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五八八章 奇怪的令牌

第五八八章 奇怪的令牌

        “众爱卿,有事起奏,如果没事,那朕就来跟大家说一桩好事。”翌日,夏天启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爽朗的笑容扫视了勤政殿内的群臣一眼。

        “臣等洗耳恭听。”听到皇上竟然要主动分享一桩好事,殿内群臣的眼睛不由得睁的很大,当然,事前获得了相关消息的大臣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奈,不就是一场小胜吗,这也值得皇上在朝堂上大谈特谈,不过,这些人也不能跳出来反驳或阻拦,不仅仅因为对方是皇上,更重要的一点是皇上或相关部门并没有公布,现在跳出来,那皇上就会问,你这个消息从而来,为此,甚至会引发皇上清洗某些部门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昨天上午的时候,大夏皇家军总兵、仆从军总兵、锦衣校指挥同知兼金陵统领、兵部左侍郎、刑部右侍郎、吏部员外郎、十八皇子侍讲以及内阁行走沈言率领三千大夏皇家军与三万白莲教精锐在芜州府城东八十多里的牛公山一带发生激战,沈言成功的击败了白莲教三万精锐,再一次谱写了一个以少胜多的战例。”夏天启并不清楚殿内某些官员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腹黑的想要下死手。

        “另外,沈言于前天晚上酉时成功的烧毁了白莲教赖以过冬的三十六座粮仓,再加上这一次击败了白莲教三万精锐,可以说,沈言几乎可以在淮北郡立足,完全破解了白莲教在坏不仅仅的布局。”

        夏天启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兴奋的神色,就仿佛这份胜利是自己直接指挥的成果。

        “真是TMD哔了狗了,明明是一个十死无生的局面,硬是被沈言那个乡巴佬给破解了。”听到皇上的话语,贾明良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浓烈的震撼,真没想到沈言凭借不到四千的兵力竟然硬生生的撕开了白莲教的布局,难道这个沈言真的有如此大的福气,那姜靼维的设想是否还能实现?

        “沈爱卿的功劳朕会记在心中,等他凯旋归来的时候,朕一定会亲自出城迎接,并根据沈爱卿的功劳进行相应的赏赐。”夏天启带着一丝兴奋的神色扫视了殿内群臣一眼,缓缓说道。

        “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预想会不会成真,如果白莲教放弃一些所谓的政治层面的东西而选择用最直接的手段解决陵南,那沈言待在淮北郡就仿佛待在一个大瓮中,随时都有可能被白莲教灭掉,毕竟沈言麾下的兵力就那么一点,虽然皇上给了他征兵的权力,可新兵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许还会起到拖后腿的作用。而且,以白莲教的认知,一定不会放罗玉辉回金陵的,所以,罗玉辉和沈言之间一定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来。”姜靼维一边听着皇上带着激情的陈述,脑海中一边思考着沈言可能遇到的麻烦。

        “吾皇万岁,我大夏有沈大人这样的千古能臣,实在是我大夏,是皇上的福分。”当然,殿内群臣并非是铁板一块,有几个级别不高的臣子想要获得皇上的青睐,听到皇上激情高昂的陈述后,连忙颂扬皇上是多么的英明、多么的伟岸、多么的……,那神情、那语气完全是一副马屁式的吹捧。

        “皇上,陵南急报。”正当殿内一片祥和的时候,一名锦衣校浑身浴血的跑到大殿的门口,朗声高喊道,完全不给殿内群臣面子,打破了这片祥和。

        “陵南急报?”听到这么锦衣校的话语,不论是高高在上的夏天启,还是殿内的群臣都感到了一抹不安,如果是好消息,不至于眼前这名锦衣校浑身是血的出现在这里。

        “快说。”夏天启带着一丝不安,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股激昂的神态。

        “白莲教昨天下午向陵南发起攻势,城内的金陵前军不敌后果断的从城南撤出,陵南并沦陷在白莲教的手中。”这名锦衣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恐慌的神色,朗声说道。

        “胡说八道,白莲教想要攻打陵南早就打了,怎么会拖延到昨天才动手。”听到这名锦衣校的话语后,殿内群臣中有的人就站不住了,连忙跳出来指着这名锦衣校大声训斥道。

        “白莲教攻打陵南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沈大人销毁了他们赖以过冬的粮仓,想要转移即将出现的粮草危机,白莲教只有转移士兵的注意力,另外,打下陵南就等同于白莲教多少能搜刮到粮草,起码可以撑上一段时间。”境界稍微高一点的臣子连忙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哈哈,果然不出姜靼维的所料,这下沈言有好日子过了。”贾明良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亮光,不由得看了姜靼维一眼,只见姜靼维神色坦然的站在那里,贾明良连忙低下头,生怕自己异样的神色落入了其他人的眼中。

        “你是谁,这个消息当真?”秋慕白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不安的念头,不顾殿内群臣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望了这名浑身是血的锦衣校一眼,淡然的说道。

        “小人隶属于陵南的一名锦衣校,虽然陵南锦衣校早已名存实亡,可小人是被师傅领进锦衣校这个门的,所以,不管锦衣校出现了什么情况,小人一直暗暗观察着这方面的消息,可没想到白莲教小人还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白莲教就攻入了陵南,小人万般无奈下,只好随着小部分的人从城南偷偷的溜了出来。”这名锦衣校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悲哀的神色。

        “你在说谎?”有官员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严厉的光芒,冷冷的盯着这名锦衣校。

        “小人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这名锦衣校红着脸大声说道。

        “为什么金陵前军会从城南撤退,难道城南没有白莲教吗?”这名官员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智慧的光芒,一下子就找到了漏洞,带着一抹兴奋的神色,朗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城南没有白莲教?”这名锦衣校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诧异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的看了这名官员一眼。

        “你是怎么逃到金陵来的?为何想着要将这个情报告诉我们?你是怎么直接抵达勤政殿的?”秋慕白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沉思,这名锦衣校所言的内容看来是真的,眉头不由得一皱,缓缓说道。

        “小人随着其他人溜出陵南后,发现白莲教的人堵住了往金陵来的路,小人就躲到了城南的羊肠小道中,后来趁着白莲教不注意,就向金陵奔跑而来,至于为何要告诉诸位大人,小人是锦衣校的一名,此事过于重要,小人并没有多想,所以就直接来了。”这名锦衣校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真诚,大声的说道。

        “至于小人为何能直接抵达这里,小人也不是很清楚,小人只是一路上遇到了询问的,便掏出这名令牌来,没想到就能直接抵达这里。”这名锦衣校说着就从衣襟中掏出一枚令牌来,呈现在秋慕白的眼前。

        “有劳许公公。”秋慕白从这名锦衣校的手中拿过令牌,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令牌的作用和身份,眼神中不由得浮现一抹诧异,随即向皇上身边的许三原说道。

  http://www.abcxs.com/book/3202/6678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