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七五章 绝不姑息

第三七五章 绝不姑息

        “你的意思是我说与不说都无关紧要?”夏元虚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恼怒,又带着一份不甘,原本以为自己有了沈言,现在又多了一个金陵前军,自己离心中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谁知,这压根就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事,不,是人家完全在戏弄、施舍自己,自己只不过是人家想要利用的一颗棋子。

        “我给你的建议是实话实说,不管皇上问什么,你一定要说实话,切不可自以为皇上不知道陵南的事,皇上需要的是你的赤子之心,要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皇上身为一国之主,手中又岂会没有一些独特的情报系统,因而,不出意外的话,罗总兵吃败仗的情况,皇上早已一清二楚。”沈言听到夏元虚的话语,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嘴角微微上扬,完全是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神态。

        “沈言,我心中已然有了一些脉络了,知道怎么跟父皇说了,多谢。”夏元虚的眼眸中闪现一抹真诚,看来当初和沈言达成城下之盟是自己人生第一次、也是最重要最明智的选择。

        “说谢就见外了,我和你是同一个利益共同体,你好了,我才能更好。”沈言听到夏元虚的话语,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望了夏元虚一眼,淡然说道。

        “你现在虽然手中并无实权,皇上也没有任何明示或暗示,可我相信,你经历了陵南一行后,皇上对你的感官会大为改变,或许皇上就会重用你,委你实权。”沈言望着夏元虚眼神中浮现一抹诚意,嘴角微微一笑。

        沈言心中明白夏元虚眼下对自己如此信任和依赖的原因,夏元虚眼下没有丝毫实权,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真心实意的帮他,就像罗玉辉稍微露出一丝暗示,夏元虚就以为罗玉辉会支持他。所以夏元虚现在确实需要自己的帮助,加上自己在朝中没有任何背脊和实力,甚至和朝中大臣多数都是处于敌对的位置,这就让自己很尴尬,也需要一个好的名分帮助自己。

        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合作,前提是双方都能向着既定的目标不断前进,或者说,双方的合作基石不能出现问题,否则,便会出现裂缝。

        当然了,如果夏元虚心中没有那个奢想,身边不管有没有人支持都不是特别重要,可问题的关键便在于夏元虚心中有那个奢想,虽然隐藏的很好,可这个奢想极其强烈。

        “从你的话语中好像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只是我不太明白,我是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皇子,我能帮你什么?即便是父皇对我也是若即若离,我更是从来没有在父皇的眼神中见过一丝怜爱,说实话,我有时很羡慕雨菡妹妹,她是得到了父皇满满的爱,可惜她是一个女儿身,否则,大夏的未来便是她的了。”夏元虚的眼眸中浮现了一抹强烈的自卑,自己一个堂堂男儿,贵为皇子,可自己的遭遇还不如乡下的一个邻家男孩那么舒畅。

        “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一下就行,皇上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充满了自信的皇子,而不是一个自暴自弃、唉声叹气的皇子,所以,你要想往前走,就要收起你心中的这些负面情绪,良好的控制好的情绪。”沈言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无奈,夏元虚眼下的状态很自己之前是何其的相似。

        “我接下了一个名满金陵的案件,元凶是十皇子府上的人,所以,一旦我要对元凶实施抓捕的话,十皇子府上的人必定会冲我而来,原则上我丝毫不惧他,但是,我现在还不想与十皇子正面冲突,尽管我已经与十皇子发生了冲突。”

        “你与老十发生了冲突,是指?”夏元虚听到沈言的话语,眼眸中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疑惑。

        “我从陵南回来后,与金陵步军的赖俊集在校场举办了一场实战演练,幸运的是,我获胜了,皇上见大夏皇家军实力还可以,便提拔我的官职。”沈言微微一笑。

        “这个事,我在陵南的时候已然听罗玉辉说过了,只是你升官跟老十又有什么利害关系?”夏元虚提到罗玉辉时,眼眸中还带着一抹淡淡的恼怒。

        “这只是一个因,锦衣校统领何晴沣趁着我与赖俊集对战时私下开盘口,结果输了,可他很不光棍,输了不但不赔付,还扣掉本金,所以我便借着机会与何晴沣发生了冲突,谁知,许公公竟然在皇上面前举荐我担任锦衣校统领,接替何晴沣的位置。”沈言的嘴角微微上扬,浮现一个完美的弧度,淡然一笑。

        “锦衣校指挥同知郭扁瑄是十皇子的人,他见到我替代了何晴沣,心中当然不爽了,所以就借机在我面前施压,没想到的是许公公奉旨整顿锦衣校,郭扁瑄又撞倒了枪口上,被我和许公公联手设计拿下,我这不就和十皇子发生了冲突吗?”

        “老十平日里仗着自己暗中掌管了锦衣校,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郭扁瑄更是不堪。”听到沈言的话语,夏元虚的眼眸中浮现一抹痛快,对手的实力少了一分,就意味着自己多了一分希望。

        “你刚才提到的案子的元凶是老十府上的人,是不是指半年前老十带着管家的儿子和一些人凌辱商户妻女一案?”

        “看来这个案子曾经轰动了全金陵呀。”沈言听到夏元虚的话音,眼眸中浮现一抹沉思。

        “由此可见,这个案子也不好翻案呀。”

        “当初的金陵府和刑部都不愿意接手此案,如果不是皇宫有侍卫,估计那名商户都会爬进皇宫告御状。”夏元虚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唏嘘,为自己的兄弟中出现了这样的人感到痛心,也为周福通遭受这样的痛苦而感到惋惜,但更多的是愤愤不平,如果自己有这个实力,一定就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或者事后一定会严惩凶手,不管元凶是什么身份,绝不姑息,还天下一片净土。

  http://www.abcxs.com/book/3202/61084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