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四十四章 使命

第四十四章 使命

        “千总,以卫把总的实力能与裴把总东打到现在俨然是常挥了,从两人单挑的实力上看,卫把总失败是必然的结果,问题的关键是卫把总的部下能不能抓住卫把总缠住裴把总的这个有利机会,他们抢占有利地形而打散防御,从而赢得这场演练的胜利。”朱铭铉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眼神静静的盯着打斗的场面,期待的望着卫重安的队伍,希望他们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千总,这场步战演练的结果必是卫把总失败,正如铭铉说的那样,卫把总的人能否抓住时机击败对方,可眼下的场面是卫把总的人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他们都是散漫的各自向前冲,这固然是冲锋陷阵的必要条件,但他们没有形成一股力量,就好像一个人打架,他的拳头没有收回去而直接挥出去,这样挥出去的力量远不如先将拳头收回再挥出去那么大。”覃槐安望着言论的场面,眉头轻轻的皱了皱,仿佛见到了一件不太完美的礼品,又仿佛觉得这样的演练太过浪费。

        “老覃,你不说我还没现呢,确实,他们的冲锋过于分散,仿似他们不是一个团体,又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信任,都在各自作战,没有将力量形成一股绳,这样又如何能取得胜利。”朱铭铉一旁连连点头,仿似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感到自卑,也仿似为自己没能冲锋陷阵而感到遗憾,也有没上阵而陷入同样的尴尬而感到庆幸,也有没有像覃槐安那样的细微的眼力而感到一丝赧颜。

        沈言静静听着覃槐安和朱铭铉的看法,眼神不带丝毫情感的望着言论的场面,正如两人说的那样,不论是裴向东还是卫重安,两人都默默的选择单挑,部下的士兵都散漫的各自游斗着,并没做到像一对士兵那样协同作战,这也的演练根本不见效果,也体现不出价值,如果一个月后还是这种状态,那还和金陵精锐比个屁呀,直接认输得了。

        沈言心中清楚,五百士兵会出现眼下这个情景,不在于越野长跑有多累,不在于他们的实力有多差,不在于他们没有军纪,而是他们这段时日来彼此之间的不信任,不愿意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身边的战友,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或许他们这段时间的冷漠让他们失去了彼此的信任基础,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但不管是什么缘由,彼此的不信任对军人来说就是一个很致命的缺陷。

        问题既然现了,那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沈言一边眼睛不眨的望着演练的场景,脑海中一边静静的思考着。

        “演练结束了。”眼神中见到卫重安被裴向东打倒在地时,沈言知道这场演练已经进入了尾声,答案也正如覃槐安和朱铭铉说的那样,卫重安为的攻方失败了。

        “原地休息。”望着演练场面进入尾声,沈言带着覃槐安等人走到两队前面,示意大家各归各队站好。

        “兄弟们辛苦了。”等两队站好后,沈言站在中间仿佛是一名检阅雄师的大将军,“今天这场演练充分展现了兄弟们的实力,我为你们骄傲。”

        “你们来说说这次演练怎么样?”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的微笑,望了一身白灰点的郭进弧微笑着说道,“郭进弧,你先来。”

        演练使用真刀真枪肯定会出现误伤的风险,因此演练前,沈言示意卫重安队穿黑色,裴向东队穿灰色,使用木制武器沾上白灰,凡身上要害部分有白灰点的,一律视为阵亡,按照规则,郭进弧一身白灰点,证明他已阵亡了。

        “千总,属下协同卫把总攻击裴把总虽然输了,但裴把总也算不上赢,千总你也看到了,我们两百四十九人不足三十人活下来,而裴把总麾下两百四十八人也不足三十人活下来,这样的结局算是平局。”郭进弧的脸上浮现一丝疲倦,右手拄着木制横刀,骄傲的说道。

        “卫重安,你来说说。”沈言的嘴角泛着一丝笑意,对郭进弧的话未置可否。

        “千总,属下无能,未能在演练中攻下裴把总部署的防御。”卫重安的脸上浮现一丝难堪,神情有些沮丧的说道。

        “重安,这只是演练,不论结果,我只想听听你对这次演练的看法,或者你说说在这次演练中你有什么收获,或者还存在哪些不足的地方。”沈言一脸鼓励的望着神情沮丧的卫重安,淡淡的说道。

        “千总,属下知道自己不是裴把总的对手,可属下觉得只要缠住裴把总,兄弟们定然会冲破裴把总部署的防御阵型。”卫重安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傻乎乎的神态,沉思了片刻,朗声说道。

        “裴向东,你来说说。”听完卫重安的看法,沈言轻轻的笑了笑,转过头望了裴向东一眼,淡淡的说道。

        “千总,属下虽然部署了阵型阻挡了卫把总的攻势,可属下却被卫把总缠住无法分身,只好想着先解决了卫把总,然后腾出手来再挡住对方的攻势。”裴向东眼神中闪现一丝无奈,以自己的身手想要赢卫重安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可没想到卫重安此次竟然常挥,深深的牵制住了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士兵一个个缠住自己麾下的士兵,双方兵力相等,实力也都差不多,演练的结果差不多就是双方都倒下了。

        “嗯,房步瞳,你有没有补充的?”沈言微笑着望着裴向东战队中间一个貌不惊人的青年,眼神中带着一丝鼓励。

        听到沈言的鼓励的询问,房步瞳的眼中明显浮现一丝诧异,自己和沈言并无交集,即便自己被人打到这里,自己仍低调的做人做事,身边的人对自己也不怎么理睬,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沈言不但注意到自己,还能准确无误的喊出自己的名字,这足以让自己诧异中带着一丝欣喜,谁不想获得上司的认可,谁不想获得上司的欣赏而更上一层楼,低调做人也好,高调也罢,只是一种不同的姿态。

        “千总,说实话,这次演练虽有好的地方,但更多的还是暴露了许多不足,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习惯了各自为战,彼此不信任,不习惯或者不愿意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这种方式无论在哪一种规模或形式的战争中只会让自己吃亏。”房步瞳先是向沈言了敬了一个礼,随即眼神中不带丝毫情感的讲述自己的理解和看法。

        “嗯,其他人还有什么补充或见解吗?”听完房步瞳的陈述,沈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眼神中带着一丝期待,扫视了两个战队的队员,朗声问道。

        “没有了。”大家相互的看了一眼,朗声的答道。

        “很好,我前面提到了你们在这次演练中的非凡的表现,这里我就不再啰嗦了。”沈言望着士气高昂的士兵,心情澎湃的说道,“但是,你们之中也有人清醒的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和演练中需要改进提升的地方,下面我想说说我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你们都知道我是没有任何领兵经验的千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对兵事一无所知,相反,除了我没有上过战场外,我懂的并不比你们少,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充分信任。”沈言没有直接说出此番演练的不足,也没有将点名几个人的话进行一番总结,自己没有领兵经验是一个短腿,自己唯有打破这个短腿让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借口,自己说的话他们才会充分的信任,才会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对自己接下来的训练他们才会做到无条件的奉令行事。

        “我们是军人,不是武士,不管面对多或少的敌人,我们必须要拧成一股绳,将所有的力量形成一个大的拳头,一击必中,而不是眼前的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沈言的眼神中闪现一丝严肃,冷冷的望着站成两队的士兵,“当然,你们今天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不是你们刻意要这样,但细细分析下来,还是你们的责任,原因是你们刻意的将这段时日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伪装了自己的心,或者说你们选择了封闭自己,不愿意相信别人,深怕受到伤害。”

        “兄弟们,不开心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眼前要做的是如何以最佳的状态去挑战金陵精锐,给那些伤害我们的人致命一击。”沈言的眼神中饱含深情,“兄弟们,或许你们觉得我们即便挑战了金陵精锐,也无法报复到伤害我们的人。”

        “兄弟们,如果你们信我沈言,我必定会帮你们报仇,让他们为自己的罪行生生忏悔。”沈言知道眼前的人还没有完全放开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因而不愿意相信别人,更不愿意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想要报仇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直截了当的报了仇确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兄弟们有没有想过,让他们或者恐惧之中比直截了当的报仇是不是更有意义。”

        “兄弟们,我不想对你们说什么信誓旦旦的话,那没意思,我只相信我说的必定会成为现实。”沈言望着大家,见有的人脸上露出沉思,微微一笑,“给你们报仇只是我人生中微小的一个目标,带你们走向辉煌才是我的使命。”

  http://www.abcxs.com/book/3202/47341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