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一零章 权宜之计

第一一零章 权宜之计

        “沈大人,误会了,在下岂敢戏耍于你。”瞧见沈言的神色,武震岳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淡淡的惶恐,自己选择沈言作为庇护,也算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满金陵中能让自己信服的人不多,沈言算半个,自己固然可以投靠其他让自己信服的人,但是,自己的投靠固然会让他们感到欢喜,却无法给对方带来更高的价值,最多算是锦上添花,如果自己无法在段时间内获得这些人的器重和信任,自己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泯然众人矣。

        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让自己不做选择的所在,这些人的实力固然强悍,但是,他们身上有一个通病,就是看自己是否有价值,且价值有几何?同时,一旦自己要与何晴沣翻脸时,这些人是否愿意站出来拉自己一把,答案很明显,以自己的实力和山岳帮的价值,无法带给这些人想要的价值。

        而沈言不一样,这是一个毫无根基的新兴贵族,不,确切的说是新进官员,没有丝毫实力,可是他的背后却有皇上在撑腰,只要没有失去皇上的器重和信任,单凭这一点,沈言就有比任何人都要强的优势,而这个优势恰恰是其他人不具备的,因而,只要沈言接纳了自己,且自己获得了沈言的信任,虽不敢断言自己今后就能平步青云,起码比现在混恶要好上许多倍。

        最关键的一点,沈言身边没有像自己这样的人,武震岳深信,沈言想要往上爬,就需要自己这样的人为其打理黑暗势力。

        “沈大人,在下是带着诚意而来,并非是试探,也并非戏耍。”望着沈言一直沉思的神态,武震岳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尴尬和无奈,自己何尝这样的请求过一个比自己小上将近一半的年轻人,可为了自己更好的活着,活着说为了实现自己对死去的娘子的承诺,自己必须要重新找到一个可以拉自己一把的人。

        “武帮主,就当在下深信你这番言语自肺腑,可你有没有想过以在下的实力如何庇护你?”沉思了良久,沈言的眼神中不带丝毫情感,望了望神情略显紧张的武震岳,缓缓说道。

        “沈大人,在下知道以沈大人目前的实力,远不如何晴沣,甚至连赖俊集都不如,但是,沈大人身上有几个优势则是他们无法比拟的。”听到沈言的询问,武震岳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一丝无奈,可随后明白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很好的把握,自己与沈言的交集也将到此为止。

        “哦,在下有什么优势能让武帮主如此刮目相看?”听到武震岳的话音,沈言的眼神浮现一丝诧异,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什么优势可以让何晴沣都无法比拟。

        “沈大人先是一个性情中人,这一点先不论好坏,起码有一点,只要沈大人认可了在下,即便在下有着怎样不好的过去,沈大人都不会计较,同时,如果在下一旦有事,沈大人定会伸出援手拉在下一把。”武震岳望了沈言一眼,眼神中浮现一丝淡然的笑容,稍微沉思片刻,似是组织语言,又似是给自己打气。

        “其次,沈大人深得皇上的器重和信任,这一点别说何晴沣无法做到,即便是他的上司指挥同知郭扁瑄也做不到,只有指挥使许公公由此殊荣。”武震岳说到这里,眼神中闪现一丝艳羡,谁能想到刚来金陵没几天的沈言竟然意外获得了皇上的赏识,这简直就是几辈子祖坟冒青烟而修来的福德。

        “沈大人千万不要小看这份殊荣,满朝文武,有哪一个不是削减了脑袋想要获得皇上的信任和器重,可是,能获得这份殊荣的人屈指可数。”

        “沈大人也不要妄自菲薄眼下的官职小的不入流,可是,满朝文武中又有哪一个同时身兼文武。”武震岳想要了解沈言的身份并非难事,起码在金陵生的点滴几乎没有一件事能逃脱武震岳的情报网。

        “可以说,沈大人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崛起的契机,在下深信沈大人也在寻找这个契机。”武震岳一改之前颓废的神态,眼神中闪现一股精光和自信,同时也有一股炽热的神态在眼神中一闪而逝。

        “看来何晴沣找你做他黑暗中敛财和情报收集的工具没有找错人。”听完武震岳的分析,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些分析看似没什么,只要关注自己的人都能看到,但是,对一个混恶的人来讲就不一样,有些事并没有在世面上流传开,他一个混恶的人能知道,证明他确实有些非常人的手段和渠道。

        “是,在下不想隐瞒,也没必要隐瞒。”听到沈言的夸奖之词,武震岳心中感觉怪怪的,“但是,何晴沣对在下并不信任,他一边让在下为其敛财、打探情报,一边却派了几波锦衣校的人监视在下,甚至还派了几名锦衣校打入山岳帮暗中潜伏刺探在下的**和监督在下的行为,这些人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再详细的布局总会有遗漏的那一面,再缜密的人都会有漏马脚的一刻。”

        “如果换成是在下,想必在下也会派人监督你的一切,毕竟你对何晴沣而言如同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会威胁到、或者说牵扯到何晴沣的前程,毕竟何晴沣在金陵城还做不到一手遮天,万一哪一天你出事了而将他供出来,他岂不是跟着倒霉,再说,正如你所言,以何晴沣的为人,除了死人,他还真不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他自己。”沈言的嘴角轻微上扬,派人监督为自己所用的人,这一招玩的一点都不漂亮,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随时都有可能刺向自己。

        信任是相互的,是一切的基石,同时信任是一种希望,也是有限的和可遇不可得的,所以需要慢慢地,小心地培养,但是,以自己眼下和武震岳的关系,自己是不会跟武震岳说出这番真话的。

        岁月的年轮,在经历了风雨后方能见到彩虹,才能沉淀出深刻的轨迹,心灵的安宁,在得到尊重和理解后才能彰显纯净的气息。

        武震岳可不可信,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沈言在等着武震岳真的向自己敞开心扉,将和山岳帮纠缠不清的势力和盘托出,否则,武震岳即便真的想要寻找做庇护,也只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

  http://www.abcxs.com/book/3202/5101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