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五十九章 不知礼仪的沈言

第五十九章 不知礼仪的沈言

        “什么?有人在望江楼闹事?”沈言带着大家回到兵营时,瞧见阿福一脸焦虑的在辕门前走来走去,带着疑惑和好奇,沈言加快脚步走到阿福面前,从阿福的嘴里得知有人在望江楼找可儿的麻烦,眼神中不由得浮现一丝怒火,脸色阴沉的说道,“说具体点。”

        “沈大哥,前几天有一个身穿锦衣的老头来到望江楼,点了一些招牌菜,也没法是任何特别的事,然后这个老头每天都来,每天都点不同的菜肴,而且出手也十分阔绰,从不吝啬对我们的打赏,毫不意外,这个锦衣老头仍像往常那般出现在望江楼,可今天并没有点任何菜肴,而是直接找到七叔,说我们望江楼抄袭他们酒楼的菜肴,硬要吵着我们赔偿,否则就报官。”阿福快的陈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眼神中的愤怒之色丝毫不减。

        听到阿福的陈述,沈言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很明显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阳谋,锦衣老头连续几天点不同的菜肴是为了摸清望江楼菜系的特色,估计对方必定擅长烹饪,否则光靠吃是说不出来每个菜肴的烹饪方法,可以说对方是一个思维缜密且经验丰富的老狐狸。

        理清事情的经过,那该如何化解呢?沈言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千总,要不要我们帮忙?”听到事情的大概经过,房步瞳的眼神中浮现一丝冷冷的杀意,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沈言下令,自己必定带队将对方杀个片甲不留。

        “不用。”沈言淡然的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手,这个不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对方肯定清楚自己在我望江楼的位置,也清楚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望江楼和自己的底细既然被对方摸的一清二楚,那就不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而是靠智商,也就是说这件事需要跟对方斗智斗勇了。

        沈言明白任何一件事的生必定有他的动机,那这个锦衣老头是谁?他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选择跟望江楼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他的身后有没有幕后黑手?沈言的脑海中浮现一系列的疑惑。

        “常武,你现在就带着阿福回望江楼,想办法打探锦衣老者的来历。”沈言的眉头一直没舒展过,眼神浮现一丝冰冷的杀意,每个人都有逆鳞,而对沈言而言,望江楼便是他的软肋和逆鳞,自己必须要先回去拖住对方,自己的出现也会给可儿和七叔无形的助力和信心,“阿福,你先随同常武回去,然后告诉东家和七叔等人,万事有我,不用担心,只要先拖住对方,我必会想办法处理好此事,我做好一些安排后,随后就回望江楼。”

        “房步瞳,丁三林,你们俩先回兵营,转告裴向东带队继续按照常规训练,就说我有事需要回望江楼一趟,然后你们俩各自挑选两三名头脑灵活,身手矫健的士兵,分批悄悄进金陵,然后去望江楼外,暗中打探那个锦衣老者的住所和背景,我要你们在明天日出之前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也算是我给你们俩的另一个考验,能做到吗?”沈言心中清楚,这件事绝对不能莽撞,必须要做到知己知彼,否则在这件事上,自己就是那只无头的苍蝇,所以自己必须要想到可能的每一个细节。

        “保证完成任务。”房步瞳、丁三林的眼神中浮现一股从没有的坚毅,冷静和杀意。

        沈言安排好一切可能想到的细节后,眼神的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带着无瑕无垢向金陵方向迈步走去。

        “我不管你们有任何理由,总之你们望江楼现在涉嫌抄袭我们酒楼的菜肴,我现在给你们下最后通牒,今后你们望江楼不准再向客户供应与我们酒楼同样的菜肴,同时赔偿我们酒店这段时间的损失。”沈言走到望江楼大门时耳旁传来一个苍老却中气充沛的声音,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嚣张。

        “沈大哥,要不要出手教训他?”无瑕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愤怒,玉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不用,眼下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不可莽撞。”沈言轻轻的摇了摇手,眼神中闪现一丝淡淡的冷意,冷冷的望着望江楼的大门,“我们进去吧。”

        “今天望江楼好热闹呀。”沈言迈着自信而轻盈的步伐缓缓走进望江楼,眼神中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眼神快的扫了一圈,只见程可儿和七叔满脸憋屈的站在柜台边,柜台外一个年约五十出头,一身锦衣的老者面带着冷意的望着程可儿和七叔,老者身后站了两名身材魁梧、提醒强健的中年男子。

        “沈大哥,你怎么回来了?”一丝怒色在程可儿的脸上流露,突然见到沈言迈着自信的步伐走了进来,俏丽的脸上马上写满了惊讶、喜悦和淡淡的羞意,眼睛水灵灵的望着沈言,似呆,似泄,似含情脉脉。

        “出去走了几天,想回来看一下大家,就回来了呗。”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眼神中流露一丝淡淡的甜蜜和安慰。

        “可儿,这位老人家是?”沈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眼神中浮现一丝淡淡的惊讶,扫过了锦衣老者一眼,开口向程可儿问道。

        “呵呵,老朽苏士复,忝为聚香楼掌柜。”锦衣老者的眼神中浮现一丝傲然之色,淡淡的扫视了沈言一眼。

        “哦,原来是苏师傅呀,哦,原来您不是名震天下的宝芝林黄师傅呀。”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狡黠的笑容,眼神中闪现一股莫名之色。

        “老朽姓苏不姓黄,是士林的士,复仇的复,是聚香楼的掌柜,不是宝芝林。”锦衣老者苏士复的眼神中明显闪现一丝恼怒和不悦。

        聚香楼,坐落在金陵的玄水湖畔,近几年才冒出来的一家酒楼,味道虽不怎么滴,却名气不小,有小道消息,聚香楼的幕后老板是某一位皇子,故而很多达官贵人为了想要巴结这位皇子,偶尔也要以承受胃的代价而去光顾聚香楼。

        “哦,您贵为聚香楼的掌柜,今日怎么得闲前来照顾我们望江楼的生意,看来望江楼的名气要甩聚香楼几条街呀。”聚香楼的资料在沈言脑海中快闪过,一副若有所思的自恋神情望着苏士复,“苏掌柜的若是想要屈尊来我们望江楼,那可干不成掌柜了。”

        “谁说要来你们望江楼干活了。”苏士复的眼神如同喷火器闪现中怒火,随即似乎想到什么,轻吸了口气,平复一下有些冒火的心情,冷冷的说道,“老朽来这里是为了追究望江楼抄袭我们聚香楼菜肴的事。”

        “哦,您是说我们望江楼抄袭你们聚香楼的菜肴?”沈言一个极其夸张的表情望着苏士复,仿佛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一个白痴,“我没听错吧,我们望江楼乃是百年老店,而你们聚香楼不过这几年才冒出来的暴户,竟然好意思说我们望江楼抄袭你们,请问你们有什么好的菜肴吸引我们去抄袭呀。”

        “我与你说这些干什么,我是来找望江楼的东家和掌柜的。”苏士复一副不屑的神情望着沈言,话语之中透露的意思是:你小子算哪根葱。

        “你找可儿和七叔确实跟我有很大的关系。”沈言笑嘻嘻的望着苏士复,特别喜欢看苏士复生气的神态,一个生气的人最容易暴露他的弱点,除非对方是一个极其懂得隐藏的人,但一个善于隐藏的人,他就不会轻易的生气,这是一个辩证的关系。

        “关系,啥关系?哦,老朽想起来了,你好像是沈言,金陵城闻名遐迩的善刑名的刑部主事,只是老朽应该叫你沈主事呢,还是称呼你沈千总。”苏士复一早就认出了沈言,只是并不像揭露对方的身份,可对方的三言两语有一种让自己想要狠揍他一顿,而且金陵城都在盛传这小子难缠,今日一见,这人小子果然难缠,只是他怎么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回来。

        “看来您是有备而来呀,将我的底细摸的这么清,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可不知道您老人家的来历,不如您老慈悲让我也知道一下,如何?”沈言一副无赖的神情望着苏士复,眼神中浮现一丝轻蔑,似乎丝毫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语言上也是极尽的戏谑,是一有机会就想刺激对方老而弥坚的身体。

        “程东家,不要怪老夫欺负你一个弱质女流,今日望江楼不给老朽一个说法,老朽只好见官了,本来老朽念在咱们是同一行,加上见官的话多少会影响到酒楼的生意,故而带着一丝善心前来跟你们商谈,只是你们竟然拿着老朽的善心当驴肝肺,实在让老朽太过失望,尤其是沈主事,满嘴胡言乱语,完全是一副不知礼仪的土包子。”苏士复冷冷的望了沈言一眼,随即转过头望着脸上浮现甜蜜笑容的程可儿,冷冰冰的说道。

  http://www.abcxs.com/book/3202/4769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