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豪宠天外妻:影后驾到 > 308 爆更大结局19

308 爆更大结局19

        乔乔仰脸嗔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别笑,我说的是真的。”

        “好好好,我不笑。”

        梁孟峤好脾气地应下,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略微沉吟了一下,又低声开口说:“乔乔,爷爷说的对,你哥已经长大了,你没必要再时时刻刻地关心他、担心他。”

        乔乔一愣,脸上的神色顿住,清凌凌的眸子眨眼间蒙上一层轻薄的纱,她眸中,有片刻的混沌和茫然,但很快的,重又恢复清明。

        她掀了掀眼睑,回视着梁孟峤,轻声说:“你们说的意思我都懂,可是,有时候就是做不到。”

        顿了顿,她又说:“你们不了解,这几乎已经成了我的本能。”

        “我了解,”梁孟峤忽地斩钉截铁地说,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深邃、黝黑,深处是一汪无边无际的深情,一字一顿地问,“因为你早慧,因为你们俩从小到大相依为命,是不是?”

        乔乔心头猛地一震,凤眸里瞬间有风暴卷起。

        是啊,梁孟峤说的没错。

        因为她生来带着前世十几年的经历和智慧,因为相依为命时她自觉地把连卿当成一个弟弟去照顾,所以,十几年来这习惯早已刻进她的骨血,轻易改不掉的。

        嘴角动了动,乔乔想说什么,却僵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梁孟峤俯身在她颤抖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温柔的薄唇从她唇角划到耳边,腾腾热气喷洒在她耳边的肌肤上,柔声哄着她说:“我并不是说你做错了,而是,你们长大了,连卿他已经有能力独自生活的很好,那你是不是该卸下肩上的重担,好好地享受生活?”

        舌尖卷住她的耳垂,梁孟峤十分有技巧地吮了一下,又吐出,忽而嗓音也软了,带了几分娇憨,像是撒娇:“就当是为了我?你不知道,看你这样,我不光心疼,还会吃醋。”

        乔乔身子一麻,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而后,因为梁孟峤猝不及防的一个撒娇和邀宠,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酥的。

        偏偏,梁孟峤还故意去逗她,唇追着她的耳垂用牙齿细细密密地磨,还口齿不清地断断续续说:“好不好?你也,心疼,心疼我?”

        乔乔被他逗得没办法,一边红着脸往后躲,同时又被他撩拨得口干舌燥,哪里还顾得上想什么对和错,一门心思扎进了梁孟峤奉给她的情潮里。

        等两人闹够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干脆当晚就留在了杜家。

        第二天,上午吃完饭,梁孟峤陪着乔乔去给郜明泉施针。

        郜明泉在郊外有一套别墅,刚巧,离翠云农庄不远,环境清幽,空气清新,很适合养病。

        白心雅带着乔乔一路往里走,边走边介绍这别墅里特色的景。

        还别说,真花用了心思。

        而且,看得出来,这栋别墅的底蕴,不比他们在海城白日堂的浅。

        针灸室已经按着乔乔的要求都准备好了,干净、无菌。

        因为郜明泉的病因在心脏,主要针灸穴位也是在胸前,乔乔便让梁孟峤和白心雅一起在旁边当助手。

        说是助手,也不过是陪着她罢了。

        由于记忆恢复,乔乔的内息比之前更为浑厚,就连医术上因为多了这一世十几年的经验磨炼,也比上一世精进不少,换言之,她如今的医术,比失忆时要厉害。

        所以,一整套针下来,虽额头出了细密的一层汗,脸色稍微苍白些,别的倒无妨。

        郜明泉的心理素质很好,或许是病久了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过,在最初乔乔主动提及自己能根治他的心脏病时,郜明泉也激动、期待过,只是过了这半个月,他的心态渐渐稳了下来。

        施针到一半,他便闭着眼睡着了。

        反而是白心雅,站在旁边半个多小时,一动都不动,甚至是大气都不敢出,似乎生怕因为她的呼吸乱了刺进郜明泉胸口的银针。

        乔乔结束时,一扭头看见她跟个雕塑一样的杵着,不由得觉得好笑,她低声笑道:“走吧,我们先出去,半个小时之后再取针。”

        白心雅眼珠子都没动一下,一直盯着郜明泉的胸口,随着他胸口的起伏来调整自己的呼吸,闻言,摆摆手轻声说:“没关系,我在这守着,你先去休息会儿。”

        话落,她抬手按了墙上一个开关,而后朝乔乔说:“我叫人带你去房间休息。”

        乔乔见状,也只得作罢,应声拉着梁孟峤出去了。

        他们俩一走,白心雅才“砰——”地一声,瘫坐在地上。

        因为卫生要求,针灸室没铺地毯,她这一下子直接坐在了冷硬的地板上,下意识要惊叫出口,却在余光扫过静静入睡的郜明泉时,生生将惊叫咽了下去。

        外面,乔乔一出门,便有一位十几岁的女佣过来。

        “乔小姐,梁先生,这边请。”

        女佣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乔乔回头朝紧闭的门看了一眼,她耳力好,自然没错过刚才那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眉心微动,她没说什么,跟着那位女佣去了休息室。

        白心雅很有心,特意准备了一间专供乔乔休息的客房,里面一应布置都是简洁风,偏偏从窗帘的布料到浴室里备好的新的浴袍,都很合乔乔的胃口。

        打眼一扫,乔乔轻笑一声朝女佣说:“辛苦了,有需要我再叫你。”

        女佣连声道“不客气”,躬身退了出去。

        “累坏了?”

        梁孟峤拉着乔乔走到沙发边让她坐下,站在后面抬手放到她肩膀上,作势要给她按摩肩膀。

        乔乔重重点头,扭了扭脖子,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按按。”

        梁孟峤轻笑一声,不轻不重地给她揉捏起来。

        乔乔舒服地叹一口气,身子一软倒在沙发里,仰着脸去看梁孟峤,调侃道:“峤哥,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精湛了。”

        梁孟峤垂着眼,他稍稍往前倾身,两人的脸便直上直下的对着,他轻笑一声,俯身将唇印在她的鼻尖,柔声问:“哪方面的技术?”

        嗓音轻柔,说话时薄唇摩擦着乔乔挺翘的鼻尖,还有似有若无的呼吸喷洒在乔乔的唇上,又酥又痒。

        乔乔心头一荡,顿时起了色心,然而,余光一扫室内陌生的布置,理智瞬间回笼。

        她轻咳一声,作势义正言辞地指责梁孟峤道:“峤哥,一言不合就开黄腔,不好!”

        梁孟峤继续笑,唇往后移到她眼睛上,乔乔下意识闭上眼睛,就听见梁孟峤用他那副温热、散发着诱人腔调的嗓子,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地,像是钓鱼,说道:“那,你喜欢吗?”

        “不,”乔乔忍着心头的躁动,红唇一开一合,在梁孟峤发狠用唇去抿她的眼睫时,忙话锋一转,娇声道,“不喜欢才怪。”

        梁孟峤松开她的眼睫,唇又转移阵地移到了她唇角,低声诱哄道:“乖,别着急,这里不合适,等回去,哥哥好好伺候你。”

        乔乔:“……”

        峤哥,你的荷尔蒙急需要收敛!

        按个肩而已,至于吗?!

        若是梁孟峤听见她的腹诽,怕是要大声告诉她,很至于。

        自从洞房花烛夜,梁孟峤觉得,他的人生已经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地,神秘、刺激、愉悦,急需要乔乔来身体力行地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又一笔,乐此不疲。

        *

        隔日针灸一次,连续十天,郜明泉自我感觉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善。

        白心雅很高兴,每次乔乔去时都准备好各色的水果点心来招待。

        至于乔乔之前提的那块地皮的事,郜明泉回复说已经在着手处理了。

        六月十六日,关于那块地的招标开始。

        梁望把这个任务分配给了连氏,自从签下协议那天开始,连东声就跟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周旋应酬在所有能活动的人脉上,一方面让连华影亲自盯着投标文书,力求千万千万不要出错。

        赵女士也知道这次合作对连氏来说是一念生一念死,自然也全心全意照顾他们父女两个。

        以至于,连卿最近这段时间的反常都被他们给忽略了。

        十六日一大早,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的连东声收拾收拾就带着连华影出发去连氏。

        针对于这次竞标组建的团队,有十二个人,其中六个是连氏的,四个是梁氏调过来打配合,名义上由连东声统一管理。

        父女俩到的时候团队人员悉数到齐,正在连氏楼下等着。

        清辉洒在连氏大楼上,连东声仰头望着反射着耀眼光芒的大楼,踌躇了大半个月的心情忽地奇异般地被抹平了,继而打心底生出几分豪情来。

        京城所有有可能参加竞标并且有能力和梁氏、连氏竞争的世家、集团他都调查了一遍,十之八九这块地就将落入他们的手里。

        他之前的担忧只不过是因为ms狮子大开口的十倍违约金。

        可此刻,仰望着被清晨的金辉照得金碧辉煌的连氏大楼,他突然就有了底气。

        这可是连氏啊,他连东声一手重组的连氏,谁能吃得下?

        唇角慢慢勾起,他志得意满地轻笑一声,一边感叹自己先前庸人自扰,一边拍着连华影的肩膀,温声说:“放轻松,十拿九稳的事,别有压力。”

        连华影诧异地看了一眼态度转瞬间天翻地覆的连东声,压下心底的疑惑,扬唇笑笑:“嗯,有爸在我一点也不担心。”

        一句包含仰慕和奉承的话,让连东声开怀大笑。

        他转身一挥手,朗声道:“出发。”

        与此同时,梁家老宅。

        时应兰端着一杯牛奶走到窗前,递给站在窗前远望的梁望,笑问:“在担心?”

        梁望闻言桃花眼里几不可查地闪过一抹暗芒,转瞬即逝,他转身接过牛奶,唇角一勾笑着说:“妈觉得梁氏拿不下吗?”

        时应兰仰着脸看着晨光里俊秀挺拔的儿子,脉脉含情的桃花眼眼底慢慢积聚起欣慰和自得的笑意,像是在欣赏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完美作品。

        她摇头,慢声说:“不,这个案子会是我的儿子以及还有他的梁氏的踏板,而不是绊脚石。”

        梁望轻笑一声,抬手揽住时应兰的肩膀,意味不明地低声说:“还是妈的话精辟。”

        时应兰一怔,还没说话,身后响起梁齐鸿的声音。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闻言,梁望松开揽住时应兰的手,转身笑着朝梁齐鸿看去,这一看,便有些愣。

        清晨的光从他身后洒照进来,在他身前拢出一团明亮的光影,还有他自己愈发颀长挺拔的身影。

        而在这片光影之外,梁齐鸿拄着拐杖从阴暗深处慢腾腾地走过来。

        是真的慢腾腾地在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49978/28733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