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一品国士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他站在绑着金国老皇的石柱旁边,颇为满意的献上着这些血流成河的场景。

        仿佛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

        “看,皇兄,你的江山……”

        他语气里带着笑意,真诚,而坦然。

        金国老皇痛苦的睁开眼睛。

        也不知赫连烨用了什么办法,他的触觉听觉一直处于灵敏状态,但就是看不见。

        这种听到却看不到的恐惧,要远远大于仅视觉上的恐惧。

        他缓缓睁开眼睛,颤抖着双唇,“你,你怎么可以如此,狠、狠毒!”

        赫连烨忽然笑了,他长袖一挥,周遭的漆黑散尽,两人竟然还是身处在燕京城的观景色城楼之上。

        而城楼之下,早已不再是盛世繁华。

        “我狠毒吗?从头到尾我并没有动手啊,还是皇兄久居上位,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这种场景而胆怯了?嗯,如果再让你看到西山军营……”

        赫连烨极会拿捏人心。

        他知道金国老皇关心什么,也知道他的七寸在何处?

        果不其然。

        金国老皇帝骤双目通红,暴怒起来,“西山军营怎么样了?你这个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我是乱臣贼子?呵,这世道何时变成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天下了。”

        金国老皇奋力的挣扎着,手腕之上传来咔嚓一声响。

        骨裂之声。

        原突然偃旗息鼓了。

        那股专心的剧痛,时刻惊醒着他最后残存的理智。

        不过,这种残存的理智,很快又在赫连烨的攻心之下,骤然消失了。

        “皇兄,你可知,你为何年过五十,便如衰老至此吗?”

        金国老皇帝琥珀色的眸子骤然一紧,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传说,又像是追溯到很久前,谁曾在他耳边提起过一件让他忽略的事情。

        末了,脑中灵光一炸,他想起来了。

        “是你,是你对了施了术,是你!让我衰老的如此之快,对不对!”

        他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喊了出来。

        纵是左手的手腕骨裂,但他仍然固执的用仅剩下的右手来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和对赫连烨的恨意!赫连烨笑了笑,仿佛那与生俱来的儒雅与谦卑早已化到他的骨血之中,以至于与现在为止,还从未出现过歇斯底里的咆哮。

        “这世上,还没有哪一种术,可以让加快衰老,除非是你自己为永葆青春,动了邪术!”

        金国老皇帝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他浑身忽然疼痛的颤抖起来。

        他脑子里划过那些年,那一个蒙面的术士,告诉他的秘术之法……

        他骤然想到,那些鲜活的生命,想到那些……

        那些鲜红,苍白,惨无人道的杀戮……

        那些夜半无人之事,小火炉之是慢慢熬制出来的令人做呕的肉香之气。

        以至于这些年,他看到那些鲜红苍白的颜色,便会想起,想起那些倒胃口的午夜,想起那些悄悄咽下去的……同类!

        “我、我,是、是你……”

        赫连抬了抬下巴,“什么你我的,皇兄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动了何一处的天条,才会让九幽殿神如此惩罚你!”

        金国老皇帝咽了嗯口水,他想起来,想起来了!

        他痛苦而又纠结的把脸转到一边去。

        不愿意看赫连烨探究的目光。

        仿佛心底那般阴暗的事情,只能他自己知道,别人,永远不能探知。

        赫连烨负手踱步于他面前,这般悠闲自在,也不像是要刑讯逼供。

        “皇兄啊,你还是这样要面子,你这辈子身上的骨气,都用在这上面了,是也不是?”

        金国老皇帝冷哼一声,“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赫连烨极是好脾气,“听不懂没关系,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你悄悄埋下的那些东西,我已经让人给你挖出来了,准备悬挂在城楼之上,每个上面都标记好名字,让生还的百姓去自己找找,一个月两个,现在算下来,应该有一百个?两百个?可真是一个大工程啊。”

        金国老皇帝的脸终于彻底扭曲了。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很想知道,皇兄所用的那祁山之术如何。”

        “如何?哼”

        金国老皇帝想到自己这种样子,八成就是他从中倒乱,才让他五十岁看上去像七十岁一般。

        “那些些童男童女根本就难以下咽……根本就是在诓骗朕!”

        赫连烨极是满意的看着他“你凭什么相信吃掉这些年月里出生的童男童女,就会长生不老?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做法不对?”

        金国老皇帝总觉得赫连烨是在引诱他说出些什么来。

        四下一瞧,此处虽还是在城楼之下,但显然周遭的人不知道被他用术骗到了哪里去了。

        “哼,朕是一国之主,谁敢说不对,况且,刚开始那几年,还是有成效的!”

        “可是这么多孩童失踪,你不怕被怀疑?”

        “呵,那又不是我赫连族的,草原十二部的女人那么能生,苗狄羌那么多人,从哪里找不出这样的孩子!”

        赫连烨悠然笑了,“原来燕京城里没有失踪案,竟然是你派人到边境偷来的,可是草原十二部族早已臣服与你,三王也无再反之心,同属你的臣民,竟然忍心对他们的孩子下手,你是不是比臣弟更加歹毒!”

        金国老皇笑的有些诡异,“无毒不丈夫,当年若非父皇偏心于你,我如何会做出如此牺牲,朕是皇帝,是皇帝!”

        哐当哐当的铁链之声,他挣扎着。

        “是啊,若非你认为父皇偏心于我,又如何会害死老殿主,老殿主为了保护父皇性命,将殿主之位,传授于他,而我,这一个弃子,被你发配长安,十年……”

        赫连烨眸底起了一层忧伤,那伤痕像是一个震源,自瞳孔处,辐射的裂向四方,深不见底。

        “呵,你那十年不是过的也很好吗,居然勾搭上的太后,还有了一个孽子,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回来,你还回来做什么?嗯,回来做什么?”

        金国老皇帝歇斯底里。

        “其实臣弟也不想回来,可是你一直派人明里暗里追杀我,将我堵在城门之外,让我有家不能回,杀尽我身边忠心耿耿护主之人,让我无法再证明自己的身份……你的目的好像已经达成了!”

        “但是你还是回来了,呵回来了……”

        “是啊,我夜夜做梦,没有一日不梦见我啊回,小茧他们,他们跟在我身边十年,陪我从长安到岭南一路流亡,呵,最后竟死在了自己国门之前,你说可笑不可笑!”

        “那是他们该死,该死……”

        金国老皇帝骤然瞪大了眼睛,想起十年前,自己颁布的那条密诏,杀掉准备回国的赫连烨。

        更是在那些杀手回来的时候,秘密处决了了他们。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才不会泄漏秘密。

        那件事至今朝中无人知晓。

        也是他的杰作。

        瞧,心思缜密,手段毒辣,隐瞒这么多年。

        赫连烨鄙夷的看着他的嘴脸,那漆黑又静若深渊的瞳孔里,释放着宛如地狱的幽冥之火。

        “唉,你伪装的如此辛苦,这些年也难为你了。”

        金国老皇帝死死的等着他,不明白,为何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呵,当然辛苦,从你生下来之后,我就很辛苦,父皇从来没有正面看过我,你才华出众,你惊才绝艳,你运筹帷幄,哪里都是你,哪里都有你,我大金青史之上,在你还未登基便已功勋赫赫,威名远播,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过朕,你与父皇的父子情深,除了他,宫里的娘娘也都喜欢你,说是你是天之骄子,说你是接班人,而我呢,我一身为皇长子,却因生母身份特殊不受待见,宫女欺辱我,太监欺辱我,我在宫里活的连狗都不如!我恨你,恨你们……限你从出生开始就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

        金国老皇帝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满面泪痕。

        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个为追求长生不老而做下人神共愤的事的金国掌权者,不再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皇帝。

        他是幼年被冷落的皇子,被父亲不待见的孩子。

        是在角落里吃着残羹剩饭苟延残喘的活着的尊贵的人。

        你毁了我的天堂,那么,我便拉你下地狱。

        赫连烨忽然笑了笑,鸦青色的广袖忽然动了动。

        周遭竟然传来唏嘘之声。

        仿佛漆黑的帘幕落了下去,万家灯火再次升了起来。

        金国老皇竟然看见赫连烨身后站着的金国百官,看见太史令,中书,御史,看见草原十二部族道领要杀人的脸。

        看着悬挂在城楼之上,那近一百个坛子,看见那坛子之上清晰的写着每一个孩子的名字,隶属哪个部族。

        他看见城楼之下,所谓的血流漂杵,竟然是青鸾带着西山军营的人控制了禁军和巡防营。

        看着那些原本被杀死的百姓纷纷举着火把,目露凶光的看着城楼之上。

        原来,他们的统治者如此不堪。

        而远在城外,与西山军宫对质的赫连玦的兵,也开始有了松懈。

        那一字一句,锥心刺骨,让人无法入耳。

        很多人是经不过挖的。

        就像你不知下一锄头是否会砍到下水管道还是埋了很久的动物腐尸之上。

        洛书看着身后拿着长矛,簇拥上来的西山军。

        叶沉挡在她面前。

        原来,她们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赫连烨给她们所制造的幻觉。

        而刚才那一切,更是他十年前亲自经历的。

        所以,在章猛痛苦的想要自尽的时候,阵法自动破了。

        她看了一眼草原十二部族的人,怕是刚才他们也在经历这种局面吧。

        “他竟然已经控制了那么兵力,看来,金国政权,怕是要重新洗牌了。”

        叶沉握紧了她的手,“有我在,别怕。”

        洛书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忽然也想了起来,他也是从这条道路之上走过来的。

        经历了那些肮脏的夺位之路,经历了那些人性极致的阴暗,经历了那些丧亲之痛。

        可如今,依然保留着善良,保留着信任,这一分固执,执着,即便是在他已经拥有了江山之后,依然无法改变的吧。

        她忽然很想见一见,已过世的沈老将军。

        为大夏培养了一位有血有肉的君主。

        反观金国这边,不得不说,九幽殿殿主对儿子的教育是如此失败。

        可是这又能怨谁呢。

        十指尚且有长短,何况皇室的孩子。

        “每一项犯罪,都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产生的畸形心理。你毁了我的天堂,我给你造一个地狱。”

        洛书喟叹一声,前面那一句是说金国老皇帝,后面一句说的是赫连烨。

        他今日搞这样一出,就是想让所人有知道金国老皇帝所犯下的罪行。

        让所有人知道什么叫感同身受。

        让别人在经历了那种事情之后,无话可说,至于是他有心要逃避金国严苛的律法,还是另人他图,便不可而知了。

        青鸾一身戎装看了她们这个方向一眼。

        洛书道“金国老皇出了这样的事,怕是这皇位也彻底不保了,可是他还有皇子,所以如果赫连烨是为了夺位,定然还是有后招的!”

        叶沉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抬眸看了看远在对面人群里的赫连玦。

        眸色深深。

        他与洛书一样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是一种被巨大阴谋笼罩着,正缓缓被吞噬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后招,能除掉赫连玦,自己登位?

        此时,人群里起了骚动。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皇帝无德,烨王继位……”

        “皇帝无德,烨王继位!”

        人群里竟然开始慢慢此起彼伏的响起这种声音来。

        最后所有人,包括赫连玦手下的士兵,也跟着高喊起来。

        那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仿佛开始记起,赫连烨在治国之策上的丰功伟绩。

        那些被抹杀于皇室卷宗里的墨迹,终于以另一种方式,从百姓的脑中缓缓声了起来。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你可以抹去历史之上的墨迹,但无法抹去百姓心中的记忆。

        当然前提是必须在某种场合,某种催化,某种有心之人的重提之后。

        因为人总是擅忘的。

        “我了个乖乖,这些人是要造反啊!”

        王蕴大公子一脸青肿,虽然是在幻觉里,但挨的揍却是事实啊。

        “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造他娘的反!”

        章猛同样一脸青肿的捂着脸,那是被洛书打的。

        “这是他国之事,与我们无关!”

        叶沉身上的血迹还未干。

        赫连烨远远听到了他的声音,浅笑着回头。

        “叶陛下,到现在为止您还认为此事与你们无关?”

        叶沉笑了,“烨王爷何意?”

        “呵,他若不死,你认为,他会让你们,这群知道了他秘密的人,安全回国?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abcxs.com/book/48206/27023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