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毒医蛊后:鬼王坑妻成瘾 > 【11】再见阙楠

【11】再见阙楠

        唐清源给曲千蝶的纸上是用术文写的字,术文除术士能认识外其他觉醒者和普通人都无法认知,即使认真学了,最后记忆也成了一团马赛克。

        曲千蝶一直没理解术文的原理,不过也没打算去深究。

        唐清沨又陷入了沉睡中,字条是郁子濯看的,为此,同身为术士的裴玉表示出了抗议,被曲千蝶暴力镇压。

        去找马金瑞的路上,曲千蝶在回想最后离开前她问唐清源的一个问题——有人用心头血召唤唐清沨的魂,知道那人是谁吗?

        唐清源给了她两个答案:唐清渐、唐清沿。

        只有这两个选项是有根据的,第一,他的父亲唐求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唐家人,而是被“换”回来的,所以他二叔三叔以及二叔三叔的子女和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并没有血缘关系;第二,取心头血极伤身,稍有不慎就会一命呜呼,即使还活着有药物治疗,恢复至少需要几个月甚至永远留下病根,他、唐求禺、唐清浅和唐清沐都很健康,唐清渐和唐清沿他一直没见过,唐清渐在王城,唐清沿不知所踪。

        曲千蝶注意到,唐清源在说到唐清渐的时候眼中闪过了复杂和忧伤,唐清沿则是公事公办的模样,而且从她观察看出,唐清源更趋向于是唐清渐是那个想要唐清沨死的人。

        如果真是在王城的唐清渐,这就说明唐却邪很有可能是落到了王城人手中,而他若是落到了王后的手中……

        曲千蝶简直不寒而栗,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林陌却道:“若是在王城,反而是一件好事。”

        “怎么说?”曲千蝶还是很相信这位百科全书同学的。

        “天珺被本体封印之处是在王城,如今封印的力量减弱,天珺意识苏醒并外出过,无论唐却邪还是我们几个,一旦到达王城地界,都会受到他的召唤,回归本体。”林陌不苟言笑的说。

        回归本体……吗?

        “是只要进到王城就会回归本体还是会有一个缓冲?”曲千蝶严肃的问。

        林陌的木头死鱼眼里就差两个问号,显然是没明白她问这个问题的意思。

        郁子濯道:“千蝶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在王城用咒术召唤糖糖,是直接被召唤装进瓶子还是先召唤到王城,然后由鬼使装进瓶子。”

        他一点拨,花无兮就道:“鬼使绝对抢不过天珺本体,更没法被装进瓶子!”

        所以……

        “不是在王城动的手!”楚亭、裴玉皆得出了这个结论,唯有谢北朔冷哼,像是在嘲笑他们的无知,但没人理他。

        再这么推算一下,不在王城动手,那就说明不是唐清渐,不是唐清渐,那就只有一个人——唐清沿。

        唐清沿和唐却邪有那么深的仇,那么深的恨吗?

        当然,前提是排除唐清源骗了她,但她私心里还是比较相信唐清源的为人。

        大概有一种缘分,叫眼缘?

        唐清源给的地址是在曲千蝶还挺熟悉的一个地方——建水镇。

        曲千蝶穿的这具身体的姨母嫁给了建水镇的镇长,而在她来之前,原主在虞家是个十足的小可怜。她来之后唐却邪就过来找“妻子”,她也抓住机会虐了一把她那歹毒心肠的表姐,跟姨母一家断了关系,没想到兜兜绕绕一圈,她竟又回了建水镇。

        他们此行目的地是一个酒馆,好巧不巧,酒馆距离虞家非常近,只隔了一条街,站在酒馆二楼都能看到虞家。

        即使唐清源说在这里能找到马金瑞,曲千蝶也没有立刻自报身份说找人,他们明面上一共六个人,要了二楼的一个包间,唐清沨醒了一会儿进包厢后又睡熟了。

        曲千蝶将他有些凌乱的头发稍稍整理了一下,才看向了站成一排的唐大四人,不疾不徐道:“从今天起,我们将彻底和唐家划清界限,无论是唐清沨还是唐却邪都不再是唐家主的儿子。”

        听闻此话,唐大四人皆齐齐色变。

        曲千蝶在唐大开口前抬手截住,接着前话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不过我不会回答。”她说着,借着储物戒的掩饰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了四个非常有份量的布袋,放到茶几上,道:“你们照顾糖糖多年,也辛苦了,我们没什么好东西,这些晶币你们拿着。”

        四个袋子两个装的是红晶币,两个则是金晶币,都是适合他们各自属性的晶币。是曲千蝶让应狐掩饰身份去换的,用来换晶币的金币还是唐求禺以前给唐却邪的。

        “少夫人,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走?”唐大声音都有些发颤。

        曲千蝶神情平静:“在奉云时你们应该就知道,糖糖并非一般人,他身边有四个人形魇兽,多处学宫结界被破,你们的记忆之门打开,也该知道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有人界一界。”

        没人说话,因为都是实情,人界和鬼界,第四种血脉觉醒者鬼使,魇兽,真正生活在鬼界最边缘的兽类,而人形魇兽,却是另一个级别的存在。

        能够让人形魇兽臣服的人,会是人类吗?

        “少夫人,您的意思是小少爷的意思吗?”过去和她最说得上话的唐三开口,六年的时间,让他变得稳重,倒是和六年前的唐大有些相似。

        曲千蝶点头:“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唐三抿了抿唇,目光依然直直的望着她,神色严肃的问:“少夫人,您希望我们走吗?”

        “嗯。”曲千蝶回答的毫不犹豫。

        下一瞬,她就看到了唐三眼中的失望。

        “没什么好失望的。”她笑了笑,“没有侍卫这重身份,你们还能更自由,难道你们想一辈子给糖糖当奶爸,端茶倒水伺候吃喝不成?”

        唐大众人:“……”感觉什么话到了少夫人嘴里就变得很奇怪。

        良久,唐大再次开口:“少夫人,这些年我们在唐家给小少爷当侍卫,唐家并未少了我们的,这些……”

        “这些说白了也是唐家的。”曲千蝶知道他是想拒绝晶币,“你们可以当是唐家将你们解雇,补贴你们的工钱。现在世道乱,未来如何还不清楚,不过,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去外面看看。”

        唐大四人面面相觑,心中涌上奇怪的感觉。

        真实境三年,现实六年,即使唐大四人还能顾及主仆情分,但终究隔了六年,他们本也只是受雇于人,要说对唐却邪的感情真深到不可自拔的地步,那也绝对是骗人。

        六年的时间,着实能改变很多。

        眼前的小少爷已经不是他们曾经熟悉的小少爷,他长大了,也不再需要他们,而且比起他们,那四个人形魇兽更衷心。

        所以,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只是那些晶币,却拿的不那么心安理得。

        “你们要是嫌多,可以带一部分给唐清源。”唐家需要重建是肯定的,而将唐家毁了个差不多的还是她的宠物……追根究底,其实是唐清浅对风蜈做了那些事刺激到了它。

        心虚还是免了,但毕竟唐清源也说了些重要消息,唐大他们嫌多的晶币给他一些就当是感谢吧……虽然还是羊身上的羊毛,咳。

        走之前,唐四忽然想到什么,说:“少夫人,四少爷可能在风巽城。”

        曲千蝶一愣,忙问:“你确定?”

        唐四有些愧疚的摇头:“我们去朝云接到命令去接您和少爷时其实是在风巽城,家主也在风巽城,出城前我看到一人侧影似乎是四少爷……”说到这里他又露出愧色,“我并未完全看清楚。”

        曲千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已经记在心里,道了谢,送他们离开,让四人很是受宠若惊。

        回酒馆前,曲千蝶视线一瞥,忽然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人。

        是一个丢到人群中就找不见的长相平平的女人,披着件墨绿色的斗篷。

        女人似乎也是往酒馆来,而且曲千蝶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的有些长,她也发现了曲千蝶。两人四目相对,女人被惊艳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惊了下,又低头往自己的胸口看了下——一马平川。

        心痛!

        但这不妨碍她看美人,而且这美人怎么一直盯着她看,难道她脸上沾了脏东西?

        一直走到近前,美人依然直勾勾看着她,都把她看得脸红心跳加速了,她只能露出个友好的自认无害友好的笑容,朝美人点头。

        “……阙楠?”曲千蝶终于开口。

        女人,也就是阙楠脚步一顿,第一反应是:哎呀这大美人竟然喊我了。第二反应才是:这大美人认识我。

        不过,如果是这样一个容貌绝艳的大美人,她见过之后不大可能会忘记。可她仔细搜寻一番记忆,确认记忆库中并没有这张脸。

        阙楠心大归心大,但不至于没脑子,尤其现在一个陌生人喊出自己的名字,那又会不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因此,阙楠暗暗戒备起来,面上却不动声色还有点好奇的问:“我们以前见过?”

        曲千蝶看出了她眼底的防备,勾唇笑了笑,这一笑,差点把阙楠笑的心如乱撞,眼睛发花,这是要对她使用美人计吗?!

        “阙楠,六年前,殡仪馆,我们见过一面。”曲千蝶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话。

        阙楠愣了愣,没反应过来,但眼神更加警惕。

        曲千蝶无奈一摊手:“我是姜霖的学生,忘了吗?”

        听到这一句阙楠又是一愣,旋即眼睛微微睁大,一脸的不敢置信:“你、你、你、你是……”后面的字却是说不出了,“你不是去了……?”

        “回来了。”曲千蝶拍拍她的肩膀,示意了下酒馆,道:“里面聊?”

        “好。”阙楠刚点完头又摇头:“不行,我要在这等姜霖。”

        “……为什么得在门口等,进去不行吗?”曲千蝶无语。

        阙楠皱皱眉:“我跟酒馆的老板不对付,我进去的话肯定得跟他吵起来,还不如在外面等。”

        曲千蝶道:“你跟我一起进去也能吵起来?”

        “你是客人,应该不会。”阙楠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如是说。

        “那就进去,我定的包厢就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姜老师过来,一眼就能看见。”曲千蝶说。

        阙楠只迟疑了一秒,而后果断答应下来。

        论起对酒馆布局的熟悉度,阙楠绝对比曲千蝶更了解。

        酒馆的老板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大白天酒馆没什么生意,他整个人懒洋洋的躺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柜台上趴着一只黑白花的大猫,眯着眼睛,有人进酒馆时眼睛才掀开了一条缝,勉强能看清它金色的瞳孔。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阙楠想假装没看见她口中跟她不对付的老板,但上楼经过柜台,老板见着她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阙楠哼了一声,没搭理他,兀自上楼。

        曲千蝶反而落在了后头,她多看了这老板一眼,意外发现这人看着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好似跟姜霖长得有点像。

        难道,这人其实也是灭帝联盟成员之一?

        老板和她对视一瞬,她并没有冒然提问,只礼貌的点了下头。老板看着她的侧影,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楼上包厢,曲千蝶进去后发现四个人形魇兽又只剩下了应狐和祝鱼,遂问了句。

        应狐答道:“他们去风巽城。”

        “去风巽城?”曲千蝶惊讶。

        应狐:“找唐清沿。”

        曲千蝶:“……”好吧,她一直都知道这几个下属的性子风风火火,除了在海上行动受限,在陆地上速度快的都看不见影。

        阙楠见到他们也不奇怪,六年前她在殡仪馆就已经亲眼见过,时隔六年,再看到人形魇兽还是有些瑟瑟发抖。

        但比起两个人形魇兽,她的注意力落到了唐清沨身边的一小簇蝴蝶上,蝴蝶的翅膀是半透明,有碧绿色的花纹,看起来非常漂亮。

        曲千蝶将碧蝶放出来,纯粹是放着刷一刷血,哪怕并没有人需要。可多少还是稍微有些效果的,比如说:唐清沨的脸色就非常好看,白里透红的,跟之前耗力将他们俩的婚契上名字抹去的苍白截然不同。还有四个人形魇兽表示,有碧蝶在,他们会很舒服。

        “这是我的灵兽。”曲千蝶见阙楠挺感兴趣,给她介绍了一下,“它们叫碧蝶。”

        “碧蝶?这名字真好听。”阙楠说,倏地一愣:“这是你的灵兽?”

        “怎么了?”曲千蝶笑问。

        还能怎么,这碧蝶看起来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和普通蝴蝶也差不到哪去,而且她怀疑自己随手一捏就能给捏死,这样的灵兽?

        曲千蝶心说这姑娘的反射弧似乎真有点慢,面上却没露出一点痕迹,又说:“不是所有灵兽都需要强大的攻击,可不能以貌取灵兽。”

        阙楠: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68728/28732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