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天苍黄 > 第752章 粮案起

第752章 粮案起

        张猛看着郑公公将奏疏交给小太监,心里忍不住暗乐,这次潘链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想在这个时候,浑水摸鱼一把,那有那么容易。

        皇帝又递过来一份奏疏让他看看,张猛打开一看,是雍州秦王来,秦王再度告急,雍州府库饷银不足。

        “....,从去岁至今,朝廷共拨给雍州三百万两银子,但凉州边军现有七万,雍州有兵共十二万,其中边军五万,郡国兵七万,按照战时步兵军饷双倍,骑兵军饷三倍,这三百万两银子可支应五个月,这还不包括郡国兵和民夫,若加上郡国兵和民夫,只能支持三个月,过去三月还无战事,但银子已经用去七十万两,若战事一起,臣估计至少持续六个月,现在两百万两银子,最多支持两个月,...”

        秦王的奏疏一如既往的哭穷,要银子要粮食要援兵,什么都要,好像雍州凉州就是穷山恶水似的。

        “朝廷拨给雍州的银子是三百一十六万两,算下来,五个月过去了,还有两百万两银子,难为秦王了。”张猛说道。

        “开春之后,吐蕃是不是还要进攻?”皇帝问道,但他的神情却有所期待。

        张猛摇摇头,轻轻叹口气,朝廷实在没银子了,春税还没有收,城外的粮窑空了两个,其他小粮窑还不算。

        为了应对这场战争,朝廷已经拨出近千万两银子,但这些银子和粮食七成去了并州,剩下的三成到雍州,这还包括凉州的。

        难怪秦王要叫苦。

        张猛深深叹口气,这个冬天,朝廷四下张罗银子,将各地官员逼得上蹿下跳,苦不堪言,好容易才搜罗了些银子,现在又要银子,这让朝廷上那去拿。

        “唉,”张猛再度叹息:“这打仗就是打银子,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唉,秦王所滤有道理,雍州的粮饷不足。”

        “他这次要五百万两银子,朕上那去找,”皇帝的神情很是阴郁,恨恨的说:“句誕顾玮这两个东西,税制革新,这么久了,还没推行下去。”

        朝廷原来计划,在冬天推行税制革新,扬州富庶,春税至少可以增收五百万两银子,可这个冬天,句誕顾玮居然毫无动作,春税看来没有着落了,那五百万两银子看来没有着落了。

        “除了军费外,朝中大臣的薪水已经有半年没了。”张猛冷冷的补充道,扬州问题的结症在扬州地方,盛怀与扬州地方门阀勾结,公然对抗税制革新,可顾玮看清了问题的结症,数次弹劾盛怀,可朝廷就是搬不走这个石头。

        皇帝重重的叹口气,房间里平静下来,郑公公小心的屏气息声,站在角落里,生怕有所动作,惊动了皇帝,进而引来泼天大祸。

        伺候了皇帝多年,他非常了解皇帝的习惯,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皇帝很愤怒,想到自己每天宵衣旰食,可国事依旧艰难,每走一步都如此艰难,各种阻拦各种理由都来了。

        他很想操起一把剑,将这些家伙全部砍了!

        ----------------------------

        年青官员匆匆下马,身上的汗珠都来不及擦一下,急急冲进度支曹,跑得太急,差点在高高的门槛上绊了下。

        “王爷!不好了!”

        延平郡王闻声抬头,看到眼前官员的神情,忍不住皱起眉头,年青官员的神情慌张,乱冠斜,官服的下摆有明显的黄土。

        “慌张什么!成何体统!”延平郡王不悦的喝斥道。

        “王爷,出事了!”年青官员顾不得计较延平郡王的不满,连滚带爬的冲到延平郡王的书案前,大声叫道:“平定窑的粮食只有三万石!”

        “看你这...”延平郡王很是不满喝斥到,话没说完,脸色陡变:“你说什么?”

        “平定窑的粮食只有三万石!”年青官员重复道。

        延平郡王呆了片刻,忽然站起来,大声叫道:“这不可能!”

        说着延平郡王转身,从身后的档案架上翻弄,拿出一本账册,翻到其中一页。

        “平定窑有粮食五十万石!这还有错!”

        年青官员用袖子擦了把汗水,急急解释道:“我刚查了,确实只有三万石,除了两个窟是满的,剩下几个窟都只有门口一点,里面都是空的。”

        延平郡王脸色刷的白了,帝都周围三大粮仓,除了这三大粮仓外,还有几个粮窟,这平定窑便是其中之一,这窑设在城内,就在城南的度支曹仓库。

        朝廷调粮食的顺序是,城外三大粮仓,这三大粮仓调过后,才是城内的粮仓。

        这个冬天,往雍州和并州运粮车队络绎不绝,三大仓搬空了两个,城外的数个粮窑也都搬空了,延平郡王出于小心,让清查下城内的粮窑,这平定窑便批清查的粮窑。

        城内的粮库有四个,内城两个,外城两个,帝都的存粮规划是按照战时规划的,城外三大粮仓是当敌人攻击八关时,为帝都和守关将士提供粮食;城内四个粮仓是当八关被攻破,敌人围城时,为坚守城池的将士和百姓提供粮食的。

        平定窑不是埋在低下的窑窟,而是地面的粮库,粮库位于城南,按照度支曹的账册,这个粮库有二十万石粮食;城东的安定窑也有二十万石粮食;内城的永定窑和车定窑,各有十五万石。

        二十万石的粮食实际查下来只有三万石,剩下的十七万石粮食上那去了?

        延平郡王背心凉飕飕的,他立刻意识到,这若属实,一定是一场泼天大案。

        心中的情感异常复杂,有烦恼也有侥幸,年青官员焦急的看着他,延平郡王想了想,断然说道:“带上度支曹兵丁,立刻上平定窑,来人!”

        两个延平郡王的家将跑进来,延平郡王眉头微皱,冲外面叫道:“王洵!阎智!”

        阎智从边上的厢房急匆匆进来,抬眼看看看延平郡王和年青官员周耀,感到气氛不对,便小心的站在边上。

        王洵则慢条斯理的过来,进门后也没看便径直问道:“王爷,何事相召?”

        延平郡王说道:“我让唐克清查下城内的粮仓,结果怎么呢,平定窑只剩下三万石粮食,我们一块去看看。”

        王洵听说平定窑,脸色刷的白了,露出惊恐之色,阎智则没有那么多顾虑,眉毛一扬:“怎么可能,账册记得清清楚楚,二十万石,怎么会只有三万!!!”

        阎智本是丞相府属官,在丞相府受到排挤,被调来清欠,在清欠中以强硬出名,充分证实了他的臭石头的绰号,但延平郡王则比较欣赏他,将他调到度支曹,还升了一级,从七品升到从六品。

        “唐克,你说说!”延平郡王吩咐道,唐克擦把汗水:“昨日,王爷让我今天去清查平定窑,我查过了,平定窑只有三万石粮食,我亲自进库里看过,那帮家伙做得很精妙,每个库外面都堆着粮食,里面却是空的。”

        阎智不由大怒:“这帮蛀虫,该千刀万剐!”

        王洵脸色苍白,没有说话,延平郡王冷静下来,但这事他兜不住,这场惊天大案将牵扯到谁,他也不知道。

        “走!”

        延平郡王没有废话,带着度支曹二十多个度支曹曹丁和王府家将,一路浩浩荡荡的赶到城南的平定窑。

        刚进门,延平郡王便下令将平定窑仓守逮捕,四十多岁的仓守脸色惨白,连声叫道:“王爷!王爷!小的冤枉!”

        “闭嘴!”延平郡王厉声喝斥道:“所有库丁,全数拿下,暂时拘押在签押房,本王清查了粮食后,给你们说话的机会!”

        王府家丁和度支曹曹丁将十几个库丁凶狠的推进边上的签押房,除了库守外,其他官员也全部被扣押。

        延平郡王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平定窑原官员和守窑兵丁全数扣押,换上了自己人,然后亲自监督,清查府库。

        “王爷,这事,”王洵悄悄将延平郡王拉到一边,低声问道:“王爷打算如何作?”

        延平郡王微怔,诧异的看着他,王洵额头冒汗,低声说:“这事可大可小,王爷打算如何处理?”

        延平郡王眉头紧皱,死死的盯着王洵,王洵的神情有些慌乱,额头汗珠直冒,延平郡王突然笑了笑:“仲云兄,你也牵扯到这事上了?”

        王洵苦笑下摇头:“我王家虽然不算富有,但不至于盗库粮。”

        王洵不是冀州王家,而是太原王家,士籍,家中豪富,不算富有,不过是自谦之词。

        延平郡王神情慢慢缓和下来,王洵小声说:“王爷,此事可大可小,王爷是想办大还是办小。”

        “大了怎么讲,小了怎么讲?”延平郡王又问。

        “小的话,可以将此事推到库守身上,大的话,小弟恐怕朝廷会掀翻一半。”

        延平郡王不由大为惊讶,牵扯到这个案子中的人居然如此之多?盗卖库粮可是死罪,谁这么大胆?!!!

        “王爷,下官在度支曹已经七八年了,见得太多了,王爷还是谨慎一点为好,这是下官的肺腑之言。”王洵见延平郡王沉凝不语,便小心的再度劝道。

        延平郡王看看正在清点的粮食,一袋袋粮食从库房里搬出来,过秤,记录,阎智和唐克在边上监督。

        王洵的话证实了他的一个判断,此事绝不是几个库丁和库守干得了的,十七万石粮食,若是只有这十几个库丁和库守所为,他们的肚子未免太大了。

        可他能瞒得下来吗?延平郡王没有多想便断定,他肯定不行,这个案子要么不揭开,一旦揭开便是大案,皇帝肯定要派人来查。

        “把库守带来。”

        延平郡王没有回答王洵,而是让将库守带过来。

        王府家将将库守提溜过来,延平郡王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可以说了。”

        库守不住磕头,颤声道:“王爷明鉴!王爷明鉴!”

        “本王是不是明鉴,这里都少了十几万石粮食,你这个库守是逃不了责任的,你的罪是砍头还是配的区别。”

        王洵闻言脸色微变,库守迟疑着没有回话,延平郡王冷笑道:“看看,现在还想着替人隐瞒,真是不知死活,这么大的案子,你兜到自己身上,你兜得住吗?”

        王洵没有回答,库守闻言脸色惨白,冷汗一粒粒往下淌,诺诺道:“王爷,王爷,给小的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贪污如此大的粮食!小的,小的,........”

        “大胆!”

        话还没说完,便听见弓弦响起,一箭呼啸而至,延平郡王的家将厉喝一声,拔刀,斩落,一支破空而至的羽箭断成两截。

        可.....

        库守的喉头被羽箭射穿,双眼股股的,喉咙里出咯咯的响声,嘴中冒出血泡,不甘的倒在地上。

  http://www.abcxs.com/book/6985/155206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