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王者纵横录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风雨多杂的世界

第一百四十三章 风雨多杂的世界

        每一幅岩画画的都是武道降落到人间的怒意,画的是人类的痛苦与拼争,岩画里的人们面目再如何模糊,但很清晰地表露着人类的身份。

        石梁上的岩画还在向前蔓延,随着人类对工具的掌握,意志的坚定,对自然的了解,他们面对各式各样灾害时便变得越来越镇定,或许他们的内心依旧悲伤愤怒,但无论怎样,他们生存了下来,并且一直活到了现在。

        李霄和辰情一边行走,一边看着脚下的岩画,脸上的神情渐趋凝重,虽然他们无法完全理解或者说确定,当年魔宗中人在石梁上刻下这些岩画的真实用意,但身为人类的一分子,总会有些似有若无的感触。

        在石梁的最前端,最后一幅岩画非常简单,线条比前面所有岩画都要少,最下方是三排混着无数小石洞的直线,大概代表已经繁衍生息占领全世界的人类,那些小石洞仿佛就是人类欢呼庆祝时高举的双手。

        在三排直线的上方,深刻的石线组成了一个圆,以及一个半圆。

        辰情眉尖微蹙,看着脚下简洁到难以理解的图案,思考着其中蕴藏着怎样的信息,然而无论她怎样思考,却也没有任何头绪。

        李霄盯着最后这幅岩画,扶着辰情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寒冷,隐隐约约间猜到一些什么,却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过荒诞。

        只可惜此时身在废弃如荒野的魔宗山门,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去仔细思考,思考这些那些野兽派象征主义达利之类的问题,就算他想去思考,离开石梁踏上高悬于雪峰空间中央的那片石坪后看到的画面,也不允许他再去思考。

        无数根石梁汇聚在此地,天然形成一片石坪,石坪悬在无数丈高的空中,山风自坪外呼啸布来,吹的那片殿宇上浮灰飞起落下。

        殿外堆着无数具白骨,那些浮灰便从这些白骨的缝隙里落下去,然后不再飞起。数十年来,这样的过程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于是森然白骨的下方便积了约手掌厚的一层灰,让人觉得这些白骨似乎是躺在河泥之中一般。

        走下石梁,李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魔宗的殿檐,第二眼便看到了魔宗殿外这些向在经年灰尘中的白骨,然后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当年魔宗被毁时,不知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仅在外围便有如此多的死者,随着时光流逝,这些尸首已然变成了白骨,只有上面那些锋利的切痕,以及散落四周的零散骨胳,还能证明一些曾经的残酷。

        李霄扶着辰情穿过白骨堆,来到靠近正殿处的石阶上,发现了数具完整的尸身,沉重的盔甲护着甲内的白骨,让他们没有散落,有几人如树枝般的骨手间还紧握着自己的兵器,至死至死后数十年也不曾放开。

        他这辈子见的死人太多,见过更残酷的画面,所以还能保持着平静,甚至蹲下身子开始认真地研究这几具完整的尸身,然而辰情却从未见过如此恐怖残忍的画面,美丽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紧紧握着两手,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些死者骨手间紧握着的兵器显非凡品,过了数十年时间依然寒意透彻,李霄注意到这些人身上穿着的盔甲上竟有强大符文的气息,更是大感震惊,心想这些人想必是当年魔宗极厉害的强者。

        他伸出手指轻轻拂去盔甲上的灰尘,想要看清楚那些符文,却没有料到,当指尖刚刚触到盔甲表面,喀喇一声脆响,看似坚不可摧的盔甲竟瞬间崩裂开来。

        脆响之声连绵响起,石阶前这几名前代魔宗强者身上的盔甲尽数崩裂,上面残留着的强大符文气息,也随之消散在空中,再也感受不到丝毫。

        盔甲的断口处光滑锃亮,明显是被剑之类的锋利武器直接砍断系统之武术巨星。

        什么人能够用剑如此轻易地砍断这般强大的盔甲?而且那道剑意竟是透体而不发,凝在盔甲之内数十年时间,直到今日被李霄手指所触,才骤然迸发?

        李霄心中自有答案,沉默不语。

        辰情先前被吓了一跳,看着他此时的沉默,便看出了几分从容不迫,不由有些惭愧,又生出些别的感受。

        二人走上石阶,推开殿门。

        开门见山,见着一座如山般巨大的石碑。

        这座石碑竟似是用整块岩石打磨而成,表面极为光滑。

        “无字碑?”

        辰情最先注意到那座石碑,想到听说过的那些传说,吃惊说道。

        李霄正警惕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下意识问道:“什么是无字碑?”

        辰情怔怔说道:“当年背叛武道创立魔宗的那位大人物,曾经说过一句话,知我者罪我者,唯时光耳,所以他死之时,要求碑上不留一字,任由世人评说。”

        “原来这座碑下葬的便是那位大人物?”

        李霄震惊抬头望去,旋即脸上神情变得更为震惊。

        因为无字碑上有字。

        一行不可一世的字。

        “风陨阁小先生灭魔宗于此!”

        碑上的字深刻入石,带着剑尖留下的锋锐意味,纵横森然其上。

        李霄看着碑上这一行字,眉梢缓缓挑了起来,他没有发表什么感慨,就这样沉默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一言不发离开,避着脚下的凌散白骨去旁边看了看。

        他围着无字碑绕了几圈,最后又绕回石碑之前,重新抬头沉默望向碑上,挑起的眉梢仿佛要飞起来般,指着碑上的文字微笑说道:“我师祖写的。”

        辰情曾经听老师讲过魔宗山门毁于某位前辈高人之手,然而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那位前辈高人的姓名并没有流传开来,她曾经猜测会不会是那位在世间惊鸿一瞥便消失不见的风陨阁前辈,也没有什么证据。

        今次深入荒原来到魔宗山门,一路所见李霄神情有异,尤其是在块垒阵里的那番跪拜,让她愈发坚定自己的猜测,此时终于从李霄口里得到证实,却依然还是觉得有些震惊难言——单剑毁魔宗,那位前辈当年究竟强大到怎样的程

        度?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薄红的双唇抿成一道线,沉默片刻后,她看着李霄渐飞的眉梢和疏旷神情,轻声问道:“你看上去似乎很得意骄傲。”

        李霄诚实地点了点头。

        为了化解碑文带来的精神冲击,先前他去四周看了看,发现那些死去的魔宗强者骸骨上残留的气息依然强烈,尤其是那些白骨的硬度竟似超过了一般的钢铁,不由更是震惊,如此众多的魔宗强者在师祖的剑前,竟像遇阳春雪般不堪一击,由此可以想见,师祖当年的境界实力多么恐怖。

        在风陨阁通过大师兄等人的间接反应,李霄早就知道师祖肯定是世间第一流生猛之人,然而他还是没有想到师祖竟然生猛到了这种程度,难道说他当年闯魔宗山门的时候已经破了七境,超凡脱俗成就了圣人王道?

        身为风陨阁阁主弟子,拥有这样一位小师祖,实在是没有道理不感觉得意骄傲。

        不过得意骄傲不能当饭吃,李霄和辰情历经千辛万苦来到魔宗山门,为的是天书明字卷还有师祖留下的气息,站在石碑前沉默观看追思片刻后,他们继续向殿内行去,他感受到师祖的气息便在石碑后的殿里。

        魔宗正殿依旧恢宏雄伟,看似简单的石梁架构,绘上那些繁复的油彩画面,便自然显露出几分神圣感觉,宽敞通道两旁树立着几百尊石制雕像,雕刻着很少能在中原诸国看到的奇异神魔,各自狰狞沉默舌。

        通道渐趋幽深,却依然干燥毫无一丝湿意,好在当年荒人建造此间时,通风采光的设计格外精巧,李霄二人向里面走了数百步,依然还能以目视物。

        随着深入魔宗正殿,那道令李霄亲近动容感沛的气息愈来愈浓,渐要变成某种实际存在,他沉默望着前方,不知道稍后会看到什么,天书明字卷还是魔宗的秘密,无论是哪一种都好,他只希望不要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

        通道里的尸体也越来越多,在转弯处,白骨甚至多的叠加在一起,变成了一座小山,李霄扶着辰情行走其间,看着墙壁上越来越深的纵横剑痕,想像着当年在此间发生的血腥战斗,不禁心生悸然。

        魔宗正殿通道尽头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这房间原本应该极为宽敞,但如今一座白骨及干尸堆成的小山占据房间正中央,所以显得极为拥挤狭小。

        “当年究竟死了多少人。”

        辰情怔然看着面前的骨尸山,下意识里轻声感慨了一句,她的小手有些发凉,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做为剑言宗客卿的亲传弟子,她对魔宗向来没有丝毫好感与同情,然而今日一路所见,便是连她都有些不忍去想魔宗当年的绝望。

        李霄看着那座白骨干尸堆成的小山,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也不知道小师叔当年为什么要灭魔宗,但我想他总有自己的理由和原因。”

        就在这个时候,那座白骨山的深处,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人世间很多时候,有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需要原因,也不需要理由,因为那些原因和理由,如果换一个角度去想,往往都是痴妄。他当年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可以给出无数种解释,但真实情况是,那年他就这样来了,然后这样做了。”

        这房间本来只有沉默的白骨干尸山,无言的石墙剑痕,幽静的仿佛不在人世,于是这道忽然响起的声音虽然微弱,却非常清晰。

        这道声音很轻微,很虚弱,透着股中正平和之意,在李霄和辰情的耳中却不止清晰,更像是一道雷霆,而这自然和幽静环境无关。

        青翠山谷消失在莽莽天弃山脉深处已有数十年,那面大明湖不现于世已有数十年,水落石出才能现的魔宗山门也已与世隔绝数十年,在世人的认知猜测中,这里早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不可能有任何生命,二人所见也是如此,只有白骨剑痕寂廖曾经,哪里能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人活着。

        李霄震惊无言,以最快的速度把辰情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挽弓搭箭,用自己最强大的武器,对准了那座白骨干尸堆成的小山。

        仔细望去,他才发现白骨干尸堆成的小山里有一个人。

        那个人很老,老到头发早已落光,牙齿也已经落光,只有两缕极长的白色眉毛在脸上飘拂,快要垂到他干瘪的胸前,此人身上穿着一件极旧的僧衣,僧衣早已破烂如缕,丝丝絮絮就像眉毛般挂在身前。

        那个人很瘦,瘦到胸腹下塌四肢细如柴枝,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肌肉与脂肪,嶙峋的骨头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皮,尤其是深陷的眼窝看上去就像两个黑洞,极为恐怖,但偏生眼窝里透出的眼神却是那般的慈悲温暖。

        除了那些薄紧已经丧失弹性光泽的皮肤,这位老僧与身周的白骨干尸根本没有什么分别,所以他坐在白骨山堆里很难被人发现。

        有两根很细的铁链穿过老僧如破鼓般的腹部,另一头钉死在身后的坚硬墙壁上,数十年前的鲜血早已变成了黑色,涂在那些丝丝缕缕的僧衣上。

        这幅画面很诡异,画面中的老僧很恐怖。

        李霄手指微颤,险些松开弓弦一箭射将过去,辰情紧紧捂着嘴唇,险些惊叫出声——如果不是因为这名形容枯瘦恐怖的老僧的目光是那般慈悲温暖的话。

        “你是谁?”

        李霄紧扣着弓弦,瞄准着白骨山间的老僧,紧张问道。

        这里是与世隔绝数十年的魔宗山门,忽然出现这样一位老僧,实在是难以理解,这名老僧老瘦成这般模样居然还活着,也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思考范围。而任何超出常理难以理解的事情,一般都蕴藏着极大的凶险。

        “我是谁?”

        老僧缓缓抬起头来,穿过腹间的铁链叮叮作响,大概是带动体内痛楚,枯瘦如鬼的骨脸上现出一丝痛楚,深陷眼眸内目光依旧温暖,却带出了几分惘然追忆之意。

        过了很长时间,老僧眼眸里忽然现出一丝明悟之意,牵动唇角松如叠纸的皮肤,露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说道:“我是一个自缚之人。”

        “我当年做过一椿极大的错事,引为终生之

        憾,所以我用铁链将自己锁缚于此地,发誓用尽余生超度这些亡魂,企盼能以此赎罪一二。”

        铁链穿体而过,老僧无论说话还是极细微的动作,都会让他显露出几丝痛苦,但他虚弱的声音以及眼神,依然那般平静慈悲,令人感觉如春风一般。

        李霄看着这名枯瘦如鬼,气如春风的老僧,怔怔问道:“赎什么罪?”

        铁链叮叮再次响起。枯瘦老僧微笑看着身周的白骨干尸,艰难地伸出手指自身前一根白色腿骨边缘缓缓抚过,说道:“赎杀人之罪。”

        “杀人之罪?”

        老僧看着他平静说道:“我二十岁始入佛门,后成佛子,自以为慈悲为怀,将以佛光普度众生,哪里料到却有满地白骨因我而生,这便是我的杀人之罪。”

        李霄听懂了这段话,却听不懂这段话,魔宗山门满地白骨尸骸,传说中都应该是师祖剑下亡魂,一路看剑痕纵横以及无字碑上那行大字,当年真相应该与传说相去不远,为什么这名枯瘦老僧却说这是他的杀人之罪?

        “你认得我家师祖?”他问道。

        老僧像长辈看晚辈一般看着二人,温和问道:“归亚旌是你师祖,那你就是祝念的弟子了,那么这位小姑娘又是谁?”

        李霄和辰情感应到对方的善意与信任,甚至还有那么一抹被宠溺的温暖感觉,下意识里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老僧轻声感慨说道:“我本以为此生便在漫漫赎罪日里度过,不会再见到任何人,没有想到能再见到故人之后,如此说来,难道说魔宗山门开了?”

        然后他看着李霄不解说道:“你便是这一代的风陨阁行走?看你应是十几天前刚破境入得晖阳,境界怎会如此之低?难道风陨阁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紧接着,老僧又望向辰情感慨微笑说道:“枯坐骨山,山中不闻晨鼓暮钟,不知岁月渐逝,我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

        李霄知道自己是风陨阁历史上最差劲的天下行走,被对方点明难免还是有些羞恼,但想着这名老僧枯坐魔宗山门数十年,称师祖全名,想必是辈份奇高的世外高人,自不好意思跳将起来对骂。

        只是,这枯瘦老僧究竟是什么人?

        年纪大辈份高,总是值得尊敬的,这位老僧枯坐骨山自言赎罪数十年,想来也不是曲妮玛娣那等老不修的货色,李霄收弓于身后,却没有踏前,隔着十余丈的距离看着枯瘦的老僧,神情恭谨说道:“晚辈确实是风陨阁学生,魔宗山门因应天时而开,却不知前辈为何要说这满地骸骨都是您的罪孽?”

        那老僧干涩虚弱笑了两声,说道:“这自然是一个比较繁复的故事。”

        每有山谷奇遇时遇着一奇人,总会听到一段久远的奇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心中已有预盼,李霄的反应很平静,轻声说道:“还请前辈赐教。”

        老僧沉默片刻,悠然回忆说道:“当年归亚旌开始代风陨阁行走天下,腰佩一柄普通青钢剑,世间便无人敢撄其锋。其时魔宗势力犹盛,行事嚣张,嗜血无道,不知多少无辜之辈被魔宗之人残忍杀害,二者相遇自然便是一番风雨。”

        “那场风雨极为血腥浩大,横行中原的魔宗强者纷纷丧于归亚旌剑下,剑言宗和正道同仁,也借此机会想将魔宗势力连根铲除。”

        “归亚旌此人站在风雨高峰间指天呵地,眼中全无敬畏,剑言宗那些老古板自然也不会喜欢他。魔宗被那场风雨逼的苦楚不堪,便琢磨出来了一个法子,想要借着风陨阁与剑言宗之间的隔阂,布一局挑动双方之间的战争。”

        “某年朝天大会,中原诸国修行者齐会于其间,又有韶舞翩翩,魔宗便于此时血洗烂柯寺前坪,却将这椿祸事嫁于剑言宗裁决司,这便是故事的开头。”

        老僧枯瘦如鬼,当年那段血雨腥风事缓缓道来时,语气神情却是和若春风,只言片语间便略去了那些往事里的残酷画面。

        李霄扶着辰情靠着墙壁坐下,看着白骨山的老僧,想着对方所讲述的这个久远故事,沉默片刻后说道:“嫁祸这种手段向来归入粗劣笨拙一类。”

        老僧牵动耷拉着的唇角,艰难地笑了起来,目光温润莹莹看着他,感慨说道:“外间的魔宗想来已灭,即便有残存,都只怕会像过街的老鼠那般,所以像你这样的孩子大概不知道当年的魔宗究竟是什么模样,拥有怎样恐怖的力量。”

        李霄离开渭城,开始接触修行的世界已经有近两年时间,除了前些日子遇着的荒人外,只在北山道口遇见过一个修行魔宗功法的剑师,现在他的眼中那名剑师算不得强大,自然也并不觉得魔宗有多么可怕。

        老僧像枯叶般的眼帘缓缓垂下,似乎回忆当年魔宗的嚣张气焰,对自己苍老平静的心境都是一种损害,然后他继续和声说道:“魔宗功法乃偷天之术,修行魔功之人体健寿绵,而且没有念力波动,足以避开修行者的窥探,当年魔宗中人借此优势大肆潜入中原诸国,或立于朝堂成三代元老或闻于乡野成大族之长,势力密织如网,即便是青元国天枢处和剑言宗的高层都有魔宗之人。”

        老僧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看着他说道:“若不是忌惮风陨阁和别的不可知之地,当年的魔宗一旦全力发动足可改朝换代。他们不敢逆天行事,但若要编织一个阴谋,又怎会留下什么破绽?事实上当年血洗一役,魔宗忍着断臂之痛,暴露了隐藏在剑言宗裁决司里数十年的副宗主,那便更没有人会不信了。”

        李霄皱眉问道:“血洗烂柯寺,和风陨阁和师祖又有什么关系?”

        老僧叹息了一声,叹息声里充满了悲悯:“魔宗在朝天大会上血洗,表面上是针对正道诸派的修行者,实际上是针对青元的使臣,但魔宗想要挑动归亚旌的疯意,所以他们真实的目标是那些来自青元只知跳舞的可怜女子。”

        听到这句话,李霄心情骤然一紧,他从二师兄处知晓简大家与师祖有旧,此时自然联想到这些舞女难道来自当年的红袖招?然而简大家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偶尔遇着自己便会提着自己耳朵中气十足教训一番,当年究竟谁死了?

        (本章完)

  https://www.abcxs.com/book/50689/20351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