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君婚于在 > 119 胸以下全是腿

119 胸以下全是腿

        连苏在在都一脸诧异,不明白朵朵叫住顾君子要说什么。

        白朵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更重要的是她还没跟在在商量过,不过她马上就要坐车回家了,有些话等不及。

        “教官,我想说的是,那个,我想跟在在一起,你能不能把我也扔国大里去,唉也不一定要国大,人大也行,跟江大水平差不多,而且学校也在国大对面,离得近。”

        她为什么会对这两所学校那么熟悉,是因为当初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她研究过,其实无非不就是想跟在在待在一块。

        不然她一个人去皇城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怪孤单的。

        顾君子明白她的意思,甚至思忖了一番后,他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两个人作伴肯定是比一个人强。

        离检票的时间越来越近,更多的人擦过他们身边涌现站口,他往旁边走两步,抬了抬下颚,示意她们也站过来一点。

        “你想清楚了?”

        白朵点头,不过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苏在在打断:“朵朵,这不开玩笑的,这可是关系到以后就业,定居,各个方面,你别冲动,再说你爸妈同意吗?”

        换所大学可比换个对象对自己的未来影响还要大,她反正家庭情况摆在那,又跟顾君子领了证,所以去皇城发展也无可厚非。

        以后就算这段婚姻会有什么变故,她一个人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但是朵朵不同,她有家人。

        未来的路尚且看不清,现在的任何一个决策都是可能影响一生,她更不想朵朵因为她而做这样的决定,她胆子小,万一以后朵朵过得不幸福,她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白朵望着她苦大仇深的表情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在你别一副要哭的样子啊,我没有开玩笑,其实我性格更喜欢去到处浪,看看不同的地方,体验不同的环境,再说,我本来考研定的目标也是国大,皇城是一线城市,有最好的资源,世界这么大,我也想去看看。”

        苏在在黛眉紧锁,她是不太相信白朵这一段话,就怕她是为了她。

        白朵拉了拉她的手臂,凑到她耳边接着说,“在在,其实我更不好意思,如果教官真能把我弄到皇城里去,那就等同于我是攀了你的裙带关系。你想啊,皇城的学校就算是三本,那分数比起其他二三线的学校分数高一些的,这是为什么?因为地方好啊,大城市大家有能力的都想去,所以我是沾了你的光。”

        她说的娓娓动听,苏在在有那么一瞬间心动了。

        的确,如果白朵能跟她一起的话,那她心里就更加安定了,她们还是可以睡在一间宿舍里,一起吃饭,一起上课。

        “但你爸妈会同意吗?”

        白朵小脸有些兴奋,语气是很肯定的,“同意啊,如果我能去皇城他们会最高兴了好不好,你忘啦我爸在皇城做生意呢。”

        经她这么一提醒,苏在在想起来了,白爸爸确实常年在皇城打拼,以前听朵朵说是卖珠宝,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了。

        她目光悠悠转向顾君子,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样的。

        其实对顾君子来说,送两个人进国大跟送一个人进国大,压根就没有区别,如果这件事换做是其他人提出来的话,他肯定懒得搭理,平白无故,非亲非故,他甚至可以猜疑对方居心不良,拿在在当跳板。

        但这个人是白朵,他就另当别论了。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朵也算是他跟在在的月老,如果当初不是她带在在去帝尊,那他跟在在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

        就看在这一层关系上,他以后也可以帮帮她。

        个中情况,苏在在此前聊天的时候都告诉过他,但白朵并不知道啊,她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一个晚上,在在原来已经跟教官十分紧密地在一起了。

        所以当顾君子眼都不眨就答应下来的时候,她心里想的是,教官还真是爱惨了在在。

        “我会打点好一切。”

        顾君子轻轻地点了个头,转个身就已经着手让顾七去安排。

        打点这两个字看似轻松,但事情办起来还是有很多繁琐的环节,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就算是让别人知道了也不能落人口舌,好在顾七处理起来还算得心应手,面面俱到。

        他以顾氏的名义联系了两方学校,提出了一个校企合作的新项目,这个项目针对在校各个年级的学生,但名额不多,为的就是培养人才,为顾氏留住人才。

        这个项目有个软性条件,甚至很难令人理解,就是被选中的学生可自行抉择去对方学生当交换生,以体验不同素质教育下能够产生的最大效应,江大中的学子自然是乐意的,但国大的学生几乎就直接无视这个条件。

        毕竟国大可是享誉国际的顶尖大学,江大虽然也是双一流的大学,但是在国际上还没有什么地位,二者差别显而易见。

        顾七当天就将项目的策划发给了顾君子看,预计在开学后启动,耗资近千万,这么一点钱在他眼里不算什么,对他来说,只要事情能办好就行。

        苏在在跟白朵就是这个项目中的提前批人才,而且她们后来还商量了两个晚上,决定还是就读现在的专业。

        之前苏在在想转去金融,但金融课程晦涩难学,如果要学估计就要重头开始,那也就意味着在这之前的一年半的时候她们都白待在学校里了。

        其实管理学也有管理学的好处,她们决定继续学,等到考研的时候再跨专业。

        白朵没料到顾君子的效率这么高,十天后,刚好是大年三十,她就在家里收到了一份合同以及国大的录取通知书,拆开包裹的那一刻,她简直高兴坏了。

        白妈妈也高兴,白爸爸当天才从皇城赶回来吃团圆饭,得到这个消息,也是乐悠悠的,今年过的这个年估计是最高兴的一个了。

        录取通知书就像是传家宝一样在白家父母手中传阅,他们看了好几遍都不过瘾,最后白朵很无奈,拍了照片就回房间给苏在在发微信。

        彼时,苏在在已经到达了普吉岛的巴东海滩,蓝天白云,清风碧海,巴东海滩的地标旁边还有一块巨大的屏幕。

        上面写着:happychinesenewyear!

        五天前,她跟顾君子决定去泰国,主要是因为那天早上她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则关于泰国拍摄的暖心广告片,主题是讲亲情团圆,当时就把她感动的泣不成声,然后便产生了来泰国的想法。

        有些冲动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顾君子对此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他的本意是想带她出来散心就行,至于哪里,都不是太重要。

        所以第二天,他们就直飞曼谷,然后在曼谷到处转悠了三天后又转机来到闻名世界的普吉岛。

        到达巴东海滩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将这片海滩染成了金黄色,海风很大,吹得头发遮住了脸跟眼。

        苏在在的心是兴奋的,行李都还没放,酒店也还去找,就掏出手机拍起了照片,哪哪哪她都觉得美。

        即便延岸的民宿不过就像国内三四线小城市的城中村一般错落,她也觉得别具一格,清新自然,因为这里有大海。

        顾君子温柔地望着她的笑颜,心想来这里还真是对了。

        这一次出行没有旁人,他也没有让任何人安排,所有行程都是听苏在在的,临时起意也好,有目的性也罢,反正她想去哪想怎么玩,都随她。

        说好听点他是男朋友,说直接点他就是一搬运工。

        在巴东住的酒店是苏在在定的,六百块人民币一个晚上,因为是她自己选的地方,所以她还挺仔细地做了个简单的攻略,什么网红酒店,网红餐厅,还要附近的商场,她都记下来了。

        六百块的酒店算是民宿中比较好的酒店了,但是对顾君子来说,还是太过掉档次了些。

        不过看在这张爱心大床还挺有特色的份上,看在从阳台望出去就能看见大海的份上,看在他奔波了几天需要好好休息的份上,他顾大爷也不折腾了!

        一身的汗水粘稠,他率先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苏在在就是在这个时候收到了白朵发来的微信,听她在那头叽叽喳喳兴奋的表达喜悦,她的唇角也忍不住高高扬起。

        好消息总能让人心情快速好起来,或许,她的重新开始,真的会是一条笔直的康庄大道呢。

        休息了片刻,苏在在已经凉快了下来,整理好行李箱,顾君子也洗好了澡出来。

        轮到她收拾衣服去洗澡,但是她刚把衣服脱了,门就被从外边打开,吓了她一跳,身体忙顺着浴缸往下滑。

        “我来拿手机。”

        男人的声音低低的,透着一股慵懒的性感,他这么一说,苏在在才看到搁在一旁的那台黑色手机。

        “哦。”

        四目相对,苏在在慌慌张张地挪开了眼,虽说两人也曾坦诚相见过,但毕竟已经一个月没有亲密过,蓦地就又有些生疏了。

        “拿了就出去,我要洗澡了。”

        她清清淡淡地下着逐客令,但顾君子不但没走,反而往前迈了一步,目光触及到她雪白的肌肤上,喉结不禁滚了又滚。

        “要不要我帮忙?”

        帮忙?!

        苏在在脸一红,嗔道:“不用!”

        但顾君子的双脚就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般,一毫米也挪不动,他就站在浴缸前,黑色的瞳孔里都是她的影子。

        浴室里的温度陡然攀升了上来,明明什么也没做,但就这样沉默着,也是十分令人心痒难耐的。

        宽衣解带玉体香,水花四溅溢芬芳,长发水滴如串玉,遥遥靓颖胜红妆。

        顾君子深邃的眸子暗了暗,苏在在着急了,他站在这,她动都不敢动更别说洗澡了。

        “你先出去。”

        男人恍若未闻,英俊的侧脸在斑驳的光辉中别有味道,苏在在心里暗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我洗面奶忘记拿了,你帮我去拿一下。”

        顾君子这才回过神,淡笑道:“好。”

        只不过等他走出浴室没多久,身后便传来了一身清脆的锁扣的声音,他再回过头看看,浴室的门便已经被合上了,刚才那道声音估计就是反锁的声音。

        心里失笑,他没有往回走去开门,那样做就太猥琐了。

        不急,他接下来有的是时间。

        浴室里,苏在在心惊肉跳地又坐进浴缸里,溅起了不少水花,这下她总算可以好好洗个澡。

        想起刚才自己流畅的动作,不知道外面的男人现在在做什么?

        磨磨蹭蹭地洗了个半个小时的澡,苏在在慢吞吞地擦干了身体,然后换上吊带睡裙。

        她没有立即开门,而是站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出外面的任何动静,然后她打开浴室的门,拿着衣服走出去。

        “啊——”

        脚才跨出去,她的手便被一把力道扯了过去,人也跌进一个怀抱里,男人的动作太突然了,吓得她手里的衣服都掉在地上。

        苏在在双手下意识攀在某人的胸膛上,这才发觉他没穿上衣,再抬头,对上了一双含着促狭笑意的眼睛。

        “洗的这么久,嗯?”

        后面那个音调让苏在在红了脸,撇了撇嘴,她很镇定道:“那是,要洗干净嘛。”

        “哦~”拖长的尾音,让人无限遐想。

        顾君子怀抱着娇躯,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精致清丽的五官,殷红的小嘴,修长的脖颈以及浑圆可爱的肩头,之前在曼谷的那几天,她都是穿着短袖套装睡衣,可爱的像个邻家小妹妹一般。

        但今天这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裙,却让她性感异常,真是只百变的妖精,他都不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故意来挑逗他的。

        这么一想,搂住她腰间的那只大手不由得紧了紧。

        苏在在十分清楚即将要发生什么,会发生什么。

        眼前的男人,胸膛的曲线优美,雍容高贵的俊美容貌在薄光中熠熠生辉,卸去了在人前的沉稳和内敛,嘴角噙着淡雅的笑意,轻轻松松地就落进她心里。

        她张开双手勾住他的腰,将脑袋贴了过去,感受到他的身体僵了一僵,她美眸微微一勾,伸出舌头故意舔了下他结实的胸膛。

        顾君子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就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爬在他心脏上似得一样,挠的他浑身酥酥痒痒的。

        “你这是在点火。”

        他说完,双手一个用力,便将苏在在打横抱了起来,眼前所见之处的肌肤都白嫩的如同光泽非凡的陶瓷一般,胸前一大片诱人的肌肤以及那随着呼吸而一上一下起伏的柔软,别说是这些,就是她散落在他身上的一缕缕头发,对他而言都是引诱他的利器。

        苏在在笑了笑,没有说话,抬起了头直接吻上他微凉的唇瓣,用行动告诉他。

        没错,她就是要他着火!

        久违的悸动,顾君子整个人都快炸了。

        他尽量克制着内心里的狂躁,将怀里的人还算轻柔地放在床上,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喘气,滚烫的手掌轻抚着她红润的脸颊,一下又一下,爱不释手。

        一个月没有要,他突然还有点紧张,想做足了前戏,可是这一次,苏在在却等不及了。

        “你在干嘛?”

        “摸你。”

        十分钟过去,她忍不住又问。

        “干嘛呢?”

        “亲一亲。”

        “……”

        苏在在被他撩得浑身的肌肤都透着淡淡的粉色,极致动情,难受地躬着身子,而身上的男人还慢条斯理地亲吻她身体的每一寸。

        真的太难受了。

        她在他耳边哭哭唧唧的哼着,最后咬了咬唇,小手往下握住,丢盔弃甲似得不要脸了。

        “我要——”

        男人一个颤栗,俊脸从她身前抬起,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他低低浅浅地在她耳边说,“真是只小妖精。”

        苏在在也笑了,双腿环着他的腰,脸上潮红一片,一阵阵的愉悦感遍布全身,她动心也动情,猫咪似的呜咽了起来。

        顾君子何尝不是呢?他可能是先对她对情,然后紧跟着动心,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就是彻彻底底栽了。

        他抓住她纤细的脚腕,吻向她的小腿肚,下巴的胡渣在她细皮嫩肉上摩擦,那是一种踏实的舒服。

        房间里氤氲着暧昧而温情的气息,经久未散。

        大年三十,他们初到普吉岛,但进了酒店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房间,两人不知疲倦的尝试着各种姿势,似乎这样才能令她觉得充实。

        父母离世的打击让她时不时就觉得空虚,尤其在深夜未眠的时候,但在这一刻,通通得到满足了。

        这一夜是团圆夜,异地他乡,他有她就够了,她有他,也就够了。

        ——

        皇城顾家老宅。

        一桌三人,顾老爷子正坐主位,旁边的许管家帮他布菜,顾志洲跟白静两人分别坐在他的两侧,食不语,一顿年夜饭吃的倒是安安静静,但也冷冷清清。

        饭后,老爷子示意管家将电视声音调大一点,好歹有些热闹。

        春晚正式拉开帷幕,喜庆洋洋的歌声以及主持人欢欣鼓舞的笑声从电视机里传来,是这座宅子里唯一有年味的地方了。

        白静手里还捣鼓着手机,消息一条条发出去都石沉大海,气得她秀雅的面容都含了一层薄怒,但更多的则是无奈。

        “三儿还是没回你?”

        比起妻子的牵肠挂肚,顾志洲对儿子就没有什么思念之情,那么大的一个人了,爱上哪玩上哪玩。

        “是啊,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电话都打不通。”

        白静面露愁色,她就那么一个儿子,不惦记他还能惦记谁?只是从小到大,儿子就没好好听过她的话。

        不过说起来他那一圈子朋友,一个个都是这样的德性,楚涵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想到这,白静心里稍稍感到安慰了些,还好不是她一个人管教无方。

        顾老爷子一直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嘴角崩的紧紧的,看似平稳无波,但眼睛的锐光却令人无法忽视,许管家一直都跟随着他,几十年了,一个眼神就能知晓老爷子在想什么。

        “孙少爷孩子心性,肯定是找了个地方度假不想让我们找到他。”

        白静听到他的话,柳眉拧着,“贪玩也要看时间,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家里人都等着他,他倒好躲起来也就算了,还一个消息都不回,太不像样了!”

        顾家本来就人丁单薄,少了三儿,就更加寂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什么事?

        “好了,你也别担心了,以前忙工作大半年不着家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顾志洲的安抚并没有让白静心里好受,她抿着唇,有些泄气道:“早知道就不让他去江北了,一去几个月都没回来过。”

        这话说的,老爷子就不爱听了,轻哼了一声,顾志洲忙拍拍媳妇的肩膀,示意她别抱怨。

        白静脸微微一热,看着老爷子轻声道了个歉,“爸,我没有别的意思。”

        也是,当初可是她自己请老爷子出面管管三儿那孩子,现在又怎么能抱怨?她不过就是担心儿子在江北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志洲说肯定好的不能再好了,不然也不至于乐不思蜀。

        顾老爷子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动作迟缓但有力,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跟媳妇,然后说,“依我看你们也别惦念了,三儿是故意不回来,自从定了个那个什么婚之后,他就恨不得天南地北跑远了。”

        孙子都不喜欢的孙媳妇,他还有承认的必要?

        他说完,觉得这个年过的也没劲,便示意许管家准备回房。

        白静被老爷子说的心里委屈,待老爷子上楼后,她深深叹口气,为自己说话,“我让三儿跟聘婷订婚,还不是想让他定心,过两年就是三十岁的人了,不然难道真让那个酒吧女进门?”

        顾志洲目光停留在电视上,明白这是个敏感话题,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跟她统一战线,决不能说出他对这门亲事也没什么感觉这种话来。

        不过他并不打算跟白静继续这个话题。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车鸣声,是沈娉婷过来了。

        她穿着一件藕粉色的羊毛外套,里面是条打底长裙,头发简单地绑成一条马尾,妆容很淡,这样的打扮是很讨长辈喜欢的。

        白静一看到她,方才不悦的心情就好多了。

        “顾叔叔,静姨,我来给你们拜年!”

        顾家的老宅她也是头一次来,不由得多打量了下房子的布置,白静看着她心里是有点愧疚的,自从四个月前那场订婚宴后,三儿跟聘婷就再也没有接触过了。

        沈娉婷对白静的心思是拿捏的很准的,她在她面前从来不显露委屈或是埋怨的一面,这是很得白静的心意,有时候她当着沈娉婷的面数落两句儿子,她还会帮他说话。

        就像今晚,她也只是单纯地来顾家拜个年,毕竟名义上她一条腿已经进了顾家的门了。

        半个多小时后,送走了沈娉婷,白静进屋坐到了顾志洲的身边,紧挨着他说,“志洲,你得想办法,把儿子叫回来。”

        被点名的男人回了下头,笑的无奈,但还是应了声:“好。”

        顾君子这个假度的真真是称心如意,外头的风光他都无暇顾及了,光是在酒店里他跟在在两个人就腻歪了好几天。

        酒店里有个不大不小的露天泳池,这些天每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星光璀璨,他都拉着苏在在下水,美名曰教她游泳。

        苏在在不习惯碰冷水,两条腿刚下去她就觉得凉,但最后这男人总是有办法把她骗下去,她说冷,他就抱她,抱着抱着,在泳池里也耳鬓厮磨起来。

        有些画面一想到就让人脸红心跳。

        在酒店里闭门不出三天后,她实在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她腰都快断了,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出门。

        可是顾君子不明白了,她有精力逛街怎么就没精力陪他呢?

        坠入情海的男人,初尝情事的男人,有时候也是又笨拙又死心眼。

        普吉岛的天很早就亮了,可惜因为昨晚放纵过头,他们一觉睡到了十点才醒,等收完毕后也都十一点了。

        十一点的普吉岛已经艳阳高照,温度也直逼三十二三度,如果是以前,苏在在肯定不会大热天的上街晃荡,但是这几天她实在是憋坏了,决定出门觅食。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在曼谷时买的长款连衣裙,大概就一百来块,有种波西米亚的风格,红绿相间的色调将她整个人衬得美艳异常。

        当然,顾君子也不错,他这样的男人穿什么都好看,一件白t加一条休闲短裤,行走间散发出的潇洒风,走到哪里都是备受瞩目的。

        苏在在找了家网红餐厅,简单地解决了午饭后便打算去海边逛逛。

        这个点沙滩上的人还不少,许多外国人都在享受日光浴,甚至是刻意将自己的肤色晒成健康的小麦色。

        苏在在沿着海边走,小心地提着裙摆,肤白貌美,这条高腰的连衣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修长匀称,阐释了什么叫做胸以下全是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abcxs.com/book/54191/25870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