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六四二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第六四二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只是分兵对我们而言是一个极其巨大的挑战,兵力一旦分散就意味着遇到一支超过三万的白莲教军队,我们只有躲避的份,如此怎么可以实施在运动中消灭白莲教的力量。”

        “我们的兵力有限,粮草不足,尽管士气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不受影响。况且,我们的身边除了芜州府的白莲教,还有金陵前军,本来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盟友,然而,事实上,结成盟友起码在眼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必须要快刀斩乱麻,而且还要顾虑到周边所有可能的因素,因而,末将建议兵围芜州府却吊着不攻打,一方面给芜州府的白莲教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时采取分化之策,毕竟我们有一半以上的士兵来自白莲教,在情感上他们还是有共同语言,而且白莲教士兵一旦得知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的待遇,心中说不动心那绝对不可能,因而,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分化芜州府的白莲教,甚至还可以为我们增添兵力。”裴向东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自信的神色,侃侃而谈的说道。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吊着撤离芜州府的金陵前军。金陵前军一旦知道了我们发兵芜州府,他们内心中肯定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既期待我们的失败,也期待白莲教的失败,所以,在事情没有落实之前,他们一定不会远离。”

        “大人,罗总兵一定不是这样的人。”听到大家一直在编排罗玉辉及金陵前军的不是,罗玉衣一直忍着没有反驳,一则是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编排三哥的不是,另一方面,她内心中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这种反驳十分的苍白无力。

        “罗一,这仅仅是一种假设,战前需要将任何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要考虑到,这才是一名合格的将领。”罗玉衣的身份并没有对外公开,对外公开的身份是罗一,来自金陵前军,目前是沈言的一名亲兵。沈言听到罗玉衣的反驳,嘴角浮现出一抹亲和的微笑,望了对方一眼,淡淡的说道。

        “大家说了很多宝贵的建议,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大道,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望了大家一眼,缓缓说道。

        “芜州府绝对不能让白莲教安稳的占领,这不仅仅涉及到我们的战略部署,也牵涉到金陵前军的动向,尽管我们不能肯定金陵前军就会远离这里,但是,凡事都要想到最坏的一面。我们既然面临这样的局面,那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呢?”

        “硬攻。势必很难攻下芜州府,毕竟芜州府是淮北郡的一个大府,城墙防御设施相对比较完善,白莲教又占据防御优势,所以,硬攻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个很难完成的挑战。”

        “既然硬攻不成,那该怎么办,如同上次那般诈城?同样的策略不是不可以用两次,只是想要实现这个策略必须由一个充足的前提,而眼下我们并不具备这个前提,所以此策并不可取。那该怎么办,总不能我们望着芜州府而叹气吧。”说到这里,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就仿佛是在自嘲一般。

        “老荆提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缺粮草,那芜州府呢?芜州府一定比我们更缺,除了我们的征集外,金陵前军征集了一次,这一次轮到了白莲教,他们一定不会心慈手软的,所以城内的某些人物一定会心存不满,只是没有相应的实力反抗而已,如果我们给他们了足够的支持,大家说他们会不会心动?”

        “另外,老裴也提到了我们可以采取分化的策略,一则可以拉拢一部分白莲教的士兵,甚至可以为我们增添兵力,二则可以持续打击白莲教的士气,一旦白莲教的士气过于低落,他们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当然,这个时间上可能会比较长,我们不一定有这么充裕的时间。”

        “不过不要紧,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前提是让敌人对我们产生恐惧,之前的几次部署,已然在白莲教的心中发芽了,接下来我们只要做一些让这个恐惧在白莲教心中生根,就可以实施这个策略了,而且还不会耗太多的时间。”

        “这个战例在前朝便有,当时赵王下令赵奢一个月内拿下麦丘,赵奢到达麦丘后便打算硬攻,可是硬攻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一个月打下麦丘,这着实让赵奢很头疼。赵奢的儿子赵括一同从军,赵括对麦丘的情况做了一个仔细的摸查,从种种迹象来看,麦丘的粮草尽管还没有完全吃光,但肯定是不多了。赵括希望父亲先搞清楚情况,暂停进攻,避免硬攻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然而赵王给的一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因而赵奢没有听赵括的话,下令攻城。赵军死了不少人也没有攻下麦丘。赵括对赵奢说,守城者中有善于守城的对手,对赵军的进攻很有防御办法,使赵军攻打几年都会无功而返。这一次赵军行军匆忙,没有准备充足的攻城器械,也没有找到破解攻城的方法,如果还要继续硬攻的话,必然也要付出像以前一样的惨痛代价。”

        “最要命的是,城内的敌军还经常在晚上出来偷袭赵军。城外也有不少江湖中人组成一支队伍对赵军进行骚扰。如果继续这种情况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届时完不成赵王的使命,父亲就会成为赵王的罪人。”

        “听到赵括的话,赵奢于是询问抓到的俘虏,向他们了解城中的情况,可是俘虏不说。赵括每天给这些俘虏饭吃,对他们很客气,还给他们粮草让他们带回城中给家里人吃。于是,俘虏中有人悄悄地告诉赵括,城中的粮草不多,都被敌军控制。百姓早已断粮,甚至已经开始吃人了。赵括问齐军还能守多长时间。俘虏说还能守几个月。”

        “于是赵奢听从赵括的建议,停止进攻,把俘虏全部放了回去。俘虏回去后,说这支赵军很客气,没有侮辱他们,还让他们吃饱,让他们带粮草回来。城里的百姓有的就想出来投降赵奢了。敌将见俘虏给城中带来了骚动,便将他们都关了起来。士兵和百姓对此都有怨言。”

        “赵奢让围城的赵军用抛石机把粮草抛入城中。赵军每天把粮草抛入城中后,就回营休息,也不向城中说什么。这样过了几天,守城的敌军派代表把这些粮草送回来,对赵奢说赵军要战就来攻,不要再抛粮草了。”

        “赵奢让他回城里等着,但却并不进攻,只是隔了几天才继续向城里抛粮草。这样又过了几天,守城的敌将派代表说要与赵奢择日决战,但赵奢听从赵括的意见,拒绝与他见面。过了几天,麦丘的人杀了守城的齐敌军将领投降了。”

  http://www.abcxs.com/book/3202/6909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