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六零章 喝洗脚水

第一六零章 喝洗脚水

        “笑话,你是匪,我是官,你能有啥大事让我来破坏。”沈言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招竟然震退了凌秋娘,眼神中闪现一丝疑惑,心中还以为这是凌秋娘设下的圈套,可瞧对方的语气和神态似乎并非如此,因而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风轻云淡的说道。

        “哼,你别嚣张,不就是力气大吗,你又不是大水牛,再说了,我又不是跟你比力气,你有本事和能耐就别跟我比力气。”凌秋娘的眼神中浮现一抹狡黠的笑容,脸上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态,眼泪汪汪的望着沈言。

        “别,你可千万别跟我装,我不吃你那一套。”刹那间见到凌秋娘脸上露出的一副委屈神态,沈言的心中不由得滋生一股想要怜惜和保护的**,随即眼神中浮现一丝清明,才明白自己差点就中了凌秋娘的媚术。

        沈言这是第一次遇到媚术,差点就中招了,幸好沈言的定力够强悍,加上内心中有所防备,所以才能从凌秋娘的媚术中很快清醒过来,否则,还真的会答应凌秋娘的要求,不用力气跟她对打。不使用力气,还不如直接捆缚双手呢。

        “沈言,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呀,这么一点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凌秋娘内心中十分诧异自己百试百灵的媚术竟然在沈言的身上失效了,师傅不是说过,天下男子没有一个能逃过自己的媚术吗?为何在沈言的身上就出现了意外。

        “要打便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听见凌秋娘话语中夹杂着思绪的魅惑之音,以及凌秋娘一副委屈、娇嗔的神态,沈言的眼神微微一眯,随即眼中浮现一丝精芒,冷冷的盯着凌秋娘,根本不为凌秋娘的媚术所动。

        “沈言,你真不是男人。”瞧见沈言一副不为所惑的神态,凌秋娘无奈的收起自己的媚术,重新抖了抖手中的软剑,剑尖在秋天午后阳光的照射下,生冰冷而刺眼的锋芒。凌秋娘似乎想要以折射的光线照耀沈言的眼睛,让沈言出于暂时的失明状态。

        凌秋娘的想法是好,但是,没有考虑到位置,此时此刻的阳光固然可以映射到手中的软剑上,但是,通过阳光的折射反射到沈言面前,并不是一个最佳的角度,况且,沈言毕竟是现代人,看到凌秋娘的举动,稍微思考一下便明白了凌秋娘此举的用意,所以沈言也巧妙的挪移了一个位置,避开了嘴角角度。同时,舞动中手中佩刀,以一记横扫千军横向切向凌秋娘的腰部。

        瞧见沈言并没有中招,反而率先向自己起攻势,凌秋娘收拾起戏耍的心态,手中软剑彷如一条出水蛟龙,剑尖又彷如漫天梅花洒向沈言胸前要穴。

        两人的招式又一次攻击对方的要害,迫使对方回招救援。考验两人的仍然是度和力度,相对而言,见识过了沈言的力度,凌秋娘在这方面明显就稍逊一筹了。

        噌。沈言的刀锋并没切中凌秋娘的纤细的腰部,而是中途变招,以刀面挡住了凌秋娘的剑尖,沈言中途变招,并不像两败俱伤,所以呢,以刀面挡住软剑的剑尖,凌秋娘必定会的心生必定会出现短暂的分神,而这个短暂的时间便是自己的机会,因为,沈言是想着准备活捉凌秋娘,从而引出白莲教在陵南的潜在的势力。

        沈言根本就不相信只有凌秋娘一个人暗中潜入陵南,两方对阵、使间,绝对不可能只有一枚棋子,必定留有后手。如果自己能成功抓住凌秋娘,潜入陵南的其他白莲教要么商量着如何搭救凌秋娘,如此一来,自己一方便可守株待兔。要么白莲教会派出大量的精兵前来围攻陵南,迫使自己释放白莲教,而这样的结果正和自己的心思。

        自己率领大夏皇家军前来陵南,绝对不是为了打酱油的,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白莲教的士兵干上一仗,一个是让大夏皇家军得到战与火的洗礼,二个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向世人宣告,大夏皇家军的崛起。

        凌秋娘见到手中刀面挡住剑尖的那一瞬间确实如沈言预料的那般出现了短暂的分神,心中诧异沈言为何会中途变招,而最大的可能便是沈言怕死,一个怕死的对手根本算不上一个好的对手,即便对方有着比自己强大的实力,自己只要以命搏命的方式,沈言必定会畏手畏脚,多斗上一些招式,沈言必定会露出漏洞,而那时便是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里,凌秋娘的最好浮现一些微笑,眼神中浮现一丝魅惑,仿佛桃花般灿烂。

        就是此刻。瞧见凌秋娘分神的那一刹那,沈言猛的一个大步流星扑向凌秋娘,手中佩刀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攻向凌秋娘的肋下,同时,左手使出一记擒拿手,抓向凌秋娘的右手腕。

        见到沈言刁钻的招式,凌秋娘的眼神浮现一丝不好的感觉,但多年的习惯和经验,凌秋娘很快就反应过来,并采取了应对策略,知道手中软剑无法挡住力道见长的佩刀,凌秋娘便向左横向挪移,避开了沈言左手的擒拿手,同时也让沈言的佩刀进入了一个攻击的死角。

        在避开沈言攻击的同时,凌秋娘并不是完全的闪躲,而是挥舞中手中软剑,剑尖彷如万点星辰,猛的刺向沈言右臂,迫使沈言后退。

        确实,沈言此刻的招式已然用老,佩刀的攻击也进入了一个死角,理论上,面对凌秋娘如此犀利而老道的攻击,只能以右臂中剑为代价,但是,如此一来,就等同于失去了战斗力。当然了,最佳的方式是后退,从而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再舞动佩刀反攻凌秋娘。

        而这一切的反应都在凌秋娘的算计中,不管是右臂中剑,还是选择后退,都逃不开凌秋娘接下来的一系列招式。正所谓一子错、满盘输。凌秋娘的算计便是如此,沈言一旦后退,精气神必定会受到影响。

        “糟糕。”一旁观看打斗场面的李韵涵见到这个危机时刻,眼神中浮现一丝焦虑,似乎依然看到了沈言败退的局面,右手不由得摸向丝绫,准备出手。

        “不好。”瞧见沈言出于逆势状态,丁三林左手不由得执弓,右手不知觉的伸向背后的箭囊。

        “嗯。”看到凌秋娘凌厉的攻势,高庸脸上的神色不由得一沉,右手不由得紧握静静的插在剑鞘的里剑柄。

        “跟老娘斗,你只有喝老娘洗脚水的份。”瞧见沈言落入下风,凌秋娘的眼神中闪现一抹得意,仿佛曙光就在眼前绽放。

  http://www.abcxs.com/book/3202/53817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