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六六章 上中下三策

第七六六章 上中下三策

        “黄幕僚,你是侍讲留给我处理和解决相州府的重要人手,针对眼下的局面,你觉得本皇子下一步应该如何行事?”夏元虚听到黄维迁肯定的话语,嘴角浮现出一抹爽朗而自信的笑容,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淡淡的得意,随即脸上写着一副真诚的神态,朗声说道。

        “皇子,相州府的情况有些复杂,这里的关系也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眼下皇子要做的便是了解相州府的情况,在不了解相州府的情况之前,如果贸然行事,虽然会建功,但很快就会陷入被动状态,也很容易得罪一些本来可以拉拢的人群。”黄维迁的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一抹自信的神色,自己虽然没有足够的从政经验,也没有这方面的具体经验,但是,自己的一些所学加上沈言的一些交代,相州府最好还是不要着急的解决,能拖延便是一种胜利。

        不管是夏元虚还是沈言对相州府而言都是一个过客,如果贸然的将自己定位成相州府的主人,那势必就会引起相州府的各方势力联合起来的反弹,沈言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为了想要处理相州府事宜而得罪这些人。

        再说了,相州府终究是朝廷的,等克复了淮北郡全境后,皇上和朝廷一定会派人来解决相州府的事,自己没有必要给朝廷做开路先锋而让自己深陷其中,正是明白这一点,沈言才会和白莲教圣母演出那么一场沈言追剿白莲教残余兵力逃窜的戏码来,否则,沈言直接率领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进驻相州府,以强大的武力威压,相州府什么事情还不轻松的解决了。

        相州府是可以短暂的解决了,但是,沈言不可能常驻相州府,大夏皇家军和仆从军也不可能常驻这里,一旦沈言离开后,相州府的各方势力一定会反弹,从而一下子推翻了沈言的布局,所以,现在就想着从相州府获得利益本身就是一件多余的事。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在面子上要做,故而,沈言才会将这个机会给了夏元虚。

        只可惜,眼下的夏元虚暂时还没有完全领悟沈言的用意,夏元虚想着通过自己的手段处理好相州府的事,从而加大自己的功劳,在相州府乃至淮北郡中树立自己的威望,殊不知,夏元虚的威望很有可能树立不起来,甚至还会让夏元虚碰的满脸都是灰。

        黄维迁很明显是得到了沈言的授意,这件事上不要直接告诉夏元虚,让夏元虚自己去领悟,如果夏元虚没有领悟到,固然说明了夏元虚的政治觉悟不高,但相对应的,如果沈言能获得夏元虚足够的信任,那沈言在与夏元虚未来的关系就可以反客为主,掌握主动权。如果夏元虚领悟了这层关系,那也丝毫不影响沈言在夏元虚心中的位置,同时也说明了夏元虚确实具有更进一步的内在资本。

        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内在资本,而单纯的凭借外力获得更进一步的资格,那结果就很微妙了。

        “黄幕僚的意思是暂时不动声色,先观察谷朝汝等人对本皇子的态度,然后再见机行事?”听到黄维迁略显消极的方法,夏元虚的眉头微微一皱,夏元虚内心中有点焦虑,希望能尽快在这件事上脱颖而出,一旦回到了金陵,在父皇的心中就增加了很重要的印象分。

        “皇子,是的。”听到夏元虚的回答,黄维迁微微打量了夏元虚的神色,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短暂的失望,看来沈言对夏元虚的期望还是略微高了一些,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沈言能通过自身的努力而让夏元虚获得更进一步的资格,那沈言就可以完全掌握主动权,这样,自己等人身为沈言的下属,就有更多的活动舞台。

        “当然,凡事都应该有很多种行事的方法,如果皇子觉得这样等待很被动,那就不妨将上中下策结合起来使用。”瞧见夏元虚脸上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黄维迁淡然一笑,眼神中闪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缓缓说道。

        “上中下策?”夏元虚听到黄维迁的话语,眼眸中露出了一些诧异,不太明白黄维迁的意思。

        “上策便是在下刚才所说的等待,先摸清楚相州府的关系和各方势力的情况和背景,然后有针对性的行事。中策便是派人打探情况,然后借机制造一些事端,然后皇子出面借机,从而增大皇子的影响力和形象。下策便是皇子出面与各方势力接触,名义上是带皇上巡查,然后有针对性的下手。”黄维迁淡然一笑的说道。

        “黄幕僚,本皇子觉得你的下策实际上是上策,代父皇巡查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事,如此一来,本皇子就可以借机接触到相州府各方势力,从而了解到他们的情况,然后逐一击破,将相州府经营成本皇子的势力范围。”听到黄维迁的下策,夏元虚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明显是上策,为何黄维迁偏要说是下策,莫非黄维迁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帮助自己?

        不应该呀,自己和黄维迁虽然接触的不多,但多少还是熟悉的,黄维迁自从投靠了沈言,一直都是以沈言马首是瞻,成为沈言麾下最得力的幕僚,沈言既然让黄维迁留下帮助自己,除了信任黄维迁外,也说明了黄维迁的才能。

        “皇子,原本此策确实是上策,可是,皇子之前,皇上派了三名皇子前来巡视淮北郡,虽然遭遇到了白莲教的围困,但是,皇上并没有下旨剥夺这三位皇子巡视淮北郡的权力。当然,皇上也给了皇子同样的权力,可是,一旦皇子真的这么做了,就会造成兄弟相争的情况,如果皇子真的这么做了,就中了谷朝汝等人的计谋。”黄维迁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而自信的笑容,望了一脸不解的夏元虚一眼,朗声说道。

        “谷朝汝同意皇子带着芜州府厢军进驻相州府,就打着让皇子与另外三位皇子相争的念想,即便皇子没有这个想法,谷朝汝也会制造一个机会让皇子跳进去。虽然皇子在这件事上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然而,此事一旦传到了皇上的耳中,皇子便会落下一个兄弟相恶的不良印象,这个印象可不是能轻易洗掉的。”

        “你的意思是本皇子想要在相州府有所做为就要避开十七哥他们的纠缠?”夏元虚听到黄维迁的话语,眉头不仅深深一锁,带着一丝担忧,朗声说道。

        “可是,即便本皇子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一定会找上门给我制造麻烦的。”

        “不错,即便皇子不去找另外三位皇子,他们也会主动找上门来,给皇子制造麻烦,因为皇子的出现显得他们三个是一种无能的表现,这对另外三位皇子而言是一种致命的打击。”黄维迁淡然的望了夏元虚一眼,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缓缓说道。

        “难道本皇子就这么被动的接受十七哥他们上门滋事不成,如果真是这样,那本皇子就显得多么的无能。”夏元虚无法接受这样一种被动的等待,这个感觉特别的不爽。

  http://www.abcxs.com/book/3202/8973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