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二十章 阳谋

第二十章 阳谋

        “三把火?”沈言知道新上任的官员为了坐稳或者说体现自己的威望,在上任伊始时会放三把火,可问题是刑部的情况有些特殊,心里有些拿捏不准,“这三把火如何放?不知公公有什么指示?”

        “好吧,就当我没问?”望着许三原一副你别问我的神情,沈言不由得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神情。

        “如果我是七皇子,我会怎么做?”脑海中闪现许三原述说的刑部情况,沈言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心中虽有不太好的预感,却没想到刑部的情况竟是如此糟糕,七皇子既然将刑部视为禁脔,必然会采取一些手段让自己无法在刑部站稳脚跟,而关键点是七皇子会采取怎样的手段。

        “亲力亲为?”亲历亲为是很多“新官”常犯的毛病,每件事情都想面面俱到,并且事无巨细的关心询问,结果不但加重了自己的工作量,下属也会觉得自己不被上司信任。久而久之,新官会不堪重负,下属也会因此失去工作的积极性。

        “给下属信任?”信任下属的工作能力,学会适当放手,起到把关、指导作用。

        “或者是静观其变?”不必急着一上任就想要大幅度的调整,这样会引起很大的反弹,尤其人都有念旧的感情,任何对旧主管、旧做法的批评都会引起反弹,所以一开始都要接纳,再慢慢去改变。去芜存菁,从中现真正能为自己所用之人。

        运用技巧,温和渐进才不会引起反感,最忌讳的就是拿起刀子进行所谓的变革,事实上,这样反而会产生非常大的阻力,甚至产生阳奉阴违的情况,与部下先把诚信建立起来,然后再让他干这个干那个。“未信,则以为厉己也”,当信任还没建立起来,自己让下属干这干那,他们肯定不乐意。

        “信任怎么建立?”沈言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信任从小事做起。小信成则大信立,罚不信,则禁令不行。讲小信用,大信用也就会逐渐确立起来,赏罚不讲信用的话,那么法令禁规就无法推行。

        新官上任最重要的是烧出温暖人心之火,烧出取信于民之火,烧出公道正派之火。

        一时间沈言的脑海中闪现各种可能的应对之策,但在情况不明的前提下,这些都只是理论,但总算是聊胜于无,或许自己根本就不该想这么多,还是见招拆招,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想到这里,沈言的眉头轻轻的舒展开,眼神中也浮现出自信的笑容。

        “看来沈主事已然是胸有成竹了。”望着沈言神情的变化,许三原的眼神中闪现一丝疑惑和惊讶,刑部的局完全是一个死局,即便是经验丰富的官员面对这个死局都会束手无策,否则皇上也不会特意让自己来提醒或警示沈言,可对方的神情明显是所有明悟,这似乎不太可能,一个毫无经验的人面对这个死局时更是毫无头绪,沈言的这副神情莫非是不明白刑部的局到底有多深?带着这些疑惑,许三原试探的问道。

        “公公抬爱了,言何谈胸有成竹。”沈言微微一笑,眼神中闪现一丝智慧的光芒,“刑部的水很深,深到言一涉入必死无疑,可在不清楚对方的布局前提下,任何对策都是空谈,唯独见到庐山真面目时,方知胸中念想是否可行。”

        “有信心面对就好,咱家也不虚此行。”许三原的嘴角泛着一股淡然的笑容,盯着沈言自信的眼神凝视了一会儿,笑呵呵的说道,“沈主事上任后虽会遭遇一些磨难,但刑部的人不会明着为难沈大人,或许会是阴奉阳违,或者给你一个几乎完不成的任务。”

        “多谢公公指点,言不胜感激。”沈言轻轻的颔示意,眼神中浮现一丝自信、一丝期待,更多的还是茫然。

        “时间也不早了,咱家也该告辞了,咱家走之前预祝沈主事鹏程万里。”沈言与许三原边吃边聊,时间差不多后,许三原主动提出离开,眼睛中夹杂一丝鼓励深深望了沈言一眼。

        “两位怎么称呼?”许三原离开后,沈言闭上眼睛,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随后眼睛微微张开,来到两位锦衣校身前,面带微笑的问道。

        “卑职常武、卑职章盛见过大人。”常武、章盛连忙站了起来,眼神中夹杂复杂的情感望着沈言,双手拘礼的说道。

        “两位不必多礼。”沈言轻轻的摆了摆手,明亮的双眸中带着丝丝睿智的光芒,仔细打量了常武、章盛两人,两人的年纪都在三十出头,正是身富力强的年纪,两人的眼神中隐藏着一丝不羁和不忿,沈言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狐疑,随即淡然笑了笑,“两位在锦衣校中应当有一定的身份,本该有着不错的前程,然而今天起却被调来保护我这个貌似前程似锦、实质是前途不明的人,心中存在一些异样的情感也在所难免。”

        “不必解释,也不必在意什么,我能体会、理解你们的心情。”见两人的眼神中浮现一丝异动,似乎想要解释什么,沈言连忙摇了摇手,“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明白人,我只想说一句,不管你俩现在有什么样的心情,今后我们三人的命运将会连在一些,那些不想让我好过的人也未必会放过你们。”

        “当然,如果你们是他们派过来监视我的则是例外。”沈言的眼神中蕴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静静的看了两人一眼。

        皇宫,御花园。

        御花园内遍植古柏老槐,罗列奇石玉座、金麟铜像、盆花桩景,御花园地面用各色卵石镶拼成福、禄、寿象征性图案,丰富多彩。葱郁的树丛映衬着红色的墙壁和金黄的琉璃瓦,亭子旁边是一座山,那座山是一座石头砌成的假山,四处是碧绿的树木。

        “许三原,你见了沈言,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夏天启信步走到小亭子里,眼睛望着不远处的假山,眼神中浮现一丝迷离,淡然的问着紧跟着身后一步之远的许三原。

        “回皇上,奴才不知该怎么说。”许三原轻微的弓着身子,面色如常的说道。

        “你呀,朕曾下旨内监不得干政,甚至严厉的惩处过几起影响恶劣的例子以儆效尤。但朕现在问你话,你也不必担心有人找你麻烦,朕还没糊涂到那种程度。”夏天启知道许三原心中的担忧,眼角泛着一股自豪的笑容。

        “奴才不敢。”许三原的身子弓的更低一些,眼神中浮现一丝感激和水雾,一个侍候皇上三十几年的内监能获得皇上如此的信任,这份殊荣非比寻常,“奴才见到沈言后将刑部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顺便多嘴的说了一句新官上任要三把火。”

        “哦,那沈言如何反应?”夏天启未等许三原说完,饶有兴趣的问道。

        “回皇上,沈言听后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句三把火,随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约一盏茶的时间,然后眼神中恢复一丝清明和自信,似乎找到了破解之法,奴才冒昧的询问了一句,谁知沈言说了一句,眼前想到的一切对策都是空想,计划赶不上变化,必须明确了对方的阴谋阳谋,方能有针对性的寻找破绽然后一击必中,否则打虎不死,反被虎伤。”许三原低着头,不带丝毫情感的述说着沈言当时的表现。

        “听到危机不畏缩,也不茫然,更没有盲目找帮助,加以深造必能成器。”夏天启收回望着假山的眼神,带着一丝自信的笑意,看了低着头的许三原一眼。

        “如果他能成功度过这一难关,朕或许要好好考虑给他一个更重要的机会。”夏天启的眼神中浮现一股坚毅,也有一丝冷意从坚毅的眼神中一闪而过。

        听到夏天启低声的呢喃,许三原将头垂的更低,心中明白皇上果然将沈言当成了一颗若有若无的棋子,提拔沈言为刑部主事看似有些儿戏,实质是皇上要打乱七皇子在刑部的势力布局,如果沈言成功打乱七皇子的布局,证明沈言不仅有才,更有大气运,当然,如果失败了,对皇上而言,也没损失什么,这也是皇上为何嘴中只是呢喃成功,没提失败。

        刑部公堂。

        “部堂大人,您叫下官前来有何吩咐?”刑部员外郎崔鸣仕带着一丝拘谨和惶恐走到林笑棠身前,脸上堆积着巴结的笑容,缓缓说道。

        “没啥事,只是唤你前来询问刑部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案件?”林笑棠的脸上挂着一丝和蔼的笑容,眯着的眼睛中浮现一丝严厉之光淡然的扫过崔鸣仕略显肥胖的身躯。

        “回部堂大人,刑部近期内并无要案、大案,只是昨日京郊生了一宗面案有些棘手。”崔鸣仕不太明白高高在上的林笑棠今天怎么突然关心起日常从不过问的事。

        “嗯,今天皇上封了一介草民为刑部主事,王爷不希望这个人安稳的呆在咱们刑部,当然,咱们不能明着让他难堪,也不要耍阴谋诡计,要弄一些阳谋,迫使对方无法站稳脚跟便可,你能否将此事办妥当?”林笑棠一副人畜无害的笑道。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