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零零七章 甄玄桑

第一零零七章 甄玄桑

        “对了,大人,你离开金陵后,倒是有一件事一直悬而未决,确切的说,这件事情只能有大人来拍板。”马仕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正是,随即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望了沈言一眼,带着一丝仰望的神色,缓缓说道。

        “哦,锦衣校在你的代理管理下一直都很正常的运作,有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决断,非要我来拍板?”听到马仕的话语,沈言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诧异,自己离开金陵之前,虽然没有直言锦衣校的事情都委托给马仕代为管理,即便马仕有些事情无法决断也可以找叶无双处理,然而现在马仕跟自己说还有一件事悬而未决,着实让沈言感到一些惊讶。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大人在取得了淮北郡白莲教一场重大的胜利后,这个消息传到了勤政殿,皇上召集群臣商议此事时,一名浑身是血的锦衣校人员手持一枚奇怪的令牌大声嘶喊陵南急报。”马仕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回忆的神色,随即将甄玄桑手持一枚奇怪的令牌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勤政殿的事情做了一个简单的阐述。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听完了马仕的阐述,沈言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件事情中明显透露出一些玄机在里面,相信当初殿内的朝臣也都清楚,否则也就不会爆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如果不是在勤政殿,估计这名锦衣校早就被人拿下,甚至被当成了奸细而秘密处死了,这名锦衣校能活下来,不是他带来的消息有多么的重要,也不是因为他是锦衣校的缘故,而是他手中的那枚奇怪的令牌。

        “事情生后,如果不是许公公亲自领着甄玄桑来到这里,估计会有许多方面的人会中途拦截,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暗下势力的人和一些其他势力的人想要将手伸到锦衣校的衙门来,也正是如此,叶佐领才会感到十分的恼火,才会选择用嘴狠辣的手段来威慑那些势力,还真别说,叶佐领的这个做法后,不管是其他的实力还是那些暗下势力都乖巧了下来。”马仕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一枚奇怪的令牌差点在金陵掀起了腥风血雨,如果不是许公公的威压,如果没有叶无双的狠辣出手,估计锦衣校衙门早就变成了菜市场那般,不管是哪只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肆意的妄为。

        “甄玄桑此人现在还在我们锦衣校衙门?”听到马仕的话语,沈言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过,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沉重的神色,马仕或许意识到了这其中暗藏的玄机,只是还没有跟自己直言,或许马仕还没有意识到,甄玄桑不算什么,关键是那枚奇怪的令牌,尽管沈言还没有见过那枚令牌,但直接告诉沈言,这枚令牌不简单,否则,甄玄桑也不可能做到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勤政殿。

        “自从许公公将甄玄桑送来后,属下亲自接待了他,并在衙门里安排了一个偏僻的院子让他暂时休息,并且跟他说了,只要大人回来就会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故而,甄玄桑也一直安心的住在衙门里,哪里也没有去。”马仕的神色如常的说道。

        “属下这段时间也曾经跟甄玄桑有过接触,想要打探对方的底细,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似乎甄玄桑不愿意向属下透露任何有效的信息,又似乎他对属下有着较强的防备心里。”

        “嗯,这段时间,除了那些势力和暗下势力外,还有其他的人前来接触过甄玄桑吗?”沈言稍微沉吟了片刻,眼眸中带着一丝沉思,缓缓说道。

        “确实有一些势力或明或暗的前来打探,不过自从叶佐领出手后,这些人都转明为暗了,属下稍后将这些势力统计给大人。”听到沈言的询问,马仕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沉思,随即缓缓说道。

        “许公公期间也曾来过两次,每一次都是独自跟甄玄桑聊,至于许公公和甄玄桑了什么内容,属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许公公离开的神色,属下大致判断,许公公的收效应该也不是很大,否则,许公公也不会三番两次的来找甄玄桑聊了。”马仕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

        “许公公最后一次来后,面色阴沉的对属下说,好好招待甄玄桑,等大人回来后再由大人处理。”

        “这还真是一个烫手山芋呀,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引一场巨大的风暴。”听到马仕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带着一丝苦涩,缓缓说道。

        “或许是许公公觉得大人可以处理此事,又或许甄玄桑只想跟大人单独谈。”马仕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狐疑,带着一丝猜测,缓缓说道。

        “那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从其他的渠道打听甄玄桑的来历和背景?”沈言尽管知道这是一个烫手山芋,然而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个活,并且了解甄玄桑的背景,甚至还要保住他的姓名,所以在没有接触甄玄桑之前,沈言还是觉着先打听甄玄桑的来历和背景,唯有如此,沈言才能更好的掌握谈话的话语权和主动权,甚至可以以此为突破口,突破甄玄桑的心理防线,尽管沈言现在还不清楚甄玄桑的心理防线是什么。

        “属下根据其他的渠道打探的消息,甄玄桑是长公主驸马书童的弟弟,而且是除了长公主外唯一一个长公主驸马府还活下来的人员。”马仕听到沈言的提醒,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神色,缓缓说道。

        “大人莫非想要以这个为突破口?”

        “一个没有任何身份和来历的人,又怎么会知道那枚奇怪的令牌有着如此重大的功效,所以,这个甄玄桑一定有着一定的出身,知道那枚奇怪令牌的功效,而现在知道他出身长公主驸马府,也就不足为奇了。”

        c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88078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