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武侠世界大改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墙角的小字

第二百一十二章 墙角的小字

        言归正传,这时聂人王显然也是看见了这二十二个大字,于是只听他一边将雪饮回鞘一边由衷的赞叹道:“好绝好缜密的一式奇刀!”

        说着似乎是想考较一下聂风,只听他又转过头来道:“风儿,你可知适才一刀如何缜密?如何绝?”

        “这个嘛!”乍闻老父提问聂风那双充满慧黠的双眼又是不期然地朝墙上那二十二个大字看了一眼,然后慎重地道:“此刀之缜密在于其巧妙布局,即那个雕琢这柄巨刀的人早已算准了那根在悬了巨刀后已是簌簌欲塌的横梁若是遇上寻常百姓步进庙内还可不塌,但遇上绝世高手的兵刃气势隔空催逼就会即时寸断,然后那柄巨刀也就会如其所预期地疾劈而下。”

        “也正因如此,这整座破庙其实都可说是那名高手蓄势待发的一式绝世刀招,只待有本事引发此招的人进入庙内而已。不仅如此,那柄巨刀在与爹的雪饮硬碰后其迸发的木屑竟能在周遭墙上形成这二十二个大字,显见布下这刀招的人已将接下来的变化完全算无遗漏,是以其刀道修为之高恐怕也已不在爹之下!”

        就这样,聂风一口气说到这里时竟是如数家珍。而因为也是不禁有些讶异自己儿子对刀的见识的缘故,聂人王在闻言之后也是不由得满意地笑道:“好,风儿,想不到你在用刀之道上竟已如此大进。只不过稍显不足的是,你却仍看漏了一件事。”

        “仍看漏了一件事?”聂风闻言顿时微微一愣,然后立刻问道:“爹的意思是?”

        “你还看漏了这一刀的寂寞!”聂人王闻言提点道。

        “寂寞?”聂风闻言顿时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道:“不错,在此破庙之中布下这等绝世奇招的人其在刀道上的修为想必早已难逢敌手,也很久没有人值得其出刀,故在长久寂寞难耐下他才会以此破庙为招,毕竟如此一来就算他自已人遇不上棋鼓相当的对手他所布下的刀招也能遇到对手。”

        说着只见他又是稍稍一顿,然后继续道:“而从适才一刀在墙上所刻下的那二十二个大字来看这名绝世刀客不但在无涯刀海中苦闷寂寞,而且也在‘情’之一字上无边寂寞,所以才会顿悟出‘感情是愁苦,情是孽债,情到头来只落得一场虚空’这样匪夷所思的道理来。”

        “不错,正是如此。”

        说着聂人王也是不由地微微苦笑,毕竟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赴战南麟剑首的途中竟还会有缘遇上一个与自己同样寂寞并且还可能比他更强的绝世刀客。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他此行已非战断帅不可,并且还早已应承其子聂风无论此战胜负如何都会封刀与其归隐一生,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找出这名绝世刀客来并与其战个痛快。

        言归正传,虽然聂人王已即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此刻聂风的心中却是突然浮起了一个与这个念头相差不大的念头。原因无他,他虽然看漏了这一刀的寂寞,但却又看到了一些聂人王没有看到的东西。

        是的,在这座破庙的一个昏黯墙角之中还刻着数行这样的小字:“情不是苦,情不是债,情不是愁,情不是空,为情又何妨痴愚一生?”

        不得不说这数行小字与适才刀招的字意完全就是背道而驰,也正因如此,聂风在看到这些小字以后也是立刻就十分好奇地想知道这到底是何人所刻。

        当然,虽然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何人所刻,但由于这些小字的笔迹极为工整且字体还很纤柔清丽的原因,聂风也是顿时便觉得这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若的孩子所刻(一般而言人都是年纪越小写的字就越好看,相反长大了字就会写得潦草起来了),并且其还更可能是一个女孩子!

        只是话虽如此,可聂风最终却并未将这件事告诉聂人王,毕竟对方也根本不会去在乎一个小女孩所刻的这些小字。只是话虽如此,可相较聂人王而言这小女孩所刻的这数行小字却是远远要比刚才那一刀所留下的二十二个大字更令聂风好奇。他很想知道何以一个小女孩会如斯反对“情是苦”这种说法并暗暗在昏黯墙角留言来表明自己的想法,莫非她便是那个绝世刀客的女儿,并且也如之前的聂风一样因为有一个疯狂的父亲而不得不飘泊天涯?

        言归正传,正因为这数行深情无限的小字聂风也是直至如今都依然忘不了此事,乃至于也一直都很想看看这小女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只是话虽如此,可因为早已身经百战并借此拥有了极强的警觉性的原因,聂风在完成讲述之后也是立刻就不由地问晋艺宸道:“对了,不知此事你又是怎么会知道的?”

        这时只听晋艺宸继续忽悠道:“老实说在当年你爹要与‘南麟剑首’断帅决战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天下会便立刻意图在你爹与断帅战至两败俱伤之际夺取‘雪饮刀’和‘火麟剑’这两大神兵,是以你们一路上的一举一动其实也一直都有人很详细地汇报到天下会的总坛来。”

        “而据当时天下会的探子所报,在你们抵达那座破庙的几天之前曾有一个高逾七尺的散发壮硕汉子将那柄巨大的木刀挂在了庙中的横梁之上。而在那名汉子离开之后探子们又看见有一个脸仿佛是冰雪雕成的小女孩偷偷走进了庙中,并于一会儿之后又偷偷地离开了。”

        “就这样,本是在那里守株待兔的几名探子当时便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乎在稍一合计之下他们当即便决定进入庙中好好搜索了一番。结果理所当然的,很快他们就在一个昏黯的墙角发现了这数行小字。”

        “当然,本来那几名探子对此也没太在意,可等看到那柄巨刀与你爹的雪饮硬碰后所迸发的木屑竟能在周遭墙上刻下那二十二个大字之后他们却也是不得不对那散发汉子和那个雪雕小女孩重视了起来。只是话虽如此,可在那之后他们却顿时就如同是销声匿迹了一般,乃至于任天下会如何打探也未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这样啊!”

        聂风闻言顿时又是点了点头,只是就在晋艺宸以为

        自己这套说辞已能彻底过关之际却听他又质疑道:“不对,我进入天下会之时你已经离开了近半年,即当我们抵达那座破庙时你已经离会五个月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又如何能再看到天下会的探报?”

        “哦,果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的吗?”

        如是想着晋艺宸却是立刻就不慌不忙地反问道:“怎么,你觉得我在被秦宁那般摆了一道之后就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吗?”

        “什么意思?”

        “很简单。”晋艺宸闻言顿时就脸不红心不跳地将另一段也是早早就想好了的说辞拿出来道:“想当初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在易容之后又多次暗中潜入了天下会总坛翻看各种情报以便能够握住秦宁的把柄,而这件事便是当时的意外收获了。”

        “是吗?”聂风闻言点头道。

        这时却听晋艺宸又继续道:“不过可惜啊,我虽然有了这方面的收获却一直都没有秦宁的把柄方面的收获,显见这家伙做事情也的确是有够滴水不漏。而再等到你被雄霸收为了第三弟子之后我顿时就觉得就算我捏住了秦宁的把柄也再无意义,还不如他日再堂堂正正地凭自己的实力走上天下会总坛去!”

        “这样啊!”聂风闻言再次点了点头,然后道:“那聂某就在此祝晋大哥你能早日实现心愿了!”

        “嗯,借你吉言!”

        说着似乎是不想在这方面深究,只听晋艺宸又道:“好了,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如你所想的那样,当初在那庙里留下那柄巨刀的人就是第二刀皇,而刻下那数行小字的那个小女孩则也正是第二梦了,而在拥有如此缘分之下不知你可还会对娶她为妻有所排斥吗?”

        “自然是不会了。”感受到一旁的梦所投射过来的那鼓励的眼神,聂风顿时便坚定地道:“晋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她,然后绝不偏私地好好照顾她!”

        “如此便好!”

        说着只见晋艺宸又将刚刚那盒续命神膏取出来交给了梦道:“好了,去帮他把身上的外伤也处理一下吧,毕竟他接下来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好。”

        就这样,梦闻言顿时也是点了点头,结果只听一旁的五夜突然插嘴道:“只要将这药膏抹一点在伤口上就能使其痊愈了。”

        “是吗?”

        说着梦也不矫情,直接就拿着这续命神膏往聂风那边走了过去。结果在见状之下晋艺宸却是突然就凌空两指点中了那依然“昏迷着”的小南的小猫的昏睡穴,然后就这般和五夜一起很识趣地走到门外耐心等待了起来。

        ……

        ps:再次厚颜无耻地求一下推荐、收藏、捧场以及月票,创作不易啊!

  http://www.abcxs.com/book/48284/248841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