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十三章 自作聪明(下)

第十三章 自作聪明(下)

        “脑壳再转一转”。

        可刘明亮再想,也想不明白老爹会为了三四千块钱,突然不想干了。没错,三四千块钱每年确实有点多,可相对于能赚到的抽成,那又算得了什么?要晓得,林业局的苗圃利润率只有不到20,还要抽成20,豺狗可是有把握提高到50以上!

        “爹爹?”

        看着脑壳还没转过弯来的儿子,年近半百的刘冬生很失望,但又不得不耐心解释,谁让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呢?

        “造林是发财的机会,但各人有各人的地盘,苗子是林业局苗圃碗里的饭,老陈也要考虑手下人的好处,我去搞两三万指标容易,想搞更多容易不?一年赚万把块钱,还要分人家三四千,换成你会搞?

        黄新民不同,有个为单位创收的名义,只要冯援朝摆得平,多搞些指标,老陈还不是睁只眼闭只眼?”

        刘冬生习惯性地讲话讲一半,让他儿子更不解了,疑惑道:“莫非陈叔不照顾自己人,还会对黄大仙另眼相看不成?”

        “你晓得么?钱老板今年才三十六,后台又硬得很,以后当县长、书记是迟早的事,老陈怎么可能不卖他的面子?再说我跟老陈关系再好,他要卖人情不会自己卖,还会让我来过一手?”

        黄大仙跟钱县长关系如何好,刘明亮也知道,自然也就想到了陈叔看在钱县长的面子上,肯定会卖黄大仙一个不小的人情,但老爹讲的是人情不是钱?一头雾水的刘明亮还是没想明白,小心提醒道:“爹,你没想多拉些人进来,赚抽成的钱?”

        “自作聪明!”

        刘冬生终于忍不住了,斥责道:“关系重要还是钱重要?我还有两三年退二线,我现在赚了他们的钱,等我退下来,谁还会帮你?”

        明白了,老爹是想各人跑各人的指标,跑到了的会承他的人情,跑不到的也怪不了他。

        刘明亮这么理解,更把他爹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他娘听到斥责声进来护短,脾气不好的刘冬生能拍桌子骂。

        “冬生,亮亮不懂,你就好好解释。你在他这年纪时,还只会赌钱打牌呢!”

        被妻子呛了两句,惧内的刘冬生只好压着火气,把这事掰开揉碎了解释。

        根子还是出在黄新民和他的后台上,当秘书能当成领导的智囊,在小小的新昌县闻所未闻,也足见两人的关系如何亲密。

        “你想想,他连组织部的面子都不给,还能去城建局当副局长,钱老板对他有几器重?

        栋伢帮我们自己搞个小苗圃,凭着你跟他是兄弟,谁都能理解,可把苗圃搞大来呢?新昌就这么大,能搞到指标的也只有这么些人,要是连城建局的领导都来跟我们打伙,我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老林跟我都是常务的人,我抹得下面子?答应了,黄新民去哪找资金?以他那种吃不得亏的性格,不去钱县长面前嚼蛆才怪!

        钱老板对我有了意见,你还想在县政府办呆得稳?莫看常务是我老领导,但他也是马上要到站的人,怎么可能为你的事,去得罪同是常委、还比他年轻十几岁的钱老板?”

        刘冬生解释得够清楚了,可他儿子越听越糊涂,当官的不给黄大仙投资,不会去寻那些生意人?

        哎,这伢子还是太嫩又喜欢自作聪明,真不知这么早把他搞进政府办是福是祸,刘冬生暗叹道:“换成你是生意人,敢跟当官的打伙做生意不?”

        不敢,跟当官的打伙做生意,都是领导的亲戚朋友,换成其他人,谁敢?

        想明白了这一层,刘明亮终于转过弯来,自己这次被姐夫害死了。要是按老爹讲的小苗圃去跟豺狗谈,这事也就办成了,可被姐夫那蠢货一带歪,小苗圃都办不成了。

        “程建?”

        一听是女婿自作聪明,刘冬生的脸色立即阴沉,随即又笑了起来。

        “冬生?”

        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茶杯,刘冬生笑道:“你不懂,程建这次没想周全,但心思没错。想上进,不紧跟领导怎么行?亮亮,多学着点,以后到了政府办,眼睛要亮,更要脑壳转得快。

        去看书吧,考得好些,以后对你有好处。”

        “哦”,刘明亮答应了一声,还是不甘心什么事都没帮兄弟办好,连忙道:“爹爹,我们自己搞不成了,还不能去参一股?”

        还不算太蠢,刘冬生对儿子总算是满意了些,鼓励道:“还有呢?”

        “以豺狗的名义参股,他是具体经办人,黄大仙不可能按别人的比例抽成,反正他也拿不出钱,还不如给我们。当然,让他白帮忙不可能,嗯,不管他争到几多优惠都算他的,我们只要那些指标?”

        只是嫩了些,人还是蛮聪明的,刘冬生点点头,笑骂道:“滚。”

        “哎”

        ……

        第二天一早,刘明亮特意提前了半小时去上班,快手快脚地帮兄弟把活干好,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吃包子、喝豆浆时,歉意道:“豺狗,那事搞不成了”。

        “啊?”

        狼吞虎咽的贾栋材顿觉美味的包子难以下咽,却怨不得兄弟让他白高兴一场。刘叔确实讲的在理,换成他在对方的位置上,也不敢冒着多赚点钱的风险,去得罪黄局那样的狠人和钱县长那样前途无量的领导,况且还关系到明亮在县政府办的前途。

        可惜了。

        见老同学、好兄弟失望,刘明亮这当老弟的也不落忍,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正事。老兄没钱投资,总不能让那些指标让别人白占去吧?

        自己是具体的经办人,黄局长于情于理也会给点优惠,但习惯义字当头的贾栋材觉得兄弟小瞧了自己,不满道:“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吧?”

        兄弟义气,刘明亮又如何想白沾便宜?

        “豺狗,一码归一码。你要是不愿拿这钱,就当我没讲过。”

        见兄弟突然严肃起来,贾栋材不禁心里一暖,打趣道:“啧啧,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个大方人咧!”

        “操,我什么时候小器过?要是我当家,保证一人一半!”

        “行行,听你的,你给老子送钱,老子又不是蠢人。”

        见兄弟答应了,刘明亮也就轻松了,又说起调动工作的事来。姐夫毕竟是亲姐夫,能帮的总不能不帮,但刘明亮也了解他姐夫,那是个不见兔子不开铳的角色,想让那家伙帮忙,就得让他看到实际的好处。

        可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一直想爬出园林所的贾栋材愣了,迟疑道:“你姐夫还有这样的关系?”

        正好有机会帮兄弟,刘明亮也不藏着掖着,小声道:“他姨父跟林局是姑表兄弟,要不然我混来了的文凭,还进得了园林所?只要他答应牵牵线,你再去林局那送个礼,调到局里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又不跟江义样,还想搞个股长当。”

        对对对,一把手想调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贾栋材连声称是,但也苦恼道:“你姐夫的忙,我也帮不了撒。”

        怎么帮不了?平时他们电鱼,豺狗出力最多,卖来的钱却是一分为二,冯大龙也该还这人情了。人情练达的刘明亮也不说破,而是提点道:“找龙伢啊!你真以为冯援朝那么好,对你没点贪图?人家晓得你是本科生、有本事、还上进心强,想你带带龙伢,莫让他成天在街上瞎混!”

        这个,这个,想到要去求人,而且还是求冯大龙,贾栋材为难起来。

        “你蠢啊?开玩笑样问一句,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算,还能咬了你的卵?”

        想起能调到局里去,贾栋材也放下了那点可怜的自尊,硬着头皮答应了。

        “你去寻龙伢他爹多要两万指标,凭你跟龙伢的关系应该不难,其余的事我来搞。”

        “嗯。”

        过了一会,同事们陆续来了上班,贾栋材到人秘股打了招呼,便带着冯大龙去给苗圃选址,难为情地说想搞两万指标的事。

        正如刘明亮猜的那样,冯大龙对这事很为难。指标很难搞,而且也值得不了平时电鱼分的钱,但贾栋材跟他一起电鱼出力最大、也最苦,赚的钱却一分为二,当时人家可没考虑过要求他什么,仅是出于义气就那么办了,因此这人情他必须痛快还,要不然他冯大龙以后怎么混?

        “栋哥,你就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蛮多不敢保证,三四万保证有!”

        莫看园林所搞指标没花什么钱,那是因为冯大龙在这上班,换成其他人试试?知道指标值钱的贾栋材估计,即使他恬着脸去问哥哥要,也就能搞到七八百块钱,哪送得起那礼,连忙小声道:“莫莫,亮伢讲两万就够了。”

        贾栋材什么性格,又是什么家底,成天跟他在一起玩的冯大龙哪不清楚?就这老大的家底,身上有一百块钱不?要不是栋哥,这老大连一块五一包的软‘南方’都吃不起。再说,答应了的事,就要办得漂亮!

        “材哥哎,我们是兄弟,我要是图你的钱,还会帮你的忙?我跟你讲,多搞些更保险,送礼就怕送轻,礼轻了没人当回事的。嘿嘿,亮哥才讲两万,你多丢一万扔过去,保证不要你再送礼,人家都会帮你把事办漂亮!”

        危难时刻见真情啊,贾栋材感动道:“龙伢,多谢了!”

        “谢个,你是我老兄撒!”

  http://www.abcxs.com/book/71499/27093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