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六三章 兄弟之争

第七六三章 兄弟之争

        “十八皇子,怎么不见沈大人的踪影?”谷朝汝的眼神四周扫视了一眼,并没有瞧见沈言及大部队,带着一抹疑惑,朗声问道。

        “侍讲虽然成功的击败了相州府的白莲教,然而仍有部分白莲教逃窜了,侍讲为了以绝后患,故而率领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前去追剿,不能进入相州府休整了。”夏元虚心中多少清楚谷朝汝这么问的动机,无法是担心沈言携带胜利之师可以威压相州府的各方势力,现在沈言并没有在相州府出现,谷朝汝等人的心中一定感到轻松了许多,故而,夏元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的神色,朗声笑道。

        “沈大人虽然年轻,然而下官也听闻了沈大人的丰功伟绩,实在是我大夏官员的楷模,更是我大夏青年一代的标杆,下官没能在相州府见上沈大人一面,心中着实感到一些遗憾。”听到夏元虚证实了沈言不会出现在相州府,谷朝汝的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缓缓说道。

        “相州府乃淮北郡首府,谷大人及诸位臣工都是我大夏的肱骨之臣,父皇有你们这帮人坐镇淮北郡及相州府,心中大感欣慰。”夏元虚听到谷朝汝虚伪的话语,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脸上流露出一抹真诚,朗声说道。

        “下官等着实惶恐,愧不敢当肱骨之臣的称谓。”听到夏元虚给出这么高的评价,谷朝汝等人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淡淡的喜悦,相州府经历了白莲教的围困,尤其是白莲教几乎攻克了淮北郡全境,即便谷朝汝等人成功的守住了相州府没有沦陷,依然是过大于功,谷朝汝等人最担心的便是皇上秋后算账,然而眼下听到夏元虚的话语,谷朝汝等人的心中顿时松懈了许多。尽管夏元虚是只是一名皇子,无法替代皇上的旨意,可夏元虚毕竟挂着征剿白莲教的指挥这个头衔,多少还能体现出皇上的一些意思。

        “白莲教虽然猖狂,可毕竟实力还是雄厚的,拥兵几十万,单凭淮北郡的地方厢军根本无法挡其锋芒,谷大人等诸位臣工能挡住白莲教的脚步,不让相州府沦陷,使得白莲教无法克尽淮北郡全境,在这一点上,谷大人等诸位臣工还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没有谷大人等诸位臣工牵扯白莲教的注意力,侍讲即便想要击败相州府的白莲教也并非是一件易事,等本皇子回金陵后,一定如实向父皇禀告此事,为谷大人及诸位臣工请功。”夏元虚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愣头青,也不是在陵南时那般对政务一窍不通,更不是不懂面子上功夫的纨绔,听到谷朝汝的话语,夏元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望了谷朝汝等人一眼,给出了一个正面的回复,安定谷朝汝等人的心。

        当然,夏元虚绝对不会真的帮谷朝汝等人请功,这些台面上的话语只不过是用来安抚谷朝汝等人的心,也为夏元虚成功进驻相州府做一个铺垫。可以说,相州府的争斗才刚刚掀开帷幕,夏元虚进入相州府后将会遇到各种可能出现的斗争,其中会涉及到夏元虚与另外三位皇子的斗争,与淮北郡各官员之间的斗争,与相州府各官员之间的斗争,也包括了与相州府各乡绅和豪族之间的斗争。

        夏元虚想要在相州府站稳脚跟并不是像眼前这么风平浪静,虽然出现流血的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意味着相州府各方势力会诚心实意的邀请夏元虚进驻相州府,除非夏元虚能与这些势力达成一致的利益,否则虚与委蛇的事将会层出不穷,说不定会出现一些流血事件。

        夏元虚能想到这些,经验远比夏元虚更丰富的谷朝汝更清楚这一点,尽管夏元虚口头上说的这么好听,然而一旦牵涉到各方利益关系的时候,便是真正考验夏元虚手腕和处事能力的时候。

        事实上,谷朝汝等人也并不担心沈言出现在相州府,尽管有关沈言才能优越的消息有许多,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真正和沈言打过交道后才知道沈言的虚实。谷朝汝担心沈言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沈言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更重要的是沈言手握兵权,谷朝汝等人无法保证一旦将沈言刺激过度后,沈言会不会直接下令让军队将相州府进行一番清洗。

        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谷朝汝等人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幸运的是,沈言率领军队追剿白莲教而去,只让夏元虚进驻相州府,这无形当中,沈言的威压就减少了许多。

        “十八皇子,不知你身后的这些士兵是否也隶属于大夏皇家军或仆从军?”尽管确定了沈言不会出现在相州府,可瞧见夏元虚身后差不多一千多人的芜州府厢军,谷朝汝等人的眼神中还是有一些担心的,如果眼前这支军队也是大夏皇家军或仆从军,那相州府的威压并没有消减。

        “本皇子身后的这支军队乃是芜州府的厢军,是侍讲奉父皇的旨意组建的,虽然仓促间组建,但挑选的士兵都是一些上过战场的老兵,虽然远远不及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但遇到了白莲教残余兵力或一些流寇,依然有一战的能力。所以,请谷大人及诸位臣工放心,相州府在这支厢军的保护下一定不会有事。”夏元虚似乎不太明白谷朝汝话语背后的用意,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和骄傲的神色为谷朝汝等人介绍其身后的芜州府厢军。

        “十八皇子,我相州府也是有一支厢军的,虽然人数不多,战斗力或许比不上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但是保护相州府一定不会有任何问题,而陵南那边的战事还在进行,芜州府一带或许并不怎么安全,以下官之见,不如让芜州府的厢军回芜州府,如果让芜州府的厢军来保护相州府,这要是传开了,下官的脸面也不是很好看呀。”听到夏元虚的介绍,谷朝汝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轻视,即便沈言的练兵很有成就,可芜州府厢军组建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想要在十天内就能让芜州府厢军的战斗力达到一定的水准,根本就不可能。

        谷朝汝内心中已然断定了眼前这支芜州府厢军只是用来充人数的,根本无法对相州府造成任何的威压,虽然留下他们并没有什么,但谷朝汝不愿意为了这些而白白的浪费粮食来供养这支芜州府厢军,同时为了杜绝夏元虚的后援,谷朝汝的脸上堆积着一些皮笑肉不笑,迎上一些得意神色的夏元虚,直接开口想要让芜州府厢军直接回去,没有必要留下。

        谷朝汝虽然觉得这么直接会让夏元虚感觉到自己一点面子也不给,然而面对相州府整体的利益而言,夏元虚的面子并不是最重要的,况且,夏元虚并不是相州府唯一的皇子,相州府城内还有三位皇子,一旦夏元虚进入相州府后,一定会遭到另外三位皇子的排挤,届时,夏元虚首先要应对的是兄弟之争,然而才轮到自己等人。

  http://www.abcxs.com/book/3202/8959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