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八一五章 知府佟韶华

第八一五章 知府佟韶华

        “沈大人,下官惶恐。”佟韶华虽然感受到了沈言的友善和伸出的橄榄枝,然而依旧被沈言的手段给震住了,三品官员,说羁押就羁押,没有丝毫妥协,地方上影响力巨大的乡绅说抄家就抄家,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如果说沈言年轻冲动,可沈言与谷朝汝斗智斗勇的事充分说明了沈言一点也不冲动,反而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后的实施,只能说明沈言用着让人战栗的睿智和手段。

        而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人向佟韶华伸出了橄榄枝,如果说佟韶华不心动,那绝对是不可能。然而,沈言的手段又让佟韶华感到了一些恐惧,深怕自己会成为沈言经营相州府的一个过渡,一旦这个过渡结束了,自己便会成为沈言过河拆桥的对象。

        “看来佟知府对本官还是不够信任呀。”瞧见佟韶华的神色,沈言顿时明白了佟韶华的想法,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淡然的望了佟韶华一眼,平和的说道。

        “下官惶恐。”听到沈言竟然说自己对沈言不够信任,佟韶华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恐惧,自己的一句谨慎之语就要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了。

        “佟知府不必如此,本官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沈言从佟韶华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恐惧,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自己又怎么恐怖吗,好好的跟佟韶华说话,竟然引得他如此害怕。

        “佟知府虽然这些年来没有什么建树,然而,佟知府的一些施政想法受到了多方面的制约,本官还是知道佟知府还是有一定的才能,只是在胆略上缺乏进取精神,否则,佟知府也就不会被别人差点架空了。”

        “沈大人,下官……”听到沈言的一番话语,佟韶华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湿润,这么多年来的吏考都是中下,这其中固然是因为自己的施政想法受到了上面的制约和下面的抵制,但说白了一点,正如沈言说的那一点,自己缺乏的便是魄力,少了一些进取精神,否则,自己又何必沦落至此。

        佟韶华清楚自己的才能,虽然比不上一些杰出的人员,可是比起那些尸位素餐的人要强上许多,比起一般官员来也稍胜一筹,可问题的关键便是自己的魄力不足。或许人是公平了,给了自己足够的才能,却少给了自己足够的魄力。天下间没有几个人像沈言这般,才能卓越,魄力更是让佟韶华无话可说。

        “佟知府,路是自己走出来了,做了怎样的选择便会有怎样的出路。”瞧见佟韶华的神色,沈言的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脸上写着一丝平和的神色,望了佟韶华一眼,带着一丝鼓励,缓缓说道。

        说实话,佟韶华并不是沈言的第一人选,然而,沈言已然将谷朝汝和陈志安羁押,更是将陵府和叙府抄家,沈言急需要一个十分熟悉相州府情况的人来帮助自己运转,经过一番排除,眼前的佟韶华最终进入了沈言的演练。

        佟韶华担任相州府知府四年,这四年来的每次吏考都是中下,其根本原因不在于佟韶华没有足够的才能,而在于佟韶华做事要么被上面的总督压着,要么被陵府和叙府等人抵制着,佟韶华也曾想过要改变,可是,事情还没有开始就遭受到了上面的打压。

        即便是这种情况,佟韶华依然在相州府知府的位置上待了四年,这其中固然有上面的人需要佟韶华这样的人来放到明面上,因为用佟韶华总比找一个不服从的人要省心省事许多。

        佟韶华虽然有一定的才能,但做事的魄力不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台,或者说,佟韶华的长处在于尚谋,不善施政,只要给了他一个善于施政的搭档,佟韶华的才能便会得到完美的体现,这便是吸引沈言选择佟韶华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佟韶华为官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加入到任何一个阵营中,这其中固然有些人从骨子里瞧不起佟韶华这些年的表现,但比起佟韶华更不如的人大有人在,而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前程,加入到了不同的阵营中。

        佟韶华不加入任何阵营对沈言而言是一件十分难能可贵的事,也就意味着沈言有可能会将佟韶华拉人自己的阵营。佟韶华有才,但缺少一个合适的搭档,或者说缺少一个必要的自信,只要自己给了他一个合适的搭档或者说给了他足够的自信,佟韶华的才能会逐渐显现出来,或许会成为施政一方的清官。

        正是这些因素,沈言最终才选择给佟韶华一个机会,问题的关键就是佟韶华的选择了。

        沈言的概念中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自己一个人来做,更不是需要那些不熟悉情况的人来做,从不熟悉到熟悉是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有可能会发生很多的事。

        沈言一开始固然没有想着将相州府纳入自己的经营范围,只想着将芜州府好好的经营,做为自己稳固的大后方,然而,夏元虚的任性给了自己一个机会,沈言如果不想着抓住这个机会,那沈言就显得十分保守了,也就不会得到黄维迁等人忠心的拥戴了,沈言只有不断的往上爬,才能给黄维迁等人足够的舞台和空间,否则,时间长了,即便是黄维迁等人依然对沈言死心塌地,可心中多少会感到一些委屈。

        人一旦受了委屈,心中就会感到不爽,人一旦心中感到了不爽,就会产生抱怨,人一旦有了抱怨,要么发牢骚,要么闷在心中。发牢骚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闷在心里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将心中的这份抱怨发泄出来,要么就是背叛,要么就是破坏,不管是发牢骚也好,还是背叛或者是破坏,都不是沈言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沈言只能不断给黄维迁等人创造更大的舞台,让他妈感受到自己在手下做事的乐趣。

  http://www.abcxs.com/book/3202/94511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