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零一一章 唯一选择

第一零一一章 唯一选择

        “皇上曾招募我家大人为驸马,然而被我家大人拒绝了,即便如此,皇上已然对我家大人信任有加,光是这点就可以想象我家大人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了。”马仕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微微扫视了甄玄桑一眼,缓缓说道。

        “你可知道皇上当初是打算招我家大人为哪一位公主的驸马吗?不错,便是皇上最疼爱的雨菡公主。”瞧见甄玄桑眼眸中闪现出的一抹惊讶,马仕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这一个例子举对了,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撕开对方的心理防线,却已然在沈言的基础上撕开了一道口子,现在正是趁热打铁的实话,故而,瞧见对方神色微变的瞬间,马仕接着说道。

        “雨菡公主不仅深得皇上的疼爱,也跟长公主的关系十分融洽,最关键的一点是,雨菡公主经常去望江楼,而你想必也知道望江楼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我家大人的产业。”马仕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眼眸中流露出一抹胜利后的喜色。

        “老马,你说错了一点,望江楼不是我的产业,而是可儿的产业。”听到马仕将望江楼说成自己的产业,沈言的眉头习惯性的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或许这是马仕的心中的想法,也或许是马仕用来撕开甄玄桑心理防线的方法,但不管马仕出于什么样的一种考虑,沈言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一点,以免让外人误会,自己跟可儿好只是想要谋取她的望江楼。

        “大人,不好意思,这是属下的口误。”听到沈言的解释,马仕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尴尬和不安。

        “甄玄桑,通过我刚才这个例子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是再大的麻烦,相信我家大人也能为你遮挡风雨,前提是你要真心实意的说出来,而不是故意弄一些虚假的或者莫名的事情来。”马仕朝着沈言淡淡的一笑后,随即凝神望了甄玄桑一眼,缓缓说道。

        “你现在可想清楚了?”马仕说完后,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而自信的笑容,淡淡的望着甄玄桑,似乎用自己的话语一下子就能让甄玄桑说出藏在内心中的话语来。

        “沈大人和马大人,在下都不知道你们俩在说些什么,两位大人让在下说出藏在心中的话语来,在下确实不知道两位大人想要在下说些什么,在下又从何说起?”听到马仕的话语,甄玄桑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意动,可随即被自己的理智压了下去,或许沈言正如马仕说的那般,在皇上心中拥有无可替代的地位和影响力,然而自己背负着长公主驸马府那么多的人命,又如何轻易的相信沈言。

        说到在皇上心目中有着重要地位的人,除了眼前的沈言外,之前跟甄玄桑多次接触过的许三原也是一个,许三原曾在自己的面前暗示过长公主的有关信息,即便如此,自己依然守口如瓶,都没有向对方透露半毫,就凭借沈言和马仕的几句话让自己轻易的开口,是不是也太过自信或者说是太过草率了。

        并不否认,不管自己的听来的还是自己收集到有关沈言的一些消息,这些消息都证实了沈言在皇上心中的位置确实很高,而且能力很强,也有着一定的实力,从某个层面上说,沈言在皇上心目中的影响力确实过了许三原这个皇上身边贴身的内监兼护卫,但并不能因为沈言的实力强大以及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高,自己心中藏着的那些话语就可以向沈言倾述。

        甄玄桑心中很明白,自己活到现在并不是因为自己是长公主驸马书童的弟弟,而是因为自己守住了这些让许多人都想知道而自己一直没有说出来的话语,否则,这些人早就送自己去地府见哥哥了。

        “你……”瞧见甄玄桑如此的死心眼,不,如此难的撬开对方嘴巴,马仕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无奈,其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恼火,本来想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可话到嘴边还是吞了下去,毕竟眼前的场面沈言是主场,而不是自己,如果自己表现的太过,先不说喧宾夺主,问题的关键是自己是否能揣摩到沈言想要表达的内容,同时能否镇得住场面,否则就会适得其反。

        “好了,他有他的考量无可厚非,毕竟他对我们也不是十分的熟悉,如果想要让他一下子将这些话语说出来确实有些让他为难,毕竟这些话语藏在他心中那么长时间了,说句实话,或许他自己也憋的慌,只是碍于使命,一直不能说出来。”瞧见马仕的神色,沈言的嘴角淡然一笑,仿佛自己跟马仕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可实际上,自己和马仕并没有这样的去做,自己说出这番话语来,不是为了消除甄玄桑心中的戒备,而是事实。

        “甄玄桑,或许你心中觉得我用这样的话语来安慰你,或者诓骗你,可实际上,我压根就不需要这么去做,想一想,我从你的嘴中得到这些答案后,我将背负怎样的责任和使命,难不成我自己傻了,为了自己的这份好奇心而将自己置于险地不成?”瞧见甄玄桑嘴角微微一扬,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似乎又夹杂着一丝嘲讽,沈言淡淡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以我今时今日之地位,我压根无需做出这个选择,而且你心中也很清楚,不管你心中藏着怎样的话语,皇上都不可能再见你,这涉及到皇上的底线和态度,如果你让皇上听到了这些,那只能说明你离死期不远了。”沈言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片刻,似乎在组织话语,又似乎让甄玄桑好好消化自己这些话语的内容。

        看起来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不就是让甄玄桑说出一直藏在心中的那些话语嘛,可实际上甄玄桑这些年来承受和背负的压力和责任有多大,沈言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楚,然而多少也能想到一些,甄玄桑必须要将这些话语说出来,这不仅仅是他的使命,也是他需要彻底宣泄出来的。

        这些年来,甄玄桑一直躲避在陵南的锦衣校,其目的就是想要借助锦衣校的平台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可惜,这样的对象实在太过难找,随着时间的推移,沈言心目明白甄玄桑其实已然没有其他的选择,而自己则是他唯一的选择,错过了自己,他心中的那些话语将会随着他一起埋入地下。

  http://www.abcxs.com/book/3202/18857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