣没事在吓唬自己,可是盗圣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清明让自己不得不怀疑,从认识盗圣的那一刻虽然一直没什么好事,可起码有一点,盗圣没想过害自己,沈言不由得点了点头。

        “小子,我和月儿都不行了。”见沈言张嘴似乎想要问什么,盗圣连忙摇手示意沈言别说话,“我和月儿生前不在一起,希望你能在我俩走后将我们合葬在一起,就葬在这仿似仙境的钟山之巅。”

        “老头,不是吧?”沈言似乎不太相信认识没几个时辰的盗圣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师傅,我们俩不想你死。”无瑕无垢的脸上挂满了泪花。

        “傻丫头,为师能在死之前与迁哥相逢,死后更能与迁哥同穴,为师很欣慰。”鬼婆从来没有用这么安详的眼神望过无瑕无垢,“为师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们姐妹俩。”

        “师傅……”

        “迁哥,你说让着两丫头跟着这小子如何?”鬼婆的眼神中流露一丝期待。

        “听你的。”盗圣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月儿,你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想要化解这小子身体内的两股力量,除了必要的运行方法,还要借助于阴阳调和。

        “小子,以后你要好好待她俩,不准欺负她俩,否则即便我死了,也会回来找你。”鬼婆说完,轻轻的依偎在盗圣的怀里,眼中流露出幸福之色,随即头轻轻的耷拉了下来。

        “小子,听仔细了,运行方法我不说第二遍。”盗圣随即将如何掌控身体内两股力量的运行方法飞的说给沈言。

        “靠,不带这么玩的,这掌控之法怎么就离不开女人了呢。”听完盗圣的话语,沈言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

        “师傅……”无瑕无垢现鬼婆和盗圣都一动不动的坐着,随即现两人先后离世,顿时哭得稀里哗啦的。

        “先别哭了,赶紧找工具挖洞,将你们的师傅和老头埋了。”见到无瑕无垢这哭声,心中感到无奈,这都是什么对什么呀,嘴里不由得低声呢喃道,“这大半夜的做这是不是不太吉利呀”

        “用你们手里的剑挖吧。”望着两女漫无目的的找工具,沈言忍不住提醒道,“埋一送一,哦不,是埋二送二,这个生意到底亏不亏呀。”

        “老头,有机会我会带着她们俩来看你鬼婆。”三人费劲气力挖好坑,中间两女的剑断了,就用剑鞘,剑鞘折了便用手,终于挖好了两米见方的坑,沈言三人轻轻的将盗圣和鬼婆的身体慢慢的放到坑里,然后用手一抔一抔的将盗圣和鬼婆埋葬,望着新坟矗力在眼前,沈言轻轻的叹了口气,“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望你们俩阴间相爱一生。”

        “我们走吧。”当东方一丝银白的曙光穿透云雾时,沈言的眼神从新坟挪开,回过头扫视了两女一眼,淡然说道。

        “我们想留下陪伴师傅。”无瑕轻轻的拉了拉无垢的衣服,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沈言。

        “随便,虽然你们师傅交代让我好好照顾你们,但你们不愿意跟我离开,我也不强求。”沈言轻轻的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神态,眼神中夹带这些丝丝失落,不是对美女不愿跟随的失落,而是那种对美好事物或景色无法再见到的失落。

        “姐姐,师傅临终前交代我们俩跟着他……”无垢的话了一半,一双大大的眼睛蕴含着无奈、期待的眼神看着无瑕。

        “既然决定了,那就走吧。”沈言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神中浮现一丝无奈、希冀和担忧,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是逃避还是回望江楼、又或者去金陵府自,想到这里,脑海中突然浮现程可儿的俏容,此刻的她应该是在为自己担忧吧。

        “大人,前面怎么多了一座坟?”沈言离开后的半个时辰,东方闪耀着一道红光穿透云层,两个身着黑衣长衫的人悄悄的来到钟山之巅的巨石边,一人的眼神中写满了诧异,低声对另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说道。

        “糟糕,定然是他昨晚来过了,并与那个贼婆娘动手了。”中年男子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眸中写满了担忧,“费了十几年的时间与对方慢慢磨,希望能从他的身上获得那东西,可眼下线索全断了,主子知道后一定不会轻饶了咱们。”

        清晨,阳光冲破了雾霭,透过一丝泛红的霞光,仿佛是氤氲着片片霞光,光彩四溢。

        “小子,我很敬佩你有种越狱,可你这智商有些堪忧呀。”当沈言迈着轻盈的步伐穿街走巷回到望江楼门口前,突然窜出六名捕快,手握刀柄,只要沈言有拘捕或逃逸的倾向就格杀勿论,为之人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戏谑,“你是主动跟我走,还是我用刀驾着你走?”

        “沈大哥,衙门的人放你回来了?”听到门口的吵闹声,阿福探出头见到沈言的身影,有些诧异的问道。

        “沈大哥,你……”听到阿福大嗓门那一惊一乍的声音,程可儿拉着秋盈雪的手快步走到门口,见到沈言,一夜没睡的双眸中丝丝泛红,张嘴想要说话,可场面诡异的气氛似乎让程可儿现一些不对头的苗头。

        “小子,女人缘不错嘛。”为的捕快用一种怪异的眼光扫视了程可儿、秋盈雪的身躯,随后眼光落在无瑕、无垢的身上,阴冷的笑道,“难怪你越狱后哪儿也不去。”

        “越狱?沈大哥,你……”程可儿的脸色有些白,身体轻轻的颤抖。

        “越狱?你说我越狱?”沈言用右手小拇指轻轻的挖了挖耳朵,随即嘴对着小拇指轻轻一吹,眼神中仿佛根本不将眼前的捕快放在心上,“你说我越狱,我就越狱了,请问我是怎么越狱的?是怎么离开守卫森严的金陵府大牢?”

        “小子,你满嘴胡说八道,昨晚我们将你关进死囚牢,子时时分狱卒巡查时现你与另外一个死囚不翼而飞,而此刻你出现在这里,这不是越狱是什么?”

        “对呀,不翼而飞,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沈言接过对方的话语,戏谑的说道。

        “那如何解释你不在牢房?”为捕快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疑惑,死囚牢里门锁未动又无地道,沈言和那老头是如何逃出来的。

        “解释,我需要跟你解释吗?”沈言的眼神严厉的盯着对方,“请问我身犯何罪?而你们金陵府未经审判就将我关入死囚牢?你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却干着草菅人命的龌龊勾当,我虽是小人物,却也时刻牢记位卑未敢忘忧国,与你们这群蛀虫相比,我原来是那么的高尚。”

        “小子,你胆敢戏弄我。”为捕快眼神里满是愤怒,握着刀柄的手猛的用力,刀抽出一半后冷冷的望着沈言。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