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二十六章 与皇子打架

第二十六章 与皇子打架

        “微臣见过十八皇子。”洗漱过后的沈言,身上穿着一件青色长衫,脸上带着一丝恬淡而自信的笑容,夏元虚此刻不是被禁足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知十八皇子驾临,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不必多礼。”夏元虚的眼神有些空洞,神情也略显僵硬,仿佛望江楼带给他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本皇子也不知道为何要来。”

        “十八皇子此话何意?”沈言的眼神中明显浮现一丝惊讶,夏元虚主动跑来望江楼却不知道为何要来,这是啥意思,玩我呢?“这个时候刚好饭点,前来用餐?”

        “本皇子本来被禁足,中午时父皇解了本皇子的禁,还说什么今后要多与你走动走动,本皇子想了一下午也想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本皇子想不通父皇的用意所在。”夏元虚的脸上没有一丝皇族的骄傲和高贵,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卑微、失落,眼神中浮现一丝悲哀的神色。

        “我请你吃酒怎么样?”望着夏元虚脸上浮现如此神色,不知道该说什么,恰巧肚子有点饿了,随意的说道。

        “请我吃酒?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酒?”夏元虚仿似一只受伤的刺猬,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不让外界刺探到他的内心。

        “请你吃酒还需要理由吗。”沈言的内心中对夏元虚产生了一丝好奇,眼前这个皇子到底遭受了多大的委屈、受了多大的罪,眼神中才会有如此复杂的神色,对亲情的渴望,对世俗的激愤,对权力的奢望。

        “你我非亲沾故,你为何要无缘无故的请问吃酒?”夏元虚收拾起一些乱七八糟的情怀,眼睛睁的大大的,语带疑惑的说道,“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好,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坏,除非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没有任何理由,我喜欢率性而为。”听完这句话,沈言心中突然滋生一股想要暴打夏元虚一顿的冲动,这都是什么人。

        “一个人没有节制、没有计划,凡是讲率性而为是很难成功的,像你这样的人,做官也不能脚踏实地的做事,本皇子真不知道父皇为何会额外提拔你做官。”夏元虚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嫉妒、一丝嘲讽。

        “你知道吗,如果你不是皇子,我真想揍你一顿。”沈言的眼神中闪现一丝火气。

        “怎么被本皇子说中了就原形毕露了。”夏元虚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傲然,“本皇子府上虽没几个人,但本皇子好歹也跟府上的护院学过几招,就凭你那单薄的身子想揍本皇子,真打起来还真不知道谁揍谁呢。”

        “好呀,那我们就打一架再说。”沈言的火气彻底的被激了,或许是受到盗圣和鬼婆的内劲的刺激,沈言总觉得自己随时要爆,内心中有一股想要撕裂的冲动。

        “打就打,本皇子还怕你这个乡巴佬不成。”夏元虚的眼神中先闪现一股犹豫,随即被沈言带着怒火的眼神刺激到,或者夏元虚一直被压抑的很痛苦,也想找个机会好好宣泄一下。

        “砰。”夏元虚话音刚落,沈言一拳砸在夏元虚的眼眶上,疼的夏元虚一声惨叫。

        “你这个卑鄙小子竟然使诈。”夏元虚轻轻揉了一下被砸的眼眶,眼神中冒着愤恨的怒火,大声吼道。

        “靠,打架还讲什么君子风度吗,打架讲的就是趁人病要人命。”沈言嘴上轻松的说着,手脚一点也不含糊,右手握拳攻击夏元虚脸部,右脚直踹夏元虚的膝关节。

        夏元虚满含怒火的挥舞着双手迎接沈言的右拳,两腿同时微微弯曲向内并拢,企图夹住沈言的右脚。

        “砰。”沈言一记左勾拳击中夏元虚的下巴,差点将夏元虚的下巴打脱臼,嘴里还不饶人的嘲讽道,“小子,你想着要挡住我的右拳,却忘了我还有左手,难不成你不知道人是有两只手的吗。”

        夏元虚轻轻的退后几步,使劲的揉了揉被揍的位置,眼神中闪现一丝泪花,更多的是怒火和不服,自己好歹学过几招,怎么会一上来就被眼前这个泥腿子狂揍。

        “小子,不要用那种不服气的眼神看我,我是专治各种不服。”沈言边说边动手,一记凌空飞腿踢向夏元虚的胸前。

        夏元虚这下子学聪明了,见沈言的攻势猛烈,不敢贸然硬接,一个侧身让开沈言的飞腿,等沈言身子凌空没有着力时,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向沈言的腰部。

        砰的一声,沈言的身体原本向前凌空,结果被夏元虚的一拳砸的向旁横移了一尺。

        “你不是很狂吗?”尝胜利的夏元虚嘴角泛着一股得意,左腿向前一步迈进,右腿跟着一记直踢,狠狠的踢向沈言的腰部。

        沈言腰部被夏元虚一记右拳砸的一阵火热疼痛,见夏元虚得势不饶人的攻势,连忙迎着夏元虚的右腿一个翻滚,双手顺势抱住夏元虚的右腿,借助对方右腿的力量,身体半蹬,右手握拳趁势砸在夏元虚的右腿上。

        夏元虚被一拳砸的后退了几步,沈言蹬着的身体如同一头出涧的猛虎,狠狠的追着夏元虚稍微后退的身体,拳头彷如狂风暴雨接连的砸向夏元虚的大腿。

        夏元虚承受不住沈言接二连三的拳头,身体猛地一个趔趄向后一倒,沈言见状猛地扑向夏元虚,爬在夏元虚的身体上,双腿死死的压住夏元虚的身体,拳头狠狠的砸在夏元虚的胸膛。

        夏元虚被沈言砸的眼冒金花,身体猛的一屈,双腿绻起,膝盖用力猛的踢向沈言的后腰,沈言一个趔趄,身体向前一倒,爬在夏元虚的身上,没等夏元虚下一个动作,一个懒驴打滚避开。

        夏元虚张开嘴巴,狠狠的喘着气。沈言也好不到哪里去,张开嘴巴,狠狠的呼吸着空气。

        两人随后对视一眼,相互指着对方,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挑衅,随即两人对视着大笑了起来。

        “你说请本皇子吃酒,这话还算不算数?”夏元虚望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沈言,咧着嘴角,忍着疼痛,问道。

        “当然算数。”望着鼻青脸肿的夏元虚,沈言轻轻的揉了揉有些胀的胸口,“怎么,你想喝酒了。”

        “想,特想。”夏元虚轻轻的颔,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胸口。

        “那今晚谁先喝趴下谁就是狗熊。”沈言忍着身上的疼痛,嘴巴轻轻上扬,放肆的狂笑起来。

        沈言和夏元虚心中都背负或隐藏着一些无法宣泄的压力,如果一直任由这个负面的情绪隐藏和深埋下去,迟早有一天会爆,必会造成一些无法言明的后果,而今天借着这个机会两人好好的打上一架,不管是对沈言还是夏元虚而言,都宣泄了心中那股戾气,减弱了心中的负面情绪,同时,两人虽然打了一架,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内心中都认可了对方的存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两个男子真奇怪,打架打的不亦乐乎,打完了还相视狂笑,最后竟然拼起酒来。”无瑕一旁远远的观看者沈言和夏元虚漏洞百出的打架,嘴角泛着一丝莫名的笑容,对身边的无垢轻声说道。

        “男人的心思真难猜。”无垢深有同感,歪着头无法理解沈言两人的心理。

        “这是男人之间惺惺相惜的心态。”程可儿之前见沈言和夏元虚打起来,心中满是担心,深怕沈言吃亏了,又怕沈言将夏元虚打伤了惹上官司,后面见到两人相视大笑,放下心中的担心,听到两姐妹的对话,知道两姐妹一直跟鬼婆生活在钟山之巅,很少见到外人,也不清楚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情感,笑着解释道。

        “沈大哥就是生猛,连皇子都敢揍。”阿福的脸上写满了崇拜,心中对夏元虚原先有些不满的心态也随之释然,然后冲着沈言大声喊道,“沈大哥,你就是我的偶像。”

        “这个沈主事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常武眼神一直紧紧的盯着沈言与夏元虚打架的过程,心中想着如果万一动作过猛而伤到对方时,第一时间冲上去分散开两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可观看了打架的过程,常武的担心根本就没有出现,不管是沈言还是夏元虚出手虽都不留情,但并没丧失理智,两人看上去伤痕累累,却都是一些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

        “是呀,也不知道他单薄的身躯里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的胆,身为臣子谁敢出手揍皇子,真不知道今后跟着他会惹出怎样的祸害。”章盛一脸的无奈,眼神中却闪现一丝激动、兴奋和期待,或许章盛的心中一直向往着这样快意恩仇的生活。

        “你说这事,我俩怎么跟许公公汇报?”常武突然压低着声音,只让章盛一人听到。

        “怎么汇报?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呗,反正有些事情不是咱俩能做主的,只要将经过上报清楚就行,至于结果是惩还是奖都是上面决定的,于我俩何干?”章盛望了望相互扶持起来的沈言和夏元虚,也刻意的压低声音说道。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1071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