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一八章 西北赵家

第三一八章 西北赵家

        “既然权力、钱财和女色都不是,那会是什么呢?唯独将你的籍贯联想起来,我脑海中便浮现了这个大胆的想法,你是西北赵家的人,进入锦衣校也是赵家的意思,其目的是掌握朝廷更多的机密,同时,赵家也与北胡暗中有着许多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你将我大夏的一些机密透露给北胡就显得不足为奇了。”沈言的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缓缓的站来起来,走到米佩郢的身前,轻声说道。

        “不可能,你是不可能知道的,我藏的这么隐秘,从未向任何一个人说过我的来历,就连何晴沣都不知道我的来历和用意,你怎么可能会知道?”米佩郢听到沈言的猜测,眼眸中浮现一抹浓烈的震惊,丝毫不敢相信沈言竟然猜到了事情的七八成,如果熟悉自己的人能猜到这个结果,这并不足为奇,可沈言与自己从未有过交集,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任职锦衣校统领的可能,所以他事先不可能花费打量的精力去调查自己的背景。

        最关键的一点是,自己担任锦衣校佐领十来年的时间,从来没有暴露过,也没有和西北赵家的任何一个人接触过,即便是这次自己向北胡透露一些大夏的机密,也是以断了一枚暗子为代价的,是单线联系的,可沈言又是怎么能猜到西北赵家的头上。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你说与说对我而言,对皇上而言,意义已然不大了,只是,你说了,你的子嗣会有一条活路,你不说,你就会断子绝孙。”沈言瞧见米佩郢的神色,眼眸中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知道自己猜对了,虽然与实际情况还会有一些出入,但绝对会猜到事情的六七成。

        “我在锦衣校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像沈大人这般睿智的人物,今日栽在你的手里一点都不冤。”米佩郢的眼眸中浮现了一抹深思,随即眼眸中浮现一抹无奈的苦涩,自嘲的笑了一下,缓缓说道。

        “沈大人的猜测是对的,确实,我是受西北赵家之命担任锦衣校佐领一职,没有西北赵家的暗中相助,以我的实力想要担任锦衣校佐领,起码要晚上五六年的时间,这些年来我待在锦衣校的目的就是为西北赵家收集更多的情报,此次向北胡透露我大夏的一些机密也是受赵家的指示。”米佩郢的眼眸中流露一抹哀伤,自己潜伏了这么多年,自己的身份不能对任何人提前,哪怕是自己最心爱的人也不能,心中受到的煎熬可想而知,可以说,自己的心早就累了。

        “西北赵家是十二皇子的母族,你此次向北胡透露我大夏的机密,背后可有十二皇子的影子?”沈言听到米佩郢的话语,明亮的双眸中浮现一抹沉思,淡然的问道。

        “说实话,我在西北赵家的身份并不高,赵家许多机密的事我都不知道,所以,针对你的这个问题,我真的无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米佩郢听到沈言的询问,眼眸中浮现一抹苦涩的笑容,心中虽然清楚沈言问题背后的用意,然而,自己不知道,就不能随性的说。

        “既然如此,我希望你能将你的来历和待在锦衣校的用意都呈现在案卷中,并在案卷上签字画押。”沈言听到米佩郢的话语,知道以米佩郢的身份和地位,确实无法提供更多有效的情报,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望了米佩郢一眼,缓缓说道。

        “好,我既然东窗事发,就知道自己没有活路,或者说,从未进入金陵淡然锦衣校的那一天开始,我已然做好了随时丢掉性命的心理准备。”听到沈言的话语,米佩郢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眸中浮现一抹不甘和无奈,缓缓说道。

        “我希望沈大人能说到做到,保我子嗣一条活路。”

        “放心,我既然这么说,就一定会这么做。”沈言听到米佩郢的话语,嘴角浮现一抹肯定的神色,望了米佩郢一眼,缓缓说道。

        “来人,带米佩郢下去书写案卷。”

        “属下遵命。”沈言的话音刚落,房步瞳带着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神中带着一抹恭敬的神色,朗声应道。

        “你应该庆幸你刚才没有动手,否则,你将会被我家大人当场击杀。”房步瞳押着米佩郢走出房门外,眼眸中浮现一抹冰冷的神色,望了米佩郢一眼,朗声说道。

        “哦。”听到房步瞳的话语,米佩郢的眼神中浮现一抹讶然,似乎不太明白房步瞳为何要跟自己说这番话。

        “你的身手在锦衣校里算不上什么高手,以你的身手也挡不住我家大人五招。”房步瞳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冰冷,脸上浮现一抹自豪的神色。

        “沈大人是高手?”米佩郢饶有兴趣的问道。

        “虽然你我没有交过手,但是你与我相比,要稍逊一筹,而我根本就接不了我家大人五招。再说了,我家大人即便不动手,我们站在门外的人,也会在第一时间将你射成蚂蜂窝。”房步瞳说到这里,有意无意的露出藏在腰间的短弓。

        “看来,我当时的想法真的错了,原以为想要动手威逼沈言。幸好,沈大人当场发现了我的想法,否则,我已然身首两处了。”米佩郢的眼神中浮现了一抹解脱的神色,淡然的笑了一下。

        “我与你说这些,是因为你在最后的关头相通了,你虽然犯了死罪,但这个错并不完全是你的责任,从某种意义上,你仍不失为一条汉子,或许正是如此,我家大人才会说要保你子嗣一条活路。”房步瞳帮着米佩郢解释沈言为何要保他子嗣一条活路的原因。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我透露的隐秘值得保我子嗣一条活路,原来我又错了。”米佩郢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复杂的神色。

        “人要有骨气,即便是死,也不能丢了这份骨气,否则,即便活着,连狗都不如,这样有何意义。”房步瞳的眼眸中浮现一抹莫名的神色。

        “大人,属下无能,竟然没有发现事情的背后竟然藏着这么大的一个隐秘。”望着米佩郢落寞的身影,章盛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尴尬的神色,望了一脸沉思的沈言,缓缓说道。

        “此事并不是你的问题,如果我刚刚想到了某些关键的问题点,我也不可能想不到米佩郢出卖机密的背后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沈言听到章盛歉意的话语,嘴角浮现了一抹爽朗的笑容,抛开脑海中的一些杂念,淡淡的笑了笑,给章盛一个安慰的神色。

  http://www.abcxs.com/book/3202/5967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