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八零一章 血洗相州府

第八零一章 血洗相州府

        “诸位,本将乃是一介武夫,动气拳脚来一向都是无法控制住力度,不过,本将也知道十八皇子的身份,所以尽量控制了,如果这件事上给十八皇子造成了什么伤害,本将愿意赔偿。不过,本将相信以皇上的睿智和十八皇子的大度,一定会考虑到这是一起挑战而造成的意外伤害,也会因此而选择原谅。”陈志安听到中间那位大内侍卫的话语,眼珠子微微一转,瞬间便明白了这几位的立场,只要不要让他们背负责任,其他的都好说,心中暗骂一句无耻,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主动解释道。

        陈志安心中明白,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谷朝汝来解释,否则就会让谷朝汝下不了台,同时,也一定要让着三位大内侍卫感到满意,所以,自己只能暂时选择退忍,况且自己将十八皇子狂揍到这样,也算是给自己受到的那一耳光有了一个交代了。

        “确实如此,陈总兵无法控制住力度确实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在下只希望陈总兵今后出手时尽量控制一下为好。”听到陈志安的解释,中间那位大内侍卫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完全接受了陈志安的解释,又或者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推脱责任的最佳理由。

        “多谢这位大人的理解和包容,本将今后一定多加注意。”听到对方的话语,陈志安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感激的笑容,大声说道,似乎想要将这个理由坐实了。

        “没想到这个陈志安还有这个能耐,看来今后还得要多加防备一些才好。”听到了陈志安的话语,谷朝汝等人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黄维迁的这一击被陈志安如此巧妙的化解了,确实让谷朝汝感到一丝意外,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欣慰。

        “好一个武夫不懂的控制力度,如果天下武夫都以这个借口来搪塞,那大夏岂不早就乱套了。”正当场面上一面祥和,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十分突兀的响起。

        “谁,是谁这么大胆敢如此大放厥词?”听到这个声音后,陈志安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怒容,眼神不由得望向黄维迁,陈志安虽然清楚黄维迁的声音和这个声音完全不一样,可瞧见黄维迁的嘴角浮现的那一抹淡淡的笑容时,陈志安感觉到黄维迁一定知道是谁在说话。

        “说,这个人是不是你的同伙?”

        “我确实是他的同伙。”沈言的声音再次响起,并迈着矫健的步伐似慢实快的走到了黄维迁的身边,脸上挂着一副清爽的笑容,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平和之色,似乎一点也不为眼前所见到的事而感到焦虑。

        “见过大人。”瞧见沈言出现在自己身边时,黄维迁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而是神色平静的向沈言施礼道。

        “老黄,表现不错嘛。”紧跟在沈言身后的高庸也露了出来,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先扫视了三位大内侍卫一眼,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望了黄维迁一眼,朗声说道。

        “不是吧,高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城内,刚才不是还在说他们被阻拦在城外无法进城吗?”瞧见高庸那复杂神色的一眼,三位大内侍卫的眼眸中闪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相互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一丝不解。

        “大人?莫非阁下便是沈言沈大人?”谷朝汝瞧见沈言比自己家中那个不成器的谷德堂还要年轻两三岁,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的神色,不由得的问道。

        “不错,本官便是沈言,谷大人这么大的阵仗不知想要做什么?本官看来这一点都不像是来欢迎本官的,如果谷大人想要欢迎本官,也就不会将本官拒之城外了。”听到谷朝汝的询问,沈言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平淡的神色,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淡然的扫视了谷朝汝一眼,缓缓说道。

        “本官十分好奇,沈大人是如何进入城内的?”听到沈言说出的那句拒之城外,谷朝汝似乎才意识到沈言这个时候应该在城外,还不是在城内,他是如何进入城内的,莫非他已然攻克了城门?又或者城内有什么内应?

        “有劳谷大人过问了,相州府乃是皇上的相州府,而本官是皇上的臣子,所以,本官想要进入相州府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只是谷大人这名明目张胆的想要将本官及皇上的子弟兵大夏皇家军拒之城外,不知谷大人心中抱的是什么想法?”沈言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神秘,似乎想要让谷朝汝好好的去猜忌一番。

        事实上,沈言进入相州府并不觉得特别奇怪,沈言当初派出武震岳随同夏元虚进驻相州府可不仅仅是简单的为了打探相州府的底细,而是要武震岳带人先收买守城的一名低级将领,并提前告知这名低级将领,事先会给他一个提示,如果收到了这个提示,不管他想要什么办法都要负责值守,然后等待沈言说出暗语。

        沈言及亲兵队正是用这样的方式进入相州府。

        陈志安虽然在相州府厢军中有一定的威望,治军也有一定的水平,但是,相州府厢军并不是铁板一块,或者说人活着总有一些追求和爱好,或者对陈志安不满的人,而武震岳花费了将近三天的时间物色的这个人,然后不断的与这个人接触,一开始这个人并不同意,武震岳为了完成沈言交代的人物,甚至通过攻心的方法,可这个人只是表露出一抹犹豫,武震岳无奈,只好向这个许诺如何事成后,沈言看也将其调离相州府,这样就不用担心事后遭到陈志安等人的迫害了,得到了这个许诺后,终于迫使这个人同意了做为内应,在关键的时候打开城门迎接沈言进城。

        至于城外大夏皇家军正是有郭进弧所部及刘得旻所部的仆从军,至于房步瞳的特种作战小队已然随同亲兵队一起进入了相州府,并迅向相州府西周蔓延,其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住相州府的一些主要实力。

        至于郭进弧等人还留在城外,目的就是为了麻痹谷朝汝等人,或者说,陈志安虽然派出军队驻守相州府几个城门,可这些城门之间在段时间内根本就无法联系上,况且沈言选择的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偏门,所以,沈言及亲兵队和特种作战小队进驻相州府并没有引起谷朝汝等人的警觉和知晓。

        “相州府虽然不敢说固若金汤,但是没有总督及本将的命令,外人想要随意的进入相州府几乎不可能,尤其在经历过白莲教的围困后,这个情况更不可能,你,沈,沈大人一定用了一些特别的方法。”陈志安一旁听到沈言的话语,眼眸中闪现出一抹不信,本想说直呼沈言为你或沈言的名字,随后想到了沈言的官职比自己高半级,所以连带着后面本来想说用了卑劣的手段而改成特别的方法。

        “陈总兵对相州府的部署很自信吗。”听到陈志安的话语,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淡然的望了陈志安一眼,眼神仿佛无意中扫视了不远处还躺在地上的夏元虚一眼,随即眼眸中闪现出一抹冰冷,脸上闪现出一抹惊惧,随即身影奇快的闪到夏元虚的身旁,一把扶起夏元虚,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强大的愤怒,凝视着谷朝汝等人一眼,丝毫没有任何顾忌的说道。

        “是谁这么大胆将十八皇子伤成这样?难道相州府就是这么对待皇子的吗?如果谷大人和陈总兵以及诸位在场的大人和乡绅无法给本官一个满意的交代,本官不惜血洗相州府。”

  http://www.abcxs.com/book/3202/9217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