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零七五章 孝道

第一零七五章 孝道

        ?

        “李兄是否想过年迈的父母为了支持和供应李兄科举而经历了怎样的操劳?又经历了多少的冷眼相待?”沈言丝毫没有因为李允皓的脸色浮现出一抹不忿而住口,而是淡淡的望了李允皓一眼,依然是那副不带丝毫情感的神色,继续说道。

        “李兄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为年迈的父母相关,或者是从来没有相关年迈的父母这些年来到底有着怎样的经历,遭受了多少人的冷眼。”

        “沈大人说这话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听到沈言的话语,李允皓似乎想到了什么,可一时之间似乎又放不下颜面,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凝神望了沈言一眼,略显激动的说道。

        “李兄看来已经好几年没有跟年迈的父母有着联系了。”瞧见李允皓的神色,沈言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带着一抹爽朗的笑容,缓缓说道。

        “李兄这些年来过的虽然很清贫,可内心中的那份梦想之火并没有熄灭,反而是越战越勇,这种敢于拼搏的精神确实可嘉,也值得学习。然而李兄想过远在家乡的年迈父母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吗?他们是否过的很幸福?有没有因为李兄的不中第而遭受一些不公平的对待?”

        “沈大人莫非知道我父母这些年过的如何?”听到沈言的询问,李允皓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愧疚,这些年来为了自己心中的科举梦,以及自己屡第不中,故而这些年来自己一直没有跟家乡的父母联系过,自己确实不太清楚父母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想到这里,李允皓的心中不由得萌生出一丝愧疚。

        “李兄,不用我可以的去调查,你自己也可以想到,一个对自己子女的科举充满了希望而全力支持,可几年来屡第不中,身为至亲的父母,虽然不会有任何的怨言,然而身边一定是少不了哪些闲言碎语,如果仅仅是一两句,想来不管是谁都能承受,然而这样的闲言碎语一直在你那年迈的父母耳边述说,估计你那年迈的父母一定无法承受。”沈言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在陈述一件让自己比较郁闷的事情,或者说沈言在陈述时带入了某些情感在内。

        “所以,李兄觉得这些年来你那年迈的父母在家乡遭受了多少的白眼,又经历了怎样的闲言碎语,想来李兄一定能感悟到。”说到这里,沈言停顿了下来不再言语,而是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淡淡的望了李允皓一眼,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眼眸中察觉出什么。

        “沈大人所言甚是,这些年来我确实愧对双亲,然而,一日不中举,我又有何脸面见年迈的双亲。”李允皓的眼眸中闪现触摸愧疚之色,然而话语中似乎还带着一些狡辩,为自己这些年的行为做辩解。

        “李兄对科举已然是太过疯魔了。”听到李允皓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苦笑,虽然理解李允皓的追求,然而沈言对李允皓的这个做法确实有些不太一样的见解,人除了梦想和追求外,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如果连生存都无法解决,或者说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不能解决,又何谈什么梦想和追求。

        李允皓眼下的一切行为都是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寄托在年迈双亲的支持下,并没有考虑过年迈双亲的感受,或者说李允皓想到了这些,可无法衡量其中的权重,只能说服这些不要刻意的去想着这些,内心中进行无奈的逃避。

        李允皓的这个选择无所谓对错,如果非要去评价李允皓,那只能站在道德的角度,只能说李允皓选择了一种漠视的不孝行为,确切的说,李允皓为了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而将孝道放到了一边。

        李允皓想的是,等他通过了科举外放官员时就会将年迈的双亲接到自己的身边进行孝道,然而李允皓一则没有想到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中举,这期间也疏忽了对双亲的关怀和关注,没有体谅他们在家乡遭受到的闲言碎语和一些不公正的对待,没有真心实意的为双亲的感受着想过。二则没有考虑过即便自己中举了,就一定能外放为官吗?即便可以外放为官,可外放官员后将双亲接到自己的身边,双亲就能习惯新的生活环境吗?说白了,李允皓并没有真心的考虑过双亲的感受,这何尝不是一种孝道的背驰。

        “寒门弟子想要出人头地,唯有科举一途,正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十年寒窗,饱读诗书这些年,不就是为了想要搏一个好的前程吗。”李允皓的脸色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带着一丝犹豫,随即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坚毅,朗声说道。

        “任何一个梦想和追求无所谓对错,如果非要评价,那就是我们中途的选择是什么。”瞧见李允皓的神色,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李允皓依然在为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而坚持,然而李允皓的话语中明显透露出了一些不太确定的因素,对自己这些年的坚持有了一些不太自信的情绪。

        这一情绪看似不打紧,甚至李允皓都能很好的克制,然而沈言却明白,这一抹情绪如果得到了适当的扩张,李允皓压根就克制不了,虽然不至于成为致命的存在,但一定会影响到李允皓所有的情绪,甚至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兄坚持科举之梦没有错,甚至说这种坚持难能可贵,值得很多寒门学子学习。”沈言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带着一抹深意,微微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可是李兄这些年来是从来没有为年迈的双亲着想过,没有体会过他们的感受,可以说是有孝心无孝道,更没有孝行,如果李兄还要坚持这个让年迈双亲无法抬头的科举之梦,那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没有找李兄聊过。”沈言说到这里,嘴角微微一笑,带着一抹淡然的神色,缓缓说道。

        “李兄不要介怀,我今天前来并没有任何说教的用意,你我虽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然而李兄乃是大才之人,且你我皆属于那种寒门出身,而我比较幸运走了一条捷径,所以李兄坚持科举没有任何的过错。”瞧见李允皓的嘴巴微微张了张,沈言淡然一笑,将李允皓想要说的话给堵住,补给李允皓任何反驳的机会,让对方觉得自己真的错了,真的没有尽孝道。

  http://www.abcxs.com/book/3202/26743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