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十三章 沈言,何许人也

第七十三章 沈言,何许人也

        “不懂,就别瞎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听到有人打击沈言的才情,一名士子站了出来,面露沉思之色,缓缓说道,“詹士晖詹公子也在,大家完全可以听一下他对沈言这两诗的点评。”

        “咳咳。”詹士晖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原本并不打算出头,可被别人点到名字,詹士晖想不出头也不行了,以免弱了自己的名声,随即轻轻的咳嗽了两下,以示自己的存在,“说实话,在下无法点评这两诗的意境。”

        “你们看,连金陵第一士子都说沈言的这两诗不好,你们干嘛还这样卖力的为沈言叫好,他又不是你们什么人,况且你们这样为他叫好,他又听不到。”童少军的眼神中浮现一丝阴霾,本指望文天裕出面压压沈言的风头,可结果却成了沈言的独家秀,心中憋住一股气无处宣泄,因而听到詹士晖不敢妄加点评之语时,想也不想抢着说道,话语中充满了讽刺之意。

        “童公子是否太过心急,在下的话尚未说完。”听到童少军的抢白之语,詹士晖的眼神中闪现一丝不高兴,自己只是想先抑后扬的抬高自己的身份,可童少军的一番话完全变了味,如果自己不纠正,或者不说清楚自己的立场,自己便会成为童少军的同党,成为踩压沈言的急先锋。

        虽说自己对沈言的才情确实心有不服,但是自己心眼还没狭小到要靠踩压沈言而获得更大的名望,沈言走的路与自己完全不同,自己也没必要通过踩压的方式赢得名声。

        “沈言的第一诗,在下不敢妄加点评,因为这诗的意境十分高,正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同时诗文的意境中也充分体现了对宋老夫人的尊敬,表示宋老夫人是有一个多福多寿之人,福泽千秋。”詹士晖虽忌惮童少军的身份,但自己走的是清流,以自己和叔叔在清流的地位,即便自己得罪了童少军,自己也不怕童少军的打击报复,“这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足见沈言的文学功底十分雄厚,并不是某些人嘴里所言的那般一无是处。在下虽不才,却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等意境的诗。”

        “至于第二诗是一藏头诗,将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贯起来便是生日快乐。”詹士晖的眉角浮现一丝淡淡的惊讶和敬佩,当初沈言一联就让自己甘拜下风,今日两祝寿诗更让自己敬佩沈言的才情,“当然,如果仅仅这么理解这诗则显得有些肤浅,这诗不仅是一藏头诗,也体现了宋老夫人的生诞之日,更体现了宋老夫人的经历和心境。”

        “试问在场的每一位,在你们并不清楚宋老夫人的过往经历是否能写出如此贴合实际的藏头诗?”詹士晖的嘴角浮现一丝挑衅的色彩淡淡的望了童少军一眼,随即清明的眼神中闪现一丝敬佩扫视了诸人一眼,“在下虽被人戏称为金陵青年第一士子,可以在下之才确实无法写出如此符合心境的藏头祝寿诗。”

        詹士晖的眼神中虽浮现了一丝敬佩,可更多的还是不甘,不甘自己的名望竟然被沈言如此轻松的压住,可惜的是,自己本想临时献丑写出一比沈言更符合宋老夫人心境的祝寿诗,可将脑海中所有的词汇组合起来也想不出一能越沈言境界的诗文,况且自己再写同等题材的诗文本身就落了下风。

        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这是每一位士子的心声,詹士晖也不例外,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名声不就是为了能在皇上的心目中获得一个更大的平台吗。

        沈言的官职虽低,却身兼文武,最关键的是深得皇上的器重和信任,这已然不算官场上的秘密,沈言的突然崛起,不仅给了许多寒门士子一个追求的目标,也给了詹士晖很大触动和压力,对沈言平步青云的展之路,詹士晖说不嫉妒和心动,那绝对是违心之论,不过能让詹士晖当面说出某方面不如沈言之语,足以证明詹士晖心境的成长。

        “原来如此,听了詹公子的评论,方知沈言不愧是能出烟锁池塘柳如此绝对的人。”听完詹士晖对两诗的评价,在场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副恍然之色,才明白看上去粗鄙不堪的沈言真的有如此之大的才情,原先对沈言出绝对的怀疑和猜忌之心随着这两祝寿诗的问世而逐渐烟消云散。

        “沈言,何许人也,这藏头诗竟然如此贴合老身心思。”听到高庸朗声藏头祝寿诗时,宋老夫人的眼神中流露一丝惊讶,一个从未谋面之人写的诗竟然如此犀利,如此贴合自己的心境,再听了詹士晖的点评,宋老夫人心中的情绪犹如风起大海、波涛惊浪。

        “宋玮,像沈言这种知心的客人你怎么能让他随意走了。”宋老夫人眉头中流露一丝惊喜和狐疑时,瞧见宋玮从不远处快走来,等宋玮走到自己身前时,瞧见对方眼神中浮现的疑惑,没给对方任何思考的机会,朗声说道。

        “娘,您说什么?沈言走了?”宋玮对眼前生的情况确实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些宾客为何不在厅内喝茶聊天,一个个的都站在池塘边吹着微微的秋风,连自己的娘也是如此,可自己一来便听到娘的质问,脑海中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的推断。

        “宋大人,在下东家听闻宋老夫人今日寿诞,特命在下前来送上祝福,祝宋老夫人身体安康。”看见宋玮狐疑的眼神四处打量了一下,高庸的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个沈兄弟到哪里都会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真不知是该艳羡还是替他感到忧虑。

        “另外,在下受沈言沈大人委托,送上两祝寿诗给宋老夫人,望宋老夫人和宋大人笑纳。”高庸说完后,递出沈言用文天裕鼻血写成的两祝寿诗。

        “怎么会是用血写的,这是多么的不吉利。”宋玮接过诗文,打开随意的浏览了一下,见到用鼻血写成的诗文,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脑海中闪现沈言此举的各种可能。

        “宋大人误会了,沈言没有别的意思,恰巧诗成之前沈大人与这里的两位贵宾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口角之争,随后又进行了身体上的一些接触,沈言见此破坏了宋老夫人寿诞的氛围,因而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同时呢,想着既然来了,又没啥礼物,遂就地取材临场挥写了这两祝寿诗给宋老夫人。”高庸笑容满面的帮沈言开脱道。

        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这样随性的就地取材呀,这是多么的不吉利呀。听到高庸的解释,宋玮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无奈,但更多的是不忿。

  http://www.abcxs.com/book/3202/4924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