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十一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三十一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登基以来未敢一日忘忧国,也未尝一日忘记民间疾苦,朕曾想过巡视天下,但考虑到朕年事已高,同时诸子皆已成年,可替父分忧,今命大皇子元昌巡查岭南、粤东,二皇子元杰巡查冀北、蒙北,三皇子元辰巡查蜀川、汉中,四皇子元旭巡查中湖、北湖,五皇子元飞巡查西北、关西,六皇子元虬巡查东疆,七皇子元辉巡查云贵,八皇子元庵巡查西江,九皇子元璧巡查东山,十皇子元畴、十一皇子元翰巡查江南,十二皇子元凯、十三皇子元羽巡查湖州,十四皇子元贞、十五皇子元懋、十六皇子元曈巡查淮安,十七皇子元珅、十九皇子元灿、二十皇子元沙巡查淮北。”

        夏天启听完沈言的言论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随后轻轻的挥挥手让许三原将沈言和夏元虚送出皇宫,脑海中一直盘旋着沈言之计的可行性以及其中的利弊要害,经过一夜的琢磨以及反复推敲,夏天启终于下定了决心不能再任由儿子破坏自己的局,于是一股脑的将已成年的皇子们打到地方上,美其名曰代朕巡查,除了老十八,并在翌日早朝时颁布圣旨,并要求圣旨下达后,一干皇子必须三日内离京,去民间体察疾苦。

        夏天启明白将儿子们打出去不难,难在让他们去哪里,夏天启是绝对不允许皇子们去他们母族的地方,也不允许去跟他们紧密联系的门阀所在地,只有让他们与这些支持的实力分开,他们的力量才会收到威胁,正如沈言那坏小子所言的那样,让他们相互猜忌、相互制约,重新打乱他们的布局,让朕从中获利,或者赢得更多的时间。

        正是有了这些层面的考虑,夏天启草拟圣旨时将这些儿子打到不同的地方,让他们自己瞎折腾去,他们越是折腾,彼此之间的矛盾就更越严重,朕就越有更多的时间从容布局。

        “什么,父皇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突然一下子将我们全都打出去了。”听到圣旨时,被特意叫来早朝的一干皇子面面相觑,眼神中浮现浓烈的疑惑,内心中几乎不敢相信圣旨的真实性,关键是自己去的地方都是别人的势力范围,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去找罪受,明摆着要自己跟对方开撕嘛,父皇为何要做这个一点都不高明的决断,难道父皇不怕我们打破僵局,造成更大的麻烦。

        十八皇子夏元虚脸色蜡黄,所有的兄弟都被父皇点名去了地方,唯独自己没有被点名,心中的那份悲苦真的无法倾述,眼神中不由得泛着一丝复杂的神色,原以为昨日的那番倾述得到了父皇的体谅,也解开了彼此之间的那份心结,可现实却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这股无形的疼远比有声的要强烈几万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淮北郡白莲教匪闹事凶猛,淮北郡总督侦剿不力,剥其官位,押解金陵打入天牢,刑部审之,淮北郡不可一日无总督,特命吏部尚书谷朝汝接管淮北郡,望谷总督上任后尽管解决白莲教匪,还百姓一个清平世界。”

        “微臣遵旨。”谷朝汝听到圣旨内容时,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有些白,眼神中出现了短暂的恍惚,仿佛末日就要降临,这不是明摆着降自己的职吗?这种感觉仿似嘴里吞了一颗大大的黄莲,苦的自己无法言语。

        “怎么回事,父皇为何要将谷朝汝调走,这是给自己警告,还是别有用意?”夏元杰一时之间无法领悟到夏天启圣旨中意思,脑海中闪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因谷朝汝任职地方而导致吏部尚书空缺,朕寻思着谁可以接任?诸卿可有什么好的人选?”夏天启根本没有给殿内皇子、百官任何遐想的时间,接着抛出一个让大殿内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问题。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朕再三思考,秋慕白可为吏部尚书。同时考虑到朕年事已高,为提高朕的办事效率,特组建内阁,从百官中选出五名官员授二品内阁学士衔,秋慕白为其中之一,望秋卿今后尽心尽力为朕办事。”夏天启没有等百官议论并推荐人员,而是挥手直接让身边的许三原宣读早已拟好的圣旨。

        “微臣惶恐,微臣谢主隆恩,微臣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时刻不忘皇上隆恩。”秋慕白被提前告知要参加今日的早朝,当时心中还诧异不已,没成想皇上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一个足以让百官吞噬自己的惊喜,听到圣旨后,连忙小跑到班列的中间,跪下泣声说道。

        “什么?让秋慕白接替谷朝汝任吏部尚书,还授予内阁学士衔,父皇这是明着要夺我权了,为何父皇第一个拿我开刀,莫非我好欺负吗?”夏元杰的脑海中一下子变得空白,脸上变得特别难看。

        “看来父皇是准备向老二动手了。”一干皇子的脑海中闪现莫名的兴奋,随即变得黯然,“不对呀,如果要动老二,又怎么让老二去冀北、蒙北巡查?父皇如果真要动老二,那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该动我们几个了?难道父皇铁了心的要与门阀斗到底不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即位四十余载,屡见六部之间相互扯皮,严重影响了办事效率,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其主要原因是彼此相互不了解对方的办事流程,针对于此,朕觉得有必要让六部的官员相互轮岗,且轮岗之人绝对不能是下面的吏员、书吏,而是朝堂授职的官员,每一部都要抽人去其他五部,至于抽调何人,各部部堂于明日早朝时递折子给朕。”夏天启似乎根本不理睬儿子们的心情,挥手让许三原继续宣读早已起草好的圣旨。

        “什么?父皇这是怎么了?”一干皇子被夏天启这一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也根本想不到一国之君竟然荒唐到让六部官员轮值,最重要的是自己苦心经营的势力突然被人强行的撕开,这份痛楚无法言语。

        “皇上这是疯了吗?”百官似乎完全不认识高高坐在上面的夏天启,完全被一招玩蔫了,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还不错,昨天冒着极大的风险说出的点子竟然有了实现的土壤,这下子一干皇子和六部的人还不是忙的晕头转向,忙着巩固自己的权力,又要去蚕食别人的实力,除非是有一个更有实力的人促使他们握手言和,否则只会永无止境的斗下去。”今天同样额外参加早朝的沈言站在大殿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眼睛眯着,打着瞌睡。

        “沈言向父皇进言的内容几乎都被父皇采纳了,我一个皇子竟然还不如他那个泥腿子在父皇心中的地位,我是该嫉妒呢还是嫉妒呢?”夏元虚的眼神中浮现一丝莫名的神色,似乎想要好好认识沈言一番,让其在父皇面前帮自己说些好话。

        “这个沈言真的让人看不透,昨天御花园的一番奏对竟然差不多都变成了现实,服侍皇上三十几年,从未见过皇上信任一个人达到如此程度,关键是这个人还是一个新人,难道皇上想要推翻让沈言做孤臣的念头不成?”许三原一早知道圣旨的内容,可读完后,仍然被震撼到了,一个没有根基的新人获得皇上的信任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可似乎这些因素主动的送给沈言,让他一步步往上爬。

        “刑部主事沈言何在?”夏天启眯着眼睛扫视了大殿的皇子和群臣,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很享受自己的言论让皇子和群臣无所适从的感觉,看到大殿诸人的反应,夏天启的嘴角浮现一丝胜利的微笑,脑海中不由得想到这一切的成功是来自沈言的言论,眼睛不由得扫寻了一遍,没见到沈言的身影,不由得提高声音问道。

        “刑部主事沈言何在?”夏天启等了片刻,不见沈言站出来,眼神中闪现一丝狐疑,再次拔高声音问道。

        “喂,皇上是叫你吧。”沈言旁一位身穿红色官衣的青年官员轻轻的拽了拽沈言的便服,轻声说道。

        “啊?”沈言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困意,脸上露出一丝歉然的笑容,对身旁这位红色官员轻轻颔。

        “微臣刑部主事沈言叩见皇上,吾皇万岁。”沈言缓缓走大殿的最后一个位置走了出来,一身便服仿若鹤立鸡群般突兀、显眼。

        “诸卿,殿内所跪之人乃是朕于草莽中提拔的刑部主事,你们大多数人只闻其名,还没见过本人,今天借着早朝的机会,大家彼此多认识一下。”夏天启说到这里,嘴角浮现一丝狡黠的笑容,眼神中闪现一丝莫名的神色,“诸卿,你们可知道朕今天朕颁布的这些圣旨出自谁的建议吗?不错,他便是刑部主事沈言,昨日朕与沈主事于御花园一番畅谈后方有今日的这些圣旨。”

        “靠,不是吧,皇上你咋就出卖了我,这不是将我放在百官心中的怒火上炙烤吗!”听完夏天启的推荐,沈言彻底的蒙圈了,自己这下没得选择,只能跟在皇上屁股后屁颠屁颠的了。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850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