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13章:我只是单纯不想让他好过

第213章:我只是单纯不想让他好过

        江偌抬头就能望向她,她手里捧着本书在看,听见动静,视线才缓缓从书里抬起来看向门口。

        杜盛仪素颜,长松散地扎在脑后,一身灰色oversized运动风套装,是某个奢侈潮牌的新品,跟她有商业合作。

        杜盛仪合上书,对助理说:“小蒋,问问江小姐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江偌朝助理小蒋笑了笑,然后看向杜盛仪,声色淡了些:“你说完我就走。”

        杜盛仪也没强求,让小蒋先出去溜达一圈,等她电话再回来。

        小蒋看了眼二人,拎着包包出去了。

        杜盛仪看了眼旁边的沙,让江偌坐。

        江偌坐在了杜盛仪对面的位置。

        杜盛仪手边有个小茶几,她放下书,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一连串动作不紧不慢,挺有长聊的架势,却又迟迟不开口。

        江偌打破沉默:“杜小姐,你有什么想说的请直接开门见山,不用弯弯绕绕浪费时间。”

        “你急着走吗?”杜盛仪挑起半垂的眸看向她,不等江偌回答,她又说:“能不能帮我把茶几上的烟和打火机递给我?”

        江偌看向茶几,白色包装的女士烟和一只金属打火机,就放在她面前触手可及的位置。

        她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烟味,能不能忍忍?”

        杜盛仪伸向半空准备接东西的手顿了顿,收了回去,她饶有兴致地看向江偌,没有妆容的修饰,眉眼更显冷然淡漠。

        她看江偌一会儿,才轻点下头说:“行。”

        却又无下文。

        江偌实在没耐心陪她磨,正色道:“你千般百计让我来见你,却又总是这样无话可说的态度,倒是是为什么?”

        其实原因无他,不喜欢的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连沉默都让人无法忍受。

        何况江偌与她之前闹出那样大的嫌隙,更没可能在沉默中相安无事。

        杜盛仪撩了下唇角,笑意不达眼底地看向江偌,“好啊,既然你不想迂回,那我们先还是谈一下道歉的事情。”

        江偌皮笑肉不笑,无声地冲她勾了下唇,一脸你在说什么废话的表情。

        “如果你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来见你,那现在人你见过了,如果没其他可说,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要忙。”江偌说着就要拎起放在手边的包。

        “急什么呢?”杜盛仪神色微冷下来,淡声阻止了她。

        空气中硝烟无形渐起,杜盛仪不再与她说些废话,“既然我说过要谈6淮深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你毫无所得就离开。”

        她喝了口水,眼神一直落在江偌身上,“我一向很守信用。”

        江偌背靠沙,洗耳恭听的姿势。

        杜盛仪看了眼窗外,阴沉沉的,依然没有阳光,她回过头,问江偌:“你跟6淮深什么时候认识的?”

        江偌面不改色反问:“这跟你想说的有什么关系?”

        杜盛仪挑眉:“不是说谈谈跟他有关的事么?”

        “我觉得你可能没搞清楚,答应跟你见面并非我情愿,再者,我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曝光我和6淮深私事的爱好,所以就不要再耽误时间,问类似我和他

        是怎么从认识到恋爱结婚这种私人问题了。”江偌竹筒倒豆似的说完,平直冷静得气都没多喘一口。

        杜盛仪微眯着眼,似乎觉得她很有趣的样子,歪着头看她:“你口风很紧,好像对我防备心很重。”

        江偌莞尔:“何止是很重。我相信没有人能和居心不轨,甚至想要毁掉自己事业的人坐在一起还可以洽洽而谈。”

        杜盛仪若有所思:“以前我认为你是性格温和的人,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江偌:“可能你认为的温和,跟真正意义上的温和有差别。你想象的性格温和可能是任人怼上脸来还忍气吞声,可惜那类人叫受气包。”

        “你说得倒不是全对。性格温和又没人撑腰的人,最终只会变成受气包,若是有人撑腰……”杜盛仪停下,看向江偌,“就像你这样的,也不过就是仗着有人撑腰而已。”

        江偌不假思索笑笑:“有人撑腰也是本事,你说呢?”

        杜盛仪垂眸,“也许吧。但你真的了解替你撑腰的人吗?”

        江偌不答,一动不动看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杜盛仪声音低下来,仿佛一字一句都在蛊惑诱导:“你了解他的过去,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吗?你知道认识他之前,他做过什么事吗?”

        江偌觉得,若是现在说“只要我想知道,他都会告诉我的”这种自我膨胀的废话,只会让对方觉得愚蠢。毕竟杜盛仪要是手里没点她不知道的“料”,断然不会这么有自信地拿出来炫耀。

        “这不正想听你说呢么?”江偌手搭在沙扶手上,就那么要笑不笑的看着杜盛仪,就像看耍杂技的卖艺人,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江偌反应不如预期,让杜盛仪有种一拳打空的无力感。

        不过她似乎也不大在乎,看向窗外深远的天际,回忆似的说了句:“我认识她的时候才不到二十岁。”

        江偌嗯了声,“他说过。”

        杜盛仪闻声转过头,忽然冷笑了一下,随后语气又恢复了惯常的淡然:“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接近你么?在见到你之前我也没想过故意跟你有点什么交集。”

        江偌:“你的意思我可否理解为,你见到我之后一时兴起才想来整我?”

        杜盛仪看了她一眼:“话不用说得那么严重,我也不是为了整你,我只是单纯不想让6淮深在我经历了那些事之后还能好过,家庭美满的样子……”她顿了下,一字一句道:“我挺不喜欢的。”

        哦,果然,杜盛仪针对的是6淮深,她江偌不过就是杜盛仪为了6淮深不好过的工具而已。

        江偌对杜盛仪的反感又到历史新高。

        她冷冷盯着杜盛仪,不置一词。

        杜盛仪依旧面不改色,“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恶毒,像个揪着前男友不放的牛皮糖?”

        “恶毒倒称不上,比较败人胃口就是了。”江偌一点也没掩饰,“所以呢,为了让6淮深不好过,你还想做什么?”

        “这不是正在做么?”杜盛仪看向她,示意道:“他不想让我跟你接触。他越不想我做的,我越要做。”

        江偌动了动喉咙,回应着杜盛仪的凝视。

        她笑:“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6淮深为什么不想让我跟你接触?毕竟从我接ds的广告开始,他就一直大费周折地从中作梗。”

  http://www.abcxs.com/book/47264/27081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