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 > 三百八十七章:言语伤人各怀心思

三百八十七章:言语伤人各怀心思

        “难道我对你来说就只是一个负担?”秦淮听到华蓁的话,只觉得心口似是被刀狠狠的扎进去一般,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明知道这话会伤秦淮的心,华蓁却也不得不说出口。

        她知道,若是自己好生与他说话,他根本不会听的,她不想让他在为自己受伤。

        自己欠他的已经还不清了。

        “是,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个负担,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也知道我身边需要什么样的人在,若你当真想要成为我的助力,就先养好自己的身子。这般残破不堪的身子,留在我的身边,还需要我派人去保护,着实有些麻烦。”华蓁说着,看了眼陈林。

        态度很是坚决:“要么留在宛城等我,要么就永远离开我身边,你自己选一个吧。”

        说完直接越过秦淮的身子,朝着楼梯走过去。

        站在大堂的陈林瞧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替秦淮心疼。

        看着秦淮转过身,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华蓁的后背,眼中的心痛叫人瞧着都心疼。

        再看华蓁,只觉得这女人当真是太过绝情了。

        江芙看着秦淮还站在门口,嘴巴动了动,回头望着华蓁,想要开口却是被周姨拉了一把。

        周姨自是看的透彻,知道华蓁的心思,她只是不想让秦淮置身险地。

        大堂之中所有人都不敢出声,店小二将早饭端上来,华蓁便是坐在桌子旁简单的吃了些。

        只等着张贺过来,都再没有回头看一眼秦淮。

        秦淮依旧站在房间门口,整个人都未曾动过,只是目光一直紧随着华蓁。

        等瞧着华蓁出了门,上了马车,这才动了动。

        陈林见此轻叹一声,第一次他觉得秦淮是个可怜的,虽然相比起白玉能陪在她的身边。

        却也是被她伤的最深的。

        轻叹了一声,抬头看着秦淮:“少将军放心,陈林一定会保护好公主的安危,少将军只管等陈林护着公主平安归来就是。”

        说完一招手带着人离开。

        秦淮闻言却是双拳紧握,目光瞧着已经没有半个人影的门口,眼中的神色却是坚定起来。

        “就算你生气也好,再不理我也罢,我都得跟在你身边,若不然谁来保护你啊。”嘴角微扬起一抹苦笑,秦淮说着,直接伸手握在自己的刀上。

        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副将潘兴瞧见,赶紧上前劝到:“少将军刚刚公主说的,公主的脾气少将军该是清楚才是,若是公主看到少将军违背了她的意思,只怕会生气。”

        “只要能确保她的安危,那又何妨。”秦淮说着,直接翻身上马。

        潘兴见着自己想要阻拦怕是不可能,但想着华蓁昨晚特地亲吩咐的事情,咬了咬牙。

        快步跟上去:“少将军若是担心公主,咱们不妨跟在后方,若是公主有难咱们带着人营救公主,若是公主并无危险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提前撤退,这样既能确定公主的安危,还不至于让公主因此生了少将军的气。”

        潘兴说着,心中很是担心,生怕秦淮听不进去自己说

        的话。

        好在秦淮闻言勒住缰绳,点了点头。

        潘兴这才松了口气。

        永安公主的吩咐只是保护好少将军,并没有说不允许少将军尾随其后,只要拉开距离就算生危险,等少将军知道,也有段时间,这便就够了。

        当即召集客栈周围的秦家军,跟着秦淮追随华蓁走去。

        马车之中华蓁并不知道秦淮跟在后面,只是端坐在马车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芙看了眼周姨,终是忍不住说出了口:“公主对秦大公子是否太过于绝情了?”

        说着似是怕这话会伤了华蓁,又赶忙改口:“奴婢的意思是,公主这般说话,只怕会伤了秦大公子的心。”

        闻言华蓁眼中的神色动了动,却是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多了些苦涩:“伤心,总比丢了性命强吧。我欠了他的够多的了,多的已经还不清,这一遭究竟是生是死谁也说不清楚,我不想再欠他的了。”

        闻言江芙也跟着哑然,是啊,她欠他的够多的了。

        “可是对秦大公子来说,只怕公主的心,比性命还要重要。若是可以选择,我想秦大公子,定然愿意为公主送命,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江芙说着,很有些不忍。

        秦淮对华蓁的心,她这一路看的明明白白。

        自是知道他将华蓁看的多重要,也清楚这些话,对他来说有多重。

        可是看着华蓁,江芙不忍再说下去,只能将话都给咽了回去。

        他将华蓁的命看的比自己重要,却不知道,华蓁将他的命一样是看的比自己的重要。

        周姨坐在一旁见着自己阻止了江芙却还是说出口,只怕这些话,要让华蓁心中不好受。

        眼中多了几分责备,当即换了话题:“公主觉得她们一定会来么?”

        华蓁闻言对上周姨的双眸:“她们一定会来,萧乾要的可不只是我华蓁的性命,相比起我的性命,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他要的是整个南诏。既是如此,就一定不会因为一个我,便同意和谈,所以沈玉琳一定会出手,在我与陈伟志碰面之前。

        这一路上适合下手的便只有那一处,若是大燕想要此战师出有名,就必定会在那将我除掉。现如今陈伟志的人咱们是清清楚楚,他们也不会妄动,也不敢妄动。唯一我们所不知道的就只有沈玉琳,和那些个死士。”

        周姨闻言眉头皱的更深,只觉得眼皮子跳的厉害,却是不敢再说怕自己的话,怕自己的话会让华蓁更担心。

        就听着华蓁似是自言自语的开口:“答应玉清的事情,也该是要办到了,若我能活着回去,欠他的债我都会还了的。”

        说完透过车帘看着外面荒凉的管道呆。

        从宛城出去,这一路上都是山路,虽说已经是冬天,但南诏并没有那么冷,树木也都还能瞧得见翠色。

        一路上,陈林和张贺骑在马上,很有些小心翼翼。

        眼瞧着前面是一条窄道,仅能让华蓁的马车通过。

        张贺面色凝重的开口:“陈将军,过了前面这一段,便就是天弃谷了。”

        陈林闻言点点头,眼中的更多了几分警惕。

  http://www.abcxs.com/book/50526/27081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