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八十六章 戏耍谷德堂

第八十六章 戏耍谷德堂

        “盈雪,你看这里的景色多漂亮呀。”沈言与秋盈雪并排走到了金陵最负盛名的玄水湖,望着三五成影的俊男才女在一起吟诗作对、谈情说爱,沈言笑着对秋盈雪说道。

        清晨微微的秋风吹来,为玄水湖的湖水穿上了百褶裙,清澈的湖水中有一群群鱼儿自由自在地畅游着,它们有的三五成群,追逐嬉戏,好像顽皮的孩童,有的二鱼结伴,碰碰头再碰碰尾,有的独自一人,好像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湖面一条条小舟就像一片片树叶随风飘荡。

        “是呀,这里的景色真美丽。”顺着沈言手指的方向,秋盈雪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甜蜜的笑容。

        “走吧,我们划船去。”沈言此刻的心情特别舒畅,心中美滋滋的,不由得想到了泛舟玄水湖,没等秋盈雪是否同意,拉着秋盈雪的小手,朝着泛舟的地方奔去。

        小船沿着宽阔的湖面缓缓前行,睡莲临水而栽,叶椭圆形,浮生于水面,全缘,叶基心形,叶表面浓绿,背面暗紫,紫色的花瓣腼腆地开满枝条,随着微风拂过水面,宛如少女揽镜自照,欲语还羞。明媚的阳光透过湖边的树木,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湖面上,一缕淡淡的秋风带起阵阵水面的涟漪,不断的旋转。

        闻着身边秋盈雪身上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沈言感觉心中痒痒的,仿佛百爪挠心。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秋盈雪光洁的额头。

        “沈大哥,你?”见到沈言抚摸自己额头的瞬间,秋盈雪顿时感到满面绯红,眼神中浮现一丝恼怒和羞意,轻轻的扫视了沈言一眼。

        “对不起,盈雪,此刻的你实在是太漂亮了,让我忍不住生出一丝爱慕之心。”沈言的嘴角不断的说着一些甜蜜的话语,去沦陷秋盈雪还有一丝淡淡的防备之心。

        “沈大哥,我不是怪你轻薄,只是我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心里准备。”秋盈雪的眼角浮现一丝淡淡的媚意,清纯的脸上浮现的绯红彷如天际的红霞,那般的美艳。

        “我知道我这样很唐突。”沈言拉着秋盈雪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神中浮现一丝柔情,任由小船随着风儿轻轻的摇摆。

        昨晚的拉手让沈言和秋盈雪确定了彼此的内心和情感,今日的这番拉手,让秋盈雪心中对沈言的依赖又多了一分,内心中也多了一分甜蜜的渴望。

        “走吧,时间不晚了,也该上去吃午饭了。”沈言拉着秋盈雪的小手坐在小船上一上午的时间,任由风儿轻轻的吹动这小船,心不在焉的欣赏着玄水湖的美景。

        “哟,这不是秋大小姐吗?怎么今日和你的情郎出来幽会了。”沈言和秋盈雪刚将小船靠边,耳畔传来一个略显嚣张的声音,“我原本以为秋大小姐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原来内心中也却是如此的狂野。”

        “不知道哪里跑来一只野狗胡乱犬吠,好心情都被登岸时的犬吠所破坏。”听到有人恶意的中伤秋盈雪,沈言的眉角轻轻跳了一跳,眼神中充满温情的看了秋盈雪一眼,以示安慰,随即眼神冰冷的望着恶语中伤秋盈雪的青年男子。

        “小子,你骂谁是狗呢?”青年男子听到沈言隐晦的骂自己是野狗,心中的火气莫名的燃烧,眼神冷冷的望着沈言,恨不得将沈言剁成肉酱。

        “谁吠谁就是咯。”沈言一改冰冷的眼神,眼神中闪现一丝狡黠的笑容,淡淡的望了青年男子一眼,温文尔雅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是吧,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青年男子的眼神中浮现浓浓的怒火,脸色铁青的望着沈言。

        “我又不是你娘,怎么知道你爹是谁?”沈言心中有些好笑,为什么这些官二代都喜欢动不动就问别人,你知道我爹吗,真Tmd没出息,都是坑爹一族。

        “小子,你胆敢瞧不起我,你给我听好了,我爹是吏部尚书谷朝汝。”青年男子的脸上浮现一丝傲然之色,冷冷的望着沈言。

        “等等,吏部尚书不是秋慕白秋大人吗,什么时候变成谷朝汝了,他不是被调往淮北郡任总督去了吗,他什么时候有调回来了?”听到对方是谷朝汝的儿子,说什么谷朝汝还是吏部尚书,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故意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神态。

        “臭小子,一时口误不行呀,我爹调到地方任职,乃是实权。”青年男子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慌乱,本来被秋盈雪的美貌吸引而冲昏了头脑,一时口误竟然被对方抓住,“小子,怎么,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滚蛋,就凭你啥也不是的身份怎么能配得上秋大小姐。”

        “怕,我好怕。”听到青年男子的话语,沈言十分配合的拍拍胸脯,装成一副十分害怕的神态,眼神中浮现一丝慌乱的神情,淡淡的望着对方,“知道了你爹的名字,不知你又叫啥?”

        “小子,看你也挺上道的吗,听好了,本公子乃谷朝汝四子谷德堂。以后见到本公子,就远远的绕开。”青年男子谷德堂的神情中浮现一丝倨傲,仿佛沈言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会滚的远远的。

        “谷德堂,我还以为是骨头汤呢。”沈言的嘴巴轻轻上扬,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狡黠笑容。

        “你敢戏耍我。”瞧见沈言眼中戏耍的神情,谷德堂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恼怒,眼神凶恶的盯着沈言。

        “戏耍?我为何要戏耍你?你又不是木偶,也非街头耍杂技的猴子,我怎么会戏耍你呢。你一定是听错了,或者说你昨晚没休息好,没听清。”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眼神中浮现一丝淡淡的挑衅。

        “小子,你混哪里的,知道本公子的身份竟然还敢嘲笑。”谷德堂的眼神流露一丝疑惑,冷冷的望着沈言,谷德堂突然见到秋盈雪一脸笑容的望着沈言嘲讽自己,心中不由得浮现一丝不好的感觉,对方赢得秋盈雪的芳心,还知道父亲的动向,证明对方有些身份,或者有家人在朝堂为官。

        想到这里,谷德堂的眼神中闪现一丝犹豫,地方再大的实权都不如在朝为官。

  http://www.abcxs.com/book/3202/4988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