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三四章 摊牌

第三三四章 摊牌

        “闹够了没?”许三原听到沈言状告郭扁瑄的三宗罪,尽管没有一条罪能宣判郭扁瑄的死刑,可是,只要郭扁瑄认了这三宗罪,自己再花点时间和精力,哪怕还找不到可以宣判郭扁瑄死刑的证据吗,正当自己想要接话时,没想到郭扁瑄率先跳了出来,许三原的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神色,粉白的脸上流露出一股恼怒的神色,冷冷的望着郭扁瑄,尖锐的呵道。

        “指挥使,你这话是何意?明明是沈言提拔的人有嫌疑,你却在呵斥本指挥同知,莫非你真的以为本指挥同知为了他这样的人而故意污蔑他不成?”郭扁瑄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冰冷的神色,冷冷的望着许三原。

        “郭扁瑄,不管沈言状告你的三宗罪是否属实,在咱家没问你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咱家的思路,要不要咱家教你怎么做人。”许三原听到郭扁瑄话语中夹杂着一些怨恨和不满,眼眸微微一眯,淡然的眼眸中闪现一缕精光,冷冷的凝视着郭扁瑄。

        “属下不敢。”瞧见许三原的眼眸中流露的那一抹精光,郭扁瑄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指挥同知,名义上还是归许三原管,这么多年来,自己差点忘了这茬了。

        “沈言,你状告上峰三宗罪,不管是否属实,按照相关律法,都是要先打你三十杀威棒,你可要想清楚了。”瞧见郭扁瑄暂时臣服于自己,许三原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淡然之色,淡淡了扫视了郭扁瑄一眼,随即一双眼眸中饱含着一股莫名之色,望了沈言一眼,开口缓缓说道。

        “指挥使,属下从刑部出来,心中清楚状告上峰会承担怎样的后果,然而,郭指挥同知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属下感到心寒,即便属下要接受三十杀威棒,也要状告郭指挥同知,为属下,为有功的士兵讨回一个公道。”沈言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坚毅的神色,俊朗的脸上流露一抹肯定,朗声说道。

        “好,既然你知道这个后果后还要状告郭扁瑄三宗罪,那咱家就接下了。”听到沈言铿锵有力的回答,许三原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淡然的欣慰,朝沈言示意了一个眼神,随即朗声说道。

        “郭扁瑄,针对沈言状告你的三宗罪,你可有什么要说的?”许三原的眼眸中没有丝毫的神色望了郭扁瑄一眼,淡然的问道。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言既然状告本指挥同知,那就让他拿出有力的证据来。”郭扁瑄的眼眸中浮现一抹不屑和不甘,冷冷的望着沈言。

        “郭扁瑄,咱家原本还想偏袒你一二,不为其他,就为这么多年来你着实为锦衣校做了一些事,然而面对沈言的状告,面对咱家的盘问,你却仍然用这样一副口吻跟咱家说话,咱家心中实在有些寒。”许三原听完郭扁瑄的话语,眼眸中流露一抹颇为失望的神色,望了郭扁瑄好一会儿,最终有些无奈的说道。

        “沈言状告你的三宗罪,不需要沈言举证,因为这三件事咱家在侍候皇上的时候听到了沈言向皇上汇报,并得到皇上的恩准,而你的做法不仅折了锦衣校的颜面,更是折了皇上的颜面。”

        “你动手打人前是否觉得你堂堂一个锦衣校指挥同知,殴打一个普通的锦衣校绝对不会出问题,然而,你没有想到的是被打的人根本就不是锦衣校,而是大夏皇家军的士兵,莫非你没有从他们的衣着上看出来,还是你觉得你一直都高高在上,根本不会注意这些细节。”

        “身为锦衣校的指挥同知,你应该知道大夏皇家军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确实,在沈言没有打赢金陵步军前,大夏皇家军即便在陵南取得了伟大的战功,皇上也没有过多的将大夏皇家军看的很重,然而,沈言打赢了赖俊集后,大夏皇家军俨然成为了皇上心目中的第一军,是皇上的子弟兵,可你却不分青红皂白的痛打了皇上的子弟兵,这不管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你都说不过去吧。”

        “沈言提拔的两名佐领,都是经过皇上恩准的,两人都为我大夏、为皇上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从你的嘴里却在怀疑他们是江洋大盗,你这不是质疑沈言,而是在质疑皇上,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胆子,心中才会滋生这样的想法。”

        “至于你不顾沈言下达的军管命令,这一点,你固然有错,但毕竟你是锦衣校的指挥同知,面对一名统领下达的命令,你确实有权去干涉,然而,你却不知道沈言的这个军管命令来自皇上的口谕,你干涉沈言下达的军管命令,就等于在干涉皇上的旨意,你有多少脑袋够皇上砍的,才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举措。”

        许三原畅快淋漓的数落着郭扁瑄,感觉一下子将这么多年来郭扁瑄对自己阳奉阴违的心结全都抒了,心中的感觉倍儿爽,毕竟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等同于向郭扁瑄摊牌,不管结果如何,根本就不存在还有何解的可能。

        “指挥使,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和太合适呀,既然你接下了沈言状告本指挥同知的事,按照你之前说的那样,应该先打沈言三十杀威棒,然后再跟本指挥同知谈这些,否则,你是不是有些包庇之嫌呀。”郭扁瑄静静的听着许三原的话语,有几次差点没忍住想要跳出来进行反驳,幸好多年来的涵养让自己冷静下来,听完许三原的话语后,郭扁瑄淡然的望了沈言一眼,朗声说道,

        “包庇?咱家是不是包庇沈言心中自然有数,然而面对咱家的话语,你是否有什么想要说的,如果没有,咱家稍后便会回宫,将你藐视皇上的罪行一一向皇上陈述。”听到郭扁瑄的话语,许三原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微怒的神色,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郭扁瑄竟然还抓住这些小节不放。

        “指挥使,本指挥同知是否真的藐视皇上,你心中有数,皇上心中更有数,本指挥同知相信皇上听到指挥使的汇报后,必定会给本指挥同知一个公平的回答。”郭扁瑄的嘴角浮现一抹自信的神色,这些年来掌管了锦衣校,掌握了那么多大臣的秘密,皇上不可能为了沈言而将自己拿下,况且自己的背后还有十皇子。

        郭扁瑄心中得意的想着,然而,郭扁瑄忽视了两个重要的细节:一个是他攀上了十皇子的高枝,已然犯了皇上的大忌。二是,掌握越多的秘密,对皇上而言就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皇上是不会容忍一个不是亲信之人掌握那么的机密。

  http://www.abcxs.com/book/3202/6009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