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推理总是要在最后开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假的希望(大长章来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假的希望(大长章来了)

        年轻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当然最后也少不了唱歌。

        曹宇他们是下午来到hf市的,跟着林木众人一起大吃了一顿后已经是到晚上了,所有人都一起来到附近的ktv里定下了一个超大的包厢唱起歌来。

        “学弟学妹们过来一定要让他们玩好,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嗨起来吧!”

        大牛一手拿着话筒,一手还端着一瓶啤酒,“你们知道我以前在歌坛有个什么外号吗?”

        “额,大牛哥还在歌坛混过呀?”沙志非常捧场的来了一句。

        “那可不,你大牛哥是谁?那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唱起歌来完全就是第二个张信哲!那情歌一唱,不知道迷倒多少女孩子呢!不过,可惜你大牛哥不喜欢在歌坛发展,不然下一个情歌王子非我莫属啊!”大牛很是装逼地吹着牛皮。

        “得了吧,你那公鸭嗓子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识过,一唱起歌不仅是人,连鬼都能被你吓跑呢!”胖子白雨和大牛毕竟是同窗四年的舍友,互相拆台早已经习惯了,一看见大牛得瑟,立马说出真相。

        “尼玛,死胖子,在学弟学妹面前给我点面子你要死啊!”

        “不行,我们宿舍四个人就你最装逼,平常装装就算了,在学弟学妹面前你简直就是长亭外,古道边······”陈明突然拽起古文起来,让大家摸不清头脑。

        “学长,你说大牛哥长亭外,古道边······这有什么意思啊?”沈眉很好奇的问道。

        “这首词下一句是什么啊?”令扬也打趣道。

        “芳草碧连天!”

        “对啊,他不要碧莲嘛!”陈明和白雨同时说道。

        “扑哧······”

        所有女生都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同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尼玛,老子要压死你们!”

        大牛恼羞成怒,一下子就扑到了陈明和白雨两个人身上,将他们压在底下,他那壮实的身材压得两人嗷嗷直叫。

        “学长的学长都好有意思,跟学长一样可爱!”这句话是齐然说的,而坐在她旁边的就是曹宇,很明显这句话就是齐然情不自禁对着曹宇说出来。

        曹宇闻声也觉得有点尴尬,摸了摸自己鼻子,心道:“我靠,说我可爱不是吧······话说,我真的可爱吗?”

        先不谈曹宇一个人在旁边自恋,大牛也不管大家对他作什么评价了,已经自顾唱起歌了,唱得是张信哲的《爱海滔滔》,别说,他的嗓音还的确有点像情歌王子的声音,把这首歌的韵味都给唱了出来。

        一首歌下来,女生们都呆住了,然后都相约鼓起掌来。

        “哎哟,大牛哥,你唱得很不错唉!”沙志很是惊讶的说道。

        “嘿嘿,都说了嘛,”大牛装作是明星一样,向众人挥挥手,然后很是得意的说道,“如果我想当歌手的话,下一个情歌王子非我莫属啊,唉,我也是糊涂啊,怎么搞起动漫来,我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就改行了!”

        大牛放下话筒,坐了下来,“好了,收起你们迷恋的表情,毕竟哥才是真正的传说嘛,学弟学妹们,你们去嗨吧,后面我就不唱了,看着你们唱就行了!”

        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已经喝了许多酒了,所以都有点醉意,林木微躺在沙发上,有点醉醺醺的说道:“其实啊,大牛也就这首歌能拿得出手,毕竟他曾经想追求某个女孩,专门就这首歌练了很久呢!”

        “咦,大牛曾经想追求谁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陈明好奇的问道。

        “他呀,如果不是以前在学校大一的时候我碰巧遇见他一个人躲在情人坡弹吉他在唱歌,我也不知道呢,在我百般逼问下他才肯说出来,不过直到毕业,也没见到他给哪个姑娘唱歌,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假的!”

        “靠,你不是说好保密的嘛,怎么一下子全都说出来了啊!”

        “哈哈,都毕业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关系呢,话说你当初到底想追求谁啊,怎么问你你都不肯讲,现在跟我们说说吧!”林木微笑着说道。

        “滚,这是老子的个人秘密,老子就不说!”大牛郁闷的说道。

        ······

        接下来的时光大家就在唱歌当中度过了,其实大家有没有发现,一般在ktv唱歌的时候,通常是妹子们会成为麦霸,尤其是当大家都知道齐然竟然是一个主播的时候,女生们都欢喜得不得了,纷纷都要求和齐然合唱一曲,搞到最后几乎都成了齐然的个人秀场了。

        一首歌唱完,齐然拿着话筒突然说道:“学长,你能不能陪我唱首歌?”

        众人都一愣,不知道齐然到底是喊哪位学长,不过当看见齐然的眼神直直的放在曹宇身上的时候,也都瞬间明悟了。

        在旁边和沙志大牛他们掷骰子,一直低着头比喝酒的曹宇,本来和大家玩得正高兴,但突然发现整个包厢的声音都没有了,而且众人的视线都放在自己身上,不由地一愣,问道:“唉,你们怎么啦,怎么空气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不唱歌啦?”

        曹宇由于猜骰子点数一直输,所以也喝了不少酒,所以刚才没注意齐然的说话。

        “别玩了,小学妹在喊你陪她唱歌呢,快去吧!”非常机灵的沙志向曹宇挤了挤眼,一把把曹宇拉起,推到齐然身边。

        “啊,唱歌?我五音不全,还是算了吧!”瞬间知道怎么回事的曹宇摸了摸自己的头,连忙拒绝道。

        “学长,陪我唱首歌吧。”齐然眼神中充满了水,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曹宇,细语呢喃着。

        “我唱歌真的难听啊······”曹宇本来还想继续拒绝,但当他看见齐然那一刻的眼神时,心中也莫名的有一根弦被拨动了,推辞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好吧,我陪你唱首歌吧。”

        他们俩唱得还是《晴天》,不知怎么的,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曹宇觉得自己的内心变得柔软起来,声音也不由地颤抖起来,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才明白吧。

        曹宇在一种只有自己才能理解的情感当中和齐然唱完了这首歌,虽然他依然唱跑调了,但齐然每次都能把他拉的回来,可以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合拍,情感炽烈的人儿总会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许就在这一刻就将这种感觉完美的诠释出来了。

        一曲唱完,众人立刻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尤其是沙志叫得更欢,不过齐然这时虽然脸早都红了,但还是故作淡定的说道:“好了,我唱了太多歌了,想歇会,你们唱吧。”

        但明眼人,尤其是在她旁边的人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在砰砰直跳。

        “哟,又被小学妹撩到了吧!感觉自己是不是萌萌哒?”

        曹宇对于刚才的情形就感觉是做梦一样,所以他坐下后都显得有点失魂落魄,不过刚坐下,沙志就又挤眉弄眼的小声对他说道,“但你这个歌声还是真的糟糕唉!”

        “滚滚滚······”

        “靠,还没在一起就秀恩爱,老子鄙

        视你!”沙志很不屑的对曹宇说道,不过转眼间,又换了一副奴才脸,对着沈眉喊道:“我的眉,你看小宇子那没出息的样子,秀恩爱都不会,下面咱俩来对唱一首情歌吧,让大家都知道秀恩爱的最高境界:琴瑟和谐,举案齐眉是怎么来滴!”沙志拽着文不达意的古文,也许他也不清楚他说的这几个词是不是跟秀恩爱有关系。

        沈眉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过此刻她也想唱歌,于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好吧,姐姐我就大发善心,陪你唱首歌吧,对了,我们唱什么好呢?”

        “嘿嘿,我们俩肯定要唱首情歌,而且还必须是一首与众不同的情歌!”

        “那到底唱什么呀?”

        “嘻嘻,我早都想好了,我觉得《纤夫的爱》最适合我们!”

        众人还以为沙志有什么独特的品味呢,没想到竟然选了这首歌,瞬间又都爆笑起来。

        “学弟啊,你这品味怎么有一股土渣子味呢!”大牛用一种父亲看自己儿子,恨他不成器的语气叹了口气说道。

        “哈哈,林木的学弟真是非同常人,这选的歌,扑哧······”

        “学弟们真的可爱!”女生们也喜笑颜开说着。

        “沙和尚,你去死吧!”沈眉都恨不得掐死沙志了,但沙志却还不自知。

        “卧槽,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这首歌很好的吧,我爸妈都很喜欢的!”

        躺在沙发上的大牛一把抚着自己的额头,他感觉沙志应该是没救了。

        不过最后在沈眉的威逼之下,沙志还是屈服了,换了一首歌,和沈眉合唱了最近特别火的《告白气球》。

        又一首歌唱完,沙志一下子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着:“我说《纤夫的爱》还是很不错的呢,你们怎么就都不喜欢呢?”

        曹宇摸了摸沙志的脑袋,他觉得沙志的脑袋或许是真的进了水了。

        ······

        “对了,大家选的歌都唱完了,杉杉姐,你到现在还没唱歌呢,你想唱什么歌啊,我帮你选啊?”李娟和曹宇他们年纪相仿,是一个很文静呆萌的妹子,她一直在帮大家选歌。

        坐在角落里的未杉杉,手里端着一个高脚杯,一直在静静品着红酒,她闻言一笑:“不了,还是你们唱吧,我听就好了。”

        “来嘛,杉杉姐,现在除了你和林木哥以外,大家都唱过歌了,就你俩没唱了。”

        “还是算了,你们唱得高兴就好。”

        “哦,”李娟显得有点失望,不过还是点点头,“好吧,我再给大家挑几首流行歌曲吧。”

        但就在这时,大屏幕又亮了起来,一首新歌又出现在荧屏上面。

        “《假的希望》?我好像没听过这首歌呢,唉,好像也不是我点的,这是谁点的歌啊?”李娟自言自语道。

        大家也被屏幕上的这首歌吸引了注意力:

        “这首歌好像都没听过呢?”

        “好像是一首粤语歌!”

        “我去,这竟然还是渣渣辉唱的歌!”

        就在一旁的林木突然站了起来,他放下手中的手机说道:“这首歌是我点的,我想唱这首歌。”

        似乎林木今天酒喝的真的非常多,站起来明显有个趔趄,但还是支撑住:“好了,大家安静听我唱这首歌吧。”

        林木虽然是笑着说话的,但是他此刻的表情明显让人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本来还很嘈杂的包厢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木哥,这是怎么了?”有人很小声的问了一句,但大牛突然幽幽地来了一句:“杨桦是今天离开的。”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的眼睛还瞥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未杉杉,眼神中似乎还带有一丝恨意,但立刻转瞬不见。

        众人都安静听林木唱着歌,而此时林木闭上了眼,当他睁开眼后,神情变得非常专注,是那一种特别认真的状态:

        假的希望  能导致更多失望

        我怎可不记起

        流著热泪时你的眼光

        你怎倚傍  无力是我的肩膀

        你这一刻跌伤

        而并没及时做你翅膀

        愿我可抛开一切未清醒

        可惜我不敢跟你谈爱情

        明白你最盼望看星

        我却制造满天泡影

        愿你可睁开双眼极清醒

        这感觉就像突然重见光明

        然后你要擦亮眼睛

        这世界让你可看清

        前面会有美丽远景

        别留在此错用情

        冷风与浪  磨难这一颗心脏

        我不知怎去挡

        无力是抬头共你凝望

        假的希望  曾令你我心激荡

        我不想多讲

        就让热情被我埋藏

        愿我可抛开一切未清醒

        可惜我不敢跟你谈爱情

        明白你最盼望看星

        我却制造满天泡影

        愿你可睁开双眼极清醒

        这感觉就像突然重见光明

        然后你要擦亮眼睛

        这世界让你可看清

        前面会有美丽远景

        别留在此错用情

        愿我可抛开一切未清醒

        可惜我不敢跟你谈爱情

        明白你最盼望看星

        我却制造满天泡影

        愿你可睁开双眼极清醒

        这感觉就像突然重见光明

        然后你要擦亮眼睛

        这世界让你可看清

        前面会有美丽远景

        别留在此错用情

        无谓逼我负情

        ······

        林木这首歌唱完,大家都有点愣住了。

        “这首歌怎么这么伤感啊!”

        这是所有人的共同的心声,但大家也不好问林木为什么要唱这首歌,而他要唱这首歌似乎在表达什么情感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吧。

        林木是真的喝多了,唱完这首歌后,他一个不注意,就要向后倒去,不过还好他后面坐着的是方北,在林木还没倒下,就把他扶住了。

        “林木,你喝多了,我看还是回去吧!”方北关切的说道。

        “不,我没喝多,大家继续唱歌嗨起来啊!”

        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未杉杉此刻也站了起来,来到林木旁边,搀着他的胳膊说道:“

        木,我看大家都玩得差不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后天就是发布会了,明天还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呢。”

        “哈哈,没事,我没喝多,学弟学妹们好好玩啊!”明显酒意上涌的林木此刻说话都有点嚼着舌头在说了。

        “林木,还是回去吧!”

        “是啊,学长,我们都玩好了,今天坐了好长时间高铁,现在都有点累,也想早点休息了。”曹宇也起身劝道。

        不过这个时候林木却做了一个让众人都很惊讶的动作,他一把挡开未杉杉搀扶他胳膊的手,大吼一声:“我不要你扶!”

        未杉杉的神情毫无改变,还是继续要搀扶林木的胳膊,不过林木却显得很生气,继续说道:“你走开!!!”

        曹宇他们都愣住了,不知道林木怎么突然对未杉杉态度很不好。但曹宇一早就看出来了,这个未杉杉似乎对林木有着不一般的情愫在里面。

        “木,你喝多了!”

        未杉杉的表情还是似乎没有改变,继续劝道。

        不过这个时候,林木的手突然又碰到未杉杉的脸,眼里睡意朦胧的说道:“杨桦,你还在啊,真是太好了!”

        未杉杉一愣,下意识想往后撤一步,但还是没动。

        “算了,还是我送林木回去吧,”方北对未杉杉说道,“他醉成这个样子都不清醒了,也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说不定他明天醒来都不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呢。”

        大牛也站起来说道:“我看大家都一起回去吧,今天也玩得差不多了,以后再继续吧。”

        众人都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结过账后,就一起出了这家ktv。

        ktv就在他们所住的地方不远处,而他们住的地方是一栋公寓,是林木他们租下来,准备以后用作员工宿舍的,但目前工作室的人不是很多,所以空的房间也很多,曹宇他们晚上也可以住在这里。

        ······

        “大牛哥,你们真的是有钱啊,员工宿舍竟然还是公寓,这福利待遇很不错,搞得我现在就想到你工作室做事了!”一进入公寓,沙志看到公寓的样貌,就不无感慨的说道。

        大牛撇撇嘴:“我们有钱个屁,去年这个时候我和林木他们都只挤在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呢!现在有钱住得起公寓,完全是我们投资方爸爸照顾我们呢!”

        “哦,是这样啊,对了,大牛哥,这么有钱的投资方你们今年是怎么找到的啊,你们去年不还是被你们前一位投资方坑了啊,这次福利不一样,难道是大牛哥你找的啊?”沙志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继续说道。

        大牛顿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不是我,是那个女人找的。”

        “那个女人?你指的难道是杉杉姐?”

        大牛也不再说话了,将曹宇安置好在房间里面后,便转身出了门,但在临出门后,还是说道:“嗯,那个女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曹宇又试探地问了一句:“大牛哥,你是不是和杉杉姐有什么矛盾啊?”

        大牛又沉默了,不过还是回答道:“我和她是有些矛盾,但和工作上的事无关,也和你们没关系,只是我们个人有矛盾而已,你们交你们的朋友,我是不会介意的······好了,不早了,你们也休息吧,学妹她们黄婉和王容也都安排好了,你们不用操心了,我现在去看看林木怎么样了。”

        “好的,晚安,大牛哥。”

        “臭小子们,你们也晚安。”

        互相道了晚安后,大牛便将他们房间的门关上,离开了。

        而曹宇也躺在床上,突然说道:“坑比志,你说大牛哥和未杉杉有什么矛盾呢?会不会是和林木哥有关啊?”

        房间里面有两张床,而睡在另一张床上就是一开始就像死狗一样瘫在上面的沙志了,沙志扣了扣鼻子,然后说道:“你咋好奇心这么重呢?大牛哥不都说了,他们的矛盾只是他们个人的,跟我们没关系,都让我们不要介意了,你就不要再瞎猜想了!”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啊,宇哥唉,你就不要把你那侦探的多疑性格放在这里了,老子现在真的怕唉!”

        “唉,你怕?怕什么啊?”曹宇听到沙志这么说,很不解的问道。

        “老子现在就怕和你一起出去,就会出什么事,你那死神小学生的能力可别真的特别灵验啊!”

        “尼玛,”曹宇被沙志这句总是说的话都给气笑了,于是他扔了一个枕头甩到沙志脸上:

        “去你大爷的!”

        ······

        三木工作室所在那栋楼离这栋公寓也不是很远,从公寓走到这里也最多十几分钟而已。

        大楼里面的保安室里面,一个值夜班的保安对着另一个保安抱怨道:“他妈的,这个监控是什么杂牌监控系统,又他妈歇屁看不到图像了!”

        “你说也真怪,这个闭路电视三天两头的坏,也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修理的人过来也检查不出什么个道道来!”

        “检查不出来,也要喊他们来检查啊,不然出什么事就是我们这些小保安的职责了,老子还要靠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呢,可丢不起这个饭碗!”

        “这么晚,那些修理的人恐怕也下班了吧,他们还过来吗?”

        “我们只要上报,他们过不过来修理是他们的事了!就算出了什么事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你说得也对!”

        ······

        而就在工作室的八楼,本来空无一人的工作室却有一个人悄悄的溜了进来,这个人正是白天偷偷下载某台电脑里面资料的人,而他此刻到来是准备将白天没有来得及下载完的资料给全部下载下来。

        他凭着记忆,没有开灯就来到那台电脑前,然后打开了电脑。

        而这个人此刻的表情在电脑的打开的光照耀下却显得异常狰狞。

        “妈的,都是骗子,都他妈的很虚伪!”

        这个人低声嘶吼着,也不在乎能否被人听到,看起来他知道这个时间段这里肯定没人。

        “欺骗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的!”

        “等着吧,我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这个人的表情越发显得恐怖,声音也越来越大。

        “去死,去死,都给我去死!”

        这个人似乎完全将自己内心的苦闷给发泄出来了,脸上露出了很诡异或者说是很残忍的笑容。

        “假的希望,嘿嘿,想得美,我要让你们的希望全部破灭,连假的都没有!”

        这个人似乎看到了欲望的尽头,那些人在希望破灭后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是痛苦,还是挣扎呢?

        这个人越想越兴奋,似乎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脸上瞬间露出了很骇人的笑容。

        这个人也许看到了很多虚幻的东西,但他却无法注意到,所谓凝视深渊,不仅仅是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而是只是踏入一步:

        你所在地方,便是深渊!

  http://www.abcxs.com/book/51837/24884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