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一六七章 击杀

第一六七章 击杀

        “放箭?”听到沈言突兀的声音,凌秋娘的心中浮现一股不好的念头,带着一丝疑惑,凌秋娘一双魅惑的眼睛不由得的扫视了一圈,可是并没有见到沈言的同伙,难道沈言是在故弄玄虚?可是,沈言已然占据了上风,为何还要故弄玄虚呢?

        “不好,快趴下。”就在凌秋娘收回眼睛的那一瞬间,彷如漫天的箭雨突然从沈言走出的民房中向自己身后的白莲教徒飞射而来。瞧见箭雨,凌秋娘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性感的樱桃小嘴张的大大的,随后意识回归到脑海,大声喊道。

        凌秋娘有此意识,并不代表随同牛、马护法一同前来的人都有这个意识。当箭雨飞射到这些人身前时,有人才意识到除了沈言和高庸的阻拦,竟然还有一队弓箭手埋伏在此,慌乱中纷纷挥舞手中兵器,想要荡开飞射而来的箭雨。

        但是,丁三林这一队士兵箭术的实力本来就不弱,加上丁三林这段时间刻苦的训练,他们的箭术虽然没有达到丁三林的水准,但是差距也不是特别的大,尽管人不多,可是飞射的箭雨却有着相当强的杀伤力。这不,慌乱中就有人先后中招。

        熟悉丁三林的人都知道他的箭雨从来不是一轮,在一轮箭雨过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第二轮箭雨接踵而至,这下让原本有些慌乱的人更加手忙脚乱。忙中肯定会出错,第二轮箭雨又有白莲教徒受伤。

        第二轮箭雨后便是第三轮、第四轮……除了每人的箭囊中留下两根箭矢,在丁三林的带领下,这一队士兵背后箭囊中的箭矢都飞快的射完了。

        经过多轮飞射后,随同牛、马二人而来的白莲教教徒已然只剩下三人没有中招,可是,他们三人的脸上汗水直冒,脸色有些发白,握着兵器的双手微微颤抖,如果再有一两轮的射击,他们已然无法能荡开箭矢了。

        砰。当最后一轮箭雨射完后,丁三林带着麾下的一队士兵整齐有序的从民房里走了出来,每人的弓弦上都搭着一枚箭矢,对准了剩余的白莲教徒,仿佛只要敢动一下手脚,这队士兵手中的箭就会不留情面的射过来。

        “沈言,你混蛋。”瞧见身边白莲教徒的伤亡,凌秋娘原本白里透红的光洁面部浮现一丝苍白,原本魅惑的眼神中微微泛红,带着一丝水雾盯着沈言,恨不得剐了沈言的皮方可甘心。

        “小子,你胆敢杀我弟兄,我与你拼了。”瞧见自己的人被沈言射杀的差不多情景时,马护法的眼神中浮现一股浓浓的恨意,手中单刀挥舞的更加猛烈,完全放弃了防守,一心只想搏命,哪怕是以自己的性命伤了沈言也是甘心情愿。

        当的一声。瞧见马护法以命搏命的攻势,沈言的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打了一会儿了,自己的招式不但顺手了,而且也越来越纯熟,同时,马护法的招式自己也已然掌握了,因而,面对马护法发疯似得攻来的单刀,沈言手中佩刀顺势迎上、挡住对方的单刀。

        挡住对方攻势的同时,沈言以强悍的力度迫使马护法的单刀顺着自己预想的轨迹偏移,然后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斜切马护法的肋下。

        噗嗤。马护法的单刀偏离了自己掌握的方向,而沈言的刀锋又是以自己意想不到的角度攻击自己的肋下,无法防范下,沈言的佩刀成功的切中马护法的肋下,当刀锋划破马护法肋下之肉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

        啊。一股疼痛从肋下传来,马护法的身体不由得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嘴中不由得大喊一声,意图减轻身体的疼痛感。

        沈言成功伤了马护法后,舞了一下佩刀,趁势猛的一刀捅进马护法的腹部,并顺时针转了半圈,当场将马护法击杀。

        沈言佩刀捅进腹部的拿遗产,马护法的眼神中闪现一股不敢和愤怒,其中还带着一丝后悔,随即眼神中的生机越来越少。

        “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加入白莲教。”成功干掉马护法后,瞧见马护法临死前眼神中流露的复杂神色,沈言的嘴中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事实上,这是沈言第一次杀人,尽管杀的是白莲教徒,但是,沈言的内心中仍然有一种复杂而莫名的情节,就仿佛是潘多拉魔盒一般,一旦打开了,就会引起一系列的魔怔。沈言并不想成为一个滥杀之徒,除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关键沈言的本心如此,本性亦如此。

        “沈言,你……”瞧见马护法被沈言杀死的那一瞬间,凌秋娘仿佛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尽管马护法算不上是一个什么好人,但是,自从来到了陵南,马护法对自己恭敬有加,也对自己言听计从,算得上是一个战友,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战友被人杀死,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不要猫哭耗子了,他们是罪有应得。”瞧见凌秋娘的神色,李韵涵的眼神中也浮现一丝莫名的情绪,沈言在自己的印象一向都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当然,自己的第一次除外,不过,自己的第一次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通过身体的映射,自己应该很疯狂。可沈言拿起刀、或者说承担另一个角色时,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果断、霸气中带着一丝杀戮。

        “他是匪,我是官,天生对立。”听到凌秋娘歇斯底里的嘶叫,沈言原本不想搭理,可是瞧见对方眼神中浮现的悲戚,沈言莫名的答了一句。

        “高老大,你比我慢了许多。”沈言从马护法的身体上缓缓抽出佩刀的时候,发现高庸还在猫戏老鼠的逗着牛护法,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这一个微笑驱散了自己内心中的阴霾、驱散了自己中欲要杀戮的念想。

        “你得意啥,我这是让你出风头。”听到沈言的取笑声,高庸拿出差不多九成的实力,一剑快似一剑的攻向牛护法,没过十招,高庸的剑成功的刺中了牛护法的胸前要害,当场虽然没毙命,但是,离毙命也只是几个呼吸的事。

        “除了女的,其他人全都就地击杀。”瞧见高庸干掉牛护法时,沈言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杀意,向站在不远处的丁三林下达了一个看似残酷的军令。

  http://www.abcxs.com/book/3202/5431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