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六四章 威压

第七六四章 威压

        “谷大人不必担心芜州府一带的安全,实不相瞒,侍讲率领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追赶残余的白莲教正是朝着芜州府的方向而去,有了侍讲麾下战无不胜的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陵南的白莲教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况且,本皇子身后的兵力只不过是芜州府厢军的一半兵力,对芜州府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夏元虚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清明的神色,似乎一点也不明白谷朝汝这番话语的用意,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缓缓说道。

        “十八皇子既然如此说,那下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有一点下官需要向十八皇子言明,因为相州府一直处于白莲教的围困下,故而,城内的粮草并不充沛,加上相州府也有自己的厢军,下官固然感激芜州府厢军的高义,可涉及到粮草的分配,下官也不能顾此失彼,所以,下官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向芜州府厢军提供粮草了,故而,还望十八皇子见谅。”谷朝汝听到夏元虚的话语,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嘲讽,看来芜州府一定出现了粮荒,所以沈言才调来这么一支军队,名义上是保护相州府,实际上是来消耗相州府的粮草,让相州府来供养这支军队,将相州府上下当成了傻子,既然夏元虚如此不知好歹,那自己就提前将话堵死。

        “谷大人,这似乎不合情理吧。”果不其然,夏元虚听到谷朝汝说不向芜州府厢军提供粮草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阴沉,似乎谷朝汝的这一番话语完全打破了夏元虚的计划,带着一丝不满朗声说道。

        “不管怎么说,芜州府厢军的目的也是为了相州府着想,相州府不向他们提供粮草,这不管在道义上还是情理上都说不过去呀。”

        “十八皇子,不是下官不讲这份情面,而是相州府遭受白莲教围困这么长的时间,眼下有是过冬季节,当初储备的粮草有限,所以,真的是无法分配出更多的粮草,还望十八皇子多多见谅。”谷朝汝可不管夏元虚的脸色有多难看,夏元虚虽然是皇子,可夏元虚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谷朝汝心中十分清楚,即便跟在沈言身后分得一些功绩,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沈言为夏元虚做的嫁衣裳,夏元虚的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啥也不懂的纨绔子弟。

        面对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前途的空壳子皇子,谷朝汝丝毫没有将夏元虚放在眼里,如果不是考虑了到颜面上的事,不是一些面子上的功夫,谷朝汝根本就不会出城前来迎接夏元虚,眼下还能与夏元虚说上话,那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的看,尤其是做给远在金陵的皇上的看的,否则的话,谷朝汝直接将夏元虚打发走人,还这么虚假的与夏元虚客套,有这样的闲工夫,谷朝汝还不如和最宠爱的小妾谈一谈身体构造和人生哲理。

        “谷大人这么说,让本皇子着实难做选择,要知道,本皇子身后的军队虽然是芜州府的厢军,可这毕竟是侍讲向父皇请旨重新组建的,尽管时间很短暂,然而论起关系来,这一支军队也算是侍讲的子弟兵,谷大人或许不太清楚侍讲对子弟们的态度,那可是没有任何话说的,否则,侍讲任何凭借一个文人的身份获得大夏皇家军全体上下的拥戴,侍讲一旦为了子弟兵发起疯来,就连父皇也不忍过于苛责。”夏元虚听到谷朝汝的话语,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短暂的愤怒,这个老家伙胆敢这么直接的拒绝自己,实在可恨,可夏元虚心中明白,这件事上,自己还真不能过于发火,故而,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缓缓说道。

        “当初侍讲为了大夏皇家军的待遇,都敢直闯皇宫,当着父皇的面,让父皇亲自品尝大夏皇家军的伙食,尽管侍讲在这件事上过于冲动,让父皇难堪,可父皇当时体谅到侍讲的心态和出发点,并大度的原谅了侍讲,同时发话说,凡是侍讲真心实意的为侍讲麾下的军队实惠着想,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父皇都会支持。”

        “侍讲当初虽然只是为大夏皇家军着想,但本皇子心中十分清楚侍讲在芜州府厢军上所花费的心血,要知道当初芜州府厢军上至将领,下至士兵的挑选,都是经过侍讲的层层选拔和考核,尽管在隶属关系上,芜州府厢军轮不到侍讲来管辖,但是在情感上,芜州府厢军也算是侍讲麾下的一支军队,或许将来有一天侍讲未必没有可能征调芜州府厢军到其麾下仆从军中任命。”夏元虚说到这里,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迎上谷朝汝略显不耐烦和尴尬的眼神,淡然的说道。

        夏元虚的话很直白,也很质朴,谷朝汝一听就明白了夏元虚话语背后的用意,正所谓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今天谷朝汝一旦在粮草一事上做的太绝了,就间接等同于得罪了沈言,虽然沈言不会真的为了这件小事而与谷朝汝过不去,但是,谁也不敢说谷朝汝就和沈言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关系,一旦涉及到了,那沈言一定就会毫不留情的打压谷朝汝。

        当然,以沈言现在的地位虽然还无法碾压谷朝汝,但是,论到在皇上心目的地位和影响力,此时的沈言远远甩出谷朝汝几条街,谷朝汝当初虽然挂着解救淮北郡危机而被皇上下旨下调到淮北郡担任总督,可相对吏部尚书这个炙手可热的职位,淮北郡总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谷朝汝这一段时间虽然凭借着自己的手腕和人脉关系成功的在淮北郡站稳了脚跟,但是,谷朝汝的实力反而不如当初担任吏部尚书时那么大,而反观沈言,虽然年轻,可是身上却肩负着数职,不管是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总兵,还是锦衣校指挥同知兼金陵统领,又或者是十八皇子的侍讲和内阁行走,这些头衔都足以碾压谷朝汝的实力。

        因而,谷朝汝一旦真的恶了沈言,谁也说不好,年轻气盛的沈言会不会直接下命令让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开赴相州府,打着相州府内有白莲教的余党,对谷朝汝进行一番清洗和威压,即便谷朝汝可以向皇上递折子,说沈言的不是,甚至控告沈言携兵事之威谋自己私利,然而,此事真的要说闹开了,先不说皇上是否会严肃处置沈言,单凭这一点,自己的名声算是毁了,想要再站到朝堂中,已然没有任何可能。

        谷朝汝一定不会为了这一点的小事而杜绝了自己想要重新站立在朝堂的伟大目标。

        可以说,谷朝汝虽然没有和沈言直接对上,然而通过夏元虚这个媒介,谷朝汝在这件事上已然输给了沈言一筹,其根本原因便在于沈言掌握了足够影响大局的军队,谷朝汝再怎么有手段,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阳谋都将无所遁形。

        想到这里,谷朝汝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无奈,儿子输给了沈言不算什么,自己竟然也输了,看来自己小看了沈言和夏元虚。

  http://www.abcxs.com/book/3202/8959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