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四五零章 怀疑

第四五零章 怀疑

        “在下的贸然到来不知有没有影响到诸位?”高庸将众人的反应全都收拢眼底,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沈言到哪里,哪里就有风浪。

        “没有,此案已经了结,该处理的已处理,只有钟管家犯下了礼法之罪,暂时我还没有权力去审他,所以,只好暂时将他收押,等什么有空了,将他转给宗人府,或者奏明皇上,听后圣裁。”沈言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缓缓说道。

        “十八皇子,你将案件的审理情况及审理意见,还有钟管家犯下的罪行,全都罗列清楚,然后递交皇上过目。”

        “好,此事交给我了。”夏元虚的眼眸中浮现了一抹兴奋的神色,第一次宣判的感觉真的让人陶醉,尤其是那种可以掌握别人生死的宣判,因而听到沈言的话语后,夏元虚带着兴奋的神情朗声应道。

        “原来这个夏主事竟然是十八皇子,不是说十八皇子极度纨绔,不堪大任吗,可今天的表现与传闻一点都不符合呀,莫非十八皇子之前都是故意藏拙,还是扮猪吃老虎?又或者说皇子们没有一个不简单的。”众人听到沈言喊夏元虚为十八皇子,才明白眼前这个夏主事竟然是最不堪名声的十八皇子,众人的眼眸中都浮现了一抹浓烈的惊讶。

        刑部的这些吏员和书办都在金陵中有着一定的圈子,十八皇子的传闻可谓是每一件是好事,可眼下的情况,十八皇子竟然如此有担待,莫非真的如同十八皇子说的那般,是被沈言教出来的?如果真是,那沈言的育人之能也太强大了吧。

        “怪不得这个夏主事竟然敢宣判钟威斩立决,原来他是皇子身份,尽管十八皇子的名声很差,可好歹还是皇子的身份,钟少游再怎么嚣张跋扈,面对皇子这个身份时,钟少游天生就矮了一截。”并不是所有的人听到夏元虚的身份后都表现出一副惊讶的神态,也有的人听到夏元虚身后,只是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沈大人,按道理本官不应该打断你的审理,可是像这么大的案子,是不是应该由刑部的人再复审一遍?”林笑棠知道自己今天当着刑部大多数吏员和书办的面输给了沈言一筹,之前由于沈言那大话呛住了自己,让自己没有丝毫反驳之力,可自己如果不争回一口气,自己在刑部的形象就会一落三丈,甚至会出现阳奉阴违的局面,自己必须要扳回一城,可沈言做事滴水不漏,自己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幸好,上天还是眷顾自己的,沈言吩咐夏元虚做的事存在一个明显的漏洞,而这便是自己的机会。

        “部堂的话,下官有些没大听明白?”沈言听到林笑棠的话语,眼眸中不由得浮现一抹诧异,带着一丝犀利的眼神望了林笑棠的眼眸,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些迹象来。

        “沈大人,刑部的职责有很多,其中便有一个复核刑名案件的职责,凡是刑部官员觉得案件存在疑惑的地方,都有权力重新调查取证,此案本官觉得其中尚有蹊跷,加上案件拖延长达半年之久,有些人证和物证都存在不明确的可能,所以,本官觉得刑部还是需要重新派人调查取证,等调查清楚后,再重新审理。”林笑棠知道这是扳回一城的唯一机会,故而,拿出刑部的职责来压着沈言,就是希望沈言就范。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林笑棠已然不是想着要帮钟少游父子了,毕竟自己和钟少游并不是为同一个皇子效命,事情已然涉及到了林笑棠的颜面,如果不能扳回一城,自己在刑部将会颜面尽失。

        “部堂所言甚是,下官还是年轻,考虑问题有所欠缺。”沈言听完林笑棠的话语,眼神中闪现一抹沉思,沉吟了片刻后,沈言的嘴角浮现一抹歉意的笑容,带着一抹感激的神色望着林笑棠,朗声说道。

        “嗯,事情似乎又变化。”钟少游压根没有想到林笑棠在关键的时候竟然帮了自己一下,尽管自己和林笑棠并不是一艘船上的人,可冲着林笑棠这份心意,只要能帮助自己父子度过这一关,时候必定要好好感谢林笑棠一番。

        “不是吧,这个沈言这么快就向林部堂认怂了,刚才不是挺来劲的吗?”大堂周边的人听到沈言的话语,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尤其是那些对沈言产生钦佩之心的吏员和书办,眼眸中明显的流露一丝失望。

        “沈言这是怎么一回事,沈言不应该如此呀。”夏元虚等人听到沈言的话语,眼眸中都闪现一片浓烈的惊讶。似乎按照剧情发展,沈言应该跳出来,指着林笑棠的鼻子,装逼的大声笑道:怎么,你想拿此事来压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我是谁?我是皇上最信任的臣子,手握兵权和特权,你敢跟我玩阴的,我不玩死你才怪。

        “这个沈言到底玩的是哪一出?按道理,沈言不会这么快就向自己认怂呀?”不仅大堂内其他的人对沈言的反应感到诧异不已,林笑棠同样也是如此。

        “部堂大人,下官想问一句,审理此案的人是谁?”就当大家都疑惑不解的时候,沈言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阳光的笑容,望着林笑棠,朗声说道。

        “废话,审理此案的人不就是沈大人和十八皇子吗?”听到沈言的问题,林笑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沈言的用意,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部堂大人果然睿智,回答正确,可惜没有奖品。”听到林笑棠的回答,沈言的嘴角微微一样,俊朗的脸上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朗声说道。

        “我是谁,不关键,我的刑名能力如何也不是关键。可关键的是审理此案的人是十八皇子,部堂大人莫非认为十八皇子审理刑名上存在什么问题吗,还是说部堂大人压根就不相信十八皇子的审理水平?又或者说部堂对十八皇子的人品存在怀疑?”

        “沈言,你莫要血口喷人。”听到沈言竟然给自己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林笑棠的眼眸中泛起一股红色,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部堂大人,非是下官要这么说,而是你的态度表明了你对我和十八皇子的人品和能力的怀疑,怀疑我的人品和能力,问题不大,最多就是你在怀疑皇上的眼光,反正这里是刑部,你的怀疑之语应该传不到皇上的耳中,可是,你对十八皇子的怀疑就不一定了。”沈言的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可落在林笑棠的眼中,就如同上天的恶魔那么恶毒。

        “沈言,本官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要用这样的话语来扯开话题。”林笑棠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中了沈言的诡计。

        “部堂大人所言甚是,身为刑部的官员就应该本着怀疑的精神,否则人云亦云,怎么能从那么的冤假错案中找到正确的蛛丝马迹,又怎么能为那些真正受到冤屈的人申冤。部堂大人的这种怀疑竟然值得我们刑部的每一位去深思、去反省,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对得起那些信任我们的黎民百姓。”沈言再一次恭维其林笑棠来,眼神中闪现一抹灿烂的笑容,就仿佛一道道春风轻轻的拂过脸颊,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惬意。

        然而,林笑棠瞧见沈言脸上露出的这抹灿烂的笑容,就仿佛见到了鬼一样,眼神中闪现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神色,脑海中极力的想着沈言又要出什么招,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来陷害自己。

        “可是,部堂大人,你要怀疑我和十八皇子就直说吗,何必弄的如此神秘?”

  http://www.abcxs.com/book/3202/6270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