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宫心叵测 > 第214章 叶成枫查案

第214章 叶成枫查案

        “什么契机?”姚大人听到女儿的病有希望治好,他心里比皇上还急于知道,便抢了皇上的话问伍太医。

        皇上理解姚大人的心,也不怪他,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伍太医。

        陈太医道:“失心疯其实也和几个月前穆修容的失魂症差不多。

        不过,失心疯要严重一些,因为其受到的伤害和压力,是巨大无比的。导致她的神经错乱,因而如疯子一般。

        但是这种不是先天的疯,而是后天的疯。

        因为是后天的疯,所以有望医治,但治愈的可能性很渺茫。至于先天的疯病,那是绝对不可能医好。

        所以,我们庆幸姚昭仪是后天的疯病之外,必须要掌握姚昭仪昨晚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导致她得这种病?

        只要查出来了,就让姚昭仪重演一次当时的情景,这样姚昭仪就有可能恢复正常人。

        当然,这种做法是有点危险的。因为事情既有好的一面,当然就有坏的一面。

        好的一面就是臣刚才所说的,有可能恢复正常。不好的一面,就是有可能会加大病情,使姚昭仪的情况变得更恶劣。”

        皇上等人听了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人活着就该有希望。既然有希望,就该去争取,而不是犹犹豫豫。

        如此,皇上便决定把尚宫局管事的官尚仪召来问话。

        管尚仪很快就被带到了秋仪宫,来到了皇上的面前。

        她见到皇上行了见面礼之后,也不等皇上开口询问,便从袖子里掏出林司乐的遗书呈给皇上过目。

        她作为尚宫局里最高管事人,林司乐自杀,姚昭仪突然变疯了,她当然难辞其咎。便早早的将林司乐的遗书收到身边,等着皇上的召见。

        果不其然,皇上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召见她。

        她有所准备,但对林司乐的突然死去,心里也是很难过和痛心的。

        只因林司乐在尚宫局里是最听话,最顺从,也是最温柔的一个人。

        她从不争宠,也不与人为敌。不但如此,她的人缘很好,处处于人方便,于人留情。

        这样的人,管尚仪想不通林司乐怎么会与姚昭仪有过节?

        于是,当她面对皇上对林司乐的质问时,她不得不为林司乐说话了:“皇上,于奴婢的观点来说,林司乐真不是一个会与人结缘,甚至是杀人的人。

        不过,她的遗书上既然是这样写,想必也是不会错的。因为最晚上她穿的是姚昭仪的衣服回来,而姚昭仪,据奴婢的听说,她昨晚也是穿的林司乐的衣服回去睡觉。

        这也就证明了,林司乐的遗书可能是真的。她是真的因为与姚昭仪有过节,便忍不住要杀了姚昭仪,但到最后,她又于心不忍,便放过了姚昭仪。

        她虽然放过了姚昭仪,但奴婢猜测,她应该放不过自己。因为她一向都是善良的人,如今却突然做出了如此过激的行为,便无法原谅自己,或放过自己。

        所以,回到月赏宫之后,以她的性格会选择自杀,以此来恕罪,也是有可能的。”

        皇上听了感到烦不甚烦,此事不用管尚仪说出来,他也是明白的。

        他烦恼的是,林司乐一死,姚昭仪和林司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如此惨烈的结局就没有人知道了。

        没有人知道,又怎么让人重演昨晚姚昭仪和林司乐之间的事情,因而刺激起姚昭仪头脑中的神经,让她恢复正常呢?

        此事他想到就感到烦闷和愤怒,但又无处发泄。

        因为肇事的林司乐已经死了,他便无法对林司乐怎么样,只能让她死后不得安宁。

        但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难道这样做姚昭仪就会清醒过来?或者林司乐会活过来,让他对她进行细致的盘问?

        他一时间感到气闷和烦恼,但也无可奈何,只得挥手叫管尚仪退下。

        管尚仪准备要退下之时,皇上又突然发话了:“管尚仪,林司乐虽然是一名女官,但她的行为毕竟触犯了皇家妃子,理应收到严厉的酷刑。

        不过,她既然已经死了,也就不存在受酷刑和不酷刑的说法。但她的葬礼,却不能按照女宫的待遇而葬了。

        这一点,想必你是明白的。”

        “奴婢明白!”管尚仪点头,便心情难过的退了下去。

        她想到林司乐这一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过日子,就是想着不与人结缘,凡事于人方便,于己方便,将来百年归老的时候,可以得到名誉和厚葬。

        却没有想到,她会于这种方式死去。这样死去,她的尸体不但得不到厚葬,而且还会被扔到乱葬岗去喂动物,到头来,连个全尸都没有。

        唉……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无限伤感的而去。

        就在她感到伤感之时,叶成枫和叶尚书及叶大人又何尝不伤感呢?

        他们的伤感是无边的,绝望的,痛苦的。

        其实,人若死了,反而一了百了,最多也就是痛心和难过一段时间。

        这种伤痛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的淡忘和减少。

        然而像姚昭仪这种,从一个聪明漂亮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疯子。这就让人会痛苦一生,折磨一生的。

        如今姚昭仪疯了,一时半会儿的,又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让她恢复正常,也没有办法弄清楚昨晚上她与林司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到最后,还是伍太医建议,如果要让姚昭仪情绪稳定,以及身心保持健康。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远离这个后宫,回到姚家休养身体。

        这样,她在熟悉的家里,便少了一份争吵,对她的病情恢复就有所帮助。

        听到这话,姚大人当场便向皇上请求,让他带姚昭仪回家养病。

        皇上虽然舍不得,但也没有办法,便永许了姚大人的请求。

        当姚大人和叶尚书带着姚昭仪和绿盈离开后。

        叶成枫便向皇上请求,请求调查一番此事,并向皇上借阅林司乐的遗书。

        皇上听了想了想,便把林司乐的遗书给了叶成枫,看着他道:“此事已成定局,朕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还要调查,但也知道有你的道理。”

        叶成枫道:“是的,皇上。因为臣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恳请皇上永许臣调查一番,再结束姚昭仪和林司乐之间的案件。”

        皇上听了点头道:“既是这样,朕准了你的请求。”

        “谢皇上恩准。”叶成枫连忙谢恩,并与皇上先后走出秋仪宫。然后与皇上分开。

        分开后他一边往前走,一边想着整件事情的过程。想到姚昭仪之所以会和绿盈分开,那是因为姚昭仪看到一位可疑的月赏宫宫女离开月赏宫。

        那么,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就是月赏宫的宫女。

        只要找到那位宫女,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当然,在找那位宫女之前,叶成枫还是决定去一趟林司乐遗书上说的,她与姚昭仪发生争执的地方看看,也就是太液池边。

        来到太液池,找到林司乐所说的地方,他仔细的检查起来。

        检查了几番之后,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或者说,有斗殴过的地方。

        因为按照林司乐所描述,她当时是和姚昭仪在这里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谈判到最后不成功,林司乐才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现在是初春的天气,早晚有些湿润,地上的泥土松软,必定能够让两人留下一些脚印。

        然而,他却没有找到一点脚印,也没有查到其它丝毫有用的信息。

        他查看了几遍,实在没有线索,便向着池里走去,想要找出一块石头,看看上面有没有粘上姚昭仪额头上的血丝。

        据林司乐的遗书所说,她把姚昭仪推入池中,让姚昭仪的头撞上了池中的石头,因而让她一时无力挣扎起来。

        林司乐看到这样,便又起了歹心,走入池中趁姚昭仪没有防备,又无力挣扎的时候,一把抓住姚昭仪的头狠狠的按进了池中,想要溺死姚昭仪。

        结果是林司乐突然良心发现,无法狠下心来杀姚昭仪,最终还是把她从河中救了出来。

        救出来之后,看到姚昭仪冷得要死,便脱了下自己的衣服和姚昭仪对换。

        这样,池边就要有两人留下的水迹印。除此之外,还要有石头让姚昭仪的头撞上去,石头上还要留有姚昭仪的血迹。

        然而,诸多的痕迹他都没有查到,就仿佛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不正常。

        这种不正常有两种解释。一:这里并不是林司乐所说的第一案发现场。

        第二,林司乐是有预谋的杀害姚昭仪。因为有预谋,所以她会把所有的痕迹擦掉。

        然而,如果她是有预谋的杀害姚昭仪,那么,她就会很下心来将姚昭仪杀害。

        但她没有,而且还很有爱地为姚昭仪换下湿衣服。

        这种种迹象已经表面,事情不对劲,这里更不是案发现场。

        叶成枫查看了许久,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如是,他不再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而是起身向着尚宫局走去。

        既然他在林司乐遗书中的案发现场,查找不出任何的有力线索,那么他就要查看林司乐的尸体。

        在他的心中有一个推测,那就是有人杀害了林司乐,然后再模仿林司乐的笔迹写了一封遗书。

        目的就是要把杀害姚昭仪未果的事情,转嫁给林司乐。

        也就是说,林司乐是一个替死鬼。

        所以,他在与皇上分手时就已经向皇上借来林司乐的遗书,要求一辩真伪。

        当然,叶成枫并没有这个本事能够辨别林司乐的笔迹。但朝廷中有的是这方面的才人,能够将林司乐的笔迹辨别出来。

        所以,他必须去一趟尚宫局,除了查看林司乐的尸体之外,就是要把林司乐生前写过的字拿来对比一下。

        很快地,他就到了尚宫局。因为他是皇上特许的禁卫,后宫中只要有命案,他都可以持着皇上的金牌,到各个宫殿调查。

        林司乐虽然写明是自杀,但也是一件命案。叶成枫来调查一番,自然没有人反对。

        不但如此,管尚仪还安排了平时与林司乐交往要好的曾司采来接待叶成枫。

        曾司采带着叶成枫来到林司乐的房间,她就退了出去,到门外的院子里等着叶成枫的指示。

        不是她不愿意面对林司乐的尸体,而是因为看着林司乐的尸体,她会伤心难过,会大哭不已。

        但这样一来,就会打扰叶成枫的调查过程。

        叶成枫走进林司乐的房间,看到的是一间朴素但又干净整洁的房间。

        作为一名三品女宫,林司乐的房间实在太过朴素了,几乎没有漂亮和高端一点的摆设。再看其衣服和首饰,除了一套皇家纪念日必须要穿的隆重一点,和佩戴得高档一点之外的朝服和首饰之外,其它的都是低端而劣质的。

        叶成枫查看了一遍房间里的角角落落,这才开始查看林司乐的尸体。

        林司乐是死于上吊,所以她的脖子处有一条深深的勒痕。

        他带起手套,将一旁的绳子拿起来在林司乐的脖子处对比了一下,勒痕的宽度与深度和绳子相吻合。

        这说明,林司乐确实是用这条绳子上吊自杀的。

        他查看了一番林司乐的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只有脖子有伤痕,眼睛凹出,舌头伸出的长度也符合吊死的长度。

        这诸多证据表面,林司乐确实是死于上吊。

        再看房间的门和窗,以及屋顶,也没有发现有人越过的痕迹。看来不是有人把林司乐吊死之后,再退出去的。

        因为林司乐自杀时为了防止有人突然闯入她的房间,因而发现她上吊,便把她救下来。

        所以,她上吊的时候把门栓栓住了,也把窗户上扣了,让外面的人只有破窗和门才能进来。

        至于屋顶,叶成枫刚才也上了屋顶查看,没有发现有人动过瓦片的痕迹。

        如此,整个的现场都足于证明林司乐确实是上吊自杀。然后,今早被人发现破门而入,才将她的尸体放下。

        如此,叶成枫将林司乐死于自杀的事件给了一个肯定之后,便离开了林司乐的房间。

  http://www.abcxs.com/book/47619/24909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