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十四章 小人物的悲哀

第七十四章 小人物的悲哀

        宋老夫人的寿诞会是什么样的过程,诗词会上有出现怎么样精彩绝伦的诗文,这些都不是沈言要去考虑的,当背负双手的沈言缓缓迈出宋府大门的那一刻,沈言的心情是十分舒畅的,尽管心中有一丝小小的失落,秋盈雪不能与自己一起泛舟秦水。

        该去哪里?这个时候回兵营肯定不合实际,金陵城自己能去的地方,似乎也只有望江楼,可望江楼在哪个方向?自己好像有些迷路了。沈言抬头望了一下星空满布的夜空,淡淡的星光照不清地面的路,这样稍显昏暗的星光还真是无法辨别去望江楼的路,早知道从宋府拿一个马灯也好过眼前这个情况。想到这里,沈言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随即凭着记忆向一个方向迈步走去。

        “老板,来碗馄饨。”路过一个馄饨摊时,沈言突然听到自己的肚子里出咕咕声,随即哑然一笑,自己从中午到现在似乎没有进食,本想着在宋府大快朵颐一番,结果却变成了眼下这个情况,随即眼神四处扫视了一眼,这个小摊的生意还真是火爆,六张桌子坐满了四张,其中有一桌的客人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中原人。

        “好了,您稍等。”听到又有生意上门,正在抱着馄饨的中年妇女清脆的应道。

        “瞧这客观的面容,似乎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呀。”中年妇女下好馄饨后,其男人端着热气腾腾的馄饨走到沈言身前,憨厚的笑道。

        “确实是第一次,我呢来金陵的时间不长,晚上也很少出门,这不今天无意走到这里,现你这里生意很红火,加上闻到了馄饨的香味和肚皮实在是饿了,所以就停下脚步,尝尝馄饨的滋味。”听到憨厚男子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前世下班后经常路过一个馄饨摊,想起那个馄饨的味道,眼神中不由得浮现一丝落寞。

        “那您慢慢品尝。”憨厚男人并没有现沈言眼神中情绪的变化,仍憨厚的说道。

        随着憨厚男人放下馄饨,沈言的眼神轻轻的凝视了桌子上的这一碗香喷喷的馄饨,瞧见碗里的馄饨仿似一条条小鱼,在水面上很悠闲地飘荡着,热呼呼的汤上浮着一层金黄色的油和碧绿的葱花,煞是好看。

        鼻子突然闻到一阵诱人的香味,这香味是浓烈的、细腻的,透着一股股农家气息,使人食欲大增,满口生津,沈言忍不住馄饨的诱惑,用汤匙轻轻地搅一搅,碗里的馄饨一个个都活跃起来,一个个打着旋儿,在碗里转圈,互相碰撞,像一只只戏水的小鸭子,十分可爱。

        舀起一个来仔细端详,重叠在一起的皮儿呈透半明状,薄薄的,软软的,好像薄纱一般,依稀可见那嫩红嫩红的肉馅。

        沈言轻轻的舀起一个馄饨吞入口中,吸一口馄饨中饱满的汤汁,含在嘴里,细细品味,汤汁在舌头上来回滚动着,微辣的汤汁刺激着味蕾,使得舌头有点麻麻的,但那弥漫了整个嘴巴的香味,又促使你忍不住再吸一口,仿佛带着你走进散着稻香与泥土气息的故乡的田野。

        轻轻咬开滑滑的馄饨皮,里面的一小团肉馅是粉红色的,很嫩,在勺子上微微晃动着。沈言轻轻的咀嚼着肉馅,唇齿间充溢着肉的香味,那感觉是很微妙的,让人陶醉其中。

        “嗯,不错,地道,就是这个味道。”当一碗馄饨吃完后,沈言细细的回味着刚才的那份美味,心里充盈着满足感。

        “老板,你这馄饨很地道。”沈言赞不绝口的称赞道,“看你这馄饨皮擀的这么薄,应该是花费了不少时间吧,就你这皮估计也得需要一个多时辰吧,还有陷也是上等的猪腿肉。”

        “客观您真是神呢,我们两口子在这里卖馄饨也有些时日了,却从未遇到一个如您这般精通之人。”听到沈言的称赞,憨厚男子那满是风霜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

        “我家婆娘每天擀面都要擀上一个半时辰,只有如此才能擀出如同蝉翼的皮,同时,这个陷必须选上好的猪腿肉,剁细了再拌上生姜米、蒜蓉和料酒等佐料搅匀,煮馄饨时,先用热水将白胡椒粉、葱和猪油在碗里冲开,这样煮出来的馄饨才香气扑鼻。”憨厚男人笑着说道。

        “老板,你跟我说的这么细,就不怕我回去也弄一个小摊来抢你的生意呀。”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爽朗的笑容,开着玩笑说道。

        “瞧公子就不是普通人,又怎么会操作如此下作的行当。”憨厚男子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丝毫不担心沈言会抢他的饭碗。

        “耿老三,别Tmd嘴上冒泡了,这个月的保护费该上缴了吧。”正当沈言想要说那可不一定时,耳旁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

        “豹爷,这个月的钱前两天不是才上缴了吗,怎么今天又要上缴了,我们两口子做的是小本生意,哪来那么的钱上缴呀。”听到这个声音后,憨厚男子的脸上浮现一丝怒容,随即隐藏的很好,转过头望着迎面走来的四个青色短打青年,一脸恭敬,低声说道。

        “那你前两天吃饭了,怎么今天还吃呀。”为青年一脸骄横的望着憨厚男子,脸上浮现一丝恐吓之意,“让你上缴你就上缴,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豹爷,我们两口子真的是小本经营,一天的收入不够一两碎银,我们还要靠着这些进食材,生活,还望豹爷通融通融。”憨厚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哀求之色。

        “我通融你,谁Tmd通融我呀。”为男子狠狠的挥舞了手中的铁棒,耀武扬威的恐吓道,“这条街都是受我保护,如果你不上缴保护费也可以,那你就Tmd给老子滚出这条街,否则别怪老子心狠砸了你的摊子,让你再也无法摆摊。”

        “豹爷,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们当初说好了,每个月给您5两碎银,您保我们平安,可这个钱我前两天才上缴您了,您不能又来要呀。”憨厚男子的眼神中流露一丝怒容,可生活的艰难和压力迫使自己不得不向恶势力低下头,以保平安,可对方得寸进尺的态度真的让自己很为难。

        沈言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心如明镜似得知道这些恶势力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们不断压榨所谓受保护的群体,讲仁义守信用的恶势力还好一点,不会太过为难如同憨厚男子这等小人物,可像眼前这个豹爷就是一个出尔反尔之辈,这个做法只会加剧小人物的悲哀,情节严重将会酿成一些惨剧,这便是底层小人物的悲哀。

        沈言想要出手帮助憨厚男子,可心中更清楚,如果自己无法根除豹爷的势力,只会害了憨厚男子,加大惨剧结果,另外,即便铲除了豹爷的势力,谁又能保证没有第二个豹爷出现呢,正所谓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可不帮吧,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惨剧的生。

        望着咄咄逼人的豹爷,沈言脑海中陷入了一丝徘徊。

  http://www.abcxs.com/book/3202/4924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