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湮华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锁魂赤练

第二百四十六章 锁魂赤练

        如此这般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个仔细之后,黎开仔细观察着白黑无常各自的神情。

        “便是因为如此,金陵城上空,出现与异界相通之裂隙,百鬼朝向,一时间人心惶惶,我们想着地府阴曹乃是众鬼羁押之处,便前来拜访,讨教解决之法。”黎开这回答的不卑不亢,有一部分程度,也是想探探眼前这两人的态度。

        “哟呵,说到众鬼羁押之处,怎么感觉像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个…。哎呀!”说着白无常一下跳的老高,扯着旁边黑色的影子大呼小叫:“小黑刚才好不容易找到的榆钱孑呢?没给它趁机跑掉吧。”

        黑衣白了他一眼,不愿搭腔,一挥手,白衣脚下赫然出现一个口吐白沫的小老鼠样子的家伙,正怯生生地看向众人,白无常大喜,拎着那小东西的耳朵,一个劲儿的教训:“哈,跑啊,怎么不跑了。”说着,从这家伙的身上不知道哪里,搜罗片刻,拿出一个扇子吊坠儿样的东西,惹得那小东西吱吱直叫。

        “喏,东西是你们的吧。”白无常将那个扇坠扔向程煜:“幸亏你们遇见的是本大爷,不然要是小黑,管直接将你们锁了押进去。”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说得众人是满额黑线,到底还不是你技不如人,才把黑无常咋呼过来的。

        “这家伙名为榆钱孑,可窥人心思,是个爱偷人宝贵之物的小鬼,看你们这寒酸样儿,一块破坠子也当成宝贝,啧啧。”白无常拿出张符咒,在那个小东西脑门上一拍,就见它一下子面目呆滞,顺着白无常所指的方向,径直走了过去。而他站起身来,掏出一本名册,在上面写写画画,嘴里还不忘念叨着。

        “我还说遍寻这个地界,怎么都是小打小闹,不想重要角色,都被裂隙吸引到了金陵城。”说罢转向众人,一指黎开:“这女娃娃眼力不错,七爷这个称呼,倒是很久没有听到了。”

        收了扇坠儿,公孙念正想因为此事骂人,这白无常嘴也是够损的,东西还就还吧,不忘编排人家一通,要放在平常,早就赏他喝一壶了的,但想着此次前来算是求助阴曹,这二人又是阎罗鬼王跟前的红人,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也就顺势平息了下来,听见白无常问黎开,身子正偏侧向一方往她这里蹭过来,瞅准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个小黑虫,放在了他身上。

        黎开自然也是不知道公孙念这个小动作,见二人之间虽然黑无常能耐了得,但似乎只要控制住这位白七爷,他便不会为难众等,此时也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手里紧握着赤练武器,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

        “人生确随无常,黑白对之。故黑白无常!黑者恶之,白者善之,善恶之分乃无常之有常也,以此理可对之。二位鬼使鼎鼎大名,是我们唐突了。不过,二位如此,呃…丰神俊朗,看来列传野史中所说,也不可全然相信,我们此来虽说是为求助,但也说成是帮手,还望二位鬼使,指点去阴间的路。”

        黎开如是说道,程煜在旁边俨然失笑,这小丫头片子,净挑人爱听的说。看得出来,这白无常很是受用,摆摆手,说话的语气像是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一般,大度叉腰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鬼界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

        “哎呀,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就不要鬼使鬼使地叫了,听着好像狗屎似的,你们既然知道我两的身份,

        要是看得起我谢某人,完全可以叫声兄长,那是我兄弟范无救,称八爷也好,范兄也罢,不必拘礼不必拘礼。”

        几人无奈,也不知他这“狗屎”是怎么听出来的。说着与程煜勾肩搭背地,跳到黎开面前:“不过你刚才所说的帮手,怎么个帮法?”

        黎开心中了解,这白无常看起来神经大条,与黑无常的严肃和拒人千里之外不同,其实也是个惯会做生意和收买人心之人。他既然知道了几人来地府的目的,又简单了解了几人的身份,当然手上的事情,多一人帮忙就比少个人强。何况此前地府确实生了不少事端,一牢众鬼在看守失职的情况下,全部在逃人间,有些,连名录上似乎都不甚完全。照这情况看来,也不一定完全是意外所致,多半有人为之因。

        白无常此举,也算是帮自己的差事。

        不过在弄清楚这两人真正脾气之前,黎开还是秉承一向有礼谦逊地称了白无常一句“七爷”。

        “刚才听七爷所说,恶鬼名录上有众多在逃,此事正逢出现在时之罅隙解封,人间出现裂缝之时,未免过于巧合,我们此来禀明的情况,一则有其逃脱之后的去向,二来,也可共商退敌之法。”

        “呃…”白无常觉得黎开说的有理:“如此也好,你们且随我一起前往地府吧。”说着起身要走,被后面的八爷范无救踢了个正着,顿时哎哟一声:“小黑,你踢我干什么!”

        就见黑无常指指手里的文书样的东西,仅仅说了两个字:“任务。”

        “哦,对!”白无常拍了拍脑门,一脸焕然大悟,嬉皮笑脸对着几人:“那个,我们此行除了收押恶鬼名录上在逃的精怪,也确实有任务在身,不过,却可以指点你们此行去路。”说着掏出自己的一块腰牌:“此令牌可自由出入地府,应该与你们有用,只不过…”白无常一指程煜,继续说道:“添红袖不可再穿了,阴间恶灵遍布,由着这东西肆意汲取,怕到最后你不整的灵识无法继续控制,最后魂魄元神没让噬灵的这丫头吞了,反而被小鬼吃个干净。”

        向身侧一伸手,黑无常像是与他有感应一般,递过来一串镣铐,与手中的赤练材质类似,散着星星点点的寒光:“暂时将魂魄锁起来,应该可解一时之急。”

        程煜看着也颇为受用,拱手相谢之际,被黑无常一个大力,将双手锁住,还没准备好就相挣不开,不觉得有些恼火。刚想作,就听白无常又说:“这东西,当今世界也只有从他的手中,才可锁住你的魂魄,不要那么那么大惊小怪。”

        良辰就这么一直盯着黑无常手中的赤练,一边想着囚锁露离的镣铐,终于忍不住插嘴问道:“敢问二位,这镣铐除了可以锁人魂魄,是否还能压制其仙术法力?”

        白无常看看他,看看身侧的八爷,觉得这一问事出有因:“正是。”

        “那,是否真的除了八爷外,无人再可用其锁住他人魂魄?”良辰着急道。

        “理应如此,怎么?你见过被这捆仙绳,束魂锁禁锢的人?”白无常隐约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不像开始想象般那么简单。

        良辰眼中泪光微泛:“那人,正是我的师父。”

  http://www.abcxs.com/book/48565/25857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